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2)

她想對他好。

如果討好他,可以挽回他們的婚姻,那她願意竭盡全力試試看,就像媽媽說的,傻傻地去愛。

經過與母親的那通電話,崔夢芬變了,變得積極,之前她由於歉疚及委屈,對丈夫有意的疏離只是默默忍受,但現在,她會想盡辦法打破兩人之間的藩籬。

她重新佈置這個家,這房子是夏柏兩年前買的,雖然特別請設計師裝潢過,但作為新婚夫婦的住處,稍嫌冷冰了些。她換了窗簾、沙發、桌巾,利用柔軟的抱枕及一些小巧可愛的裝飾品,讓整個家呈現一種溫暖舒適的風格。

她親自漆牆、換壁紙,在家裡玩顏色遊戲,鮮明又不過分張揚的色彩帶著活潑的趣味,傢俱的擺設也調整過。

她是學設計的,本身獨具的美感不難施展巧手,讓屋裡每個角落都各具特色,難的是這樣的改變是否符合丈夫的品位。

所以在更動前,她會先畫出設計圖,徽詢他的意見,但他總是不置可否,表面是尊重她的決定,其實更像漠不關心。

她不許自己因此退縮,反而更認真。

在照顧丈夫的日常生活方面,她也費盡巧思,本來她就挺喜歡烹飪的,如今更是加倍投入心力,開發新菜單,改進自己的廚藝。

她甚至去報名烹飪班,跟小區裡一群家庭主婦學各式料理,每次新學到什麼好菜,便興致勃勃地做給夏柏嘗。

他吃了,沒什麼反應,不曾嫌過她做菜的手藝,卻也吝於給一句讚賞。

她不由得感到挫折。

但再怎麼難過,她也不會表現出來,儘量盈盈笑著,給他看自己最甜的笑容。

她打掃家裡,親手洗他的內衣褲。將他的每一件襯衫漿燙得筆直,每天都為他搭配最適合的領帶。

一個老婆該做什麼事,她能想到的都做了,期盼著有一天他會感動,願意與她冰釋前嫌。

在他們結婚百日這天,她決定給他一個驚喜……

“為什麼我要陪你一起做這種白痴事?”江曼怡嘟囔著抱怨,一副心不甘情不願的神態。

“好啦、好啦,親愛的曼怡、可愛的曼怡,就當幫幫好姐妹嘛!”崔夢芬摟著她撒嬌。“哪,頂多我下次請你吃飯,要吃什麼大餐都行。”

“真的?”

“真的。”

“好吧!”江曼怡終究是拗不過她,認命地開始動手,爬上工作梯,沿著綠色藤蔓繞卷燈線。

這是崔夢芬的主意,為了準備一頓浪漫的晚餐,她跟小區管理中心商量,借了樓頂的空中花園,在花棚架捲上裝飾燈,棚架下襬上一張方餐桌,鋪開她親手織的蕾絲桌巾,一隻曲線窈窕的水晶瓶養著燦爛的玫瑰。

除了燈飾,棚架邊緣還繫上一串串事先摺好的紙鶴,五顏六色,繽紛多姿,隨風搖擺如簾。

“真是服了你了!”江曼怡感嘆。“不過是一頓晚餐嘛,搞這麼多花樣,光折這些紙鶴就花了你多久時間?這些總有幾十只吧?”

“是一百隻。”崔夢芬答道。“代表我們結婚一百天。”

崔夢芬嫣然一笑。

“你該不會連送他的禮物都準備好了吧?”江曼怡翻白眼。

“嗯。”

“是什麼?”

“這個。”崔夢芬拿給好友看。那是一對鑰匙圈,分別結著一個小巧的手工女圭女圭。

江曼怡好奇地審視。“這不就是你以前給我看過的小柏女圭女圭和小芬女圭女圭?你把它們做成迷你版的?”

“對呀,這樣戴在身上比較方便。”

“可是夏柏不會覺得太孩子氣嗎?”

“就是因為怕他覺得孩子氣,才做成鑰匙圈。”崔夢芬把玩著兩個迷你女圭女圭,眼神溫柔似水。“這樣他就不用怕拿出來被別人看到,可是又可以天天帶在身上。這個小芬女圭女圭鑰匙圈是他的,小柏的這個,是我的。”說著,她將那迷你小柏女圭女圭放到唇畔,輕輕吻了吻。

江曼怡凝望好友的舉動,心絃一牽。夢芬有時候挺夢幻天真的,雖然她自己從未察覺,不過這正是她的魅力,跟她那文靜高雅的氣質相沖突卻又意外契合的奇特魅力。

“好啦!”江曼怡拍拍手,驚醒崔夢芬迷濛的思緒。“我們現在來試試看這燈亮不亮吧!”

