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突然問我最怕什麼,我大概會回答……最怕置身在川流不息的馬路上,尤其當自己也是個騎士的時候。

塞車的景況就甭提了。那種時候頂多揪出幾個無能高官或看不順眼的公眾人物,恨罵至無話可吼為止。會令我心顫的情況是,前方四十公尺處交叉路口的交通號誌亮著刺眼的綠色燈號,所有同行在雙線柏油路上的鐵皮車主或二輪騎士,莫不加足馬力,競速通過該道關卡。

如果在這時候瞄瞄後視鏡,就會發現自己簡直像是被群暴走族追殺一樣!

若為甩開後頭眾人,而更用力地踩下油門,只怕飛快的車速將非駕駛所能控制。相反地,減低速度的話,又恐怕有人自後頭追撞上來。

腦海裡不斷假想意外發生後慘不忍睹的景象,久而久之,愈來唸不敢親自開車上路了。

正所謂惡人無膽吧!(我是惡人?嗯,真的還挺像的。)

新房的佈置總算到了最後階段,只差得耐心等待一些向海外訂購的傢俱及布幔了。我可以說是傾家蕩產,才得到這間位於高級華宅區內第十二樓,地廣七十坪的豪華住屋。外人必定覺得一名女子隻身擁有這處豪華公寓未免奢侈了些,但這一切全是我靠自己的力量得來的,我自己賺的錢,當然自己決定如何花用。而且人生苦短,好不容易撈了一大把錢,難道存放在公家銀庫裡,閒來看看簿上的數字就滿足、快樂?

原先住的小單身公寓打算用來出租,既然有人要,乾脆就月兌手了。車子也同時賣了,新屋這裡附屬的停車位,自然也就不再需要。我是打定主意不再親赴大馬路上衝鋒陷陣。

買了我的舊房兼舊車的人,近來因為工作處於空檔而顯得無所事事,見他閒得發慌,索性要他暫時充當我的私人司機。他是個守時的人,車況再怎麼不好,也能在說好的時間之前抵達指定的地點;而且他的駕駛技術極佳,坐在他的身旁,穩定、自在的車速,總會使我記不起自己駕車時為何會有那麼大的不安全感。

他是個不錯的司機。真想叫他別去打什麼籃球了,專職幫我開車就好。

我當然不會把這種想法告訴他。

初夏辛戀

※※※

斑亦玄蓋下車蓋,放棄與這輛身價百萬卻問題多多的車子繼續搏鬥,他轉身後靠車體,用手抹去額上的汗,重重的籲出一口氣。

一個半月前,尹氏已經為在台據點正式開始營運舉辦過宴會。而今晚公司大樓宴會廳裡的慶典,則又是為了慶祝負責人尹前賢入主台灣傳媒界。他統合了數家規模不小的傳播公司,雖然還算不上能與國際性的傳播公司相抗衡,但已足以在地方上稱霸。

斑亦玄所待的球團隸屬於尹氏企業,他身後這輛車原先的主人——夏辛戀,也因公司遭尹氏併購而成為尹前賢的員工。兩人皆收到這場宴會的邀請函,不過若不是甫成一對的雷楓和簡易安認為擇日不如撞期、花自己的錢不如花別人的,私自將宴會命為他們的訂婚宴,大部分的球員和夏辛戀不會首肯參加。

斑亦玄看看錶,十分鐘前就該和夏辛戀會合,接她到會場,但車子在三十分鐘前,在這兒拋錨了。

他扯扯衣服前襟。身上襯衫因他方才埋頭找問題所在而汗溼,他卻仍搞不清楚車子毛病在哪。站直身,撥撥也被汗浸溼了的前發,心想等人只等五分鐘的夏辛戀,現在肯定很生氣。

抬眼望望這附近的環境,很純粹的住宅區,商店極少。

他走了兩條街,找到一家便利商店,門外牆上有一座投幣式公用電話。

他進入商店買瓶飲料,順道和店員兌換一些銅幣。

同時,在店前走廊另有兩人。

“謝謝你,我一定會好好保存的。”接過偶像明星親自簽過名的簽名照,欣喜萬分地贊對方:“妳本人漂亮好多哦!”

