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2)

手機鈴聲驀地唱響,他深深呼吸,吞下軟弱的哽咽,接電話。

“姊夫!是我啊,英傑。”耳畔跳來一道清朗的嗓音。

夏柏命令自己微笑。“英傑,怎樣?最近過得還好嗎?”

“不錯啊,姊夫呢?”

“我也……不錯。”

“好一陣子沒看你跟姊姊一起來我們家了,我媽在問,你什麼時候有空過來吃頓飯?”

“嗯,幫我謝謝岳母,有空我會過去。”

“那你快點抽時間過來喔,姊夫……”崔英傑遲疑地停頓。

“怎麼?”

“這件事我本來像請姊問你的,可是她說不想麻煩你。”

“什麼事?你說沒關係。”夏柏溫言鼓勵。

“就是啊,我們繫上要主辦校際杯的活動,我被選出來當公關組的小組長,你也知道,就是負責籌措經費的。”

“你要募款,對嗎?”

“對呀!”崔英傑不好意思地笑。“姊夫公司應該會有一些贊助經費的額度吧?雖然只是學生辦的活動,要不要贊助一下呢?我們會很感激貴公司的,也會在這次活動展示貴公司的廣告海報,算是幫你們做宣傳……當然宣傳效果可能不一定很好,不過……”

“沒問題!”夏柏爽快地答應。“要多少?”

“姊夫公司可以贊助多少呢?”

“三十萬夠不夠?”

“太多了!”崔英傑驚呼。“姊夫,你也太阿莎力了吧?真的可以一次撥那麼多錢嗎?這只是大學生辦的活動耶!”

“我會盡量爭取,不夠的部分我個人也可以補足。”夏柏承諾。“總之你別擔心,如果不夠再跟我說。”

“太好了,感謝!”崔英傑笑呵呵。“就知道來求姊夫幫忙準沒錯!姊姊也真是的,還說不想麻煩你,我就想姊夫不會那麼小氣嘛!”

那是因為她想徹底斬斷與他之間的關係,所以才不準弟弟來請託他吧……

夏柏苦澀地抿唇。她的態度非要那麼絕嗎?

他心念一動。“對了,英傑,你剛說岳母要我跟你姊回孃家吃飯?”

“是啊!”

“明天晚上可以嗎?”

“什麼?你說你姊夫答應給你錢?”

接到弟弟的來電與興奮地報告,崔夢芬掩不住吃驚,她明明警告過他,不許去叨擾夏柏的。

“我不是說你想幫繫上募款,就來找我嗎?”她質問。

“拜託!姊。”崔英傑很無奈地回話。“姊夫一開口就說要給三十萬耶!你拿得出來嗎?”

三十萬?崔夢芬愣了愣。“學生辦的活動幹嘛要那麼多錢?”

“怎麼不用?我們要請全國大專院校組隊來參加各種比賽耶!扁是場地設備就要花不少錢,還有餐飲等等;地租啊,也要做海報、布條,最後還要辦一場聯歡舞會。”崔英傑簡單地交代資金流向。

側面像顰眉,聽起來的確需要相當的經費,但……

“三十萬……我也有。”

“算了吧,姊,你有就自己存起來啊!姊夫給的錢,不花白不花。”

“不行!”就偏不像用他的錢,不願領他的這份人情。“你別跟他要,我給你。”

“怎麼了?姊。”崔英傑不解。“幹嘛這麼計較?你該不會跟姊夫吵架了吧?”

弟弟是隨口一問,崔夢芬卻驚得心跳乍停。“沒有啊!我哪有……跟他吵架?”

“那你幹嘛就是不讓姊夫幫忙,搞得一副要跟他劃清界限的樣子?”

“我……”她無可辯解。

“總之就算你們吵架了,也要快點和好啦!不然媽知道了會不高興。”

這孩子竟然在她面前擺出老成的架子?崔夢芬又好笑又無奈。

“對了,姊夫應該有跟你說過吧?今天晚上媽要你們一起回家吃飯。”

回家吃飯?

