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情況怎麼樣?”威瑪·格特曼不耐煩地在秘密基地監控室內走來走去。

“沒有動靜。”坐在監視器熒幕前的下屬回答道。

又是沒有動靜!已經第五天,那老太婆只剩下最後一口氣,她的孫子竟還不來自投羅網!莫非他守株待免的計策無效?上禮拜巴茲下最後通碟,要他在一週之內瓦解亞凱爾集團及T·Z集團的中心勢力,過了今天午夜只剩下兩天的時間……

威瑪·格特曼兩手環在胸前。著實想不到這些小日本鬼子這麼難搞定……亞凱爾集團的鎮靜不說,T·Z這些天毀去他不少重要據點,讓他尚未佔穩優勢便轉為劣勢!還有那個死老太婆,隨便出個聲音就害他偏頭疼一整天!

再這樣下去,他非要他們知道他的厲害不可。子夜一過,他們再無動靜,他就砍了那死老太婆的頭送高村家去,管他高村家會不會因此而發狠和他硬碰硬!以往他在這裡的力量,雖然未必敵得過亞凱爾集團,但他至少也能使他們受重傷!屆時麻煩巴茲稍微費點心,便能拿下亞凱爾!

就這麼決定!“通令所有守備人員不得有所鬆懈!”最好的情況是他們今晚出現,到時他鐵要將他們連同老太婆一起給宰了!

“老大!”負責聯繫作業的手下拿下耳機,向他報告,“基地外圍的守備人員傳回,又逮到那個鬼鬼祟祟的傢伙。”

操作監視器熒幕的下屬立即找出基地外圍的畫面。兩名同伴提著一名矮肥的西方男子面對攝影機,等待威瑪·格特曼的指示。

又是他!保羅·屈麥奇多……威瑪·格特曼不屑地冷嗤一聲。前兩天保羅·屈麥奇多找上他,說什麼代表一有力份子通知他,以後大家都是同志,同為一統天下勢力努力,要他別傷害高村家人……這是什麼?二十世紀末新天方夜譚嗎?一個神經錯亂的蠢蛋,他連一槍斃了他都嫌浪費子彈。

“警告他不得再靠近基地一步,把他扔掉!”

瀕臨子夜,高村紗紗與高村是州來到威瑪·格特曼的秘密基地後方,一處小半山腰上。他們拿夜視望遠鏡俯瞰基地形勢。

實景與他們得到的資料完全相同,基地內部結構也被他們查探得一清二楚;除非威瑪·格特曼臨時將老女乃女乃換地點藏匿,否則老女乃女乃一定還在基地西南角落的密室內。

二人利用電腦模擬過營救老女乃女乃的過程,相信這次的行動萬無一失。

“我先潛進去破壞他們的電子設備,五分鐘後你再進來。”高村紗紗先行出發。

“紗紗……”沒有人願意心愛的女人涉險。縱使她身懷絕技,他仍擔憂不已。

“我相信你辦得到,你也應該信任我。”高村紗紗回頭道:“救女乃女乃出來後,在這裡等我。十分鐘內我沒來與你們會合,你們就先走。”威瑪·格特曼在基地裡藏有強大軍火,她要將那些軍火處理掉。

“對付威瑪·格特曼不急在一時。”高村是州知道她的計劃,但那實在太危險,而且今晚最主要的目的是救出老女乃女乃。“你別太逞強。”

“嗯。”說著,她往外一躍,以快速又安全的方式翻落山底。

等了五分鐘,高村是州亦採取行動。他的外形易讓人以為他是名文弱的秀氣男子,但自小他便因身分特殊,接受多項武術訓練,強身之外更可以加強自衛能力。此外,為了與擅戰的時庭家匹敵,他更接受過類似情報人員嚴厲的多方面技能的特殊訓練。

他俐落地翻過防盜網,無聲無息地進入基地。回頭審視防盜網一眼,若網上已無電流,紗紗應已成功破壞電子設備;他無暇證實,按計劃大膽審慎地深入基地內部。

而監視室內……威瑪·格特曼坐在椅上,兩腿高翹,打個阿欠,盯著牆上大鐘,還有六分鐘才半夜十二點……今天時間過得特別慢……

“有沒有什麼異狀?”他閒來無事便問。

他的手下戰戰兢兢地監視著每台畫面。“一切正常。”

斑村是州逼近的基地西南區——距離密室不遠,走廊上的其中一名守備人員跟夥伴道:“阿呆,我去撒個尿。”

阿呆對他時常藉故溜達感到反感。“阿瓜,你真是爛人屎尿多耶!”

