序幕

夏辛戀。一個外表極度美麗的女子。

時冷時熱、捉模難定。不少人這麼形容她。據我所知,她冷,是指她對感情的淡然態度;她熱,則暗示著她一瞬間可爆發出來的烈脾氣。冰可凍人、火會灼人,面對一身烈焰、冷冰的她,大家莫不保持適當的安全距離。

然而,她不知收斂的火爆性格在我看來,只是任性罷了。

我知道她對我的第一印象極差。當時在公司一樓大廳,一名女職員無故糾纏著我,我心煩、不耐之際,看見一名女子優閒地步入大樓。白襯衫、淺藍寬鬆牛仔褲的不羈打扮;柔細微髦過腰的長髮隨她移動的腳步輕飄,臉上絕美五官訴說的是倔傲、漠然的表情。她太美了,美得令人無暇顧及她那一身冷傲氣質。

美得令人想佔為己有。

於是,我藉由她,甩掉了身邊因貪戀我的名聲財富,而厚顏鮮恥死纏著我的女子。我用的方法是荒唐、過分了些,但我不知道她的反應會那麼激烈。

我當眾強吻了她,且似乎長達一分鐘以上。為何讓那吻持續了那麼久的時間?說實在話,那一刻的感覺,還真不是我個人控制得住。而以夏辛戀的觀點來看,莫名其妙被誤會為第三者,還被一名尚未正眼瞧過的陌生男子擁住並親吻,她的確有棹力在我臉上烙上一個熱辣的巴掌。

但她未免太會記恨。事情過了這麼久,她仍當我是個警不兩立的大仇人。

而像她這樣一位美麗、卻性情爆烈的女子,在初見面的那一剎那,或許確能激起我的情悲,但絕對無法使我動心。

原以為和她之間再不會牽扯上任何恩怨。沒想到,我無意間擇中的新娘——簡易安,竟是她十多年來的親密好友。

簡易安的相貌不若夏辛戀那麼出眾;表現在外的是隨和、灑月兌的性格。不過實質上她的內心卻是敏感而纖弱的。她一直在等,等待一名懂得守護、體貼她的人出現。

我想娶簡易安為妻,當然是以理智衡量後的結論。那些男女之間,愛或不愛,真情非真情之類的言論,在成人世界裡,實屬幼雅、虛假。

外界對我的評論是花心。以我身邊女伴的數量來看,用花心來形容我,並不為過。所以我無意辨解。只是,容我說句內心話,女人實在是太過貪婪的一種動物。單就這一點,我便無法長久與她們相處在一起。

然而,事業上逐漸獨當一面的同時,家族裡要我成家的聲浪也愈來愈大。男大當婚,我全然不排斥長輩安排好的對象。妙的是女方反而離家出走了。對方演出的這一場失蹤記,內情不單純,為顧及兩家族間的情誼,我沒有深入調查。

經過這件事,我體認到與其再由長輩擇定對象,不如由我自己挑選。選中簡易安,是因為她的純真直率和母親可愛的性情相映襯,所以若帶她進入我的家族,不會有不和諧的疑慮。而她的沒有心機,也使我樂於納她為共度一生的伴侶。

我相信這是個非常好的決定。卻沒料到正當我自信滿滿地以為一切將依我所願的進行時,夏辛戀硬生生毀了這椿婚姻。

當她得知簡易安將戒指退還給我,她臉上揚起的勝利笑家令我切齒。以理性觀點來看,我對女人無甚多好感;但確確實實激起我的厭惡感的女人,夏辛戀是第一個。

畢竟情緒是互動的。她對我的憎恨與不屑,我尚可置之不理,但她的多事與自以為是卻令我揚起切齒的厭惡感。她太任性、太不懂人情事故。

所幸簡易安終和職籃球員雷楓在一起,也算是有個不錯的歸宿;我毋須與夏辛戀多做計較。只不過,因為不讓偶像明星舒薔妮為了自己的名聲,而製造是非阻撓那兩人的發展,我才讓我的名字時常和她一起出現在娛樂新聞上。天知道這樣一項舉動,夏辛戀又要為我冠上什麼樣的罪狀。

以我此刻的身分及年齡,實不該有意氣用事的想法與作為。然而,若讓我曉得她像一般女子一樣,害怕一些蟑螂、老鼠之類的害蟲,我不敢保證我不會特意去找些活生生的蟲子來當作贈禮;我好想看看她失措驚叫的模樣。

實在應該有人來馴馴她的任性。

要不要將馴服這一隻攻擊性太強的烈貓,列入我這一季的行事表裡,我尚未能下決定。畢竟她的實力不弱,她具有挑翻我的理智的能力。

而今,尹氏跨入台灣傳播界的動作大抵完成。一切都循計畫執行,我沒什麼好興奮的。但我卻覺得十分有趣。因為我所接收的傳播公司中,職員名單裡有夏辛戀。

很好奇當她知道這消息時,會有什麼樣的反應?

