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田徑隊的社團教室在器材部的隔壁,裡頭有兩張長形會議桌、隊員各自專用的置物櫃,但更衣還是得到樓層邊側的洗手間。

寒假期間,只有三年級的一般教室開放學生來校自習,所以田徑隊裡大部分三年級生下午皆至自己的班級教室讀書;一、二年級中,也有人在完全安靜的狀態才念得下書,便到學校圖書館。

因此早上的訓練結束後,留在社團教室裡的人並不多。

時值正午,社團教室裡只有四個人,貝幼蓮坐在一張鐵椅子上,面前擺有便當,便當旁又有一本書,嘴裡塞一堆飯菜,看著書本努動嘴巴唸唸有詞,小唇泛油、兩頰圓嘟,既可愛又可笑。

她的雙親白天都有工作,胞姊貝侑年十一點整得到茶藝館打工,若她上午練習完畢便跑回家,家裡僅剩她一個人,不但不知道午餐該吃些什麼,隨便填飽肚子後,必定倒在沙發上一覺睡到黃昏--

索性跟其它人一起訂便當,留在這兒聊聊天、吵吵嘴,要不多多少少也能念點書。

“這麼認真,小心消化不良。”

又來了--!貝幼蓮拉長脖子仰頭翻白眼。任仿封和同學回教室自習,但三不五時跑來這兒礙在她眼前,常常像吃肉時沾一下醬油似的,三兩句話惹她一肚子氣,拍拍就又走人。真是!苞那個混混教練一樣,盡會耍人。

不過他今天把便當捧來了,會在這兒吃完飯才走。

“要你管。”低聲吐了三個字,告訴他這裡低氣壓籠罩,他最好識趣一點,閃到別角落去。

“那是什麼書?”縱然她冷風颼颼,他頂頭依舊陽光普照。

貝幼蓮拿起書,封面對著他。

“字彙方法小百科。”他讀出書名。“內容是什麼?”

貝幼蓮翻開目錄,要他自己看。

“從英文的字源--字根、前綴、字尾著手背單字。”用根手指挑翻整本書看封皮底頁,“『最完備的一本活背英文單字的書』哇,好有水準。”見貝幼蓮傲然朝他聳眉,他低頭看她的便當菜色,“咦?妳怎麼有滷蛋?”

貝幼蓮用筷子把蛋分成兩半,“本來就有的啊!”她傾身拿對面桌面一個未啟封的飯盒,飯盒是方妮奈的,每次練習完她不在洗手間裡磨蹭一個半小時是不會回來的。貝幼蓮拉開封盒讓任仿封看,“你看大家都有。”把飯盒放回原位,翻開書,“學長知道什麼是字源嗎?”

任仿封想了一下,“像是我們中文字的部首吧。”把便當擺到她的便當旁,明顯覬覦她的滷蛋,“我沒有。分我一半。”

“才不要咧!”貝幼蓮把便當捧離開他,當下吞食一半用香醇滷汁熬煮的蛋,“你不會去找便當老闆要。”瞄他一眼,笑言:“想不到學長也知道字源就是英文部首。”

任仿封COPY她臉上挑釁與取笑兼具的笑容,“依妳現在的程度,還不需要這樣唸吧?”

“你什麼意思!”便當“碰”地平貼桌面。

“我沒有惡意。”

他臉上的笑明明就很有惡意!“不然我要怎麼念?”

之前作的單字本愈看愈雜亂無章,她才到書局選焙這一本字彙方法小百科。可是這兩天背下來,依然覺得背過就忘,念得很無力。人家說讀書要有方法,看他能給她什麼好方法。

“我覺得國中三年的文法、單字都很實用,不如回頭把它念好,重新打好基礎。”

意思就是她的基礎很差就對了。不過那也是事實。“然後呢?”

“還可以聽廣播學英語啊。找適合妳程度的課程,訓練聽力。這時候應該還不急著背這麼多單字。”

“學長英文很好?”她攪攪盒裡的飯菜。

“學長他什麼都好得不得了--”方妮奈美容結束,回到教室。甫就坐,她常用的淡雅少女香水味便飄到面前兩人的鼻下。

“謝謝。”有禮的人接受讚美總會欣然道謝。

“妮奈,妳又穿得這麼美麗。”同在教室裡的其它隊員眼光全在她身上。

方妮奈穿了一件黑色緊身無袖背心,外罩粉紅透明膠質的長襯衫,則是同色不透明膠質短窄裙,黑色長靴。

“會不會太野?”方妮奈打開飯盒。

“很好看啊。”

讚美齊聲響起,不過方妮奈抓到任仿封和貝幼蓮的嘴巴沒有動。

“學長覺得呢?”