“哪裡。”露出招牌的甜美笑容答謝。“啊,”看著該名歌迷一蹦一跳地離開,她恍然察覺手上東西還未還他,“你的筆……”

懊人未聞她的聲音,顧自興奮地高高跳起並大喊:“LUCKY!”落地時卻險些跌倒,心想後頭的偶像一定看到自己這麼糗的景況,趕緊模模鼻子逃離對方視線。

偶像明星舒薔妮掩嘴淺笑。受到她存在的影響,而表現失常的人多如過江之鯽,她認為這是身為公眾人物所需具備的基本能力之一。

她轉身欲進入便利商店,不料撞及正好自店裡走出來的高亦玄。

斑亦玄手上的零錢落了滿地。兩人相遇的場景裡充斥著叮叮噹噹的響聲。

“抱歉。”舒薔妮等著對方認出她。

“沒關係。”高亦玄蹲下來撿零錢,沒看她一眼。

她眼尾露出可人笑意,熱心道:“我幫你。”

他略微抬頭看她一眼,除了一聲,“謝謝。”外,沒有她所期待的反應。

他還是沒認出她?舒薔妮心中疑問和不悅悄悄擴大。一般人,即使不是她的影歌迷,遇見她後,至少也會客氣的寒暄、讚美她兩句,而這人卻完全不搭理她。

“剛剛好嗎?”她將拾起的銅板交給對方。

斑亦玄稍微點了一下,好像少了兩枚硬幣,不過他道:“沒關係。”起身轉向公用電話。

“先生。”她喚對方,對方回頭。她指指他立起後,地上出現的兩枚銅板,“還有兩個一塊錢。”她代他拾起,交還給他。

“謝謝。”他隨手便撥下夏辛戀新屋的電話號碼,回應的是答錄機的聲音。他們約定的地點在她住處大樓門前。遲遲未見他身影的夏辛戀沒有回住處等他消息,那麼,她自行赴宴?或是仍在原地等他?她……會擔心他嗎?

他的唇角勾出一絲苦笑,改將電話通向公司的宴會廳。

“那個……”舒薔妮發聲。

斑亦玄轉頭,表情有些訝異。他不知道她還停立在他身旁。

“你也要用電話?”他問。

“不用。”搖搖頭後,問他:“你平常不看電影,也不聽歌?”

任誰被陌生人這麼一問,都會愕然地:“啊?”

舒薔妮刻意以正臉相對,讓他看清楚一點。她認為即使不讀報、不看電視,也沒有不認得她的道理。也許,有人會說她太過自我膨脹。但有數據顯示,她在台灣的知名度遠高於現任民選總統!

“不覺得我很面熟?”

斑亦玄只覺得莫名其妙。“啊,”猛然發覺手邊的電話早接通了,“喂喂,我想請……”對方卻恰巧在他出聲之時切斷了連線。

斑亦玄輕輕攏眉,看著那名容貌清麗卻舉止怪異的女子走入便利商店。他側頭想了一下,他該覺得她很面熟嗎?懂事以來他接觸的女性並不多,若要他平空想象,也只想象得出夏辛戀的表情而已,尤其是她生氣時絕豔冷漠的表情。

跋緊將電話重播至宴會場,煩請接線生找人來聽他電話。原本打算找雷楓,思及今夜他算是個重要人物,便改找學長方宇為。

正當他話筒附耳等待的時候,舒薔妮又來到他身邊。“打不通嗎?”