“嗯。”崔夢芬收好鑰匙圈,扳動燈飾的開關,繁星頓時在藤蔓間點亮,閃爍如夢如詩。

“好美!”

兩個女人都失了神,怔怔地看著這一幕,星芒點點,紙鶴在月下翩然翻飛。

看了好一會兒,江曼怡才輕聲揚嗓。“你晚餐都準備好了嗎?”

“差不多了。”

“那你老公什麼時候回來?”

“我現在還不能回去。”夏柏沉聲說道。

“為什麼?”耳畔傳來妻子失落的嗓音。“我昨天不是已經跟你說好,今天要早點回家吃晚餐嗎?”

“我不是也說要看情況?”他淡淡地回答。

她沉默數秒。“那你今天什麼時候能回來?會很晚嗎?”

“不知道。”

“怎麼會不知道?你有應酬嗎?要加班嗎?”

“總之我有事。”

“什麼事?”

夏柏沉吟不語,揚起眸,望向等在他辦公室外的女人。透過玻璃窗,他可以看見她正執著地盯著自己。

看來他今天如果不見她一面,她會死賴著不離開。

“事情辦完我就會回去。”他掛電話,比了個手勢。

女人會意,盈盈走進來,朱唇噙笑。“夏柏,你終於肯見我了嗎?”

他靜靜地凝視她。“何美馨,你到底想怎樣?”

“他說什麼?!他還不能回家?”江曼怡聽好友轉述電話內容,氣得嚷嚷大叫。

“嗯,他說還有事要忙。”崔夢芬澀澀地低語。

“我要殺了他!這次我一定要殺了他!”江曼怡直跳腳,跟著,轉身就走。

崔夢芬連忙挽住她肩膀。“曼怡,你去哪兒?”

“還能去哪兒?我去看那個不象樣的男人!”

“曼怡……”

“不準阻止我!”江曼怡狠狠瞪眼。“崔夢芬,我已經忍很久了,這次無論如何都不能放過他!”

“好好好,我知道你是為我著急。”崔夢芬哄著好友,覺得好笑,胸臆間卻又隱隱漫開一股酸意。“你先等等,聽我說。”

“說什麼?你還要幫他說話嗎?不准你幫他說話!”江曼怡撂警告,怒火中燒。

“我不是要幫他說話。”崔夢芬嘆息,頓了頓。“我是要告訴你,我自己去找他就好了。”

“什麼?”江曼怡一愣。

崔夢芬微笑,眼眸閃過銳亮的決心。“他不回來,我就去找他。”

千方百計送走氣憤難平的好友後,崔夢芬坐上出租車,獨自前往丈夫的公司。

自從兩人交往以來,她還是第一次來這裡。他個性嚴謹,不喜公私不分,所以她很節制,很少在他上班時打電話給他,也不曾出現在他辦公室。

但今夜,她終於忍不住破了例。

他或許會驚訝,更可能會生氣,但她情緒也翻騰著,費盡心思策劃的這頓紀念日晚餐,不能失敗。

不管他對她還有多少未消的怒意,不管他有多介意她之前跟前男友牽扯不清,誤會必須解開,冷戰必須中止。

她不想與他鬥,只想求和,想與他重拾過往的愛戀。他們是夫妻,不是嗎?既然是夫妻,雙方都有責任與義務,經營這段婚姻關係,讓這個家溫暖。

不能只靠她單方面的付出,他也應該有所響應。

“小姐,到了。”出租車司機喚回她遊走的心神。

她付錢,下車,冷風拂面,一腔沸騰的熱血忽地沉寂,勇氣在此刻逐漸消褪。

不行,崔夢芬,一定要堅持。

她鼓勵自己。

但她從來沒在他面前表現過固執啊!總是她讓步,總是她委曲求全,忽然要強悍地與他爭論,她做的到嗎?

她猶豫著,卻依然提起步履,緩緩地、緩緩地走向丈夫公司所在的辦公大樓,每一步,都踏得很艱難,躊躇不決。

真丟臉,腿好像軟了。

她暗暗自嘲,咬著牙,唇畔輕顫,心跳失速。

不知過了多久,也許只有幾秒,也許是好幾分鐘,她走過了大樓門前的階梯,穿過玻璃門,來到待客大廳。

“夏柏,你等等我!”一道清脆的嗓音吸引她注意。

她一凜,下意識地躲進一株觀葉盆栽後,透過縫隙,她看見她的丈夫從電梯門大踏步走出來。

“等等我嘛!”一個女人嬌聲喚,踩著小碎步追上來,挽他臂膀。

那女人很漂亮,非常漂亮,不僅有張天使臉孔,更有魔鬼身材,絕對能迷得男人神魂顛倒。

崔夢芬倒吸氣息,不敢相信地瞪著兩人親密的姿態。

包不敢相信的是,他居然沒有拒絕那女人的碰觸。

她的心口發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