九六年初夏尹前賢

※※※

錄完預定的存檔節目,夏辛戀回辦公室,自抽屜抽出一張邀請函,再一次翻看內文。頂頭大老闆為慶祝自己版圖勢力擴張而舉辦的宴會。

“夏小姐,要不要一起走?”

夏辛戀瞄一眼牆上鐘錶,微笑對同事道:“不了,我還有事。”

“那我先走了。”

“拜。”用手上的邀請函搧了蝙風后,興趣缺缺地將該張柬帖放入皮包裡。

她起身離開辦公室,入了電梯,要電梯往上攀爬。

上午有人通知她,老闆要見她;當時她即將要入棚錄節目,對方說老闆知道,待她有空再上樓,今晚九點以前,老闆都會待在辦公室。

其實她完全不在意老闆換誰。和公司籤的合約明年才到期,根本不需要想太多。

不過她還是花了些時間思索尹前賢為何指名要見她?她的工作、層級,尚無資格直接與他接觸。那麼,他是想憑仗身分權力來公報私仇?

怎麼做?開除她?哼,她求之不得。

來到他辦公室所在樓層。他的秘書已下班,辦公室門關著,窗口有百葉窗遮掩,不過看得出裡頭的燈亮著。

敲過門,無人應聲。再敲一回,扭門把徑自開門。

尹前賢在,不過不是單獨在。他坐在辦公位上,與懷中女子互相擁吻,情況進展得頗為激烈。

夏辛戀唇角勾出冷笑,笑容沒有任何涵意。她將門把鎖鈕按下,反身欲幫他帶上門。

“我在等妳。”

她退出房外之際,尹前賢竟出聲。他懷中女子茫然順著他的視線回頭望,見到門口有人時,花容失色,一聲驚叫,跳離他的懷抱。

夏辛戀認得那名女子。是出過唱片,主持過節目,卻紅不起來的小明星。

女子緊張地整理衣衫,發抖的手無法將衣釦扣緊。尹前賢手撐下顎,側頭看她慌忙的神態,他神色嘲諷,方才和她的親密仿若假象。

好不容易理好衣衫,卻找不到鞋。夏辛戀搖搖頭,面對門牆,不再看她。

在桌角看到一雙高跟鞋,撿起後,女子赤足奪門而出。夏辛戀瞥見她淌淚的臉上有羞慚、有後悔。

她一點也不同情她;早知如此,何必當初。

走到辦公室中央,看著尹前賢拿面紙拭臉。

“吃過晚飯沒?”他以熟稔的口氣和表情打招呼。

夏辛戀沒那個閒情逸致同他打哈哈。“找我有什麼事?”

尹前賢抿唇,吃掉方才女子留在他唇上的口紅。“沒有話要訓我?”

“我說過,只要簡易安和你沒了牽扯,你做的任何事都和我無關。”她才懶得鄙視這種無藥可救的爛人。“再說,有資格訓你的人,是我們台灣娛樂界的驕傲——舒大牌。”

尹前賢淺淺一笑,“我和她……”作勢站起。

“起身時,”夏辛戀提醒,“煩請低頭看看褲子拉煉拉上了沒。”

尹前賢不以為意地繼續保持笑容。他走到她面前,以凌厲的目光審視她的五官、肌膚。“你真的很美,美得連JENNY都得自認遜你一籌。”JENNY,舒薔妮的英文名。

他伸手欲親觸她粉女敕誘人的面頰,夏辛戀側頭閃開,皺眉不悅。“砸大把鈔票進入這個圈子,希望別是為了個人私慾才好。”

“什麼意思?”

“台灣娛樂圈己經夠髒了,你別進來湊熱鬧。”

他仰頭輕笑兩聲,再正視她,道:“不覺得你對我的看法太片面、太主觀?”

夏辛戀雙眉一揚,“你這項投資的甜頭很多,不論是在名、在利、甚至於在人——女人。我只是站在客觀的立場向你建議,稍加節制一點。”

“關心我?”

無恥小人,跟他講道理是白費力氣。夏辛戀閉嘴不語。

“默認了?”俊逸的面容故作嬉皮無賴。

“沒什麼事的話,我要走了。”

尹前賢留她,“等一下。”

“什麼事?”

