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陰謀

不想、

不想、

不能再見你。

但卻又……

不想見你。

“你這話是什麼意思?”馮清敏眉頭微蹙地問。

何綾眨眨明亮的雙眼,“我們是死黨,有難自然同當,有福更要同享羅!”

馮清敏的雙眉攢得更緊,“我彷彿聞到一股陰謀的味道。”

“你有沒有搞錯?怎麼我聞到的是浪漫的味道?”瞧見遠處有兩人出現,何綾的雙頰泛著羞澀的紅暈,並向他們招手,“這邊!”

馮清敏轉頭一看,險些跳起來,“何綾,你──”

“不錯吧?我可是把好的讓給你喔!”她很夠朋友吧?她朝馮清敏使了個八婆的眼色,然後又喜孜孜的說:“當然,我的也不錯啦!”

馮清敏深吸一口氣,“你出賣我?”由於那兩名男子已經走近,她只好勉強按捺住脾氣。

“我今天如果不幫你,自顧自的談戀愛才叫做出賣你。”何綾站起身,嬌滴滴地對著男友說:“嗨!”

馮清敏冷眼看著何綾做作的神態,緩緩起身,不自覺的也面帶微笑地面對身前的兩名男子。

在她對上某道泛著揶揄的目光時,她才發覺自己也笑得很假。

唉!這就是年紀好死不死有一把,身邊卻沒有人可以嫁的女人的悲哀。

馮清敏刻意忽略了那個看起來有些自大,且讓她上回覺得丟臉丟到太平洋去的男子,轉而審視何綾的男友。他看起來白白淨淨的,有一副女圭女圭臉,不過,從他交往的朋友看來,他的腦筋和背景應該不像他外表一樣的單純。

“那我們先去逛老街了。”何續圈住男友手臂,臨走前還不忘叮嚀馮清敏,“你要可愛一點,別又嚇壞人家喔!”

原先,她還在想她倆怎麼不先去逛淡水老街,而是在喝露天咖啡?原來是何綾在設計她。

“坐。”男子擺手說道。

馮清敏留意到他的身高的確至少有一百八,當初吃飯的時候,她們便注意到他了,何綾還被他電了一下;誰想得到舞會時他會跑來坐在她的身邊,偷聽到她的一堆心事?

“謝謝。”馮清敏坐四位子上,客套地問:“要不要點杯飲料?”

“如果你確定不會在飲料送來前跟我說再見,我想我會很樂意點一杯咖啡。”

馮清敏表面上不動聲色,心裡卻已經把這名男子畫了一個大X。她只是因為與他還不熟而跟他客氣,他卻似乎因此而更囂張,她向來不欣賞不懂得收斂的男人。

“懊惱著被好朋友設計了?”男子猜到她心中所想,驕傲地冷哼一聲,“你也就算了,我像是會被設計的人嗎?”

什麼叫做“你也就算了”?聽得馮清敏更不舒服。沒錯,他的確不像是會被設計的人,反而比較像是會設計別人的人!

“這是我的名片。

馮清敏接過名片,知道他叫關亞桐,頭銜是某網絡生活家的負責人。

“關先生。”她禮貌性地稱呼對方,將名片平放在桌邊。

“叫我亞桐。”他笑著說,笑容裡有十分的狐狸味兒,“你呢?該怎麼稱呼你?”

“我是……”

不待馮清敏報出姓名,關亞桐便搶白道:“就暱稱你為我的悲哀小姐,怎麼樣?”

她立刻明白他是故意諷刺她,“我姓馮,馮清敏。”她立刻決定要讓他知道,她是有名有姓的。

“我知道,只是,我想你應該比較不喜歡我叫你掃興的小敏吧?”

真是話不投機半句多,馮清敏用手撐著下頷,望向他方,不想聽他的無聊言詞,但他字正腔圓的男中低音,卻偏偏一字不漏地飄進她的耳裡。

“你不搭理我,我會以為你對我有興趣喔!”他把她那晚的牢騷都背起來了。

“很可惜我不太吃得了苦,雖然我覺得你很不錯,我卻不敢打包票為了追上你,我會不顧一切。我給你的建議是,男人還是比較喜歡百依百順的女人,所以,偶爾拿喬可以,但前提是要懂得分寸。”

馮清敏裝作無動於衷,轉過頭看著旁邊的人,希望他因而覺得無趣而自動閉嘴。

他卻活像那天喝得微醺的她,話多得不得了,還故意湊近她的臉頰,在她耳畔說道:“你猜,我們隔壁的隔壁桌是什麼關係?今天晚上他們會上床嗎?”

