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溫柔眸光

溫柔如海,

多情似雲,

在茫茫的人世中,

只為尋找那唯一的流光,

守候住,

此生的真情至愛……

突然,響起敲門聲,坐在書桌前的秦樂凡回過頭,喚了來者一聲,“大姊。”

“出來吃點水果,休息一下吧!”秦樂水站在房門前微笑地說。

“謝謝大姊。”

合上課本,秦樂凡跟在秦樂水後頭來到客廳。

“二姊呢?”

“在睡覺,她的作息時間還是一團亂。”秦樂水搖搖頭,拿起盤中的一片西瓜咬著。

秦樂凡坐在秦樂水的身旁,拿起一片西瓜,說:“她自由慣了。”

“像個永遠長不大的小孩。”秦樂水不以為然的說。

累了就睡、餓了就吃、不高興就不上工,她若是秦樂心的老闆,早就受不了她了。秦樂水無奈的搖搖頭。

“你呢?又要打工,又要留意課業,會不會太累了?我看,以後家事就由我來做,你別多分心了。”秦樂水關心地問。

這怎麼可以?奏樂凡猛搖頭,“你已經很辛苦了,大姊。”

秦樂水注意到“某人”的房門有動靜,故意加大音量說:“是我們家有個人太安逸了。”

真的,從沒見過秦樂心動手整理房間,睡眠時間還經常超過十個小時,仔細想想,肯定是因為家裡出了這種千金小姐,她才會又多苦了兩年。秦樂水在心裡嘀咕著。

“幹什麼?難得一家團圓,就想批鬥我啊?”

秦樂心撥接頭髮,很不淑女的打著大呵欠;走到茶几前,隨手將沙發上的抱枕掃到地上,盤腿坐在沙發上嗑西瓜。

“如果你行得直坐得正,還怕人說?”秦樂水反問。

“我是不怕人說,也懶得理會。”語畢,便“呸!”地一聲將西瓜籽吐入秦樂凡摺好的紙盒裡。

她這個大姊只小長她兩歲,長得清清秀秀,跟大部分人講話向來都客客氣氣的,還會讓人以為她是個溫婉、好欺負的小女人,其實,她固執起來,則拗得沒人講得過她,口才也好得讓人扼腕。

秦樂心是打心底佩服她這個大姊的,若沒有她,她們不會有現在這樣平順安定的生活。

秦樂水是個都會型的女子,精明、幹練、冷漠,對事挑剔得近乎苛刻,只是,有時候秦樂心真的很懷疑,秦樂水究竟知不知道這世界有男人的存在?

快速地解決完一片西瓜,秦樂心立刻又取了一片,正想要試探一下大姊現在感情世界的虛實時,竟聽見一聲重重的嘆息聲從秦樂凡口中逸出。

秦樂心和秦樂水同時停下吃水果的動作,看向秦樂凡。

秦樂凡被看得有些莫名其妙,問道:“怎麼了?”

“你剛剛在嘆氣。”秦樂水說。

秦樂心也附和的點點頭,“你才十八歲耶!竟然會發出那種心酸得無可救藥的嘆息聲?由此可以斷定,你不只病重,還病入膏肓,沒救了!”

秦樂水瞟了一眼秦樂心,“原來有人早就知情,卻不往上呈報。”

秦樂心聳聳肩,並不作聲。

“其實,我很早就想把所有的事告訴大姊,只是不知該怎麼說……”秦樂凡搶道,卻因龑上心頭的酸苦而猛地住了口。

秦樂心睨了秦樂凡一眼。就是有這種死腦筋的人,談戀愛才會談得死去活來,搞得自己難受得要死,若是她,絕對不會陷入這種困境!

“到底怎麼回事?”秦樂水問。

“我只是覺得,大姊和二姊都沒變……”秦樂凡吞吞吐吐地說。

“說得好像只有你變得不像從前了。”秦樂心沒什麼耐心地接口。

秦樂心拍拍有些發脹的肚子,又拿了一片西瓜,然後像突然想到什麼似的,直接以拿著西瓜的手指著秦樂凡。

“嘿!你你你……該不會是……已經……”

這種時候,秦樂水可沒心情陪秦樂心抬槓,她直接問重點,“對方是誰?”

