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淡然

似有若無的情愫,

迴盪在你我心中,

但……

這不是我要的呵!

在例行的董事會議中,總經理鄒懷彥正在向董事長說明一樁由他推動的合作方案。

“關於我們與日本M&K集團的合作方案,目前有關於合作企劃、目標及主要發展方針都已經確定,近日該集團將委託某日本市調公司來台調查與我們合作的可能性。”

馮清敏的桌前放著一台超薄筆記型電腦,該台高科技產品的熒幕畫面上由鄒懷彥的影像,並且可以同時收錄到會議中的發言內容,所以,她不用像以前的秘書一樣,得不斷的振筆疾書,只需概略地記下要點,事後再將電腦記錄彙整,作成會議報告即可。

鄒懷彥的話才告一段落,重量級董事之上的葛老立即插嘴問道:“這個案子當初董事會已經否決,你怎麼還在暗地裡繼續策劃進行?”

鄒懷彥並沒有刻意作出任何表情,只是一本正經的說道:“當初大部分的董事只是沒有意見,並未表示不贊同,由M&K集團的歷史與現在的經營結構來看,放棄與他們合作的機會,對我們而言絕對是一大損失。各位可以參考一下手邊的資料。”

“我們當然知道M&K集團是一家不錯的公司,問題是,現在市場景氣仍然低迷,什麼時候能走出陰霾,沒人說得準;在公司營業額持平的當頭,斥資和外人合作,還跨足於大家都不熟悉的行業,不會太冒險了嗎?”葛老點出問題核心。

“葛董說得對,現在市場景氣不佳,但就是在這個時候,我們才應該儘快決定公司的經營方針,究竟是要畏首畏尾的只求小賠,度過不景氣的關口,還是應當力求突破?”

“至於葛董擔心合作內容是各位所不擅長的,這請你們大可放心,目前我已與幾位專家聯繫上,他們已答應全力協助我們。”鄒懷彥的態度始終保持一貫的平穩,一點也不像葛老的咄咄逼人。

“既然鄒總經理與外人合作意願那麼堅定,我也沒什麼話好說了。”葛老的表情僵了一下,但心中不禁恨恨的心忖,鄒懷彥好像是和他卯上了,他不但一意孤行的推行這項合作案,還委請外面的專家來輔導,分明是存心打壓他們葛派勢力嘛!

“我只想再問一句,我們得等多久才能將成本全部回收?三年?還是更久?”

唉!馮清敏不禁暗地裡為葛老的急功近利嘆了一口氣。

“很抱歉,我必須宣言,這就是我們台灣企業體的弊病。”鄒懷彥在這場會議中首度露出一抹淺笑。“任何投資只求快速回收成本、牟取利益,使得結果總是曇花一現、好景不常。趁著這次與M&K集團合作的過程,我要落實我們永續經營的觀念,一切按計劃進行,每個過程都要確切而紮實地做到,然後……”

會議持續的進行著,馮清敏的思緒卻飄向她自己的私事,直到會議結束,與會者相繼離開,她仍然沒有回神。

鄒懷彥站在馮清敏的座位旁,微笑的看著她神遊太虛的安穩模樣,心中忍不住思忖,他是不是太縱容他這個秘書了?他是不是讓她的日子過得太安逸,因而使她的專注力衰退,居然在這麼重要的會議中精神恍惚?

“回魂啦!大小姐,”他修長的五指在她眼前晃了晃,“別奢望會有王子吻醒你,帶你回他的城堡,從此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

馮清敏眨眨眼,迷濛的黑瞳這才回復了慧黠的靈光。

“仗打完啦?”她問。

“我表現得不錯吧?”他在她身旁坐下。

“重點不是你表現得好不好,而是有沒有效果。”她合上筆記本,開始收拾桌上的東西。

“效果不是一朝一夕就可以看出來的。”他以手託著下巴,看著她利落地關上電腦,“你不贊同我?”