阿瓜回頭回他一箇中指,阿呆也不甘示弱地罵出伸直中指的意味。

斑村是州對基地內威瑪·格特曼安排的守備位置極為了解,成功地又閃過一部監視攝影機,他無戒心地轉個彎,卻正面迎上一名揹著長槍的大塊頭!

奇怪,這時候怎麼會有人來到這條走廊?威瑪·格特曼更改了守備方式?沒有機會問出答案,高村是州很快地以麻醉槍擊昏對方!慢一拍舉槍的阿瓜後倒在地。

糟糕!前方牆上的攝影機剛好轉向這方,拍攝到他擊倒那個人的畫面了。

他屏息了兩秒,那部攝影機轉到另一個方向;誓鈴未響,紗紗已成功控制他們的監視系統。

他不再躊躇,迅速前進,接連擊倒走廊上的守衛,來到密室門前。密室的鋼製門由主電腦控制,開啟時需刷卡及經過指紋鑑定。

斑村是州立定不動,看著表,時針、分針、秒針重疊的那一瞬間是他和紗紗約定的時刻!他兩手各握一支麻醉槍!

時間到!爸制門自動開啟,他與密室內的人對上眼的剎那,整個基地的電訊設備故障,燈光、空調、電腦系統全部停止運作!

斑村是州在一片黑暗中連開七槍!方才那一眼他便看清所有人的位置及可能的閃躲姿勢!

黑暗只持續八秒鐘,基地內的不斷電系統自動運作,大燈閃爍兩下恢復光亮!角落還有一名醫護人員!雖然她無攻擊能力,高村是州也不得不擊昏她!

“女乃女乃!”高村是州喚病床上瘦弱、面色蒼白的老者。“女乃女乃!”

老女乃女乃似乎陷入昏迷……!斑村是州抱起她,“女乃女乃,你振作一點!振作一點!”情況不樂觀,他必須趕緊將她送醫。

“唔!”他迅速的移動令老女乃女乃不適。“我哪裡委靡不振了……”聲音極為虛弱,不過那股頑固氣息依舊存在。

太好了……!斑村是州檢鬆了一口氣,現在只要儘快離開這裡!

監控室。突然停電使威瑪·格特曼受了一場虛驚;待一切恢復,他當然要問:“一切依舊正常?”

“是的。”下屬回道。接著看到左下用某個畫面……“奇怪,幾分鐘前看到阿瓜離開守備營,不見他回去啊……怎麼這會兒他又從守備位置走出來……”

“怎麼回事?”威瑪·格特曼雷似的嗓門有著即將轟隆作響的味道。枉費這些人被稱為組織裡的精英!前一秒才說一切正常,後一秒又說奇怪……

“我聯絡他們看看。”聯繫人員呼叫道:“啊呆與阿瓜,聽到請回答。”沒有收到迴音,再呼叫一次,情況依舊。

“出事了!”監控人員激動站起,“監視系統被人介入,現在的背景是十分鐘前的畫面,是重播!”

“讓我再看看密室!”這狀況發生得讓人措手不及,威瑪·格特曼吼道:“讓我看看密室!”

“沒有用……這全是之前的畫面……”

威瑪·格特曼憤怒一踹,將先前的座椅踹成兩半!“啟動緊急鈕,降下各走廊的防護牆!”若他們仍在基地內,不信這樣他們還走得掉!“命令所有人員全力搜索基地四周,見人就殺,不用留活口!”如此一來,就算他們插翅也難飛!

“不行!緊急鈕故障,防護牆也降不下來……電子設備全被控制、破壞了……”

“我這也不行……通訊設備也失效……”

“我生平最痛恨‘不行’這兩個字!馬上給我辦好——”威瑪·格特曼的咆哮幾乎撼動了整個監控室。

在場下屬只得跑步通知各處弟兄,敵人入侵、救走人質,全力追殺——

斑村是州抱著老女乃女乃回到半山腰上。由夜視望遠鏡可以望見基地周圍一片混亂,威瑪·格特曼發現人質被救走了。目前他們正逐步搜索上山,再不快走,他和老女乃女乃會被發現;他身上只有兩支麻醉槍,還得保護老女乃女乃,恐怕對付不了那些人。

紗紗要他等十分鐘,如今過了八分多鐘……等待的時間格外漫長……

背後有窸窣聲,他轉身、舉槍,見到一俊碩偉岸的身影而未加扣下扳機。

“你們兩個笨蛋!”時庭凌人一身是汗,他找了好一會兒才發現他們,“竟然一聲不響地擅自行動!我說過我的人可以幫忙,不是嗎?”竟然把他的話當耳邊風!