他咧嘴笑,牙齒整齊晶亮。“一起去吃飯,再聊。”

令下屬通知她來見他,是要她陪他吃飯?“我和你沒什麼好聊的。”她轉身便走。

“等一下。”

夏辛戀停步,給他最後一次機會說出找她來的真正目的。他未吭聲,只自顧自的掛著白痴笑容。

懶得推測他打著什麼主意,她決定走人。

“喂,我叫妳等一下。”

夏辛戀這回不再停步。他箭步上前攔她,被她機靈閃開;他索性自她身後環抱住她整個人,不讓她走。

夏辛戀扭身,但掙不開他。低喝:“回你座位上!”

“抱妳一起?”他下巴擱在她右肩上,貼著她的耳朵說話。

夏辛戀往左側頭,“很抱歉,桌角太銳、桌面太硬。等你在這房裡放了張軟床,再找我來。”

“前陣子初吻才獻出,這會兒就懂得選場地了?”側轉她的身子,抬手撫模她的唇,觸感潤涼。

“夠了吧?”夏辛戀冷冷瞪視他。

他點頭,放開她。“沒有破口大罵,沒有張牙舞爪,你的脾氣沒有傳聞中的容易失控。”

“何必跟只發春的瘋狗斤斤計較?”是他先不規矩,她毋須再對他客氣。

遭辱罵的尹前賢臉上淺笑稍褪,回身回到辦公桌後。

待他坐在皮椅上,夏辛戀開口:“我不知道你想幹什麼?但你讓我覺得因為我唆使易安拒絕你的求婚,你在我身上記下一筆帳。可是,雷楓那人雖然滑頭、傻氣了些,卻絕對比你適合易安。”

尹前賢雙肘擱在桌上,十指交錯。“你在和我談和?”

“解除敵對的關係,不表示是談和。我不在乎你這個人,不在乎你是誰、什麼身分,抱持著何種信仰、想法。你在這世界上的生存,和我夏辛戀沒有任何關係;說得再清楚一點,尹前賢這個人,連當我的敵人都不配!”

聽著她的話,尹前賢原先因笑容褪去而平抿的唇角突然又揚高。

“如果你這笑容指的是你進駐這棟辦公大樓,而和我形成的主僱關係;我可以走人。”

“那個吻……”尹前賢眯眼,“怎麼辦?”視線焦點鎖住她的唇。

“別告訴我,你吻過千千百百個女人,最在乎的,是和我的那個吻。”

“也許是呢?”

“初吻又怎麼樣?我又沒少塊肉。”夏辛戀滿不在乎地擺手,“噁心的感覺漱過口、刷過牙就不見了;更重要的是,跟你這種人計較,我嫌浪費時間,告辭了。”

“尹氏在美國傳播界有一席之地,”他對著她轉過身去的背影發聲,“也只有這部分是我獨當一面走出來的;所以來到台灣,我積極投入這一行。遇見像你這麼具有明星架勢的人,沒有理由放過。”

夏辛戀回眸打量他,他已換上正經姿態。“轉入正題了?”

“你和公司三年籤一次約。”打開右手邊第二個抽屜,拿出兩份資料。“最新的一張還有一年的效用。算是給你我一個機會,換成演藝約如何?”作狀要遞給她。

夏辛戀上前接過資料。一份是她署了名、蓋過章的舊約,另一份則是他口中的演藝約。

“這種方法你也想得出來!不嫌太過幼稚?”未繼續閱讀細節便把契約丟至桌上。

“我不是開玩笑,更不是樁陰謀。不只一個人告訴我,像你這般光鮮豔麗的女子只站在劇場的舞台上未免太過可惜;一直待在幕後,更可惜。試著在螢光幕上亮亮相,感受一下媒體的渲染力有多強,如何?”

夏辛戀雙手扶桌,上身前傾,“你有看過像我這麼老、脾氣這麼拗的新人嗎?”

“市場上,洋女圭女圭已經夠多了。我從美國調一組實力堅強的幕後製作來幫你,保證讓你有最好的作品、最好的宣傳。”

“多謝你的抬愛。若我想當明星,不會拖到今天還只是個平凡人。我現在的日子輕鬆愉快,不打算有所改變。”

“尹氏傳媒親自挑選、栽培的人,除了你,不作第二人想。”

夏辛戀立直身,卸下掛在左肩上的皮包,拎著帶子,往肩後一甩,“那就請你自己一個人坐在這兒慢慢作夢幻想吧。”

第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