“你需要的不是我的贊同。”而她相信,他也不會在意她的不贊同。

其實,她大致可以想象他為什麼會堅決執行這樁中日合作案,由於上一代掌權者將棒子交給他,自然是認同了他的實力,可是,公司裡卻還有更多的人不那麼認為。

像葛老那種人其實還好,至少他光明正大地擺出對手的姿態;怕就怕在一些表面上對他卑躬屈膝,暗地裡卻想陷害他的人。所以,他這個總經理的位子看起來舒服,卻不容易坐;年輕雖然是他的優點,卻也是他的弱點,也因此,他必須更加積極的為他旗下的集團開創新的里程碑。

“我不需要你的贊同才怪。”他突然靠向馮清敏,“我需要戰友。”他邊說邊抱住她。

由於這並不是他第一次做出這種親暱的動作,所以,她沒有馬上推開他。

“你現在需要的不是戰友,而是美麗無比,且能讓你心情大好的情人。”她找出記事本翻閱,開始考慮他今晚的約會人選。

“也對。”他將頭埋在她的肩膀上,“難怪我做到這種地步,卻還是不能鬆懈心情。”

“什麼意思?”馮清敏的雙肩輕顫了一下,因為,他的氣息令她的脖子有些麻癢。

“你的身上……”他側頭枕在她的肩上,嘴唇幾乎已經吻上她的女敕頸,“女人味……”

被人讚賞總是一件值得愉悅的事,馮清敏立刻心情大好的雙唇微微上揚。“什麼?”

“你……女人味……”鄒懷彥像吟詩一般,又輕又緩地說:“沒有!”

馮清敏臉上甜美的表情倏地消失得無影無蹤,“那你就別粘著人家不放!”她用力的推開他。

“我偏要。”鄒懷彥卻像個小男孩纏著母親般,硬是又賴進她的懷裡。

這回,他可是從正面緊抱住她,他可以感覺到她胸前的柔軟。“啊!我到現在總算明白‘沒魚蝦也好’是什麼意思了。”

“你!”馮清敏正要開口咒罵這個得了便宜還賣乖的傢伙時,幾個負責會議書後的女職員,以為會議室裡已經沒有人了,便未敲門就走入室內。

“啊……”她們沒想到會撞見總經理和秘書抱在一起的畫面,幾個人頓時顯得詫異又不知所措,只能立刻慌慌張張地退了出去。

馮清敏閉上眼睛也能想象那些人之後可能說的八卦,但卻突然覺得自己沒有生氣的力氣了。

“你可以放手了吧?”她冷淡地說。

“好舒服。”鄒懷彥壓根不肯放手,反而將她抱得更緊了。

“喂!”這會兒她也能感覺到自己的前胸緊緊的抵著他的胸膛,他這次實在是太過分了。

鄒懷彥從她僵直的身體感覺到她強烈的排斥感,只得心不甘、情不願地說:“給我一個放手的理由。”

馮清敏想了兩秒,“你不怕人家誤會嗎?”

“怕呀!”他略微放鬆擁抱她的力道,“不過,我跟你?他們可能還懶得誤會咧!”

馮清敏眨了眨眼,一點也不想和他爭辯這種事,反正,她和他本來就不登對,她才不會為這一點感到難過。

“今晚想跟誰在一起?我幫你約。”她重新翻開他的花名錄。

死賴著她的鄒懷彥輕輕的搖了搖頭,“面前就有一個理想的選擇,我何必再去想別人。”

這句話如果是別的女人聽到,一定會覺得很甜蜜,但卻惹得馮清敏對他起了反感,他為什麼這麼容易心動?真是的!這種男人看似多情,實則最為寡情,幸好她對他早已心如止水。

“你知道你在說什麼嗎?”她皺著雙眉問他。

他點點頭,“我知道我正在為你意亂情迷……”他側頭吻上她的頸項,“你好香……”

“你不要太過分了!”

對於他這回逾矩的舉動,馮清敏完全沒有多想,推開他後,舉手就要甩他一巴掌。

“哇!”鄒懷彥機敏地抓住她的手腕,沒讓她真的掌摑到他,但卻裝出已經被打了十幾個巴掌般地哇哇直叫。

馮清敏使不了勁,又抽不回手,只得幹瞪著他,怒聲道:“放手!”

