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終於再度踏上前往大理的路,這一樁小小的意外,讓他們本就緊湊的行程更形匆促,所幸祝肖虎是個言而有信的人,真的派人以快船送上一程,才不致延宕太多時間。“木頭,沒想到你也那麼老奸巨猾咧!”浣寧塢著嘴、縮著頸項竊竊地笑著,好像抓著了他的把柄。“留一手以防他們言而無信,這樣的話,就不怕大老虎不給那些人服解藥、不放他們安然回來了,是吧?”

梅漱寒對自己環抱在懷中的小女子實在是沒法子,輕輕敲一下她的腦袋瓜兒,微笑地反問:“你怎麼知道?”

“是啊,那傢伙是中毒,你用內力把毒素逼出來,又以針灸暢其滯氣、活其筋脈,頂多好好調養身子,可沒理由還需要半年後你複診才會完全痊癒,對不?”她眼瞳靈動地溜溜轉著,得意的神情絲毫不掩。

“你哦!”他愛憐地點了點她的鼻頭。“真是鬼靈精一個!”

“我表嫂以前受過內傷,我覺得那才真的難治咧!”不知怎地,看著大木頭,總會讓她不自覺地想起蘇意睛。

“哦?那後來呢?”他喜歡看她侃侃而談的模樣,像是整個人櫛沐在陽光春風裡似的。

“後來就好了啊,所以才會成為我的表嫂呀!”她不想洩漏太多,要是讓大木頭知道她是衡洛園裡的人,也許會把她丟在某家“巧織坊”的鋪子,這樣不等於被抓回去一樣嗎?這時候,最好的方法就是--轉移話題。“大木頭大木頭,我可不可以問你一件事?”

“嗯?”既然她不想多談自己的家人,他也不想勉強,順著她的話走就是了。

“你到底姓啥名啥?我覺得還是知道一下比較好啦,這樣才像是朋友嘛,對不對?要是有人問起我……”

“梅漱寒!”

“我才知……”她一個勁兒地滔滔說著,像連珠炮一般地,就是想要說服他報上大名,沒想到還在自我沈醉的當兒,他就截斷她的樂趣。

“啊?這麼幹脆?”她簡直不敢相信,人滑移到他胸膛的右半邊,眼光朝左後上方斜睨過去,直直瞧進地含笑的眸子。

這個小寧兒怎麼可以有趣到這種地步呵?對於她發愣的俏臉,以及不可思議的表情,他實在是難以招架,終於在強忍無效下,宣告棄甲投降,“噗”的一聲笑了出來,俊秀的五官散發一種稚氣未月兌的魅力。

這是個什麼樣的夜晚?太……神奇了吧?這是她認識的大木頭?浣寧再次挑高柳眉、睜開明眸,詫異地盯著他,卻遲遲不敢開口應聲,怕是她自個兒的幻覺。

“傻瓜!”他笑斥,拿她沒法子地搖了搖頭。“夜不早了,進艙歇息吧!”

“唔,不要!”她用指尖輕輕戳了戳他的胸膛,用行動無言地表示她今晚決心要賴在這裡了。

“會著涼的。”真是不改大夫本色。

“我知道你很暖和的!”浣寧給他一個甜得幾乎可以滴出蜜汁的笑容,隨即閉上眼,不讓他有任何再申訴的機會,小臉蛋盡是賴皮得逞的滿足。

梅漱寒無奈地凝睇著她的睡容,知道自己開始縱容她了;對於這種窩心的幸福感,他,差不多已經忘卻了……

十五年來,跟著師父習醫術、練武功,很習慣沈默寡言、多做事少開口,因為師父就是要他這個樣子,久而久之,以後每次想起七歲以前的自己那個不知人間有疾苦、有生老病死的小男孩,他總有恍若隔世的感覺,好陌生、好遙遠。

世上沒有“梅漱寒”這個人的過去,對他,真的是太久遠了……

夜風拂吹,挾帶著細碎的潺援,月影清清地在沈黑水面上映照出流動的紋路,人,被裹在一波波上下輕搖的韻律之中……

原來,醺然醉意不一定要來自醇酒甘醴呵……

※※※

“大木頭,”她還是習慣這麼喚他。“這兒就是大理了嗎?”