馮清敏將身子往後仰,蹙眉瞪著他。

他拿出香菸,叼了一根在嘴上,“你現在心裡一定在想,這個人真是討人厭。”

她下意識地輕輕掩鼻,“我為什麼要討厭你?”

他點燃煙,將煙夾於兩指之間,吐出一圈煙霧,嘴角揚起一抹淡笑。

“表面上看起來,我們像是彼此的好朋友談戀愛的附屬品,事實上,我們才是主角。”

馮清敏也在笑,她才不要在氣勢上輸他。“這會不會是你的自我意識太強的關係,才會造成你的誤解?”

“我朋友接近你朋友是我拜託他的,這樣我們才有單獨相處的機會。不過,你朋友不是我朋友喜歡的型,我不知道他能撐多久?”

他們把何綾和她當成什麼了?馮清敏抓起包包,站起身。“可惜你也不是我喜歡的型,我想,我已經撐不下去了。”

他抓住她的手腕,“就是這樣才正合我意。”他抬頭看向她,“對方愈討厭我,我通常愈愛。”

“這顯然是一種病態,很可惜我不是醫生,幫不了你什麼忙。”她甩開他的手,“你沒點飲料是對的,再見。”

*****

近來,有人很努力地對馮清敏獻殷勤。

此刻,馮清敏因赴各部門收發重要公文而不在位置上,鄒懷彥才敢明目張膽地停留在她的辦公桌前,搜尋蛛絲馬跡。

垃圾筒裡有一束粉紅玫瑰,鄒懷彥拿起來仔細一瞧,他不禁搖搖頭,心討,真不愧是馮清敏,糟蹋了這麼漂亮的花,她一定一點也不覺得心疼。

低頭再望人垃圾筒內,如他所料,果然有一張卡片,他彎身拾起卡片,小心翼翼地看看門外後,毫不猶豫地打開卡片,想瞧瞧上面究竟寫了什麼?

他知道他現在的動作很小人,但他實在好奇得緊,所以顧不得那麼多了。

傍我的悲哀小姐:

你說,你沒有勇氣去愛;我想,遇到我,你必定能勇敢一點,和我一起去抓住點什麼、創造點什麼,不再悲哀。

目前還是被你很討厭的桐敬上

看來,這位桐先生曉得他所不知道的馮清敏的心事,在鄒懷彥的面前,馮清敏表現得一點也不像是沒有勇氣去愛,而是不屑去愛。

另外,卡片內容似乎是以刻意惹惱馮清敏的筆調寫成的,對方似乎也很喜歡看

她氣惱的模樣。

不過,從馮清敏處置花束及卡片的方法看來,這招數並未博得她的好感。

將卡片和花束放回原位,鄒懷彥並沒有立刻進辦公室,而是在馮清敏的辦公椅上坐下,東模西看著她桌上的筆記和文具。

抱著一疊公文夾回到座位前的馮清敏,看到的正是他拿著她的自動鉛筆,埋頭在她的便條紙上塗鴉。

將手上的公文夾全放在辦公桌上,她說:“我們有約好玩交換職位的遊戲嗎?”

鄒懷彥抬頭看了她一下,在紙上又加了幾畫後,慢條斯里地按了幾下自動鉛筆,將筆芯按出來又推進去。

馮清敏微側著頭,靜靜地看他到底想耍什麼把戲?

他將自動鉛筆輕輕往桌上一放,“我為了想念你而心煩得無法做事,你倒是一點感覺都沒有。”

馮清敏纖長的手指在公文夾上彈了彈,“等你因為偷懶而積了一大堆事情要我處理,我就會很有感覺了。”

正當她要趕鄒懷彥離幵她的座位,而鄒懷彥也笑著想說些什麼時,桌上的電話突然響起。

鄒懷彥的動作比馮情敏快了一步,搶先接聽,隨後,他的眉毛扭了一下,將話筒遞給馮清敏,“找你的。”

馮清敏接過話筒,“喂!我是馮清敏,請問您是……”

話筒另一頭傳來的聲音令她一愣,而鄒懷彥好奇的目光及巴不得湊上來偷聽的表情,讓她倏地轉過身,捂著話筒,聲音壓得極低。

“你怎麼知道我公司的電話?算了!你以後別再打來,他是我的上司……你別再送……我並不討厭你,只是對你沒有感覺。”

言談之中,她明顯的在壓抑著怒氣,電話那頭的關亞桐卻依舊懶懶的,自負地說:“目前還是被你很討厭,有朝一日會不會被你很愛,那就不得而知了。”

“隨便你!我還有很多工作,不能跟你多聊了,再見!”她在掛掉電話的同時,嘴邊還不經意的逸出一句,“氣死人了!”