鄒懷彥的瞳眸對著她憤怒的雙眼,刻意地對她展現他的美男色,“就這麼放手,那我豈不是隻有捱打的份?”

“打你還浪費我的力氣咧!放手!”她哪會不知道他正在企圖對她放電?不過,對他這座發電機她早已絕緣。

眼見她的眼眶開始發紅,他才意識到自己這回真的玩得過分了一點。

“對不起。”他放開她的手。

馮清敏立即站起身,以行動表示她迫不及待的要離開會議室。

“要撒嬌、要談情說愛、要……發洩,麻煩你去找別人!”她邊說,邊捧起會議記錄簿和筆記型電腦。

“我知道,我也沒有意思要找你呀!”他隨口說道,但他心裡明白,剛剛他是真的被她身上淡淡的馨香迷亂了心神……

不過,那又如何?她不是第一個讓他有感覺的女人,當然,也不會是最後一個。

馮清敏把手上的東西放下,“要找誰?說吧!”她再一次在他面前翻閱那本載滿他情人資料的花名錄。

“今晚不行。”他遺憾地搖了搖頭。“M&K集團委託的日本市調公司已經派研究員過來了,你得和我一起去見他們。”

馮清敏合上手上的小記事本,“我今晚也不行。”不能怪她不配合上司的要求,實在是他太晚通知她了。

“為什麼?”

“我有約了。”不讓鄒懷彥有機會用眼神嘲弄她沒有男朋友的事實,“不用懷疑,就是相親。”

“又是相親?”鄒懷彥皺緊眉頭,“我真不知道你在想什麼?你難道不覺得那種淪落到必須利用相親來認識異性的男人,鐵定是有什麼問題嗎?”

馮清敏深吸一口氣,頓了頓才說:“你錯了。”她的唇角顯現出一抹笑意,“我只是想找個未來的伴侶,而且,我只有一個條件,那就是絕不找像鄒懷彥這樣的男人當結婚對象,這樣叫做有問題嗎?”

“你說的有理。因為,那肯定比‘我一定搖找一個和鄒懷彥一樣好的男人嫁’要簡單得多了。”鄒懷彥樂得和她來一番唇槍舌劍。

馮清敏淡然一笑,吐出一句話,“總經理英明。”她向來懂得適可而止的道理,畢竟,現在是上班時間。還有一堆正事等著她做呢!

鄒懷彥也很清楚,當她必恭必敬地喚他“總經理”時代表的是什麼意思,他早已習慣她殺風景的個性,而這也是他不會對她出手的原因之一。

他掏出手機,準備聽留言。

“總經理若沒有別的吩咐,我先回辦公室處理事情了。”走到門前的馮清敏突然又回過頭來。

“對了!總經理。”她的眼底又一抹狡黠的眸光閃過。“剛剛您說我沒有女人味。”

“剛剛所說的可不代表現在就失效了喔!”鄒懷彥仍不忘調侃她道。

“我知道,我只是想告訴你,面對你,我心如止水。”

“嗯哼!”鄒懷彥虛應了一聲,他知道她話中的重點還在後頭,而且,當她用專業的秘書姿態和他說這類話時,意味著真正的重點絕不是什麼好聽的話。馮清敏繼續說:“而如果讓女人在面對你時,心臟就像死了一樣,完全感覺不到它的跳動,那你可能得趕快檢討一下你究竟把你的男性魅力遺失道哪兒去了才行喔!”她壞心的把話說清楚、講明白。

不理會對面男子錯愕的表情,馮清敏微笑的說了一句再見,便起身離開,她完全不去想身後那個在主菜還沒上來,便被她甩掉的相親對象。

位於飯店十數層樓高的夜景雖然很美,但卻感動不了她的心,想來,或許是她的心腸隨著年紀的增加而變硬了、變冷了,同時,耐性也變少了。以往的相親對象再怎麼不合她的意,她也會禮貌性地陪人家吃晚一頓飯,絕不會像現在這樣,提起包包就走人。

而今晚的相親對象也差不到哪兒去啊!他本人比照片還好看,學歷和目前的職業也和她搭配得來,嚴格說來,他已足以滿足她提出的條件了,只是,為什麼她會迫不及待地離開?