“滿適合妮奈的。”任仿封點頭,眼露欣賞。

“謝謝!”方妮奈轉向貝幼蓮:“幼蓮覺得呢?”

貝幼蓮剛好塞一大口飯入嘴,她抹抹嘴,“醜、死、了!”雖然刻意強調而一個字一個字說,但聲音因口內有雜物而含糊。

“嗚……”方妮奈手指橫在眼前佯裝哭泣,尋求任仿封的安慰,“學長……”

任仿封伸手拍拍她的肩,“幼蓮開玩笑的。”

兩人又成功的經營起“曖昧的氣氛”,貝幼蓮不屑地:“嘖!”拿著書籍轉向,背對二人。

“幼蓮?”

“哼!”她不理任仿封的輕喚。依稀覺得後方唏唏噓噓,非常詭異,不知在搞什麼。她硬是捺住好奇,沒有回頭。

餅了一會兒,貝幼蓮回過頭,請注意,她可是為了吃飯才回頭的。她拿好筷子打算夾滷蛋,但飯盒裡找不到一絲“蛋影”,“奇怪!我的蛋呢?”

未與他們同桌的隊員抬頭糗她:“妳什麼時候會下蛋了,我們怎麼不知道?”

“我明明……明明還有一半啊!”她把另一半也吃掉了嗎?沒有啊。

“妳自己整個吃掉了吧!”方妮奈推測。

“可是我明明……”眾人強憋在唇齒間的笑意漸漸浮上枱面,貝幼蓮想也不想便篤定犯人是誰!她站起來,“學、長!”

“什麼事?”任仿封露齒而笑。

“你、還、笑!”朝他伸出手,“蛋給我還來!”

費力合上雙唇,正經道:“我沒有拿妳的蛋。”

“幼蓮,妳的蛋大概孵化完成,長腳跑掉了。”另一桌的隊員發聲,“四處找找,說不定會找到一隻小雞。”當真彎頭巡祝教室角落。

“我沒有心情開玩笑。”貝幼蓮額頭髮紫,臉色陰沉,“給我還來?”

“已經到肚子裡面去了,怎麼還?”任仿封賴皮。

貝幼蓮怒急扠腰,“你還說不是你拿的?”

任仿封笑彎了眉眼,“我的確沒有拿,我是用吃的啊!”

“討厭鬼!”貝幼蓮拍桌大罵,“小偷!”

“我的滷蛋還在,誰要?”方妮奈ㄋㄞㄋㄞ的聲音揚起,看看怒不可抑的貝幼蓮,再看看依然帶笑的任仿封,把滷蛋放入任仿封的飯盒,“學長最疼妮奈了,妮奈要把蛋蛋送給學長。”

任仿封學她ㄋㄞㄋㄞ的聲音,“學長謝謝乖寶寶妮奈。”

“給我一半。”一道咬牙切齒的沉鬱嗓音介入對視得忘我的兩人之間。

方妮奈嘟起小嘴,“妮奈整個都給學長了。”

“沒錯!但是他欠我一半!”

任仿封從貝幼蓮怨恨的表情上看到顯示著將不擇手段掠奪的兇狠目光,忙不迭捧起飯盒往外跑。

“小偷!你別跑--”貝幼蓮容不得佔盡便宜的他輕鬆的全身而退,追了出去。

“他們兩個好象很要好。”兩人消失後,有隊員這麼說。

“誰說的?”方妮奈高舉雙手不贊同,“我跟學長更要好。”

而離開教室的貝幼蓮和任仿封,在操場上展開追逐戰。

貝幼蓮不擅長跑,加上早上已經運動了兩三個小時,前頭的任仿封又跑得曲曲折折、耗人心力,她很快便體力不支,停下來,手撫膝蓋彎身哈呼哈呼地喘氣。

“你別跑……哈……呼……哈……呼……小偷……”

“跑不動了?”任仿封停在約離她五步遠的前方,“誰叫妳平常只會偷懶。”

貝幼蓮累得連瞪他的力氣都沒有,索性就地盤坐。

“還好吧?”他來她身旁,蹲下,“吃飽飯跑步容易不舒服。”

“你吃死算了!”貝幼蓮惱怒不已,“膽固醇!斑血壓!糖尿病!”

犯得著為一兩顆小蛋發這麼大的脾氣?