看到高村是州手上抱著一個人,喲,救出那老太婆啦!他看看他身後、左右,略微放鬆的表情又緊繃。“紗紗呢?”

斑村是州看錶,快十分鐘了……“她還沒出來。”

“她還沒出來!”時庭凌人走到山崖邊,“她還沒出來,你居然還這麼冷靜!”

“等……”高村是州想請時庭凌人信任紗紗的能力,但不待他說話,時庭凌人便不顧未完全痊癒的腳傷,躍下山崖,採取最近的路徑逼近基地!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高村是州足足等了十四分鐘了……!懷中的老女乃女乃急需就醫,而紗紗有時庭凌人……應該……

他決定離開!

“不!”老女乃女乃緊抓他的衣衫,“我還撐得住……我們等……等到小紗紗來為止……”

“可是……”

有兩名威瑪·格特曼的手下自山崖探出頭,高村是州舉槍,但似乎比對手慢……砰、砰!斑村是州開槍,那兩人卻背後中槍掉落山谷。

斑村紗紗精神奕奕地爬上來。“你們還在!”她有些諒喜,跳到高村是州與老女乃女乃面前,“我們快走吧!”

“紗紗……”她沒遇到時庭凌人?

“對不起,稍微延誤了一下。”高村紗紗想像得到他和女乃女乃有多擔心。“這個某地除了我們原先發現的兩個軍火庫,在東區某個小倉庫還有一些彈藥,我實在不想傷害基地裡的人員但若留著那些軍火,以後一定會害死更多人……”

斑村是州愕然,“所以,你……”

她點點頭,俯視基地,“再三十秒就會爆炸。”

她設定時炸彈引軍火庫!以那些彈藥的威力,整個山谷將會被夷為平地!包重要的是……“時庭凌人進去找你哪……”

“凌人……”炸彈已先在高村紗紗心中引燃!“他為什麼……”

轟——!基地兩個軍火庫同時爆炸,捲起兩個巨大的火球,仿如夜空中出現兩個大太陽!火球威力急速蔓延,細碎的爆炸聲不斷,不一會兒,整個基地陷入火海!

“紗紗……紗紗……”

一個月後。

威瑪·格特曼的秘密基地被炸得片瓦不存的當時,高村紗紗沒有昏厥;她只是傻住,面無表情地望著那片火海……

在那樣劇烈的爆炸與火焰中,時庭凌人存活的機率等於零。

最不能接受這項事實的竟然是高村紗紗。

她終日不發一語,稍微不注意她,她便兀自陷入發愣狀態,很難喚回她的知覺。

她完全沒有食慾。此刻,經過療養,身子恢復硬朗的老女乃女乃親自哄她進食。

“小紗紗,張開嘴巴……”老女乃女乃像對待小嬰兒,舀一小匙飯湊近紗紗嘴前,卻遲遲不見她乖乖張開嘴。“小紗紗……”老女乃女乃眯眼認真瞧心愛的孫女,紗紗又呆住了。將湯匙放回碗中、老女乃女乃忍不住嘆氣,“哎……”

“女乃女乃,讓我來吧。”高村是州領幫傭進房,“讓人扶您去休息。”老女乃女乃容易養好身體,可別因擔憂紗紗而又病倒。

“快請醫生治好小紗紗……”老女乃女乃由幫傭挽著,神色極為傷感。

“有的。”高村是州安慰她道:“醫生說紗紗很快就會好。”哎……能醫治紗紗心病的心藥……打哪兒來?“您安心休息吧,女乃女乃。”

老女乃女乃出房時,遇見來到門前的、原以為不可能再出現的人時,險些驚愕地叫出聲,被來人示意保持安靜。老女乃女乃拍拍受到驚嚇的胸口,帶著一抹笑走開。

房內的高村是州專心與紗紗說話,未察門口有人。

“紗紗,可以了,他知道你這麼為他傷心,也會很心疼的。”他輕輕撫紗紗瘦削的臉頰,“紗紗,醒醒。”