斑亦玄看到她手上多了一本書,她進入店內買了一本雜誌。

“我看你一直重撥。”

斑亦玄歉然一笑,表示耳邊電話有人接聽,舒薔妮立刻禮貌性地退後兩步。

簡短地告訴學長方宇為,他遲至現在未到會場的理由,並請對方見到夏辛戀時代為轉告並先說聲抱歉。

他掛上電話,舒薔妮還在他身後。雖然她說她不用電話,他還是退開一步,要將電話讓給她使用。

“我沒有要用電話呀。”舒薔妮眨眨眼。

“那妳是要?”他不明白她為何一直停留在他身邊。

舒薔妮點頭,理解他的疑問。她揚揚手上雜誌,“你等一下。”

她翻尋那本雜誌裡有關於她的報導。其實她可以直截了當告訴他她是大名鼎鼎的舒大牌,不認得她的他實在無知;但這方式有點窘,何況他好像以為她不太正常……

正因為如此,她定要扳回顏面。雜誌上的相片一和本人對照,就可以印證她不是胡說八道。廣為人知,是她工作的原動力,今日不讓他認識她,她不甘心。

“你是要……”高亦玄記起那本雜誌裡有一篇他的專訪。看她手上另外握著一隻銀色的簽字筆,他恍然明白,“原來你想要簽名。”

他咧開一個爽朗的笑容,告訴她,“再翻過去兩頁,筆借我一下。”徑自接過她手中的雜誌和筆,在紙上留下他帥氣的筆跡。

“你……”他這一串動作使舒薔妮訝異不已。

斑亦玄將她的東西交還給她,“像你這麼漂亮的小姐也喜歡看籃球,真是我們打球人的榮幸。”她所有怪異的舉止終於有了合理的解釋。

舒薔妮不可置信地盯視雜誌上附有的照片,“這人就是你!”

“是啊!難道不像?”她剛剛一眼就認出他了,怎麼這會兒開始質疑。

看看照片,再看看他本人,“真的是……”這是什麼樣的情況呀!她有些發暈了。“那雷楓……”前一陣子她和職籃球員雷楓有了一些感情上的牽扯,還造成了桃色新聞。

“你最喜歡雷楓?”

“才沒有!”她賭氣似地輕嚷。她和雷楓才無任何瓜葛!將雜誌後翻兩頁,“你知道嗎?這本雜誌上頭也有我……”

斑亦玄看著她特意晾在他眼前的報導及照片,一時間不知該作什麼反應。

以為他還是沒弄清楚她究竟是誰,她沉下臉,合上雜誌,冷聲道:“謝謝你的簽名。”迅速走出廊道。

斑亦玄再度拿起話筒,按下車廠的電話號碼。他已想起她曾是雷楓心中的偶像,不久前和雷楓、簡易安、尹前賢幾個人之間的風風雨雨,他並未太過在意。而剛剛她離開時似乎動了氣……

電話接通,高亦玄斂起思緒,同對方交談。

名人遇見名人,有時候也挺麻煩的。

※※※

夏辛戀怒氣衝衝離開宴會廳,快步來到電梯前。這一陣急促的步伐使她微喘,她背靠著牆,沒有立刻按亮電梯門鈕。

雷楓和簡易安這兩個人,本來是相生相剋,走到哪鬥到哪,礙不著別人的。這下可好,兩人開始互稱老婆老公,慣有的鬥嘴變成打情罵俏;閒來沒事的時候再連成一氣,四處炫耀彼此的恩愛,別人不想眼紅還不行。

罷才進入會場,和高亦玄交情頗佳的學長方宇為和那兩個活寶在一起,一如她印象中的安靜穩重。而那兩個傢伙則眼神詭異,不知分別打著什麼主意?雷楓看到她如看到惡虎,一副畏畏縮縮、沒出息的模樣。不用別人開口,夏辛戀便猜得到他肯定趁她不在的時候,瞎說了某些有關於她的事。而死黨簡易安的表情更是沒個正經。她呀,吃多了雷楓的口水就越像他,一天比一天皮,一天比一天油腔滑調,真是滑頭!

他們明明知道因為高亦玄失約,她已經惱火了,還頻頻試探、挑釁。好吧,反正她本就不喜待在那種虛偽的應酬場合裡,既然她們那麼想看她生氣,她便打蛇隨棍上,佯裝發怒,走人囉!

不過說來最該捱揍的是高亦玄。沒錯,那輛百萬名車對他而言只是價值二十萬的二手車,但他不該讓它在這種時候拋錨。他猜想得到她一邊擔心他是否出事,一邊在大馬路旁看著車來車往,足足等他等了三十分鐘嗎?