唉……馮清敏來到電梯間,暗暗的嘆了一口氣,她該怎麼向母親報告她又搞砸了這回的相親呢?

她的確是不排斥經由相親來尋找結婚對象,因為,她現在的工作場合根本無法認識適合她的男性朋友,而她的年紀也不容許她和對方從朋友做起,慢慢的變成情人,她要的是和她一樣,有心以結婚為前提而交往的伴啊!

電梯來到她所在的樓層,她深吸一口氣,決定什麼都不再多想。

“啊!”她突然無意識地發出驚詫的聲音。

同一時間,電梯“當”地在她面前自動打開,裡面有一個人對她露出詭異的笑容。

馮清敏幾近賭氣地道:“我不認識你。”他是她現在最不想見著的人!

“這麼快就結束了?這是不是表示這一回又沒有結果了?”鄒懷彥含蓄地想套她的話。

“這一回沒結果,並不代表下一回也沒有結果。”她懶得同他多說,徑自按了下樓的電梯鈕。

她怎麼會不懂他在好奇什麼,像他這種女朋友多得連名字都記不住的人,是不會了解像她這種只能用三根手指頭來計算的人的悲哀心情。

“老是把希望寄託在下一回,這樣的日子有些悲慘喔!”她愈是不理他,他就愈愛逗她。

“至少我想認真地好好活上一回,不像有些人。這一生註定是遊戲人間、浪費生命。”

另一台電梯門開了,她毫不遲疑地朝他一揮手,“再見!”

不料,鄒懷彥比她更快一步,在電梯門前擋住她。

“八點不到就想躲回家一個人看電視、睡覺,這叫認真過日子?”

“隨便你怎麼說,我今天沒心情陪你加班。”

“由不得你,跟我來!”鄒懷彥頭一甩,便往一間日本料理店走去。

馮清敏考慮了兩秒,才不太甘願地跟了過去,口中還不甘心的責問:“拿我的飯碗威脅我?”

“我可什麼都沒說,是你自己在嚇自己。”料理店內的女侍恭敬地朝他敬禮,他朝她們點點頭,順手掐了掐馮清敏的下巴,“別繃著臉,笑一個,這筆合作案如果談成了,你是第一號功臣。”

馮清敏揮掉他的手,“你還記得我是陪你來談生意,不是來陪笑的呀?”

兩人來到一處隔間前,鄒懷彥輕敲兩下門板,但沒有馬上進去。

他看著馮清敏,低聲說道:“當然,靠你陪笑來談生意的話,只怕到時會把我的公司都賠掉了。”

馮清敏睨這他,“那我可得更加賣力地陪笑羅?”說完,臉上當真掛起一道如白痴般的笑容。

“小姐……”鄒懷彥勾著她的肩、搭著她的背,“你當真那麼恨我?”

馮清敏的笑容倏地斂去,後退一步,拒絕與他在公共場合表現出親暱的動作。她不在意他偶爾對她的調戲和擁抱,因為,她曉得那根本不具任何意義,但她討厭別人誤會的眼光。

“我們在等什麼?”

鄒懷彥聳聳肩,“等裡頭的人穿好衣服。”看了一下表,他再次敲了敲門,準備拉開門板。

馮清敏曉得自己身為一位秘書,不管從主管口中聽到什麼,都該保持鎮靜,但當她意會出方才他在外頭晃盪,是為了讓日本客人偷空好“辦事”時,她還是忍不住詫異地張大了嘴。

門板被拉開,她與裡頭的人立刻對上了眼。

天啊!裡面居然不只一男女,而是兩男三女。

其中兩名女子還正大剌剌地在扣上衣的鈕釦,一點都不在意她和鄒懷彥的出現。

“喲——”年紀較長的日本男子佐藤建治夾了一塊新鮮的生魚片入口,左擁右抱著兩名嬌嗲的歡場女子,眼睛則直盯著馮清敏。“鄒桑,這位是?”