“居然有人比我還能惹你生氣?我吃醋了。”

馮清敏轉過頭,差點親到鄒懷彥挺直的鼻尖。

他整個人橫過桌面,剛剛耳朵都快貼上她的臉頰,可惜仍沒能聽到什麼重要訊息。

他往後縮,挺直上半身,“不要用那種像是在說‘你怎麼還在’的眼神,輕蔑地看著我好嗎?我只是關心你,怕你被人給騙了。”

馮清敏深呼吸一口氣,要自己別在意,只是,她不懂這些男人到底是怎麼了?明明沒有那個心,卻偏偏愛以一些矯飾的言詞、無聊的動作來擾亂人心。

電話再次響起,這回兩人對看了數秒,才由馮清敏接聽。

來電者是何綾,馮清敏當下便明白,擅自告訴關亞桐她上班地點和電話的人是誰了。

“你竟然還敢問我怎麼樣?你呀!避好你自己的事,別雞婆。”瞄了鄒懷彥一眼,她才更小聲地說話,“什麼?你連我的生日都告訴他了?你實在是……你……”

聽出情況不對,何綾草草的說了一聲再聯絡便斷線了。

望著發出嘟嘟聲的話筒,馮清敏不知道她還能說些什麼。恐怕這陣子她得小心行事了,因為,似乎每個人都在跟她作對。

“你最近還真受歡迎。”鄒懷彥又賴在她的位子上,一邊舒服地左搖右晃,一邊調侃她。

“我哪裡比得過你?”馮清敏繞過桌面,拉幵抽屜,“你瞧!這厚厚的一本是什麼?人家談戀愛的次數是用手指頭算的,而總經理大人的可是得用計算機才有辦法統計。”

鄒懷彥順手翻閱著那本花名錄,裡頭記載的許多尤物,他都已經不復記憶了。

“如果你能默記這一整本資料就更好了。”

“你也會覺得不好意思?”

鄒懷彥合上筆記本,放回抽屜。“我只是想,如果有個頭腦那麼棒的秘書該有多好。”

“我才不會上當。現在一筆一筆的記下來,等你死後要出書嗎?”

“嗯!不錯的提議,不過,為什麼要等到我死?那萬民搶購的盛況我自己不就看不到了?”她要玩、他就陪她玩。

馮清敏睨著他,“誰教這一切得等到你死後才能作總決算呢?”

鄒懷彥站起身,替她拿掉她臉頰上的一根眼睫毛。

“誰教這世上的女人都是如此的可愛呢?”他的視線從她的紅唇瞟回她慧黠的瞳眸,問道;“難道風流不行嗎?”

“行!”馮清敏推開他,要他別再霸著她的位子。“只希望你別鬧出不可收拾的風流帳,更別染上不可告人的風流病!”

“有什麼好怕的?我有你啊!”他又伸出手想挑起她的下頷,卻遭她快速地揮開,他不以為忤地微微一笑,“對了!我還沒跟你道歉。”

“為什麼?”

“上回你的脾氣有那麼一點點大,而我非但沒有體諒你,還小氣巴拉地和你計較。”

馮清敏拍拍座墊,曲膝坐下,“算了!我哪能和那些細聲細氣地在你耳邊嚼舌根的美女們相比,你沒叫我滾,我就該謝天謝地了。”

鄒懷彥單手放在褲袋裡,身子靠著桌緣,視線低垂地望著她。

“我計較你接聽電話的態度不夠禮貌,不是因為有人嚼舌根,而是居然連公司董事都直接跟我反應,你不適合擔任秘書一職。後來我才知道,有個叫莉娜還是莉莎的,口口聲聲說只愛我一個,結果竟然也是那位董事的情……呃!女朋友之一,一切全是她從中作埂。”他覺得自己欠她一個解釋。

馮清敏哈了一聲,“居然有人比你技高一籌。”

“能讓她看不順眼的你豈不是更厲害?”他神色一正,“我一時糊塗,誤會你了,我很抱歉。”

馮清敏避開他太過溫柔的目光,“何必跟我解釋那麼多?”她不過是個微不足道的小秘書。

“別人我無所謂,因為是你,我不能不解釋。”他站直身子,“當然,應該還有更實際表達歉意的方法,我想再緩個幾天,屆時,我會連同生日禮物一起送給你。”

“免了,我怕我承受不起。”

反正禮物都還沒準備好,在這時候與她推辭無用,鄒懷彥轉向辦公室,走了兩步又回過頭。

“還有一件事我一直想問。”他這回的笑容有一絲淘氣的意味在,“那就是你的婚事籌備得怎麼樣了?”