任仿封翻開手上飯盒,把方妮奈無條件奉送的滷蛋分成兩半,夾起其中一半,“哪,還妳一半。”送近貝幼蓮的嘴巴,勸誘她:“嘴巴張開--”

貝幼蓮像個四歲的小朋友,嘴巴大張,“啊--”等大人送食物入口。

“嗯……”任仿封卻鋒頭一轉,自己吃了蛋,“好吃。”說著,跳離她身邊。

貝幼蓮踢舞四肢臭罵:“壞蛋學長!”

“好啦好啦!這一半真的是妳的。”任仿封立在原地,等她起身。

貝幼蓮站起,“我自己夾。”

“請便。”筷子給她。

貝幼蓮閉上眼睛緩慢咀嚼,得來不易的東西吃起來特別好吃。

“妳頭髮亂掉了。”

罷才的跑步使她發線左右的頭髮有些錯亂,任仿封幫她撥齊。

“你頭髮也亂掉了、了、了--”她舉手抓住他的頭髮,左右扯動他的頭。

“好痛!”

“活該!”貝幼蓮跑開,朝他扮鬼臉。

任仿封看看附近,有自動販賣機,而貝幼蓮身上僅穿一件單薄的運動服,便問:“會不會冷?學長請妳喝熱飲。”

“不稀罕。”她走到他面前,趁他起步時伸出腳想拐倒他,“偷襲!”

“哈哈!”任仿封反應快速跳開一步,站得穩穩的。“偷襲失敗。”

計謀失敗,貝幼蓮不悅地轉身走開。

任仿封跟在她後頭,“背面襲擊。”技巧性抬高腳底接觸她的後鞋跟,讓她的鞋月兌離她的腳。

“啊!我的鞋……”她金雞獨立,“你!”

他比出V字型,“襲擊成功。”動動鼻子,“嗯……什麼味道臭臭的?”開始哼歌:“香港腳、香港腳癢又癢,用了足……”

“嫌我腳臭!我就用鞋子塞你的嘴--”

“好狠哪!”

“別逃!”她穿好鞋子,對方已跑遠了。

沒關係。縱使他跑的方向和社團教室相反,她不信他不會折返那裡。

於是她慢慢踱回教室以逸待勞。

“他人呢?”進門時,她隨口問一下。

“拜託!妳追了這麼久還沒追到他?”

貝幼蓮不答,坐下來把便當裡剩下的飯菜攪得稀巴爛。

“幼蓮,妳覺得學長怎麼樣?”

方妮奈的一句話引起眾人注意。連吃完飯伏在桌上小寐的人也睜開眼看向她們這方。

“什麼怎麼樣?”

“討厭或喜歡?”

“什麼討厭或喜歡?”貝幼蓮口氣不佳再度反問。

“哈!我就知道妳一定會開始打哈哈。”

貝幼蓮拍桌,“我這種樣子像是在打哈哈嗎?”

方妮奈眨眨眼,睫毛又長又媚,“妳每天和學長又吵又鬧,想必很喜歡他。”

“妳說什麼!每次都是他來惹我,我很生氣,妳看不出來嗎?”

“那妳是很討厭他?”

“方妮奈!妳有神經病!”就是有一堆無聊的人,老愛扯些喜歡呀、討厭的問題。

“幼蓮,妳的態度好惡劣。”其它人全站在方妮奈那邊。

“我……”

方妮奈含笑,又對她眨了眨眼。

貝幼蓮覺得很挫敗、很懊惱。

◎◎◎

罷開始的三天,茶藝館老闆為免同樣的事情必須講解兩次,將四名新人一起排十一點到下午七點的午班。

彼及體力平均分配,老闆決定日後一男一女分為兩組,午班、晚班各一組。由於貝侑年住處較遠,排定早班,而男方商量結果,由景霖法與她搭配一組。

晚班時段為下午五點至凌晨一點。

今日為正式打工的第二天,時間臨近午後七點。

比凝寧擅繪海報,店老闆要她畫出店內一系列食物並添上價目,恰巧周飛樊也是班上的學藝股長,整個下午兩人被關在員工室裡作畫。

兩人分別盤踞桌面兩頭,保麗龍、牆報紙、雲彩紙、麥克筆、刀片……等等各式工具散置桌面、地上。

“裁紙的鐵尺在你那邊嗎?”谷凝寧翻開幾張牆報紙,找到割紙版和刀片,沒看到她從家裡帶來的裁紙用鐵尺。

周飛樊非常專心為紙上圖樣上色。

“喂!”谷凝寧拍拍桌面,“尺借一下。”

周飛樊抬頭看她,冷麵笑匠似的,“我無尺。”

比凝寧唇邊肌肉抽搐了一下,無恥之徒,自以為很幽默嗎?無聊。

“每次我這樣說,我們班的女生都會笑。”周飛樊有些失望。

比凝寧嗤之以鼻,“我才不是……”

周飛樊搶話:“妳才不是女生?”