經過數日在河上的航行,他們終於進入大理的國境,只是要到都城大理府還得步行上好些日子,而且大理國內多丘陵起伏,加之以水道縱橫,故對外地人而言,通行不甚容易。

梅漱寒本來擔心她會抵受不住連日的辛苦奔波,不過瞧她仍然像只小云雀似地始終笑語不絕,想來是低估她了……

“嗯。”他輕應道,一邊用自己的衣袖為她拭了拭從額際順著頰緣姣好弧度滑落的汗珠,動作極盡輕柔。

她將望著遠景的目光收回,斜斜向上對著他投射憐惜體貼的眸子,半含羞地燦燦一笑,依著他拂過的軌跡,趕忙用自個兒的衣袖胡亂抹了抹。

“大木頭,你到過北方沒?”浣寧順勢拉下他在她頰邊駐留的手,揣在自個兒的柔荑裡,他修長的手指總是讓她忍不住想好好把玩一番。“有沒發覺這兒真的跟北方相差好多呵?就算是孤山殘水也端著秀媚清麗,細緻絕美到讓人誤以為這是桃源仙境!”

“嗯。”梅漱寒頷首。“是啊!”

她已經很開心了對於這樣的大木頭。他還是同以前一樣,回答的話永遠是那麼簡單,但,現在已經很好啦,最起碼他都會有反應噱……她想著想著,滿足幸福地自顧自笑了起來。

“那麼開心?什麼事啊?”瞧她這個樣,他就算想板著臉也板不起來。

“沒有啦!”她怎麼會有被人發現心裡暗藏秘密的感覺?看來只好含糊帶過,用“四兩撥千斤”的招數掩飾內心泛溢的羞澀,唔……再加上一招“移花接木”應該是萬無一失了吧?“你到過北方啊?否則怎麼答得如此理所當然?”

“嗯。”她似乎不知道她的俏臉有出賣主人情緒的習慣,粉女敕的雪頰上摻著灼灼緋酡,是她想抹也抹不掉的,梅漱寒心下莞爾。“曾住在那兒。”

“真的?”看來被轉移注意力的是她本人。“你住哪兒?離汴京很近嗎?搞不好咱們曾經擦肩而過而不自知,曾經在同一個市集裡討價還價,還有曾經在同一家客棧飯館用餐!”

可愛的念頭!他喜歡看著她這種亮起來的神采奕奕。

“不會不會!咱們一定沒碰過面,連錯身走過也不可能!”她想到什麼似的突然又急著否認剛剛自己的揣想。

“哦?”他連話都還沒答呢,怎麼她就駁起自個兒的話了?這倒讓他很想知道她又會有什麼驚人之語。

“如果,咱們曾經這麼這麼靠近,我一定會認出你來的!一定會的!”

“小傻瓜,咱們那時又不相識,你怎麼認得出我是誰?”瞧她說得那樣振振有辭的,真是有趣得緊。

“我不知道,反正我就是覺得我會識得你,不論何時何地,只要咱們相離不遠,我總感覺我一定會發現你……對!一定會!”她卻沒意識到這句話的背後是自己心底的深情款款。

而梅漱寒感覺到了,習慣煢煢孑立的人,面對這種毫不矯飾的表示,有的是滿懷的感動、感激和柔情。“那麼,我會等著被你發現。”

“啊?”她完全沒料到他會這麼答,現在可好啦,反而是她不知該說什麼。

其實,她真的不必說什麼,她那越來越紅彤彤的雙頰已經做了回應,只是她本人沒有感覺到。呵!這小妮子該說是機靈聰敏還是……

他好心為她解危,手朝地平線的盡頭一指。“看!前頭有村落,今晚可以好好休息一下了。”

※※※

他們行抵聚落已是傍晚時分。

“大木頭,怎麼這麼多空房子啊?人……人都跑哪兒去啦?”天色將暗未暗,配合上颳得緊的風勢,詭譎的氣氛徹底裹著整個村落,明明該是暮春的熱鬧繁盛,這兒偏比嚴冬萬葉枯盡還顯得蕭索,一股毛骨悚然直溜溜地從心裡竄了上來,應浣寧攀著他的手不自覺地收緊了些。

“你莫慌!”他沈穩地說道。“咱們看看情況再做計較。”

突然,刺耳的聲音大作,街角巷裡突然冒出一群人,將他們團團圈住,頻率一致地敲打著手裡的鍋盆,每個人目光牢牢鎖住在他兩人身上,慢慢縮短與他們的距離。

“大木頭……”她真是被搞迷糊了,這不會是當地歡迎遠客的習俗吧?他們臉上那種又畏又恨的表情,她可不想領教呵!