又來了,他還玩不夠嗎?

“多謝你的關心,目前正進行得如火如荼中。”

“我知道,就差個新郎吧?找到了就要拴緊,記得要用十層的大鎖,免得對方跑掉了。”

“放心好了,我一結婚,會馬上辭掉工作。因為,我無法想象當我已經是五十歲的歐巴桑時,還在幫你處理婚外情事件。”

“是嗎?”他推開辦公室的門,“到時候我若想化險為夷,恐怕還是得麻煩你運用你靈活的手腕幫我喔!”

馮清敏已經懶得再與他耍嘴皮子了,她坐正身子,準備處理公事,但桌上的一張塗鴉卻分散了她的心神。

那是剛剛鄒懷彥隨手亂畫的,上頭畫了一個有點可笑的小男孩,看來鄒懷彥的畫功大概仍停留在幼兒園的程度。

從男孩嘴邊牽出一條線,台詞是──

就算你永遠都不想當我的情人,請你一輩子都做我最知心的秘書。

真是俗氣,馮清敏皺了皺鼻頭,“誰和你知心啊?”

但就在那一瞬間,她露出如少女般純真的笑容。

*****

馮清敏推開玻璃門進入餐廳,很快地就發現坐在靠窗角落笑著和她揮手的馮妍柔。

“生日快樂!”馮妍柔開心地祝福馮清敏,然後可愛地晃晃兩手,“對不起,我現在兩手空空的。”

馮清敏有些不好意思地搖頭,“有你的祝福就夠了,不用送我任何東西。”她習慣施多於受。

“不行!拆禮物是很幸福的一件事,和談戀愛幾乎同等幸福,所以,你應該很期待收到禮物才對。”

可是,並非期待便能得到啊!而這一點也的確和戀愛一樣,也許因為她的態度太過消極,生日才會由一對戀人來為她慶賀。

“他什麼時候來?”馮情敏笑問。

馮妍柔的雙唇俏皮地嘟了一下,“他有點事,晚一點才會到,不如我們先點東西來吃吧?”

“好呀!”

馮清敏沒有馬上翻閱菜單,自皮包中拿出行動電話,開機後先查詢有無留言,表情並沒有太大的變化。

但馮妍柔看出了她眼底的一抹失望。“你在等誰的電話?”

馮清敏搖搖頭,手中的行動電話響起,略微黯然的雙瞳立刻又有了生氣,她有點不好意思地向馮妍柔說:“好巧。”之後,她原先那種彷彿戀愛中女人的表情立刻垮了下來,

“是你──我說過我今天沒空。”

她緊繃的神情維持了三秒鐘,突然驚慌地望向窗外,“你跟蹤我?”

必亞桐正不知在外頭的哪一處看著她,他邊誇獎她對面的馮妍柔長得十分美麗迷人,但他也不忘誇讚她,他認為馮清敏比較有特殊的氣質和味道。

“多謝你的讚美,再見。”馮清敏沒聽他把話說完,便按下中斷通話鍵,將電話擱在餐桌上。

“誰呀?”馮妍柔問。

馮清敏的行動電話又響了起來,她不耐地按下OK鍵,電話湊近耳朵,馬上說道:“關先生,我想,你應該不是一個自討沒趣的人。”

對方沉默了兩秒,以低低的嗓音說道:“也許很不幸的我就是呢?你最好別再掛我電話,否則我……”

馮清敏卻毫不考慮地直接關機掛斷,再次將電話放回桌上。

“誰呀?惹得你氣成這樣?”馮妍柔十分好奇地等待她的回答。

“一個超級無聊的人。”馮清敏不想多談,徑自翻開棄單,“你想點什麼?”

馮妍柔邊翻著菜單,邊按捺不住心中的疑問問道:“那個人到底是誰?長得怎麼樣?在做什麼的?”

“今天主要要看的是你的男朋友,不是我的。”

“不對!今天主要是慶祝你的生日。先跟你透露一點點,你最好做點心理準備,以免等一下嚇壞了。”見馮清敏的表情變得狐疑,馮妍柔趕緊換成幵玩笑的口吻,“因為他可能會心血來潮的沒穿衣服來,嘻嘻!”