“我每個星期四負責打掃的屋子主人……”秦樂凡老實的回答。

秦樂心點點頭,忽然了悟地說:“所以,你之前才會哭喪著臉想請假。”

對象不是學校裡的男孩子,而是擁有房子,且有能力聘僱專人打掃房子的社會人士,難怪對情事仍生澀迷惘的小妹會難以負荷。不過,現在追問她為何戀慕上對方已於事無補,只能幫小妹想個最好的解決辦法。秦樂水沉思著。

秦樂心看秦樂水沉默的模樣,就知道她肯定在盤算著什麼。假設有人向老姊表白,她說不定還會做出個統計表分析該不該接受,總而言之,她總覺得這個老姊真是理智得有些過分。

“我……在他的房子裡,總會控制不住自己……”

秦樂凡的話令秦樂心忍不住起了雞皮疙瘩。

“不會吧?”像她,喜歡過幾百個人了,也沒有那種控制不住自己的感覺呀!太誇張了吧!

“對方知道你的存在嗎?”秦樂水依舊冷靜的詢問。

秦樂凡輕輕地點了一下頭。

“知道你喜歡他?”秦樂水再問。

奏樂凡沒有搖頭,想來是知道了。

“他有沒有什麼特別的反應?”秦樂水又問。

“他……吻了我……”秦樂凡囁嚅地回答。

這也是她最想不透的一點,他為什麼……為什麼……

“那你還有什麼好煩的?”秦樂心忍不住插嘴問。

“他要結婚了”──秦樂凡黯然地說。

時間彷彿停頓了兩秒,秦樂水和秦樂心同時開口──

“把工作辭了。”

“把他搶過來!”

秦樂凡不解地看著兩人,隨即想到,大姊和二姊的個性和處事態度本來就截然不同,自然會有完全不一樣的看法。

“他已經有了婚約,還吻你,想必他是個輕浮之人。你最好把工作辭了,或許剛開始會因為再也沒辦法接近他而感到難過,但時間一久,自然會好的。”秦樂水強硬地說。

可是,季霈少一點也不像是個輕浮之人啊!秦樂凡充滿期待的看向秦樂心。

“不要看我,你跟老大比較像,就聽老大的吧!”秦樂心挑挑眉說。

雖然她一點也不贊成這種逃避的作法,但小妹根本做不來奪人所愛這種事,所以,她只好贊成小妹採取無聲消失法。

秦樂水的唇角勾起一抹調侃的淺笑,“順道學學老二那煩惱不過隔日的樂天態度吧!”

哇!她被誇獎了耶!秦樂心興奮的瞠大眼。

“對啊!對啊!”秦樂心快樂地連聲附和。

☆☆☆

秦樂凡聽從大姊的建議,辭去清潔公司的工作,但一想到以後又要完全依賴大姊的照顧,心中便覺得十分過意不去。

今天期中考剛結束,大多數的同學皆歡天喜地的結伴出遊,她則到書局找插班大學的參考書。

可怎麼也想不到,她竟會在書局裡遇見季霈少!

當他主動過來和她打招呼時,她卻因為毫無心理準備而呆愣了許久。

“我問過清潔公司,聽說你把工作辭掉了。”季霈少爽朗地說。

秦樂凡很努力地剋制加速的心跳,並回過神說:“我要專心念書。”

秦樂凡低著頭不敢看他,而眼前參考書上的文字,恍如配合她心跳節奏似的,亂七八糟地跳動了起來,讓她看不清。

“那很好啊!只是我的房子可能會變得又髒又亂吧!”季霈少仍是一派輕鬆地說。

他的意思是,不再委託清潔公司派員打掃他的房子了嗎?秦樂心在心裡猜想著。

季霈少注意到她額側正不斷冒汗,為了減輕她的緊張,便轉移話題。

“找插大的用書?不嫌太早了嗎?”

“很多同學打算今年暑假就到補習班去補習,他們認為,同樣的課程聽兩次自然而然就會記起來。”

但她聽說補習費很貴,所以,她想以自修的方式準備插大考試,可是她剛才翻了許多考試用書,發覺既不便宜,又難以選擇,所以,當他這麼閒時,她也就忘了緊張,還算流暢地回了話。

季霈少很高興自己選對了話題。

“我認為,那樣做反而容易造成彈性疲乏。其實,在專業課程方面,只要將學校老師教授的內容充分吸收便已足夠,另外必須加強的是語文方面,基本的英文能力一定要提升,若有餘力能再學第二外國語,比如日文或法文的基本會話,就更好了。”他給予相當客觀、實際的建議。

“真的嗎?”學校老師似乎也說過類似的話,但季霈少的論點更具說服力。

“有時間的話,得多翻閱一些雜誌。流行雜誌當然可以閱讀,但最好還要定時接觸時事新聞及商業類的刊物。剛開始一定會覺得內容艱澀無趣,但慢慢地就會曉得在這個專業圈子裡,大家關注的是什麼,有哪些特定名詞,如此一來,自然就贏人家許多了。”

“可是做起來,好像很不簡單。”秦樂凡仔細的消化他的建議。

他微微一笑,拿出一張名片,在名片背後又如了兩筆私人的聯絡方式。

“有任何問題,你都可以打來找我,只要你每個電話都試,我鐵定躲不掉。”

