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蕭曉乃選擇海上旅遊。她搭乘一艘豪華郵輪,白天遊客在各層客艙甲板從事休閒活動,夜晚則幾乎都聚集在宴會廳裡唱歌跳舞、飲酒作樂。

此時宴會廳內又是笑語喧鬧,台上樂隊賣力演奏輕快舞曲,舞池內的人們亦忘我地隨著節奏擺動肢體。蕭藍乃獨自坐在角落,啜飲水果酒,閒散地觀望廳內熱鬧景象。眼角瞥見一道人影走出廳門,她不禁拉長頸項,甚至有追出去一探究竟的念頭,她總在追尋與章煌相似的身影,有點糟糕。

忽然,她敏感地察覺自己被一雙含有殺意的眼睛鎖定住!她若無其事地撥撥長髮,心想該來的終於來了,為了避免傷到其他人,她起身離開宴會廳。

走到一共有四部電梯的電梯間,蕭曉乃進去其中一部,按亮某個鈕,來到上層甲板,沒有馬上出去外頭,她躲到隔壁的樓梯牆邊。

不一會兒,便聽聞另一部電梯門開,有人出來,隨即望外走去。蕭曉乃等了一下,步出樓梯間。

海風霎時吹亂她的發,她甩甩頭,看見一名男子在她前方,左顧右盼。

“你在等我嗎?”蕭曉乃出聲,對方回頭,有著偷雞不著蝕把米的窘然。蕭曉乃走向他,“不是說好您不用再跟著我了?”停在離他三步遠的地方。“想不到梅達先生也在這艘船上,是巧合,還是刻意安排?”

邦·梅達很快地鎮定下來,也不找藉口敷衍,誠實地說:“總不能無緣無故收人錢財。”

“收誰的錢?”蕭曉乃細問。

“朱顏小姐的呀。”梅達肩一聳,上前兩步,有點覺得她多此一問。

“只有她的嗎?”蕭曉乃舉手模模衣袖,動作極為自然,“只收單方酬勞根本不像邦·梅達的作風,或者,該稱呼您葛特夫·梅達先生?”她猛然揮手,指縫間一根銀針刮破他的臉皮,並側踢他月復部!

“你!”他踉蹌退後兩步,比起月復部疼痛,他更在意臉上的傷,“為什麼知道?”

“全天下就是你最缺錢,最需要錢去做一張世界第一俊男的人皮面具啊!”蕭曉乃再模模袖口,銀針放回原位。“像你這樣的角色,和全能坊裡篤信有錢能使鬼推磨的金爺最合得來了。”早先她便想過金爺可能僱來殺她的人有哪些,不顧仁義、唯利是圖的葛特夫·梅達也在其中。雖然他易了容,身分亦經過變造,瞞過了朱顏和朱睿,但他一出現,她便察覺不對勁。

她微笑,“據說你的臉被仇家燒燬之後,打死不讓人看見你的真面目。”她側著身子,站姿姿優美,實而已進入備戰狀態。“真令人好奇你究竟難看到什麼地步。”

“該死!”葛特夫·梅達甚為惱怒,衝上前來。

“終於動怒了。”蕭曉乃為閃過梅達的連續揮拳來到欄杆邊,“感謝你讓我重新燃起鬥志!”

“鬥志?我看你根本是找死!”他惡狠狠撲過來。

“就算我找死也不會墮落到拜託你動手。”她伺機發動攻擊。

梅達完全不將她的招式放在眼裡,貼近她任意踢打,瞬間拿出細繩勒住她的脖了,馬上佔了上風,“聰明的女人不長命。”

蕭曉乃的脖子被勒出細痕,上身旋出欄杆外,看得出梅達想推她落海的意圖。她一鼓作氣刺向梅達,“太愚蠢、太小看女人的男人也活不久,你知道嗎?”

梅達機警地往後跳,掏出手槍,“一山還有一山高,是用在這種時候嗎?”他不信她身上也有槍。

她的確沒有。“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也不錯。”她射出銀針!

“啊——!”三支銀針深深刺入梅達持槍的手,槍枝掉落甲板上。

蕭曉乃一個跟斗往前,立定後正好踩住槍枝,驕傲地問梅達,“不錯吧?”