“各位朋友,有事嗎?”梅漱寒朗聲問道。

沒人回答,還是一步步朝他們包近。

“大木頭,他們想不說話啊?”這個情況任誰都不禁惶急起來,她應姑娘自認平凡,在這方面與常人一個樣兒。

梅漱寒低頭給她一個撫慰性的微笑,隱隱已經猜出箇中玄機。

他再次揚起首,仍舊無所懼意,坦然對眾人說道:“各位,我們是為貴國瘟病遠道自大宋國來此的,不知有何指教?”

沒想到他這樣一說好像挺有功效的,那讓人心悸的敲打聲漸漸轉弱,最後,終於回覆一片寂然,這時縱人群中走出一位白髮老翁,平舉雙臂安撫眾人情緒,想來應是當地長老之類的人物。

“兩位公子,實在對不住,我們不得不對外人謹慎些,”他娓娓解釋道。“聽說鄰村就是讓染患疫病的外地人借住,結果,人畜無一倖存,唉……”

原來是這樣呀!應浣寧輕輕點了點頭,如今有的只是深深嘆惋,在面對天時運數之際,人的生命顯得好卑微好卑微……看來,大理的情況比地想像的要嚴重得多,不過話說回來,她實在不明瞭瘟疫肆虐究竟是怎麼個情形,一切都是出自書上所寫、旁人所述,以及她自己的想像。

“如果兩位不嫌棄,請移駕寒舍,讓老朽好生招待,以為賠罪。”

“這不敢當,在下倒想請問鄰村詳細的狀況。”梅漱寒說。凡涉及歧黃之術者,他向來投入。

“那就這邊請。”

※※※

梅漱寒面牖而立,溶溶月華柔漫入室,透過一方一方的窗格,用墨色在照得亮了的地面勾勒出他碩長的影廓。

夜已深,人卻難寐……

很久未再起濤的心海,因著她而重掀巨浪;他真的有些不知所措---面對她、面對這樣的自己。他本以為自己不會再為情牽絆,但如今,大理疫情的嚴重程度恐怕是超出他的預估了,這,逼得他必須重新思索有她同行的適當與否,更逼得他必須正視自己對她已然深種的情根。

在與師父相處的十數年裡,她的神色始終冷冷淡淡,縱使他是她的徒兒也難得讓她開口說上一句,但她卻曾不只一次地跟他說道:“情絲纏身,總是痴心人;毋寧相忘,少向憂與傷。”。因此就算是師徒,兩人亦恍若陌路。

他是習慣了,甚至是認同了師父的這種生活態度,所以,他一向是淡淡的,無人能讓他縈掛於心,並不是狠絕恨絕,只是--習慣。

行醫救人,在他眼中,不過是一樁樁要解決處理的“事”罷了!

是的,梅漱寒的生命裡,沒有“人”的存在就算是他自個兒也不在其中。

但現下他再也無法否認,寧兒不知不覺走進他的內心,不知不覺開啟了某個他自己已經忘卻的部分,而自己不知不覺地沈醉這樣溫柔的情愫裡,不知不覺走到病入膏肓、難以自拔的境地。

原來一切都是這麼“不知不覺”……

或許早在默許她的相伴相隨時,就註定了他的陷落,一場無可挽回的陷落,盡避有意無意間,他會制止自己深切思量,但這一次,他真的不能再放任自己了。

她,不該來大理的。也許當初他能對自己的私心毫無察覺,而如今情況兇險若此,實在是不容許他繼續渾然不知!

這一次,他必須當機立斷,必須要有壯士斷腕的決心……沒錯!必須!

至於他的惆悵情憂……就順其自然吧!