崔夢芬又怔住,仔細一想,今早她出門上班前,丈夫有提起這件事,但她當他開玩笑。兩人都鬧成這樣了,怎麼可能還跟他回孃家扮演恩愛夫妻?

“我……我沒空!”他胡亂找藉口。“晚上要加班。”

“什麼天大的事,一天不加班會死嗎?”崔英傑代替母親否決這牽強的理由。“總之晚上早點過來喔,我可不想餓著肚子等你們。”

語落,他乾脆地掛電話,也不等她響應。

崔夢芬怔怔地握著手機,半響,幽幽嘆息。看來她是逃不過,還是得乖乖回家。

正想著,簡訊的鈴音響起,她點閱來看……

什麼時候下班?我去接你。

不用了,我自己搭出租車。

冰冷的文字浮現在屏幕上,刺痛夏柏的眼。

他閉了閉眸,深吸口氣,決定假裝沒看到。

不管她如何設下兩人之間的界限,他總要試著闖關,否則她怕是會離他越來越遠。

而他,還下不了決心分手。

他儘快處理完公事,下班時間一到,便駕著座車來到妻子公司大樓門口。

他打電話問櫃檯小姐,確定她還未離開,耐著性子在樓下等她。

從前兩人約會,總是他讓她等,這回立場反過來,換他等了。

等待的滋味不好受,他很小的時候便體悟到,尤其在不確定等待的那人會不會出現的情況下,還有,即便現身了,是否歡迎自己。

說不定不會出現呢!說不定就在他一眨眼之間,往別的出口走了,留下他呆在原地茫然無措。

夏柏等著,手指不知不覺敲著方向盤,一下、一下,響著單調的迴音。

從前她等他的時候,也是如此嗎?時間彷佛走得特別慢,一步步地輾過心口,悶得呼吸不順。

這是報應嗎?因為他總是讓她等,如今換他來嘗這份苦澀。

他澀澀地歪唇,天光逐漸暗淡,天幕靜靜地染上一片蒼藍色。

蒼藍色的黃昏,最令人感到恍惚,而且寂寞。

他朦朧地盯著大樓門口,終於,他看見了她,窈窕的倩影如流行,瞬間點亮他眼海。

他握上門把,正想開門下車,清脆的喇叭聲驀地響破夜幕。

他凝住動作,怔怔地看著一輛白色轎車瀟灑地滑倒她面前,而她對探頭出來打招呼的男人甜甜一笑。

那男人,不是宋日升,也不是那天見到的那個死纏著她的年輕男同事,而是個長像頗為俊俏的熟男。

她毫不遲疑地上了對方的車。

夏柏啞然。

他該感到自豪嗎?他的妻子竟然有這麼多男人在覬覦,不論年紀大小,成熟幼稚,一網打盡。

算她厲害!

他嗤笑,嘲諷她,更嘲諷自己,發動引擎,靜靜地尾隨那輛車後。

這段開往妻子孃家的路,很長,恍若遙遙無盡,一分一秒,消磨著他男人的銳氣。

不知過了多久,那輛車悠然停住,他也跟著踩剎車,降下車窗,聽妻子跟那個陌生男人的對話。

“謝謝總經理送我一程。”她下車後,彎腰對車內的男人行了個舉手禮,俏皮的姿態令他目瞪口呆。“小的感激不盡!”

“感激的話,就從你的小腦袋瓜多擠一些靈感來奉獻給公司,懂嗎?”那男人順著她的口氣開玩笑。

“YesSir!”她笑得燦爛。

“那我走啦,拜。”

“拜。”

她揮手,很禮貌地目送對方離去。

夏柏咬緊牙關,膛視這一幕。

已經不是單純的妒忌了,現在他心情複雜得難以描繪,比起生氣,他似乎更悲傷,比起吃味,更接近滄桑。

那個撒嬌裝可愛的女人,他真的認識嗎?見過她這樣對自己嗎?她能夠那麼頑皮地對別的男人,為何對他不能?