“何止不錯,簡直太好了!”葛特夫·梅達蹲下,旋出長腿,想要拐倒蕭曉乃,但這同時,地上槍枝也被他旋踢中,滑至好幾步遠的地方。他搶先跑去撿槍。

因躍起才未被拐倒的蕭曉乃,漂亮地翻滾兩圈到鐵扶梯邊,快速爬上去。

梆特夫·梅達連開三槍,因手傷而失去準頭,都只打到鐵梯,他咬牙拔掉深入血肉的銀針,氣憤地往上追。

蕭曉乃跑到泳池甲板,池畔有一名男子,她奉勸對方,“快走!”

“你——”蕭曉乃愣住。他怎麼會在這裡?

章煌拎起長褲,“我說過不管你到天涯海角,我都會追來!”

蕭曉乃冷眼打量他,“那你也不用穿條內褲下水!”

“小姐,我是已經游完……”

有人將鐵梯踩得乒乒乓乓響。“快閃!”蕭曉乃大吼,邊跑邊往梅達上來後射擊不到的邊牆死角。

章煌卻還傻憨地套上長褲,在那拉拉練、扣皮帶。

“章煌!”葛特夫·梅達上來後,一眼瞧見池畔的他,兩眼噴出火焰,“你來得好!”猛朝他開槍!

“哇——”章煌抱頭,當不動鏢靶還一個子兒都沒吃到,忍不住笑梅達,“好菜的槍法,你怎麼在江湖上混的?”

梅達甩甩手,添子彈,“你沒認出我?”之前在餐廳裡,他迴避章煌的目光即是怕被識破。

“不太確定耶,你真正的臉皮還是一樣破爛嗎?”章煌還有閒情逸致和他抬槓,居然不趁隙反擊。

梆特夫·梅達臭罵出一串難聽的字眼,改用左手持槍,仔細瞄準後扣動扳機!

章煌翻身躍入泳池才沒有中彈,看看溼答答的自己,嘀咕道:“唉,早知道不要這麼早穿褲子。”

命都快沒了,還有時間擔心褲子溼了!“喂!”蕭曉乃出聲想轉移梅達的注意力,讓章煌離開泳池。

梅達卻不理她,一邊開槍、一逼近池畔,和章煌不知有什麼深仇大恨,一定要置章煌於死地。

再這樣下去一定會出事,蕭曉乃看看左右,拿了一把太陽傘追出來。

梅達趕緊將槍口轉向地,卻又沒了子彈。

蕭曉乃彎身揮動傘想絆倒梅達的腿,梅達一跳,蕭曉乃再打擊他的後膝,他跪下,蕭曉乃搶槍,他索性把槍丟開。

“快撿槍!”蕭曉乃嚷!回頭一看,章煌坐在池畔,撫著額側。他以為他在看大戲啊?“章煌!你搞什麼鬼?啊……”她因分神而被梅達一拳揍倒……”

“對不起,我暈船……”章煌一臉歉疚。

梅達甩開蕭曉乃,撲向章煌,“是你!是你毀了我!”是他害他最重要的一次任務失敗,事後還受盡凌虐、被毀了容。梅達整個人壓在他身上,掐他的脖子。

蕭曉乃站起,“別玩了!”他怎麼可能毫無招架之力。

“唔……”他虛弱的揮手。

蕭曉乃跺腳,“王八蛋!”搬了一大塊裝飾在池畔的石頭,跑向二人,使勁打梅達後腦勺。

不出三下,梅達頭破血流,昏倒在章煌身上。

“謝……咳咳……”章煌依舊呼吸困難,靠蕭曉乃將梅達從他身上扳開,他才舒服些。“咳……呼……”

“他的臉是你毀的?”蕭曉乃審視悔達的頭傷,斷定他一時半刻死不了,決定不叫船上的醫護師來。

“不是我……在他臉上塗油和點火的人都不是我……”梅達就是當年欺騙祈以卉感情、刺殺祈休北,進而毀掉他們整個組織的傢伙。他只負責攆走他,沒有無聊到毀他的容。

蕭曉乃瞪他一眼,“不是你?你會知道他的臉在被燒燬前還塗了豬油?”用細繩將梅達捆綁。

“如果我是小以我就會塗。”沒料錯的話,應該是古靈精怪的小以動的手。

“什麼?”蕭曉乃聽不太懂。

“沒什麼。”章煌她伸出手,“扶我。”