梅漱寒深深嘆了一口氣,對月獨思,連一份愁苦都顯得格外孤清。

“唔……大木頭,你回來啦?”她揉揉合睡已久的眼,自床上坐起身來。“我怎麼會睡在這兒?明明記得我坐著等你,等著等著就趴在桌上睡著了,怎麼會……哦,是你,對不對?”

那長老以為他們是兄弟之屬的,這幾天一直讓他兩合睡一間房,為免真相托出反使人有所誤會,他們也就將錯就錯。

他轉身對她,沒有回應,只是靜靜瞅著……靜靜瞅著……

“你趕快歇息吧,床讓給你,我剛已經睡飽了,換你好好睡一會兒吧,明兒個咱們不是還要趕路嗎?”對他的沈默,浣寧倒是沒有太大驚奇,想他多半是疲累的緣故,所以不言。

說完她便要起身,準備上演個偉大情操不輸孔融的“寧兒讓床”。

梅漱寒瞧她那個熱切樣,自是感動與憐惜,但,不行!他不能如此,否則他沒有把握自己是否能狠得下心來……

“怎麼啦?該不會是站在那兒睡著啦?”他背對月光,加上室內一片黑漆,使地無法看清他的表情,他八風不動地立在那兒倒真讓她覺得有些納悶,於是她又急急提高語調喚了他兩聲:“大木頭!大木頭!”

“姑娘,你還是回大宋吧!”

泵娘?這大木頭是怎麼啦?一下子變得這麼生疏,而且,還叫她回去?應浣寧滿心疑問,語氣仍是輕鬆自在的。“你---還清醒吧?確定沒睡著?”

“嗯。”如果此時燭火通明,她就能瞧見他想舒平裝做無事的眉頭徒然無功地糾結著。

“我的話說得很明白。”

一句話讓她登時沈默,許久她才敢開口問道:“為……為什麼?”

她不想讓自己的聲音顫抖的,但現實總與理想似乎有段差距。

“我---不想說出傷人的話。”事實上是根本說不出來吧?他暗暗給自己一個苦味十足的揶愉,連杜撰個傷她的善意謊言他都這般無力!

所有傷人的話卻以此句為最!什麼話都沒說出口,因此所有最傷人的原因都有可能!浣寧想對他這麼說,卻難以啟齒,只覺得胸口疼了起來,好疼好疼……沒有眼淚,卻心如刀割。

她的無言,對他,亦不好受呵……他考量過的,也明瞭她一定會很難過、很傷心,但實情讓他無從選擇呀!梅漱寒佯作冷漠地繼續說道:“好吧,如果你一定要知道一個理由,那我就給你一個。簡單的說就是---我後悔了,你對於我來說,的確是個麻煩、是個累贅、是個……”

“夠了,你不必再說了,我已經夠明白、夠清楚了!”她虛弱地打斷他的話,真正聽在耳裡仍是痛楚難當。

“很好,達成共識。”他丟下這句話,就頭也不回地步出房門。或者,“逃”出房門?

她頹然坐倒床沿,原來她的存在對他一直是這麼大的負擔,原來她一直自以為是地認為他喜歡有她在側;現在他挑明瞭,她總不好意思繼續賴在人家身邊。

“人再厚顏也該有個底限吧?”她輕喃地對自己這麼說,嘴角微笑著,眼淚卻再也抑不住地滑了下來……

※※※

天色已明,應浣寧只覺得全身上下都僵硬疼痛,昨兒個夜裡她哭得累了,不知不覺就倚著床睡著了,今早醒來才發現有斷頸之虞。而那根大木頭,顯然,一夜未歸。

連和她共處一室都那麼委屈、那麼不願?

“小鮑子,你醒啦?”一名小僮走進來,笑咪咪地望著她。“你大哥已經走了,他交代我拿這東西給你。”

走了?

走了!

