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踏上國土,蕭曉乃有些疲累,但她沒有立刻回到住處歇息,而是前往市郊一棟豪華洋宅。

蕭曉乃在該豪宅內來去自如,僕傭們見到她時總是非常禮貌地打招呼。她直接上二樓找她要見的人。

偌大的起居室,有多國書籍、先進的電腦設備、各式球具及各類技擊用品,豪宅的年輕女主人趴在躺椅上翻閱休閒雜誌,椅腳旁無聊地啃著書玩的聖伯納犬聽聞腳步聲,抬起頭,倏地跳起,尾巴猛甩圈圈奔向進門的蕭曉乃,熱情地舌忝得她一臉溼。

蕭曉乃拿出事先準備好的白骨頭塞進狗嘴裡,狗狗這才放過她,回到自己的位置精神奕奕地消食那根肉骨頭。

“還順利嗎?”豪宅的女主人——朱顏——一仰身,麥色的修長雙腿挪出躺椅,赤腳踏上米白色毯,塗有寶藍色指甲油的腳趾甲像寶石一樣,在毛毯中閃閃發亮。

蕭曉乃放下行李,“有點曲折。”每當回想起這趟旅程的情景,她便急忙甩頭,用力將章煌無賴的嘴臉甩出腦海。她拿出好不容易得手的魔鏡。

朱顏接過那面古銅鏡,仔細端詳後,嘴角浮現淺笑,“謎底總算要揭曉了。”她將躺椅旁的檜木六角桌拉近牆,古銅鏡放在桌上,架正。

朱顏的年紀和蕭曉乃相當,從外表裝扮來看便知兩人完全不同典型。朱顏今天身穿無袖藍底黃花的短洋裝,探露出的長手長腳是均勾的小麥色,頭髮剪得極短,她聲稱那是黑社會大哥頭,海藍的眼底抹上淡淡的銀粉,將大大的鳳眼勾勒得極為顯明耀人,前衛的彩妝和她獨斷獨裁的個性很相符。相反的,一路走來的盡是不堪回首往事的蕭曉乃,渴求的是一種平凡,她儘可能以素雅妝點自己,最好是一走在街頭便迅速淹沒在人群中,毫不顯眼。

若要追求朱顏,心臟負荷必須比平常人強,若想要得蕭曉乃青睞,必須比其他的人多費一點心去了解她剛強固執的另一面。

蕭曉乃調整檯燈亮度,“恐怕沒那麼簡單。”她不似朱顏那麼樂觀。

“至少我們比誰都早拼出地圖。”朱顏自信滿滿地說道:“以我的資源,要解讀絕不是問題。”

銅鏡受到強光照射,將亮影反映在牆上,亮影之中,浮現地形團。

朱顏走到書櫃前,抽出一本古書,“所謂魔鏡,只是一種統稱,並非這鏡子真的具有什麼不可思議的力量。圖樣在製造初始便刻上,表面上看起來和一般鏡子一樣,接收光再反射出來的影子卻會浮現圖案。”朱顏將古書交給蕭曉乃,證明她曾用過。“大部分的魔鏡屬於宗教用途。”浮現的多是佛像,唯獨這一面——”

認識朱顏,是在蕭曉乃十三歲,第一次出任務時她險些失手,不知是有意或無意,朱顏製造的混亂使她順利月兌逃。那是在英國某盛大珠寶展上,混入會場的朱顏意欲行刺主辦人而遭逮捕。事後主辦人發現朱顏是他的私生女,以激烈的手段抗議他將她們姐弟棄於台灣不顧。此後該人承認兩姐弟的身分,並賦予朱顏極大的財富及權力。朱顏可以任意使用該人在亞洲的所有資源。

之後朱顏透過各種管道想進一步與蕭曉乃接觸,蕭曉乃皆不予理會。而後幾次因緣恰巧受到朱顏和她的孿生弟弟朱睿的幫助,蕭曉乃才揹著組織與這對姐弟開始往來,發展出堅固的友情。