蕭曉乃瞟天空星星,“自己走。”她站起。

“我的頭好暈,爬不起來……”章煌賴在地上表演苦肉計。

蕭曉乃莫可奈何,握住他的手拉起他。

“曉乃,你好好。”他整個人靠在蕭曉乃身上。蕭曉乃皺眉要推開他,他把她抱得更緊,撒嬌道:“不要丟下我。”

蕭曉乃讓他進她的艙房。他坐在床沿,她幫他倒杯水拿出暈船藥。

“真的不舒服?”她總覺得他是假裝的,他正在竊笑著。“笑什麼?”她板著臉問。

章煌撫揉頰側,“輕輕鬆鬆逮到一個國際間聯合通緝的大壞蛋,雖然身體不舒服,還是會愉悅得想笑呀。”其他是想到蕭曉乃為了救他又揮大傘、又搬石頭的,好可愛呀。

“你剛剛是故意被他壓住的?”

“堂堂一個大男人被人壓在下頭,傳了出去我還怎麼做人?我不管,我要以身相許,感謝你的救命之恩。”。

“免了。”她放下茶杯,她想他是不需要吃藥了。“你也救過我,我們剛好扯平。”

“好,之前的扯平,我們算算之後的。全能坊一天不剷除,你的生命便時刻受到威脅。要滅一個組織先斷它的財源,我向你保證,兩星期後,‘鬼推磨’的金爺宣告破產,這期間我也會想辦法搞垮另兩個大爺,及他們手下的三個部門。英雄救美女,美女以身相許是不是不成文規定,我已經跟教堂預定好結婚日,到時你別說不去。”

這是哪門子的求婚方式。

“依我們的情況,是痞男救美女,與那不成文規定毫無關係。”

“哦。”章煌又抱頭,“我頭暈,暫時沒法跟你打情罵俏,請你見諒。”

“吃藥。”蕭曉乃賭氣似的,將茶水及暈船藥丟給他,“船明天清晨靠岸,下午六點才會出航,你下船之後別再上來。”

“那你呢?”章煌將藥丟入嘴裡,輕鬆地吞了。

“不知道。可以確定的是我不會跟你在一起。”

砰砰砰砰——!突然一陣槍響,有人突擊!蕭曉乃及章煌皆趴下,躲避亂槍。艙門被轟開,湧進一群拿槍的人。

兩人在眾多槍口下根本無法反擊,只得乖乖就縛。

清晨,船靠岸停泊,兩人被押下船,經過一個多小時的車程,抵達機場,登上一架私人客機。

飛機升空,到達一定高度後,平穩飛行。

機艙內,董爺站在中央,打量被他分隔左右的兩人。

“好登對的一雙青年男女。可惜明明近在眼前,卻無法手拉手、肩並肩,卿卿我我、談情說愛——”他走到蕭曉乃面前,“爺可不想當拆散有情人的罪人,快說,地圖在哪兒?”

蕭曉乃不僅毫無懼意,還極盡傲慢地,“到現在還在問這個問題,你得老年痴呆症了?”

董爺嘴角抽動兩下,轉頭使個眼色,馬上有人用槍柄敲打章煌的額頭。

“下回可要見血了。”董爺盯視蕭曉乃,等著她露出不悅,“說不說?”

蕭曉乃卻眨眨眼,“明知又何必故問?”毫無妥協之意。

“紿我打。”董爺也不客氣地下令。

兩個人架住章煌,一人揮拳猛揍。他們都知道毒門傀儡被他打得現在還躺在醫院,列為重傷病患,為了預防萬一,最好先打傷他,降低他的戰鬥力。章煌臉旁浮現瘀青,嘴角滲出血絲,但他仍面無表情站得筆挺,完全不把這點小傷放在眼裡。

“慢著。”董爺舉手,該人立即停止毆打章煌。“明知何必故問——莫非你的意思是,我早知地圖在朱顏那裡,又何必再問你?”他伸手,“電話拿來。”

馬上有人恭敬地將一隻行動電話放到他手上。“打給朱顏,要她拿地圖來換你們兩人。”

蕭曉乃垂睫瞧他遞過來的行動電話,沒有伸手接。“我的意思是,你明知我什麼都不說,又何必再問我?”

董爺不禁皺眉,“你一點都不在乎他?”

