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2)

“夏柏,你覺得怎樣?”同事的詢問喚回他迷濛的思緒。

他定定神,一時無語。

“你怎麼了?”同事皺眉。“剛剛是在發呆嗎?不像平時的你。”

確實不像。

夏柏苦澀地撇嘴,為自己找藉口。“大概昨天沒睡好吧?頭有點脹。”

“是嗎?要多保重啊!我可不希望我最大的競爭對手因為過勞而倒下去。”同事開玩笑。

他也笑了。

這位同事是營銷部的經理,而他掌管業務部,都是高層極為看重的精英人才,兩人這幾年相互競逐,比誰能先一步坐上台灣分公司總經理的大位。

目前夏柏的呼聲是高些,但他也不敢小覷這位對手的實力。

“你是說這份企劃案吧?”夏柏將話題導回正軌,位於美國紐約的總公司數日前發下通告,為了全面擴大亞洲的市場,希望各部門提出可行的議案,營銷部因此打算重新設計一套CIS企業識別標誌,結合廣告營銷等策略,深化公司產品在消費者腦中的印象。

由於CIS涉及企業文化與整體共識,身為營銷部經理的簡成章很客氣地前來徵詢他的意見。

“說起來你們業務部是在第一線作戰的,如果你們不認同,我這個案子也推不下去。”

“我覺得不錯啊!”夏柏看過內容,大方地給予讚賞。“不愧是我們公司的營銷高手,能想出這麼好的方案。”

“哪比得上你啊?你才是公司拓土開疆的大將呢!”簡成章有來有往,還他一個贊。

“不過重點是怎麼來設計這個新的CIS,要是設計得不好,整個效果都會大打折扣。”夏柏倒不是刻意潑冷水,只是現實地指出設計書的弱點。

簡成章也明白他不是那種刻薄小氣的人,很虛心地同意他的看法。“所以我決定將案子外包給專業的設計公司,已經聯絡到幾家口碑比較好的參加比稿。你看看名單——覺得怎樣?還是你有認識不錯的設計公司要推薦?”

“這方面我不熟。”夏柏笑笑,忽地,視線瞥見一個最近方進入他記憶庫的公司名稱。“這家聖翊視覺設計顧問公司……”

“你知道這間公司嗎?規模雖然不算挺大,但在業界口碑很好,這幾年得了不少設計獎。”

這不就是夢芬工作的公司嗎?夏柏恍惚地想。她也會參加這次的比稿嗎?

“比稿會議,我可以出席嗎?”他問。

“你要來看?你想看當然歡迎啦!不過……”簡成章又是驚訝,又是狐疑。“該不會是對我們營銷部沒信心吧?”

“怎麼會?”夏柏連忙澄清。“我只是覺得自己好像有點缺乏美學方面的涵養,趁這個機會修煉一下也好。”

“對喔,聽說你老婆就是學藝術的,怎麼?你是不是覺得像我們這種商人在那些講究美感的藝術家眼裡,好像滿身都是銅臭味?”簡成章笑得挪揄。

他任由調侃,淡淡地笑。“所以才說要修煉啊!”

“可憐!沒想到我們公司天不怕地不怕的頭號戰將夏柏,原來在家裡這麼急於討好老婆。”簡成章意有所指地眨眼。“不是早就跟你說過了嗎?女人不好惹,所以才要你別急著結婚啊,像我一樣做個逍遙單身漢多好!”

“我現在恍然大悟了。”夏柏順著同事的口氣開自己玩笑。

“哪,如果真的頂不住,隨時找我,我陪你喝一杯。”簡成章義氣地拍拍他的肩。

“多謝。”

送走同事後,夏柏臉上的笑容立即凝結,眸光沉鬱。

頭號戰將?他?

若是他真如此威猛,為何會留不住一個女人的心?

他冷冷自嘲。

“要我加入這個案子的任務小組?”

接獲總經理指示,崔夢芬一時慌了,心意動盪不安。

“怎麼了?這是很有挑戰性的案子,你不想做嗎?”楚翊不明白她的反應。“你不是一直希望能快點正式工作?之前我要你先到各小組見習,你還不高興呢!”

“不是不高興,我知道自己離開業界三年,該重新學習的地方很多,我只是……希望自己能早點接新任務磨練自己。”

“所以,我這不是在給你機會嗎?你猶豫什麼?”

“我……”崔夢芬咬唇,呃,心情複雜。該怎麼告訴這個身兼她學長的上司呢?“因為這個案子的客戶,呃,剛好就是我老公的公司。”

“什麼?”楚翊一愣。“有這麼巧的事?”