“噗哧!”時庭凌人原想憋久一點的,但從沒想到,原來高村是州用令人起雞皮疙瘩的腔調說話是如此的滑稽,他實在忍不住笑。

“你……”他居然……時庭凌人居然完好無恙……太不可思議了……

“你心裡在想,這傢伙是人是鬼,對不對?”時庭凌人走入房,連腿傷也完全好了。“不,你一定在想,該死的這傢伙為什麼還活著!”他相信高村是州是全天下巴不得他真的死了的那一個人。

別把人想得和他一樣無恥!“既然你沒事,為什麼不早一點出現!”不僅害得紗紗變成這樣,就連他也曾在夜裡悄悄落下難過的眼淚!現在想想,真是不值!

“我的左腿和左半邊身子都燒傷,那個樣子就算回來你們也認不出來。”沒有高村是州帥是他這輩子唯一的小小遺憾,怎麼能讓紗紗見到他臉上、身上盡是燒傷疤痕的可怖榜樣?

他性格的面孔依舊酷勁十足,完全看不出有任何燒傷痕跡。可見他接受極先進、優秀的治療。

“凌……人……”聽見時庭凌人低沉的聲音,高村紗紗知覺逐漸回覆。這是她這一個月來第一次出聲。她的雙眼因湧淚而茫然,看不清來到面前的人影是真實存在,或只是她虛假的幻想。“是我害死你……”

“小笨蛋。”時庭凌人彎腰,“死人能夠吻你嗎?”

他含住她乾澀的唇,心疼的、寵溺的吻得極緩、極輕柔。他摯愛的小妖精,竟為了他變成了一個小可憐……不只她,這些日子以來他也被思念折磨得失了心一般……

這個吻持續得極為長久,深入得足以令紗紗窒息——醒來吧,他的公主……

“你……”高村是州揪住他,若不是紗紗真的因而回神,他早揮拳痛揍!“你……”他氣得說不出話!做這種傷人心的舉動時,至少等他不在的時候吧!

“嫉妒嗎?”時庭凌人抓著高村是州雙臂,前進,逼使他後退、抵上牆板。“來吻我的唇,完成你與紗紗間接接吻的心願呀!”

盛怒中的高村是州怎禁得人激!他一使勁,兩人的位置互換,“你以為我不敢?”

“你敢的話就來呀!”時庭凌人身子一翻。“需不需要我採取主動?”

斑村紗紗眨眨眼。這是什麼畫面……時庭凌人把哥哥逼到牆邊,氣氛比一男一女還暖昧……她很早以前便覺得,如果見面便開斗的這兩人性別不相同……一定很相配……驀然,她心生一計……

“哼!”高村是州推開時庭凌人。若再僵持下去,他可能真的被迫和這討厭親嘴!“有件事你還沒說清楚,你為什麼還活著?”

對啊,那麼劇烈的爆炸,凌人怎麼會沒事?高村紗紗疑惑地看著時庭凌人,等待解答。“在那個鬼基地裡,一個肥老外救了我。”當烈火籠罩他,他自己也認為在劫難逃;沒想到保羅·屈麥奇多出現,帶他進入基地底下逃生通道免過一死。事後,更將他送往國外,接受最精密、先進的醫療。他不明白對方為何冒死救他;而送他回國後,對方要求的回報也很奇怪——一個願望!“我答應給他一個願望,感謝他的救命之恩。”

“一個願望?”真凱!“他若許願要你的靈魂、要你的所有呢?”

“你以為我和你一樣笨!”他坐在紗紗身旁,攬住她的肩膀——哇,美人在懷,還可以一邊貶損高村是州,真是人生一大樂事,好想高喊——活著真好。“他許的願望若太過誇張,我何必接受?”

“拿開你的髒手!”高村是州惱怒地拉起他的手臂!那個什麼肥老外會許什麼願他沒興趣,從今以後,時庭凌人休想在他面前碰紗紗一下!

“你又吃味了?”時庭凌人反握他的手,“不打緊,我可以多抱一個,過來我左邊,乖。”

“你!”

如此這般,兩個大男人又小孩子氣地吵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