蕭曉乃微笑,“看來你的腦筋還有一點用處。”

“賤人!”董爺馬上狠摑她一掌,轉身走向章煌,要旁邊的人勿須再架住他,反正只要持槍便能令二人不敢妄動。

章煌的表情在蕭曉乃被打一巴掌後起一絲變化。

“原來你們還停留在你一廂情願的階段,我曉得你也認識朱顏,電話由你打。”

章煌挑眉,“如果我不打呢?”

“如果你不打的話,那麼捱打的就是她了。”

沒有讓他有考慮的機會,蕭曉乃身旁的人便動手。他們來回掌摑她,並狠狠擊打她的月復部,“唔……!”蕭曉乃忍不住輕呼出聲。

“怎麼樣?她畢竟是女孩子,牙根絕對緊不過你。”董爺再將電話拿到章煌眼前。

章煌的面容明顯繃緊。

“沉默同樣視為拒絕。”

董爺一說完,手下馬上再痛擊蕭晚乃月復部!

蕭曉乃彎著腰,無論如何也不將湧上喉頭的鮮血嘔出,她嚥下鮮血,緩緩站直。

“再給你十秒考慮,十秒鐘後你再不說話,可不只是打她而已。”

章煌看著有些站不穩的蕭曉乃整整十秒,還是沒說話。

董爺下巴一揚,手下拿出一把利刀,用刀背撫觸蕭曉乃細緻的臉龐。

“我勸你最好不要。”章煌沉著臉,淡淡地說。

“不要怎樣?刮花她的臉?”董爺嘿嘿笑,轉身看著即將受辱的蕭曉乃,“好端端的一張臉我怎捨得傷害?女人是用來玩、用來蹂躪的,再說,我下面的人早就覬覦她很久……”斜眼瞄章煌,“怎麼樣?你是不是也和我一樣病態?想看看自己打從心底疼愛的女人被一群禽獸般的傢伙吞入月復?”

章煌回瞪他,握緊拳頭,指關節咯咯作響。

“爺——”眾人等不住,已經開始流口水。

“動手吧!”董爺道。

持刀的那人用刀鋒挑掉蕭曉乃的上衣衣釦,襯衫於是開了口,露出胸衣。蕭曉乃不顧刀刃威脅,扭身掙扎,結果兩手被抓得更緊。

刀尖沿著她的頸項往下滑,立刻在她脆弱的肌膚上劃出一條傷痕,刀口停在她胸衣正中央,輕輕使勁便能劃破。董爺因興奮而訕笑,眾人亦跟著他笑出聲,

蕭曉乃豈會任人侮辱!她曲起雙腿踹開面前的傢伙,同時,章煌對董爺,使力揍他!董爺只被打一下,抱著痛處靈活地躲到手下背後。

“不要動!”其他人先制住蕭曉乃。

“再動她就沒命!”又有數把拉下保險桿的槍枝對準章煌。

章煌識時務地立住不動。

接著,牆上系安全帶及禁菸的兩個指示燈輪流閃動,併發出斷斷續續、富有節奏性的清脆聲響。

“怎麼回事?”那聽起來像是某種密碼。“去看看!”

“是。”一人主動走去前頭。

“你果然很在意她。”董爺皺眉,被打到的地方疼得很。“再給你最後一次機會。”他不敢再靠近章煌,把電話遞給手下,要手下將話筒拿到他面前,“你再不合作,我馬上扒了她的衣服讓所有人輪流奸了她!”

章煌嘴角一扯,“你們最好聽我勸,放下槍,穿上救生衣,順道準備好降落傘。”

對於他突如其來的勸告,眾人互相望了望,紛紛露出諷笑,笑他搞不清楚狀況。

蕭曉乃看見章煌的手張開又握緊,似乎要她抓住什麼東西。

忽地,剛才去前頭查看的人滿臉是血地跑回來,倒在地上,含糊地說:“駕駛員……”便翻白眼暈過去。

眾人還反應不過來、面面相覷的當頭,機身突然嚴重傾斜!

“曉乃,抓穩!”章煌吼,自己亦抓住靠窗椅才未像其他人跌倒,見蕭曉乃沒有危險,他拿出透明細繩,一端綁住椅座,一端綁在自己的腰上。

機身傾度不減反增,站不穩、爬不起來的眾人驚叫,彼此手拉著手想要互相扶持,沒有想到,前後四個機艙門竟緩緩開啟——

巨風灌了進來,吹慌了眾人心緒——靠在門邊的兩人先跌出去,和他們拉手的其他人也跟著飛出客機!