兩年前,蕭曉乃擅自退出組織,組織裡多人直言將在短期內讓她死無全屍,仰賴朱顏提供的庇護,她才逃過多次災難。

朱顏向來不願聽她稱謝,倒是扶養她長大的董爺提醒她別忘了報恩。董爺要她月兌離組織後,繼續幫他竊取寶物。奇怪的是,董爺要的不再是世界聞名、價值不非的寶物,而是老舊的中國古劍、古畫、古簪……等等不起眼的東西。

經過調查,三人得知這些古物暗藏某項秘密——數千年前,多位神人共聚一堂,一起預言數千年後,世界將因眾多野心者釀成的爭端一團混亂。其中,率先佔領某處聖地的野心者,將達成一統世界、稱霸宇宙的宏願。他們為了證明自己所言不虛,繪下該處聖地的地圖,分成四份,以詭異的方式流傳下來,有緣者才能夠得到完整的地圖。

目前知道這地圖的人不多,但人的嘴巴守不住任何秘密,可以想見不久後這地圖將會引起無數紛爭。

蕭曉乃拼出完整的地圖,為的是危急的時候能反將董爺一軍,朱家姐弟則只是湊熱鬧,抱持玩遊戲的心態。三人都不想得到那塊所謂能一統世界的聖地。

蕭曉乃取出行動電腦,朱顏阻止她,“這種小事不用我們動手。”她走向門口。

“睿回來了?”蕭曉乃當下明白她要使喚誰來幫她們做這種小事,但朱睿現在應該在美國修習碩士學位呀。“這個時候他怎麼可能沒課?”

“誰知道?”朱顏聳聳肩,“我不過告訴他,我桌上積了半公尺高的文件讓我心情很不爽快,誰想到隔天他就出現在我面前了,算他懂事,沒枉費我這個姐姐辛辛苦苦地拉拔他長大。”她拉開門,隨即尖叫嚷道:“死朱睿,給我過來——限你三分鐘出現。”

蕭曉乃笑著搖搖頭。隨著時光的流轉,朱顏對待弟弟的態度完全沒變。這對孿生姐弟,該怎麼說呢?到底是姐姐沒有弟弟在身旁理成不了事,還是弟弟有戀姐情結?當事人本身也不明白吧!也或許,事情根本沒這麼複雜,等兩人各自遇上命定之人,那股暖昧不清的情感便自然理清。

“開始計時。”朱顏將矮櫃上的沙漏倒轉,雙手交抱在胸前,坐回躺椅上。

“太嚴苛了。”蕭曉乃蹲在牆前,觀看映在牆上的地形團。朱睿這次回來一定又為了處理朱顏故意積壓的公事而數日未眠,非常嗜睡的他此刻想必腦海一片混沌、神智不清,該讓他好好休息才對。

“吃不了苦就別當我弟弟。”旁人覺得她對待弟弟太過苛刻,她倒也沒聽老弟抱怨過什麼。“瞧得出什麼端倪嗎?”話題回到聖地地圖。

蕭曉乃搖頭,“之前三張並組在一起後,中央有個橢圓的缺口,這幅團剛好填滿。”地圖確定拼成,問題是如何解讀,“這張圖上的文字依然很潦草,也沒有容易辨認的地點,很難下手。”

“既然是地圖,又是要找出一塊土地,經緯度最重要,不是嗎?”

蕭曉乃回頭看朱顏,“圖是幾千年前的古人畫的,或許我們該以當時的情形來考量。”

朱顏肘撐椅背,指尖輕託著臉頰,“可是那些古人想要證明的是他們預知的能力,如果他們真的在行,應該會以千年後的觀點來繪製地圖。”

“也就是說我們的思考方向必須是多方面的。”

朱顏頷首同意。“地圖上的路線簡單得過分,標示的文字怪異又無厘頭……”她說出她的臆測,“有份圖上頭的文字讓我聯想到論語,我在想,圖被拆成四份,上頭的文字會不會分別來自四書?”