她接下名片,上頭燙金邊的楷體字似乎也燙熱了她的心。

“還是覺得不知從何充實自己嗎?”他很自然的牽起她的手,走向擺置大專用書的角落,“告訴我學校用的是哪一本書,我幫你找補充教材。”

他親密的舉動讓她的心跳又加快起來,臉上也泛起誘人的紅暈,她直覺自己該抽回手,但卻又貪戀他大掌的溫暖,而遲遲未有行動。

最後,季霈少幫她找了兩本值得購買的專業書籍,又帶她到雜誌處為她講解時下眾多商業雜誌的特色及閱讀方法,並買下幾本讓她帶回家翻閱。

待她對於專業方面有了如何自我進修的概念後,他又帶她到語文專櫃,一邊與她分享學習外國語文的經驗,一邊讓她自己依能力選擇適合的教材。

當兩人走出書局時,手上都抱著一袋書。

“書錢……”這錢多得她都心算不出來了,選好書的時候,她又覺得不立刻買下來不行,早知道她就該多領一些錢帶在身上。

“我先墊著,你若覺得有效果,再慢慢還我。”他知道唯有這樣說,她才會接受那些書。

“謝謝你。”秦樂凡恭敬地鞠了躬。

“先別說我,誰知道我對你這麼好,是不是居心不良呢?”看到秦樂凡驚訝的睜大了眼,呆愣地站在原地,季霈少忍不住大笑起來,“別緊張,我只是想請你陪我吃點東西。”

“我……我請你……”秦樂凡沒有多想的便衝口而出,她總覺得應該要回報他一點什麼。

“好,就由你請。”

等季霈少乾脆的答應後,秦樂凡才突然想起自己帶的錢並不多。

“我……身上只有四百塊錢,不知道夠不夠……”

他笑著揉亂她的發,“有這份心意就夠了。”

季霈少帶她來到書局附近的一家義式餐廳,從外表看起來沒什麼特別,但進去之後,一看到精緻的裝潢和在場客人的穿著打扮,秦樂凡便曉得這肯定是一家口味道地且價格不菲的餐廳。

接下來看到菜單,秦樂凡嚇得只想逃跑,心想這一餐飯吃下來,恐怕得花掉她一個月的便當錢了。

秦樂凡合上菜單,轉頭看著季霈少點餐。他講明主菜之後,停了一下讓侍者記下,然後撥了一下細銀框眼鏡,不疾不緩地附註料理的細節及上菜順序。

侍者退下後,他轉過來迎視著她;秦樂凡沒有馬上調開視線,直到被他看得兩頰發熱,她才不好意思的低下頭。

盡避如此,她依然可以感受到自他眼中所散發出來的灼熱光芒。

直到緊張的手心冒汗,她才終於囁嚅地開口。“別……那樣看我……”

季霈少這才略微收斂視線的溫度,輕笑說:“你終於能稍稍瞭解我的感覺了。”

秦樂凡面露疑惑的看著他。

“我是以你看我的視線在看你。”季霈少解釋道。

“你胡說,我才沒用那種赤果果的……”秦樂凡心慌意亂地反駁。

“對,就是赤果果得令人招架不住……啊!抱歉。”他突然打住欲出口的話。

“為什麼不說了?”

“我想,那樣的言詞並不妥當。”季霈少搔頭,掩飾尷尬。

他的斯文有禮並不是偽裝,而且還把她視為一個極端清純的小女生。

秦樂凡喝了口冰水,潤了潤乾澀的喉頭,鼓起勇氣問:“為什麼吻我?”

望著她,他的眼底又燃起熾熱的情意。

“和你為什麼取我照片的理由一樣。”他溫柔的回答。

因為這句話,也因為他溫柔的眸光,秦樂凡迷惑了,心裡竄升起一股淡淡的、暖暖的欣喜感受。

☆☆☆

時序進入梅雨季節,多日來,綿綿細雨未曾停歇過。

秦樂凡撐著傘低頭穿過中庭,偶然間抬頭,卻見季霈少也拿著傘站在校門口。今日的他穿著淡棕色短袖針織衫及黑色休閒長褲,頎長的身段及成熟的氣質讓他整個人顯得相當耀眼。

他也發現了她,對她微微一笑。秦樂凡頑皮地眨眨眼,看看左右,手指反指著自己,用眼神發出疑問──你等的是我嗎?