董爺雖然很快地放開手下的手,但身子還是滑到出口,幸好及時抓住門邊,等於抓住一線生機。他大喊救命,聲音被狂風及強烈的飛行噪音吞蝕。

艙內只餘三名人,章煌未與他們展開激烈對打,而是用計引他們站在對立的位置開槍,兩人中彈倒下。

飛機在高空中亂竄,一架客機被耍得像花式表演的戰鬥機似的,剩餘的一名董爺手下自己摔得頭昏腦脹,也暈了過去。

章煌看看全身掛在外頭,快被巨風撕裂的董爺,然後他們打開上頭的置物箱,許多槍械掉了出來,其中,有一隻降落傘。

眼見降落傘就要滑出艙外,章煌撲向前,拿到降落傘。

“救……救我……”董爺哭嚷,“求求你……我快……快……”

章煌拉住董爺已無力的手。

“謝謝你、謝謝你……”還沒安全回到艙內,董爺已老淚縱橫地致謝。

“別謝得太早。”章煌一臉邪惡,“我只是想把降落傘傍你,接下來,靠你自己想辦法了。”把降落傘的揹帶掛上董爺手臂,然後狠心地放開手。

董爺的身影消失在白雲之中。

章煌坐著,環視機內情況,“這下子……啊!”依然傾斜的機身一個震動,章煌失去重心,難堪地趴在艙門口。

“章煌!”蕭曉乃著急地喚。

“怎……怎麼會這樣?”蕭曉乃慌了,沒發覺他腰上的細鋼線,再說,他若會掉出去,早該掉出去了。“我是在劫難逃了……”他不捨地抬眼望蕭曉乃。

“你撐著點!我想辦法幫你!”

“不……不能連你也……曉乃,告訴我,你愛我……”

蕭曉乃一怔,“我……”生死邊緣,他最掛記的還是她?

“即使是謊言也好,求你……”話說出口自己又搖搖頭,“算……算了,別勉強你……曉乃,我走了……”他作往後滑狀。

“不!”蕭曉乃放開椅背,身子前撲滾向他,“我愛你!要走我們一起!”

章煌抱住她,“真的?”

“咦?”機艙門逐漸合上,飛機也慢慢恢復平穩,蕭曉乃注意到那條細鋼線,這才曉得自己被騙,“你……”

“你說你愛我,要嫁給我,一輩子不跟我分開,不能反悔哦!”

“我哪有!”她惱紅了臉,不肯承認,“你為什麼給董爺降落傘?像他那樣的人,死有餘辜。”

章煌翻身,讓蕭曉乃乎躺在他身下,“讓他死得這麼幹脆,未免太無趣了。先讓他在鬼門關前痛苦一下,奇蹟般地撿回一條命後,再慢慢地被組織裡的夥伴鬥死——我已經放風聲給黑爺,楚爺是被董爺害死的——你不想看全能坊鬧內鬨,瓦解在他們自己手上嗎?”說這些話的同時,他以富有電力的目光交纏在她幽深瞳仁,氣氛頓時又有了轉變。

“你這人,真沒良心。”蕭曉乃掩住怦動的心口。

章煌輕撫她紅腫的臉頰,“你才沒良心!我被打個頭破血流,你居然一點都不在乎。”

“你怎麼蠢到這種地步!我假裝我不在乎你的結果,是你沒事而我被打得更慘耶!”蕭曉乃攢眉噘嘴,“你呢?竟然等到我衣服被剝光了才動手,太過分了,我的身體被別人看了、模了也沒關係?”

提到這件事,章煌撥開她的上衣,“誰教你從來不讓我看?害我一時之間也傻了眼……”再說。當時刀鋒隨時可能劃破她皮肉,他怎麼敢動。“疼不疼?”他撫揉她受創的月復部。

“你要不要試試被我揍……你——”她驚呼。他竟低頭親吻她的傷處,今她寒毛直豎。

他抬睫,以目光詢問她未完的話。

她羞窘地別開臉,“算了,是我自己心甘情願捱打……”

他又低頭,緩緩地吻上來,依戀她的頸項好一會兒,低喃道:“這樣真好。”

她在他瞳中發現洶湧情潮,也不否認自己心中有某種期待,但,在這種地力……“不……不太好吧?”