“如果能查出究竟是哪些人留下這樣的預言和地圖就好了。”朱顏的說詞令蕭曉乃感到訝異,但又覺得不無可能。“將他們的身世背景和你的想法相對照,答案說不定很快就能出來。”

朱顏擺手,“可惜這些人敢發豪語卻不敢留下姓名。”大概怕後人挖他們的墳墓找他們算帳吧!如果她知道被騙,她一定會那麼做!

“但願我們不是被一群作古千年的瘋子耍得團團轉。”她和朱睿還好,他們只想揭開預言真相,朱顏比較讓人擔心,她最恨自費力氣。

“先把圖組合在一起再說吧。”朱顏瞄那隻沙漏,“三分鐘早過了,他還沒過來!”她瞪眼,“朱……”

房門此時被推開,適時遏止一陣刺耳的叫聲。一名穿著白T恤。灰運動長褲,左臂上揹著一隻熟睡貓眯的男子閉著眼睛走來,他很高,臉型五官和朱顏同樣姣好完美,卻一點也不會顯得女孩子氣,他的眼睛一直沒睜開,滿臉濃郁的睡意,夢遊似的,筆直走向躺椅,側倒下後便動也不動,呼息靜謐得讓人感覺不到。

他肩上的貓眯聞到食物的香味,碧眼半抬,瞄瞄大剌剌啃著白骨頭的聖伯納大。頭重重頓了一下,睡意霎時又戰勝食慾,偎近主人脖子舒服地入睡。

很少看見一個男人和一隻貓構成的畫面如此搭調。側倒後便睡得不省人事的朱睿,和清醒時沉默不語一樣,冷冷的,神祇一般,不可親近——當然,只有外人這樣以為。

一隻塗著異色指甲油的腳丫子抵上朱睿的右肩,硬生生破壞極為平衡、美麗得令人屏息的畫面。

“大白天的,這是青年男子應該有的德行嗎?”朱顏只要輕輕使勁便能將朱睿踢出躺椅。

當她正要那麼做時,一雙偌大的手掌從她的腳踝往上滑,握住她的大腿,靜默三秒鐘,低沉的嗓音誠懇地飄了出來,“你胖了。”

朱顏的臉瞬間脹紅,“你不想活了!”

朱睿和貓咪一起被踹到地板上,毛毯綿綿軟軟,睡起來說不定比躺椅舒服。不過朱睿很清楚,剛剛踹他的那隻腳很快會踩在他肚子上,如果他還不張開眼睛的話。

朱睿緩緩睜開深邃的眼,瞧見愛貓四腳朝天,睡姿十分不文雅。

他抬起上半身,和蕭曉乃對上眼,嘴角動了一下。抵抗力太弱的女孩子很容易就此昏劂。

“嗯?”他站起,視線落在牆上的光影,眉宇微皺,眼半眯,抹不去強烈的倦意,慵懶的神態竟充斥著一股男性的性感,可惜在場的女性都對他的魅力免疫。

“嗯,”蕭曉乃微笑點頭,“得手了。”

“還不快做事!”朱顏無情地催促。她可不是找他來聊天的!“完成後把地圖列印出來!”

朱睿強搔紊亂有型的黑髮,走向電腦設備。他絕不是個任人使喚的男孩,除非他心甘情願。他拿出數位相機,拍攝牆上的地形圖,然後坐在電腦前,操作組合出完整的地圖。他的每個動作都很緩慢,象電力耗盡的機器人。

仰躺在地上的貓咪倒抽口氣,搔搔下顎,似乎感到孤單而醒來,它睡眼惺鬆地環顧四周,找到主人後,扭著,以模特兒一直線的步伐走到朱睿腳下,躍上他的大腿蜷曲身子繼續睡。

另一廂優閒自在,精神好得兩天兩夜不睡覺也沒關係的朱顏,和蕭曉乃聊起天來。

“曉,接下來你打算怎麼辦?東西已經拿到了你不要再去見姓董的那個老頭子。”她不希望蕭曉乃再涉險。

“我已經跟他說好,兩天後拿貨去見他。”蕭曉乃臉上泛著堅毅的光彩。

“兩天?只有兩天,我們來不及變造。”朱顏覺得不對勁而站起,她突然有不好的預感。

“最後一次了,至少給他一樣真貸吧。”蕭曉乃微笑,那笑容無一絲暖意。

“曉,因為是最後一次,我擔心……”朱顏擔心她一個人怎敵得過董爺的人馬?