“就這樣--走了?”她怔怔望著小僮,嘴裡喃喃反覆著,眼前所見彷彿只有不知所窮的空白,再沒任何人事物,只有--空白。

“是啊!他走啦!”小僮哪裡知道她的心境,很簡單地陳述一件事情就是了。

“哦。”許久,她才回過神來,強打起注意力,將物事接了過來。“謝謝。”

是兩個囊袋,一眼就瞧得出其中一個是放銀兩的,至於上頭繡工精巧的一個,她就實在猜不著裡頭會是什麼了。

“啊!是塊玉?”雕成飛龍在天之勢,氣勢不凡,即便她不懂得鑑賞玉質的優劣,但光看這雕琢就可以知道這玉的價值不菲。

可,他為何要給我這塊玉呢?她自忖著。

“莫非……是要我收下,以防回程盤纏不夠時,還可以有個東西典當籌措?”她只敢這麼想,其他會令她思之臉紅的因素她碰都不敢碰,免得自己又患得患失起來,免得自己又要嘗一回“自作多情”的苦果。

“請問,我……大哥可有說些什麼?”

小僮搖了搖頭。“沒有,他一早就跟長老辭行,其他的我就不知道啦!”

“哦,謝謝你。”她淡淡說,濃濃重重的失望在心底擱淺。

居然--不告而別,大木頭大木頭,你竟恁地無情?枉費我……我……她柔腸百結,思緒也隨之轉繞,最後順勢出現的幾個字,十足十地讓她大受震懾,到現在……她總算認清這些日子以來自己的喜樂哀愁所為何來。

對你一往情深呵……

一、往、情、深……

※※※

“還是沒有寧兒的消息?”項暐已經派出所有能夠派出的人手了,卻依然杳無寧兒的芳蹤,她究竟在哪兒?人怎麼像是化了的溶雪般無跡無痕,平空消失了呢?

“當家,天下之大,要尋寧兒談何容易啊!包何況寧兒若真的有心要躲,我們怎麼找都找不到,她又那麼機靈……”

“話是沒錯,但我們總不能放棄啊!”他極力壓抑自己焦慮的心情,用冷靜的語氣說道。

幾個下馬聽到只是默然以對,嬌美可人的寧兒在他們心申也是寶啊!

“對了,往曲湄找過嗎?”或許她窩在兄嫂那兒。

“有!去了好幾回了!”

天哪!她所識得的人不多,不是以前歸雲莊裡的,就是現在衡洛園裡的,看來她是有心要出走的。

到頭來,他還是成為她的壓力了……他雖然一直避免發生這種情形,也一直強抑自己內心的渴望,就等她有足夠的心理準備。沒想到,終究還是……

“當家,大當家倒是說近日內會趕來。”他們口中的“大當家”指的是項昱,“巧織坊”最初是由他創業經營的,與蘇意睛結褵後,兩人性子俱淡,兼之項暐羽翼漸豐,就將“巧織坊”全數交由項暐管理。

“嗯。”

不管大哥大嫂怎麼說,他也要親自出去尋找寧兒,等--他已經等了這麼多年,總該有付諸行動的一次吧!

即使她只是他珍愛如寶的小表妹……雖然項暐這樣告訴自己,卻徹底地知道這層關係對他而言有多殘酷……

※※※

梅漱寒這些天幾乎沒有半點歇息地不斷趕路,深怕自己一停下腳步、一有空白的時間可以運作思維,他就會忍不住地想起她的倩影、她的一顰一笑,以及有她梭織其中的每一寸記憶。

對他,那不下於極刑……鞭苔的傷會疼,但可以醫、可以服藥暫止;鞭苔心靈的傷同樣會疼,卻沒有方法能夠減輕一絲一毫的痛楚,至少師父沒有傳授,而他自己也束手無策。

好像從頭到尾都是自找的……他不禁澀澀想著。

對她動情的是自己,沒人相迫;決心離她而去的也是自己,亦無人相逼。

悔?

不悔!怨?不怨!

如果她悔了、怨了,他依舊不會的。

只要她安然無恙,他就可以有無限的勇氣去面對所有的挑戰,再大的挑戰也無所懼無所畏---即使是,死亡。

將錦囊給她,其實理由很單純,就一個字---“想”。

也許此去就是天人永隔、生死兩別了,沒有人規定大夫就有幸免於疫病的特權,他很明白這點,所以他把“龍翔萬里”交給了她,意味著縱然“梅漱寒”此身不在,“蘇天朗”也將長伴其側。

長、伴、其、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