第1章(2)

夏柏開車送崔夢芬回家,走過幾百次的路線,早已烙印在他腦海,每一個轉彎,每一張廣告牌,甚至路燈亮了幾盞,他都能數出來。

有時候他會覺得這條路很長,有時又嫌短,路的長短都是一定的,為何人卻會感到不同呢?

懊是跟當時的心境有關吧!

不知夢芬是怎麼想的呢?

夏柏轉頭,這才發現未婚妻正盯著手機看簡訊。

“怎麼?是誰傳來的?”他問。

她似是一凜,急忙搖頭,將手機放回包包。“一個朋友,他說想來參加我的婚禮。”

“那妳有寄喜帖給他嗎?”

“……沒有。已經很久沒見了,我不想亂炸。”

“再加一個位子應該也沒問題吧?”

“要加位子……也是可以。你不用操心,這個我會弄。”

“嗯。”他轉動方向盤,座車靈巧地滑進狹窄的巷弄,跟著緩緩停定在她家樓下。

“那我走嘍!”她開車門。“晚安。”

“晚安。”

他目送她下車,確定她進了公寓大門,才技巧地倒車,駛出巷弄,往前直行一小段,他忽地瞥見副駕駛座上她留下的一袋資料。

竟然忘了?她難得如此粗心。

他搖搖頭,剛想回轉方向盤時,卻從後視鏡裡看見一幕奇怪的景象。

他剛剛送回家的未婚妻,從巷口慌張現身,往另一頭的大路走,正巧一輛出租車經過,她上了車。

都這麼晚了,她要上哪兒去?

夏柏蹙眉,回車跟上。

她瘋了,她一定是瘋了!

崔夢芬坐在出租車上,心口一遍又一遍響著自責的迴音。不該出門的,不該在這般的深夜還去赴男人的約會,尤其約她的,還是許久不見的前男友。

她有預感,跟他見面會後悔,但若是不去,好像也會遺憾。

去與不去,她矛盾好久,他每傳一則簡訊、每打一通電話,她便更加掙扎。

雖然她不接他的電話,也不回他簡訊,但聽著那執著的鈴響,看著那求懇的內容,她的心在動搖。

就見他一面吧!就這一面,了斷他們之間所有的愛恨嗔怨,然後她便能堅定地步入禮堂,與夏柏成婚。

她是個即將結婚的女人,即將成為某個男人的妻子,她會告訴前男友這一點,他祝福也好,不甘也罷,總之他們過去的那段情早就結束了,他必須認清。

是的,過往已是雲煙,而她將成為幸福的新嫁娘……

幸福嗎?

沉重的三個字驀地重重敲她心房,如魔魅的鼓音,召喚著她,誘惑著她。

不可以!她慌亂地撫住心跳加劇的胸口,深深呼吸。不可以懷疑,不可以動搖,不可以!

她要結婚了,婚禮迫在眉睫,她會是最幸福的新娘。

不可以……

崔夢芬努力平靜心緒,下了車,慢慢走向與前男友約定的地方,他與她曾互許終身的河堤邊,百年的老樹下。

她走得躑躅,走得迷惘,這一步步,彷佛都踩在他們共有的回憶上。他們,也曾深深愛過。

“妳來了!”宋日升看見她,驚喜地上前,握住她的手,眼角泛淚光。“妳終於來了,夢芬,我就知道妳會來——”

她咬唇,輕輕從他的手中抽離。

他感覺到她的抗拒,容光迅速黯淡。“妳還在恨我嗎?夢芬,到現在……也不肯原諒我?”

她默然不語。

“我已經離婚了!已經跟她離婚了!”宋日升急切地告白。“我知道我錯了,當初不該答應我爸媽跟她結婚,我愛的人是妳,一直都是妳,妳知道的,對不對?”