“無所謂,我也準備和他攤牌。”

“曉——”朱顏瞪朱睿。他還愣在那做什麼,不快過來幫她勸曉乃!

“他派毒門傀儡殺我。”她握緊拳頭,周旁溫度因她冷酷的語氣而下降。“我越來越確定以往暗殺我的計劃全是他策劃的虧他口口聲聲說他會勸眾爺們放我一馬。”

“曉,既然你以往已經忍了那麼久,在這節骨眼上,何不也……”朱顏難得勸人忍。她獨裁霸道,但頭腦絕對清晰理智。全能坊不是個小門小派,要對付必須從長計議。

蕭曉乃搖搖頭。她一旦下定決心,沒有人能說動。董爺向來自認對她恩大於天,她卻明白得很,她和他,怨遠多於恩!

“朱睿!你好大的膽子!”朱顏由憂轉怒,找弟弟出氣。

其實人家朱睿也沒怎樣,只是坐著睡著了而已。

“算了,睿真的累了,讓他休息吧!”蕭曉乃看不過去,幫朱睿說話。

“曉乃姐——”被吼醒的朱睿拋下腿上的貓咪,展開雙臂,奔向蕭曉乃尋求安慰。俊帥的五官誇張地扭曲,顯然在搞笑。

“別乘機吃豆腐——”

啪!一顆籃球打歪朱睿的臉,制止他抱住蕭曉乃。

“坐好!”朱顏撿起滾至腳邊的籃球,叉腰神氣地令道。

朱睿模模發紅的臉頰,依令坐回電腦前。即使如此,他迷人的氣息不減反增。

方才窒悶的氣氛已經不在。

印表機開始啟動,列印地圖。

“讓他去休息吧。”蕭曉乃又幫朱睿說話,不過這回他已不敢再妄動。

朱顏還不想放過他,“弟弟生來就是要為姐姐做牛做馬的。”她推他的頭不信他還睡得著。“對不對,死老弟?”

“嗯……”朱睿乖乖附議。“曉,有人在網路上懸賞打探你的消息。”

“誰?”朱顏湊近電腦熒幕,迫不及待要看這樁夠嗆的新聞。誰要找曉?還懸賞獎金呢!

朱睿回頭看蕭曉乃,“對方署名——戀慕者。”

“是他!”蕭曉乃咬牙,一點也不高興有人公開宣告戀慕她。

“誰?”姐弟倆異口同聲,好生好奇。

蕭曉乃下巴一揚,“一個不要命的人!不要理他!”

“朱小姐是嗎?”

“章先生,請坐。”

雖然蕭曉乃不願意提,但還是被朱顏問出她與章煌認識的經過。而後朱顏暗自調查過章煌,並以告知曉乃的消息為由,約他出來見面。

朱顏打量落坐面前的男人。他的體格極佳,簡單的休閒衫褲在他身上顯出獨行的品味;不是很帥,但渾身充斥著無害的男性魅力。說是無害,卻全然不是那麼回事,他一逮著機會便猛向接待的女服務員放電,弄得那女孩失了心魂,愣愣傻傻的,忘了該怎麼做事。

這傢伙,顯然看到女生就像有些人看到貓狗一樣,忍不住想逗一逗。

“告訴你曉乃的事情之前,我想先問清楚,你對曉乃是……”朱顏直截了當問他對曉乃的感覺。最好不是抱持逗一逗、玩一玩的心態,否則縱使他有什麼通天本領.她也會讓他死得很難看。