鄒懷彥盤坐在佐藤建治的對面,以日文介紹道:“我的秘書。”

“我姓馮,很高興認識你。”普通的日文會話難不倒她,但她刻意以流利的英文開口,因為,這樣肯定可以減少與對方談話的機會。

“是鄒桑的秘書小姐啊!真好!”佐藤建治活動著筷子,一雙色迷迷的眼睛一直落在馮清敏的身上。

女性在應酬場合中容易被當作調笑的對象,馮清敏早就習慣在工作的時候擺低姿態,就算被人在口頭上佔了便宜也無所謂,再加上,她的頂頭上司動不動就偷攬她的腰、偷捏她的,她自認為自己對於性騷擾的容忍度不低,但面前這位日本歐吉桑說話的語氣和眼神,都讓她打從心底升起一股濃濃的厭惡感。

“佐藤先生,我想由我的秘書向您介紹一下敝公司的經營概況及特……”相對於怒氣漸生的馮清敏,鄒懷彥的態度還是溫溫吞吞的,連話語遭人打斷也沒有一絲的不悅。

“馮小姐吃過飯了嗎?”佐藤建治癒看馮清敏愈是覺得中意,他夾起一塊壽司,沾了點醬油和芥末,“這個,一級棒,贊!”他矮短的身軀半跪起,傾身要喂馮清敏,“來,吃看看、吃看看嘛!”

“呃……不用了,我已經……”馮清敏閉緊嘴。

佐藤建治滑稽的動作僵在半空中,坐一旁的屬下山下裕之也不再沉默,他責備道:“敢情馮小姐是不把日本料理看在眼裡?”

馮清敏轉向山下裕之,微微一怔,“沒有的事。”

等發現現場所有的人神色有異時,她才發覺自己竟以日語回答了,由此可見,山下裕之較佐藤建治善於擊破他人的心防。

馮清敏又瞧了山下裕之一眼,他長得有稜有角,一臉陰沉,看起來有點像她公司裡恃才傲物的營業部經理,但山下裕之雖然不只驕傲自大,還頗富心機。

山下裕之和佐藤建治一樣,兩眼眨也不眨地直瞅著她瞧。

“那——”佐藤建治又想將筷子湊近馮清敏的嘴。

“謝謝,我自己來就好。”是鄒懷彥沒有任何反應,她知道他是不打算出手相救了。

“那……只好……”氣氛一擰,她又覺得不好意思,只得退讓,傾身湊上自己的嘴。

佐藤建治本來已略顯生氣的老臉立即笑開,將食物送入馮清敏的嘴裡。

馮清敏已經很小心的不碰著佐藤建治吃過的筷子部分,但當他抽回筷子時,卻刻意滑過她的唇,令她直覺反胃,急忙捂住嘴。

佐藤建治卻以為那是她用餐時優雅的表現,忙讚歎道:“馮小姐真是美麗,現在即使是在日本,也很難找到像馮小姐這樣秀氣的女性了。”

“沒有那回事……”好不容易嚥下嘴裡的東西,馮清敏刻意將日語腔調說得有些怪異,這樣她才可以少說一些。“我可以為兩位作說明了嗎?”什麼美麗?什麼秀氣?她心忖,鄒懷彥現在心裡想必正在狂笑不已吧?

“真是討喜呀!”美色當前,佐藤建治的心思哪能轉向正事。“哪!我在台灣還會待上一個多禮拜,如果馮小姐肯一直為我‘服務’,我想……一切好商量。”他索性直接向鄒懷彥提出要求。

鄒懷彥一臉的興味,“您的意思是?”

“怎麼?”佐藤建治起身來到馮清敏的身邊,擅自拉起她的小手揉模著,“我的意思說得還不夠明白嗎?”

馮清敏剛剛好不容易吞下的食物又急湧上喉頭,她瞪著鄒懷彥,心中暗自決定,他若膽敢說他很樂意將她出賣的話,在她踹開那個色老頭之前,她會先甩他一巴掌!

鄒懷彥看著佐藤建治那雙毛茸茸的粗手,正在馮清敏纖細的手背上來回搓模,清亮的目光逐漸向上抬,對著佐藤建治,緩緩的開了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