他的笑容擴大,臉上充滿真誠的喜悅。

她走向他,進入他的傘內,將自己的傘收起,一切動作似乎都再自然不過。

“今天下午不用上班?”秦樂凡笑著問。

“突然想見你,所以就偷了個閒。”季霈少深情的回答。

任由他牽著她走向停車的地方,原本她並未和他走得太靠近,直到她抬頭看見傘全傾向自己這方,而他的肩頭已被雨水打溼,她才偎近他,而這一幕已被許多人看在眼裡。

季霈少開車載她上山賞花,這時的深山裡沒有擁擠的人潮,只有一種舒服的微涼和一股靜謐的氣氛,兩人淡淡地聊著生活瑣事。

“跟我在一起只能談這些小孩子的話題,你不會覺得無聊嗎?”和他聊過學校上課的情形後,秦樂凡突然問。

細雨繼績點點落在車窗上。

他轉過頭,看著她,“我關心的是你。”

“你該關心的人,好像不應該是我。”秦樂凡有些酸酸地說。

“若不是你,我想不出應該是誰。”

秦樂凡看著他,搖了搖頭,“你不像會玩弄感情的壞男人。”

他反手輕觸她的臉龐,滑女敕的觸感令他捨不得移開手。

“不是不像,我根本就不是。”他真誠的說。

她握住他撫著她臉頰的手,擱回方向盤上,“那你和徐老師呢?”

他不自主地又想撫模她細緻的臉頰,同猶豫了一下後,只是伸手撥撥她的發。

“我不知道你聽到了些什麼,但結婚的事純粹是謠言。”他認真的回答。

“可是,我明明就……”

“我和徐箏從學生時代便認識,一直以來都是很單純的朋友,如果你覺得有必要,我會請她向你解釋。”

“不……不需要……”秦樂凡急忙搖頭。

“至於你在相片裡看到的那名女子,的確是我曾用情至深的女友。不過早在多年前,我們便分手了,說起來,是我被她甩掉的。”他苦笑了一下。

“怎麼會……”

素樂凡不敢相信竟會有人甩了季霈少,他是這麼這麼的完美呀!

季霈少看著窗外,回憶往事,以致錯過了秦樂凡眼底湧現的情意。

“大學畢業後,兩人見面的時間驟減,希望能永遠相守的感覺也就淡了,於是,當她提出分手的要求時,我並沒有多作挽留。”

秦樂凡不懂。“你對她不是用情至深嗎?為什麼不留她?”

“當時,她也哭著這麼問我。”季霈少淡淡地說。

“她要求分手,或許只是想試探你還愛不愛她?”

“也許吧!”季霈少聳肩笑道。

季霈少說得太冷淡,讓秦樂凡蹙緊了柳眉。

“那個時候,你已經不愛她了嗎?”秦樂凡又問。

“不是不愛,而是不懂,本來善解人意的她,為什麼會變得那麼無理取鬧?”

“你為什麼不多包容她一些呢?”秦樂凡不解的問。

他輕撫她糾結的眉頭,“那已經是很久以前的事了,你又何必在意?”

“和她分手後,你有沒有後悔過?”秦樂凡握住他的手問。

“說沒有,你會不會氣我太寡情?”季霈少反握住她的手,輕輕地吻了一下。

秦樂凡側頭回答:“我不懂。”

“可能是當時我太年輕,不懂得珍惜吧!”他有些感嘆的說。

“我還是不懂。”秦樂凡不斷的搖頭。

他以兩手捧起她的臉蛋,“你只要明白,即使你不出現,我也不會想和徐箏湊成一對。只除了有一回,我誤以為自己在病中對徐箏胡來,曾在心中盤算要對她負起責任,還好,那隻不過是一場夢。”他向她坦承一切。

“只是一場夢……”她卻不知該如何向他說明那不是夢……

“幸好,現在和你的一切,都不是在作夢。”他深情地凝望著她,“如果你不嫌棄我,可以和我交往嗎?”

聽到這樣的話她原該欣喜若狂的,但她卻低頭不語。

“你不喜歡我了?”季霈少心急的問。

秦樂凡搖搖頭,幽幽的說:“那是不可能的。”

“那還有什麼問題呢?”他的眼中閃過一絲慌張,怕她會說出拒絕的話。

“我覺得,我們沒有辦法永遠在一起。”聽了他以前的情事,她不由得懷疑起兩人的未來。

“若真的分手,那肯定是因為你想甩掉無趣的我。”他傾身靠近她,想了一下說:“這樣好了,我保證,以後就算你想甩掉我,我也要繼續厚著臉皮地死纏著你,好不好?樂凡。”

他溫柔的眼神、溫柔的口吻,在在令她心動。

“如果我在這個時候哭,會不會很殺風景?”秦樂凡的眼眶裡漾滿水霧。

“會,所以得等我吻完,你才可以哭。”說著,季霈少就俯下頭,貼上她柔軟的唇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