“我喜歡她。”章煌笑著說道。

“是女人很難找到你討厭的?”因為他答得太過輕率,朱顏懷疑其中的幾分真心。

服務員送來熱咖啡,章煌加入糖及鮮女乃油。“我就完全不敢對朱小姐有非分之想。”

朱顏挑眉,“姑且把那當作是你還有點自知之明。”

“說真的,”章煌端起熱咖啡,側頭瞧朱顏姣好的五官,“這年頭眼睛、嘴巴長得漂亮已經不稀奇,倒是鼻子能生得像朱小姐這樣好的可就不多了。”他啜口咖啡。

朱顏扯扯嘴角,“口才好得讓人想割下他舌頭的男人也不多。”她沒興致同他瞎扯,“以章先生的能力,查出曉乃的資料是件小事,何必公開懸賞?”

“說實在話,我的頭腦不太好。一次只能想一件事,為了避免顧此失彼,希望有多聽聽曉乃的朋友說些關於她的事。”

攬有許多傳奇事蹟在身上的人,竟會說自己頭腦不好!朱顏調侃他,“看得出來你不是什麼天才型的人物。”

章煌點點頭,“朱小姐的眼光很銳利。”

“哪裡。”朱顏不改犀利口吻,“我只用三成功力就看出來了。”

章煌終於皺眉,“你這麼咄咄逼人,我擔心曉乃會被你帶壞。”

“學我咄咄逼人,總比學你縱橫情場好。”朱顏攪攪冷飲的冰塊,轉入正題,“曉乃曾是全能坊的人。全能坊,知道嗎?”

“似乎是主要勢力範圍在大陸的一個神秘組織。”章煌想了一下,聳肩,“沒交過手,對方又刻意保持神秘感,所以我不太清楚。”

朱顏一臉不可置信,“全能坊是你反犯罪組織的主要對手之一,而且你還是首腦的頭號接班人,竟會什麼都不知道?”

章煌放下咖啡杯,“我必須澄清的是,我不曾隸屬於任何組織,我只是我,章煌,一個單獨個體。”

朱顏眼睫低垂,看來很多事情唯有當事人曉得實情,外界傳言並不正確。但她不會也不想追問章煌不願加入那組織的原因。她找上章煌,只因為他應該有能力保護曉乃,並不意味她已認同他這個朋友。瞧他這副不太能讓人信任的模樣,一切仍有待觀察。

她說:“也許,‘冥界’、‘毒門’、‘無中生有’、‘鬼推磨’,這些名字,你反而比較熟悉。”

這幾個應該是性質不一樣的組織,怎會扯在一起?“他們和全能坊有關?”

“正是全能坊底下四個主要部門。‘冥界’專司暗殺,‘毒門’努力研發各式武器,尤其以生化武器為主,‘無中生有’代客竊取任何稀世珍寶,‘鬼堆磨’即是重金僱用非組織人士為其效勞。”

“原來如此。”章煌恍然明白,“這麼一來,全能坊真是無所不能了。”

“全能坊沒有最主要的頭頭,目前由各部門的爺們一起統領。冥界——黑爺;毒門——楚爺;無中生有——董爺;鬼推磨——金爺。特地告訴你的原因是,這些人早已不安於現狀。”

章煌懂得她的意思,“人各懷鬼胎,都想除去同伴,獨統全能坊?”再次印證合久必分的道理。

“可以這麼說。爆發內鬨、自相殘殺的情況隨時可能發生。目前各部門勢均力敵,沒有人有絕對的勝算,因此一旦反目,分裂算是比較好的結果,就怕全能坊及冥界、毒門、無中生有、鬼推磨部成了歷史名詞,所以表面上大家都和睦相處,按兵不動。”

“那私底下?”