知道又怎樣呢?他終究是拋棄她,選擇跟另一個女人結婚。

崔夢芬牽著唇,似笑非笑。“我是來告訴你,我也要結婚了。”

“我知道,我知道。”宋日升難受地望著她冷凝的容顏。就因為聽說她即將屬於別的男人,所以他發狂了,再也管不住理智,堅決與妻子離婚。“夢芬,妳……再給我一次機會好嗎?”

“你不是說想來參加我的婚禮嗎?這個給你。”

看她從包包裡取出喜帖,宋日升都快瘋了,胸口絞緊。“妳怎麼能給我這個?妳明知道我不想看妳嫁給別的男人……”

“既然這樣,為什麼傳簡訊說想來參加我的婚禮?”

“那是……只是試探妳而已,妳不懂嗎?夢芬,聽說妳要結婚,我有多麼心痛,妳不懂嗎?”

他心痛?

崔夢芬凝望前男友慘白的臉孔,他站在她面前,慌張無措,像個孩子。

他說他心痛?他怎麼不想想,三年前,當他決定與她分手時,她有多難過?那不只是心痛,是心碎,是整個人宛如被撕裂了,全身都痛。

為何他能如此厚顏無恥地在踐踏她的心以後又來求她原諒?為何她要笨到來聽他這段毫無意義的表白?

“我走了。”她漠然轉身。

“別走!”宋日升嘶喊。“別走,夢芬!”他追上來,猛然從身後抱住她。

“你做什麼?!”她怒了。“放開我!”

“我不放,夢芬,妳不要走。”他堅持攬抱她,雙手猶如鉗子,緊緊地夾住她纖腰。“妳先聽我說,我真的很抱歉,真的很後悔,我做錯了,那時候不該那樣對妳,我真的知道錯了!妳原諒我,好不好?再給我一次機會,妳要我怎麼贖罪都行,我會對妳很好、很好,妳知道我可以對妳多好的,是不是?”

是的,當他願意的時候,他的確可以對一個女人體貼入微。

這點她無從否認。崔夢芬緊咬牙關,身子微微顫抖。

“不管妳要嫁的那個人是怎麼對妳的,我發誓我會比他對妳好幾百倍,我不會再讓妳掉一滴眼淚,每天都會逗妳笑,妳要什麼我都會弄來給妳,妳會是我心目中的第一順位,沒有任何人、任何事比妳更重要,妳說的每句話我都會牢牢記在心裡……我會聽妳的,什麼都聽妳的,絕對不會讓妳失望!”

多好聽的情話,多動人啊!

“之前我犯下的錯,我會加倍彌補,一定會補償妳的,妳相信我,拜託妳相信我!”

她不是沒相信過他,但換來的,卻是他無情無義的背叛。

“夠了,宋日升,你放開我。”她輕聲揚嗓,語音如冰珠冷冽。

“我不放!夢芬,妳好不容易肯來見我,要我怎麼放手?這次我再也不放手了。”說著,他轉過她的身子,激動地看她。“夢芬,妳為什麼來見我?妳對我不是完全沒有情分的,對不對?妳也想念我,忘不了我,所以才來見我,對吧?”

“不對。”

“不要說謊!不要對我說謊,更不要對自己的心說謊,妳想見我,所以妳現在才在這裡,妳忘不了我,忘不掉我們過去的感情,妳是愛著我的,還愛著我!”

“放開我。”

“我不放,這次絕不放手!”

“放開。”

“夢芬……”宋日升急了,捧起她的臉,不由分說地壓下自己的唇,在她唇上輾轉軋碾。

她驚駭,幾秒後才悚然凜神,用力推開他,揚掌毫不客氣地送他一耳光。

他怔怔地撫上自己疼痛的頰。“夢芬?”

“你太過分了,宋日升!”她咬牙切齒地撂話,恨恨地、長長地瞪他一眼後,毅然旋身,才走兩步,便驚懾地凍在原地。

一個男人從陰影處緩緩移動,月光逐漸打亮他的臉,那麼憤怒,那麼陰鬱的一張臉。

她的心倏然下沈,嗓音猶如雪中花蕊,陣陣顫慄——

“夏柏,怎麼……會是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