一波波酸楚威脅在眸海氾濫,他強忍著,將所有的悔恨不甘都埋進內心最深處。

他下車,而她笑盈盈地轉身,觸及他陰鬱的視線,驚得亂了呼吸的節奏。

“你……什麼時候來的?”

他漠然不語,緩緩走向她。

她咬唇,似乎有些慌。“你該不會都看到了吧?別又想些有的沒的,剛才那是我們公司總經理,也是我大學學長,他只是順路載我一程。”

他依然不說話。

他的毫無反應反而令崔夢芬更慌。幾天前他見到祈向勝糾纏自己才狂飆過一頓,怎麼這次看到學長開車送她,反倒一句話也不說?

他在盤算什麼?

“走吧,你媽應該已經在等我們了。”淡淡拋下一句後,他率先舉步。

她驚疑不定地跟在他身後。

“我、我跟你說喔,夏柏,在我媽面前,你可別胡說八道,我媽她……不知道我們的情況,我不想讓她傷心,所以你……”

“你不用擔心。”他低聲打斷。“我會扮演好自己該演的角色。”

“是嗎?”她迷惑地凝望他無表情的側臉。“那就好。”

兩人相偕進電梯,在密閉的空間裡,靜寂顯得更沉重,崔夢芬不覺想找話說。

“還有,我弟弟的事不用你插手,他要募款,我自己會想辦法。”

“我已經答應贊助了。”

“就說了不要你管,我會給他錢。”

“為什麼我不能管?”他回頭看她,墨幽的眼潭深不見底。“英傑也算是我弟,他需要幫忙,我援助他,天經地義。”

天經地義什麼啊?“他是我的弟弟,不是你的!”她忍不住嗆聲。

他聞言,深色陡暗,下頷縮凜。“你一定要跟我分得這麼清楚嗎?至少我們到現在還是夫妻,你的家人也還是我的家人。”

他拿她家人當自己家人?崔夢芬訝異,還來不及細細思索丈夫這番話的涵義,一鼓不服氣的倔強促使她衝口而出。

“總之我就是不想領你這份情,我說過了,不想依賴任何人。”

“你不想依賴的只是我吧?!”他厲聲咆吼。“真的不想依賴任何人,那剛才幹嘛要你學長送你過來?不是說要獨立自主嗎?不是說要自己搭出租車嗎?”

所以他果然還是介意!

崔夢芬冷笑。“我就知道,你這個人真是氣量狹窄,我跟學長只是正常的同事關係,根本就沒什麼,你該不會有想說我勾引人家了吧?”

“你!”夏柏瞪她,臉部肌肉因激動而微微扭曲。

看,他又發飆了,剛才還裝什麼風度,明明就心懷芥蒂。

“我跟你說,不管你怎麼想,我跟學長之間清清白白,問心無愧,麻煩你不要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月復了好嗎?”她嘲弄地聲明,語風銳利,恨不得能狠狠割傷他。

而他彷佛真的被戳到了,身上猛然一震。

她快意地揚唇,很高興自己也有傷害他的能力,真希望他也能經歷她曾經嘗過的痛。

她抬頭,正想朝他送去勝利的微笑,映入眼裡的影像卻驚駭了她。

是她看錯了嗎?還是他的眼眶真的泛紅了?他的唇,似乎正痛楚地緊抿……

電梯到達,門扉想兩側滑開,他們該進去了,但她與他彷佛被某種魔法定住,誰都無法移動分毫。

時光輕悄悄地流淌,他們在絕對的沈寂中,尋找著適當的語言。

“姊、姊夫!你們回來了,太好了!”崔英傑焦灼的嗓音驀地響落,驚醒對峙中的兩人。

崔夢芬首先回神,勉強鎮住忐忑不安的心,望向弟弟。“怎麼了?英傑,瞧你一副慌慌張張的樣子。”

“別說了,快跟我去醫院,媽昏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