“有人耍小動作,有人尋求結盟。”朱顏眉頭微皺,不屑地說:“其中以董爺的小動作最多,而冥界的黑爺和毒界的楚爺……大家相信他們的關係不尋常。”

“這些組織內勾心個角的事情,和曉乃有什麼關係?”章煌想聽的是曉乃的消息,而不是別人家裡的恩恩怨怨。

朱顏兩手抱胸,“沒有什麼關係,只是有生命危險而已,”語氣輕得像是在說今天天氣不錯。

相對於她淡然的模樣,章煌表情一繃,“有人要殺她?”誰想置曉乃於死地,是他最想知道的事。

而這也是朱顏與他見面的目的。“那些爺們底下都有個心月復,無名無姓,被通稱為傀儡,同時也被視為各部門的接掌人選。曉是董爺的人,‘無中生有’的傀儡。”她兩手改擱桌上,背脊挺直,態度亦嚴肅起來。

“她退出組織了。”照理說和那些心術不正的人不再有瓜葛才對。

“想要月兌離全能坊,等於是找死。”

一旦加入全能坊,不管到死、到做了鬼,都是全能坊的人,這是規矩。

“曉到現在還活著,是獨一無二的特例。兩年前,曉抱著必死的決心向那個姓董的老頭表明退出之意,沒想到姓董的和她談條件,願意幫她向其他爺們說情,而她則必須再幫他做事。結論是,組織有三年的時間追殺她,若三年內組織取不了她的性命,便還其自由,還有,她得繼續為董爺盜寶,時限是兩年。”

“這個董爺聽起來不壞。”章煌直覺如此。

“錯,最壞的就是他。他打的如意算盤是——先利用曉乃為他偷齊幾樣寶物,再用剩下的時間殺了她為組織立功。”

“所謂的寶物,不會是像那什麼魔鏡之類的東西吧?”

“的確是一些不起眼的東西。這就得牽扯到一個鮮為人知的千古預言——”

朱顏喝口飲料潤潤喉,又露出帶刺兒的表情,說道:“事情越來越複雜了,你那不太好的腦袋承受得了嗎?”

章煌咧嘴,露出招牌的大號笑容,“為了曉乃,沒有什麼我承受不了的。”

朱顏睨他,但同時也揚起唇角,笑意隱身。

他博得她些微好感。

她簡要敘述預言的由來,及拼出地圖的始末。最後的結語是,“曉單槍匹馬帶著最後一樣寶物到董爺的地盤見他,無疑是送死。”

“她為什麼要去?”這是章煌唯一的疑問。

“也許她想殺了董爺。”曉乃已經去了,所以她去的原因已經不是重點,重點是,“讓曉平安無事地回來,你辦得到嗎?”

章煌又笑眯了服,眼尾橫紋有獨特的吸引力。“曉乃沒告訴你嗎?為了她我絕對是奮不顧身。”他想拿起帳單。

朱顏伸手覆住帳單的另一端,“她只告訴我,非常討厭油嘴滑舌的你。”

“她騙你的。”章煌舉起,他從不和人搶著付帳。“因為她很容易害羞。”

“如果你覺得自欺欺人比較好過,我不會反對。”

章煌喝一大口變溫了的咖啡,用餐巾紙抹抹嘴。“朱小姐,你財多權大吧?”他站起,腰微彎,像在跟她行禮。“以後我們小倆口有勞您多照顧了。”

“沒問題,只要你有辦法讓曉改姓章。”朱顏手背輕託下顎,舉手投足很貴氣。

章煌走出座位,“沒有辦法的話,由我改姓蕭可不可以?”

朱顏抬頭看著他,“曉說過,討厭孬種、沒骨氣的男兒。”

“嗯,”章煌點頭如搗蒜,非常同意她的說法。“那種男人最不可取。”

朱顏站起,“小心,不要咬著自己的舌頭、罵到自己。”逕自走向櫃檯結帳,把他甩在身後。

“禮讓女人,是新好男人的要件之一。”章煌模模鼻子,對於平白無故被初識的女人損上一頓全不以為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