“就這麼巧。”崔夢芬苦笑。

楚翊沉思片刻,劍眉一挑。“那又怎樣?”

“啊?”她怔住。“什麼怎樣?”

“就算客戶是你老公的公司,負責人是他嗎?”

“那到不是,他是業務部門的。”

“所以我們比稿過不過,他管不著吧?”

“應該管不著。”

“既然如此,就沒有利益迴避的問題。”

“是。”

“那你為什麼不能加入這個任務小組?”

“因為……”

“你害怕?”

楚翊話鋒銳利,精準地刺痛崔夢芬。

沒錯,她是怕,即便只有一些些可能,她也不想在工作場合與他巧遇,能避就避。

每天在家裡面對他,卻要強迫自己戴上冷靜的面具,她已經夠累了。

“夢芬,既然你決心回職場堡作,就得接受現實的挑戰。”楚翊彷佛看透她的思緒,不客氣地指出。“業界不是好混的,每個人多多少少都有難言之隱,都有不想碰到的人,但不能因此影響到工作。如果公司隨你這麼任性,想做就做,不想接就不接,那何必花錢請你?不如供奉你在家裡當大小姐。”

好嚴厲的訓斥。

崔夢芬咬牙,這個學長可真是公私分明啊!但他說得沒錯,她既然決心自立,就該鼓起勇氣披荊斬棘。

她深呼吸。“對不起,總經理,我知道錯了。”

楚翊聽聞,態度軟化,眼神變得溫柔。“別怪我對你太嚴格,夢芬。”

“總經理應該嚴格,這樣我才能有所成長。”她微笑。

楚翊也回她一笑。“去向組長報到吧!”

“是。”

“夢芬要加入我們這組嗎?太好了!”

當崔夢芬前去會議室想負責此項項目的組長林百合報到時,同組的年輕男同事祈向勝不禁爆出歡呼聲。

這個二十多歲的大男孩,比崔夢芬還小兩歲,熱情帥氣,在公司很得人緣,許多熟女姐姐都格外愛護他,尤其是林百合。

事實上,崔夢芬猜想林百合暗戀祈向勝,而這點令她苦惱,因為祈向勝從來不懂得掩飾對她的好感。

“我才剛回到公司,對這個案子也不熟悉,以後還請大家多多指教。”她故意不理會祈向勝的熱情歡迎,神情嚴肅。“我一定會努力跟上大家。”

“有夢芬加入,我們這個案子的成功就更有希望了,對吧?百合姐。”祈向勝完全感受不到室內的暗潮洶湧。

崔夢芬暗暗嘆息,迎向林百合挑剔銳利的眼眸。“組長,以後就麻煩你了。”

林百合似笑非笑。“坐下吧!”

“夢芬,要喝咖啡嗎?”祈向勝急著示好。“我幫你倒?”

“不用了,我自己來。”她連忙拒絕。

“噯,你沒聽說為女士服務是男人的榮幸嗎?”

“咳咳!”林百合在一旁清喉嚨。

崔夢芬迅速起身。“我看大家應該都口渴了吧?就當慶祝我回公司的第一個任務,我請大家喝飲料?”

她技巧地提議,既緩和了林百合不悅的情緒,也順便拉攏其它小組成員,對他們示好。

“既然夢芬要請客,那我們就不客氣嘍,謝啦!”同事們展露友善的笑容。

於是她知道,她通過了第一關考驗,在辦公室裡,有時不是做事難,做人更難,人際關係往往能決定一個上班族能否在職場上順利存活。

現在只能希望那個神經大條的男孩別扯自己後腿了。崔夢芬暗暗祈求。

可惜她雖想避開祈向勝,祈向勝卻是大刺刺地糾纏著她,不放過任何討好她的機會,買早餐時會多買一份給她,喝咖啡時會幫她多倒一杯,開會時經常對她擠眉弄眼。

就連下班,他竟還將坐車開到她面前,說要送她回家,她驚得閃進附近一間餐廳,藉口已和朋友有約。

幾次暗示他,她對他只有同事之誼,不可能發展男女之情,他也不知是聽不懂,還是刻意裝傻,繼續傻乎乎地笑著追求她。

她都快瘋了!

為了在工作上力求表現,她的神經持續緊繃,偏偏還有個莫名其妙的他來擾亂,不僅在家裡倍感壓力,在公司也不得安寧。

就不能放過她嗎?

崔夢芬一次又一次地向上蒼祈禱,但喜愛惡作劇的老頭爺似乎就是不想讓她好過。這天,當他們整個小組到客戶公司開會時,竟然,讓她遇上了最不想見到的那個人——

她名義上的丈夫,夏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