馮清敏考慮了一下,才不安的問道:“你們……還好吧?

“很好啊!不過,他每天工作都很忙,很難抽出時間陪我。”

馮妍柔帶笑的容顏中找不到任何破綻。

然後,行動電話又幵始作響。

馮清敏一反常態地有些著急地拿起自己的電話,在確定不是她的手機響後,她才關了機。

響的是馮妍柔的電話,馮清敏不禁有些懊惱自己的神經質。她何必期待他的來電?只因為他說過要送她生日禮物?下午他因公外出後,便沒有再回公司反正也沒有什麼要事需通知他,她又何必在意他又溜去哪裡放鬆心情、記不記得今天是什麼日子!

講著電話的馮妍柔的視線定在馮清敏身上。

“找你的。”她將手中的行動電遞給馮清敏。

“我?”馮清敏不明所以地接過電話,遲疑地對著話筒應之聲,“喂?”

突地,她清澈的眼眸微眯成一道美麗的弧度,“總經理大人,你還記得我的存……等等,”她一怔,望向馮妍柔,“你怎麼會打妍柔的電……”

馮妍柔朝門的方向招招手,馮清敏緩緩的轉過身,心臟也在那一瞬間停止跳動,腦海閃過一片空白。

鄒懷彥瀟灑地以拿著行動電話的手朝她揮了揮,大步來到她們的桌邊。

“我知性、優雅、體貼、善良、美麗、伶牙俐齒、小氣、孤僻、難以親近的秘書小姐,HappyBirthday!”他手上的行動電話依然附在耳邊,用不怕死的口氣祝她生日快樂。

然後,他在馮妍柔的身旁坐下,打開設計精美的紙袋,“小小禮物,不成敬意。”

馮清敏沒有回話,也沒有接過禮物,只是嘴邊掛著淡笑,望著面前的兩人。

“哇!我也有!”馮妍柔幵心地打幵鄒懷彥給她的禮物,是一隻水晶鑽飾,她俏皮地睨著鄒懷彥,“跟我道歉的?”

鄒懷彥的雙眼透露出疑問,似乎不認為自己做錯過什麼需要送禮表示歉意。

馮妍柔聳聳肩,“算了算了。”既然他什麼都不曉得,她就別小心眼地計較了。

鄒懷彥的目光轉向馮清敏,發覺她臉上的笑容有點僵,不過,至少她還是笑著的,這應該意味她沒有生氣吧?

“不會吧,你早猜出是我?我以為我瞞得很好。”他以說笑的語氣試著想讓氣氛熱絡一些。

馮清敏的背脊僵直,終於再也笑不出來,臉色也有些微的發白。但她仍僵硬的對著鄒懷彥,用既驕傲又諷刺地口氣說:“我哪會那麼聰明呢?真是嚇壞我了。”她尖酸的口吻令她面前的兩人一怔,有些不知如何是好地對看了下。

馮妍柔趕緊解釋道:“我們不是故意騙你的,我們也是在比較熟了之後,才發現我們都認識你,而且,你對我們兩人而言都很重要,我們才會想給你一個驚喜……”

馮清敏不以為然地轉眼望向窗外。

“你生氣了?”鄒懷彥小心翼翼地問。

“豈敢。”感覺有人靠近,她回過頭一看,是服務生。

“請問可以點餐了嗎?”服務生問道。

馮清敏冷眼看著鄒懷彥,頷了頷首,“麻煩給這位先生一份店裡最貴的特餐,因為,他喜歡用鈔票來彰顯他的尊貴。”她站起身,“妍柔,我們回去。”

馮妍柔偎向鄒懷彥,不解的問:“為什麼?”

“因為我沒有資格限我們至高無上的總經理大人面對面吃飯,我們走。”

“我不要。”馮妍柔留住鄒懷彥手臂,倚著他。

鄒懷彥示意有些尷尬的服務員退下,他看著馮清敏,“沒有必要把場面弄得這麼僵吧?我就這麼惹你討厭嗎?”

馮清敏淡笑了一下,眉頭微皺。“我連跟你吃飯的資格都沒有了,哪還有膽子討厭你?妍柔,你不走?”

馮妍柔用力的搖了好幾下頭。

“你確定?”馮清敏又問。

馮妍柔抬眼看她,眼神已不若以往的清純無邪,反而透露著一絲淡淡的敵意。“我不明白你在想什麼。”

馮清敏緊繃的神色略微軟化,但她仍以堅硬的口氣說:“你的確不需要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