“不好嗎?”章煌聲音嗄啞,好像很失望。

蕭曉乃想了一下,“隨……隨便啦……”四周雖然有人,不過都受了傷,一時半刻醒不來,應該沒關係吧。

“怎麼可以隨便?”章煌愛憐地吻了她眼睫一下。

“也對……”蕭曉乃撫著他的肩,等待他將吻落在她唇上,“是……第一次嘛……”

“不對!不管幾次都……”他抱著她往旁滾了——圈,“不可以隨便。”

是機身前傾的緣故嗎?兩人又往前滾了兩圈,碰上電視牆。

“好像怪怪的……”蕭曉乃微微覺得不對勁。

“我會努力的。”章煌覆住她的唇。

蕭曉乃在他喉間悶哼,有話要說,她使勁推開他的頭,道:“我不是指這個啦,我覺得……”

“念在我這麼投入,你捧場一點好不好?”章煌有絲不被看重的憤怒。

蕭曉乃覺得好笑,抿嘴強忍住,“好。”閉上眼,不再受身外情況影響。

兩人都沒注意到窗外不再是白茫茫的一片,地上建築物、車流,乃至飛機跑道都越來越清楚。

兩人解下上衣,皆赤果著上身,忘情地擁吻——直到機身開始嚴重晃動才被雙雙拉回現實世界!

“只是……”這次的晃動很不正常,章煌臉色發白,“只是亂流吧……”

“我從剛才就覺得,駕駛員有問題……”

“駕駛員是我們這邊的人……”之前指示燈的閃動即是與他聯繫的暗號。“不過……”轟隆——聲,讓人以為飛機就要爆發了!“不過在駕駛技術方面的確有問題……!”他抱緊蕭曉乃,“曉乃,不管待會發生什麼事,我知道你也愛我,我已經此生無憾了。”

“嗯,我也是。”危急之時,人們最容易坦白心事。“好像……好像不再晃動得那麼厲害了。”

“大難不死必有後福。”章煌埋入蕭曉乃的髮香之中。

“好像……好像停下來了。”

章煌戲謔地咬她下唇一下,“飛機在天上飛,怎麼可能半途停下來。”

蕭曉乃沒有多想,“你好聰明。”她已醉在愛河之中,他說什麼都對。

“我們繼續。”

“好。”她回吻住他。

即使在睡夢中也能保有高敏銳度的兩人,竟未發覺後方有個傢伙醒來,正在尋找武器!

那人撿到一把槍枝,預備射擊之時,天外飛來一隻長腿,踹得他再次死過去。

一道纖長的黑影籠罩依舊忘我地纏綿的兩人。

“飛機已經降落地面,你們還在這幹什麼?”

章煌有意搞垮全能坊,視他為接班人的祈休北自然派人暗中幫忙。正好祈以卉一直注意著董爺的一舉一動,得知章煌和蕭曉乃兩人被逮,她混入駕駛艙,適時救了二人。

立下大功的她心情愉快得很,不再與章煌計較過往,自然無意再破壞二人感情。

下了飛機,蕭曉乃答應章煌的邀請,隨他到他的住處。

讓蕭曉乃先走入客廳,章煌尾隨在後,然後他很自然而然地上前想攬住她——

“想偷襲?”蕭曉乃很帥地給他一個過肩摔。

章煌沒想到她會這麼對待他。

他狼狽地倒在地上,“我是你未來老公哪!”

“想娶我,先打贏我再說。”蕭曉乃擺出準備動作。

“怎樣算贏?”章煌躍起,“先月兌光對方衣服的人算贏!”他抓住她,快速褪下她的上衣,他沒心情浪費時間在比武上。

“你!”蕭曉乃反手抱胸,窘著臉罵,“小人!”

“糟糕,被你看出我的真面日,我只好殺你滅口。”他抱住她,“不,還有另——個方法,就是把你變成我的人!”不顧她的掙扎硬是把她拖入臥房。

他把她丟上床,“我贏了。”自己亦跨上床鋪,帶著濃郁的笑意與愛意俯視她。

“沒那麼簡單。”蕭曉乃退至床頭,掀起床單蓋住他,“這一招你見識過沒?”以不傷人的碎拳打床單下的他,“認不認輸?”