比凝寧唇線緊抿。她才不是他們班的白痴女生!左右模模,幸運地找出鐵尺,進行裁切的動作。

“妳們是不是在哪見過霖法?”

他們已經連續好幾個小時安靜作晝,周飛樊聳聳肩、活動筋骨,眼看快要下班,開口和她攀談。

“為什麼這樣問?”谷凝寧不急不緩反問。

“前天第一次見面時,妳們的反應很激烈。”

她抬頭看他一眼,“認錯人了。”

“他像誰?妳的舊情人還是貝侑年的?”

“喂……”沒料到他問得這麼大膽露骨。

“怎麼分手的?妳甩了他還是他甩了妳?”

“你!”她挺直腰。

“我還沒問完,”先頭問的只是暖身、小CASE。“你們當初--進展到什麼程度?我聽說現在的女孩子不僅不會拒絕,甚至還很主動。”不羈的濃眉動了動,吊兒郎當的混混模樣。

“你出去!”

“這裡又不是妳家。”周飛樊手長腳長,蹲在椅子上,非常非常無賴。

比凝寧端坐在椅上,拇指滑動刀片開關,刀鋒弄進弄出,發出軋軋響聲。

有血腥味。

餅一會兒,她站起,大動作地裁切紙張,上半身幾乎與桌面平行,隨著手上動作前後搖動。容易引起思想邪惡的人的遐想。

周飛樊正是思想邪惡之人。

“我覺得,”周飛樊手撫下巴,死盯她微微晃動的胸口,“妳滿漂亮的。”

比凝寧一時愣住,沒注意到他邪惡的目光。

“美得滿有味道。”他的手擺出撫模某種東西的可恥姿勢,口水都快滴落桌面,“維持這個動作不變,臉不要看的話,真的挺勾引人的。”

牆上古鐘敲了七下,谷凝寧甩下刀片,拂袖甩門離去。

“東西沒收好怎麼可以下班?”房內只剩他一人自言自語。

他著手收拾東西,反正老闆不急著要這些海報,大可慢慢畫。

門被拉開,谷凝寧帶了其它三人回來。

“收工了?”周飛樊笑問。

“表姊,”文緹玟扯扯谷凝寧衣袖,“什麼事讓妳這麼生氣?”怒衝衝到前面拉他們三人來休息室。

比凝寧好似有千愁萬恨地怒瞪周飛樊,“他騷擾我。”

“他騷擾妳?”

“我騷擾妳?”

在場所有人都開口了。

周飛樊起身,走到她原先的座位前,“我誇獎她很漂亮啊!你們叫她做這樣的動作看看,”他模仿她裁紙的動作,晃動上半身,“會發現她的身材真的很標準,啵兒棒!”

“周大哥,你。”文緹玟掩嘴輕笑。

比凝寧轉眼瞪表妹。貝侑年輕聲喚她,“凝寧……”

“表姊,別生氣了。一會兒吃飯叫他付錢請妳。”她攀住比凝寧手臂撒嬌。“我覺得時間還早,大家不要急著回家,到快餐店坐下來聊一聊嘛!景大哥已經同意了,你們有沒有其它意見?”

“我贊成。”周飛樊附和,“以後分成午班、晚班工作,就沒有這樣的機會了。”眼神又色迷迷地瞄準谷凝寧的胸部,“不過到時候可以天天送谷美女回家,LUCK!YA!”

“谷美女……”文緹玟捺住笑,偷覷握緊拳頭的谷凝寧。

“對啊,希望不是作古的美女。”周飛樊猶不知死活,吹起口哨收拾桌面。

“凝寧……”這裡大概只有貝侑年相信再鬧下去,谷凝寧會衝上去和周飛樊幹上一架,為免釀成事端,她握住比凝寧的手,“我們……我們還是先走好了……”

“別太在意他。”景霖法開口留二人,“他一鬧起來就沒有分寸。”

“我們一起往快餐店前進吧!”文緹玟青春洋溢,比出超人飛行時的手勢。

比凝寧看看貝侑年,她應該十分期待和心上人對坐聊天,但顧及她和周飛樊的不合,才會提議離開。她反握住她的手,露出釋懷的笑,“一起去吧。”