“不認!”章煌反撲,扯開床單,以軀體的優勢將她壓制住,“這一招你見識過沒?”他近乎飢渴地掠過她的唇,吻得她喘不過氣。

“不玩了……”她虛弱地求僥,“我不玩了……”

章煌咬她耳垂,“沒人教過你,做人不可以沒恆心、沒毅力?”

蕭曉乃閉上眼感受那給她帶來的悸動,“你希望已經有別人教過我?”

“當然不。”他刷過她的唇,熱吻往下延伸,“因為只有我能教你。”

床邊矮櫃的電話殺風景的響起。

“電話。”蕭曉乃提醒他。

“別管它。”他解開她胸衣。

“還在響耶。”蕭曉乃扯住他的頭髮,制止他含住她胸前的敏感地帶。

他的眉毛扭曲,“專心。”

蕭曉乃搖頭,“想到那可能是某個和你有瓜葛的女人打來的,我就無法專心。”

章煌仰身,瞪著那台電話。它仍然響個不停,他不悅地接起,不管對方是誰,口氣極差地劈頭就說:“很奇怪耶,電話響了幾百聲沒人接就是沒人在,你不知道啊?”

哪知他兇,對方比他更兇。

“很奇怪耶。本小姐就是高興聽電話不停地響、不停地響,怎樣?把話筒給曉!”

“你——”章煌懶得問她怎麼知道曉乃在他這兒,反正答案一定又是沒有事情瞞得過她這位大小姐。“朱顏找你。”他把話筒遞給蕭曉乃。

為了讓蕭曉乃可以和朱顏自在談話,章煌到廚房灌了一瓶啤酒才回到臥房。

“講完了?”話筒已經放回原位。

躺在床上,身上覆著薄被的蕭曉乃點點頭,“朱顏臭罵那些預言者是希望世界毀滅的神經病。”

“她現在才知道?”拜託,為了這等小事她朱大小姐專程打電話來壞他好事?“這種預言一旦存在,一定會造成許多動亂。不如要她毀掉地圖,反正也無法解讀,不是嗎?”

“已經解讀成功了唷。”朱顏主要想跟她說的是這個。“與最新的世界政區圖相比對,所謂的聖地地點,是某塊海域。”

章煌坐在床沿,“結果聖地不是陸地,是海?”好玩,到最後那些預言根本是廢言。

蕭曉乃抿嘴一笑,事情可沒那麼簡單。“經過勘察,應該只是海洋的地方,卻有一座島嶼。”

“沒有被畫入現今地圖的島嶼?”他躺在她身畔。

她點頭,“可見那些預言家不是普普通通的神經病。”撫模他下巴新冒出來的胡碴,“現在幾乎可以確定真有聖地存在,你有沒有什麼想法?”

他握住她的手,“你想的,和我想的一樣?”

“你怎麼想?”

“看情況羅。如果那塊地是別人的,為了阻止那些不利世人的混戰發生,我們去搗毀那塊地。”他也拉起薄被蓋在身上,翻個身,如願取得好位置,將她攏在身下,“如果,那塊地變成我們的,我們就生個好兒子,由他來開創地球空前的新世紀。”

“為什麼你不自己開創?”

“我沒興趣。”

他吻她頰,“我有你就夠了。”他吻地唇,“快點,為了世界大同,我們趕緊努力吧!”

在薄被下不知動了什麼手腳,使蕭曉乃輕呼一聲,紅了臉。

“不要把你個人縱慾行為冠上那麼偉大的理由好嗎?還有,我問你,你在外頭有幾個小孩了?”

依他的風流習性,已經有兩三個小孩也不是什麼奇怪的事。

“沒有,我的防護設備一向做得好。”回答的同時,他的熱吻又在她胸前遊移。

“防護設備是嗎?”

她又在緊要關頭扯住他頭髮,“很好,你就這麼一直當無子西瓜當到死為止。”

她推開他,準備起身。

章煌再壓住她,瞳中光芒閃動,“我若沒有在一分鐘內讓你把這句話收回去,我連男人都不是。”他不再輕柔,連撫觸也變得灼燙。

“你本來就……嗯……”這方面全無經驗的她輕易被他挑弄得意亂情迷。

“嗯?”換他在她忘我投入情潮之時惡作劇地中斷。

“你本來就……”她弓身,主動貼近他,“很男人……”吻他。

“嗯。”他得意地點點頭,以滑溜的舌指覆上她生澀的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