五人一塊兒打卡下班,走向同一條街上的快餐店。隊型是,谷凝寧和貝侑年在前頭,兩名男生在後面,文緹玟走在中間。

“有一陣子我和侑年常到那家快餐店。”谷凝寧回頭說道。

景霖法眼中閃過某種神采,“大概什麼時候?我和飛樊去年暑假在那裡打工。”

比凝寧彈指,“對!差不多就是那時候。”

“或許我們在那時候打過照面。”景霖法的稚氣笑容源於那顆小虎牙。“怪不得我覺得妳們挺面熟。”

“是嗎?”谷凝寧瞄瞄身旁好友,唉,純情小女孩已經紅透臉了。“搞不好你們上輩子交情就很好,所以這輩子一見面就覺得面熟。”

“不可能!”程咬金殺出來破壞谷凝寧設的棋局。文緹玟揚聲說道:“上輩子和景大哥交情好的人一定是我,侑年姊姊則是我的朋友之一,和景大哥只是點頭之交。”

貝侑年霎時停步,後頭三人繞過她和谷凝寧,變成走在她們前方。

文緹玟回頭看看錶情僵硬的二位姊姊,吐吐舌,俏皮道:“童言無忌、童言無忌。”

“嘿咻!”突然竄入兩名男孩中間,各勾住二人手臂,抬起腳將全身重量送給他們,“你們兩個好高,讓我在你們中間盪鞦韆。”

“好啊!”周飛樊甩動她的身子,“然後我們趁機把妳丟到馬路上去!”

“啊--表姊,救命啊!”

“我……我想起跟我爸媽說過今天會回家吃飯,我先回去了!”貝侑年掉頭跑開。

“好啊!拜拜!”文緹玟開心道再見。

“侑年!”谷凝寧追貝侑年,“緹玟不懂事,妳不要在意她……”

有兩名同齡的女孩與她們錯肩,“是景霖法他們!”認出前方即將轉入快餐店的男孩身影。

“好過分!有女朋友了,還和女生在街上拉扯玩鬧!”

“對啊,好過分……”

天大巧合!比凝寧顰眉,怎麼會這麼倒黴?碰巧聽到這麼……駭人的新聞……

“對不起……”貝侑年聲音黯然,“我先回去了。”

◎◎◎

貝幼蓮敲敲姊姊的房門,等了一會兒,徑自扭開門進去。

“媽說妳一回來就躲進房間,叫我來問妳吃過飯沒?”看清楚雙腳縮起坐在書桌前的貝侑年手上拿著的東西時,貝幼蓮叫了一聲:“譁!”拍拍胸口,“拜託,現在什麼天氣,妳躲在這兒吃冰!”

難怪覺得她房間特別冷。

“要不要吃?”

貝幼蓮反抱雙臂發抖,盯著那翠綠人果棒冰,搖了搖頭,“光看那個顏色我就酸得流口水了。嘶……”

“妳曾經嫌它太甜。”貝侑年咬了一口,態度沉靜,嘴唇卻泛紫。

“可是……”終究禁不起誘惑,上前握住姊姊拿冰的手,自尾端咬一小口,“呃……”寒冷冬季裡吃冰,冰得人心口發麻,“好……好爽……”

迅速又咬一大口,凍得合不攏嘴。“怎麼會突然想吃冰?”

貝侑年把整枝棒冰全給了妹妹,眼神一黯,“他有女朋友了。”

“誰?”腦筋一時也給凍住,轉不過來。“照片裡的那個他、現在一起在茶藝館打工的那個他?妳怎麼知道?”

貝侑年聳肩,無力敘述過程。“其實沒什麼好意外的。”

貝幼蓮心想她可能會哭,舌忝著棒冰,不知怎麼安慰。

“幼蓮,我是不是很膚淺?”

“怎麼會……”

“我因為他的外表而喜歡他,對他根本完全不瞭解……”貝侑年倒還不會想哭,只是陷入自惡情緒。

“可是你們很有緣分。妳可以慢慢了解他。”兩人若無緣,絕不可能再遇。

“他可能覺得我很討人厭,不會說話,又常鬧彆扭。”

“妳想太多了。”她咬下一大塊冰,用牙齒咀嚼,舌頭麻痺了,嘗不出味道。

“當初不要注意到他就好了……”

“哎呀!有喜歡的人才好呢!”她湊近她身邊,“像我,每天渾渾噩噩,生活沒有重心,沒事還要被那兩個傢伙煩死!”

貝侑年被她逗出笑意,“他們又對妳做了什麼?”

吃完冰,她咬咬木棒,“甭提了!”扠起腰,開始生動描述今日方妮奈和任仿封的惡形惡狀。“妳知道嗎?學長那個討厭鬼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