三十分鐘!比她等人只等五分鐘的原則多了六倍。難怪兩活寶知道了之後,放肆地眉來眼去、鬼吼鬼叫。

然後,愛得正幸福的兩個人,迫不及待要散播幸福散播愛。簡易安提醒她,再不把自己的終身大事打個底的話,會被人家笑是老……嗯啊嗯……的哦!

無聊!她倒覺得總比還沒出嫁就不是個嗯啊嗯的好得多了!

誰都聽得出她反嘲他們在結婚前就破了最後關卡。簡易安當下要雷楓幫忙說話,殊不知雷楓就愛看老婆出糗,故意縮頭縮腦惹惱就快過門的愛妻。很快地,兩人起了內鬨,老婆當下掀老公的底——自袋裡掏出她的法寶。

依舊倚牆而立的夏辛戀微笑地看看手上的聲控錄音機。簡易安這個既怪又可怕的女人,十幾年來身上永遠帶著一台小型錄音機。用錄音帶記錄生活——她總是如此聲稱。

簡易安將錄音機連同耳機一起交給她時,斜睨雷楓,一邊說:“有人覺得你和那個該死的、沒有準時去接你的傢伙挺登對的……”

他們果然趁她和高亦玄未赴宴之時嚼舌根。怪不得一見到她,神情立刻詭異邪魅。

按下倒轉鍵,夏辛戀面露好奇地微挑柳眉,拿起半邊耳機塞入右耳。沒有等到帶子迴轉至起頭,便按下放音鍵。她只是想先聽一下他們用什麼語調來說人閒話。

“反正,總而言之、言而總之,”是雷楓慣有皮皮的、欠人扁的聲音:“這兩個人的個性、生活方式完全搭不在一起。為了避免小斑重拾撞牆的老毛病,這種可笑的事不準再提,OK?”

“從頭到尾都是你的意見!”簡易安啐他。“話說回來,好久沒見到亦玄頭上有傷了……”

“怎麼沒有!上回因為某個狗屎杯籃球賽裡有個狗屎栽判,氣得他當眾……”

“說髒話的時候,嗓門別那麼大!”聽著生動的對話,彷彿看得見簡易安揪他耳朵訓他。“你看!嚇走老闆的客人了!”

雷楓果然稍稍壓低聲音,“講到大嗓門,讓我想到夏辛戀才是個名副其實的大嗓門。她叫起來、笑起來、罵起來,都會震得人耳嗚。”

按了STOP停止放音。摘下耳機,夏辛戀眼神斜睨,不太友善。

原來討論的結果是——她和高亦玄在一起,是一件既可笑又根本不可能的事。

將垂在胸前的長髮拂至肩後。單聽這一小段,可以想象這卷錄音帶的精釆度,也瞭解雷楓為什麼一直髮出心虛的呵呵呵的笑聲,拖著方宇為一起到別處逛逛。

只是繃起臉、弄擰氣氛、甩頭走人,似乎太便宜了他們。

兩個混帳活寶,祝他們幸福美滿,天天飽暖思婬欲。

她站直身,按亮電梯門鈕,側頭想起簡易安提到“你看,嚇走老闆的客人了”——尹前賢一直站在距離他們很近的地方,聽他們的談話。

他到底在打什麼主意?

令人反感的傢伙,和他呼吸同一領域的空氣讓她作惡。

電梯門開,夏辛戀見到站在裡頭的人時,瞳眸閃過某種光彩,隨即垮下臉,別開視線焦點。

“你來了。”高亦玄的神情和聲音一樣歉疚。

夏辛戀側開一步,讓他出來。“要走了。”

斑亦玄揚起友善的笑容,問:“你等我等了很久嗎?”

夏辛戀跨兩步入電梯,按著OPEN鈕,冷腔道:“你以為你是誰?”

“別生氣了!”先是無奈地抿抿唇,接著挺直胸振作精神,以撒嬌和耍賴俱在的表情道:“要我怎麼向你賠罪?”

“少學雷楓那副嘴臉!”瞪他且兇他,“醜死了!”

“我……”那是人求饒時的樣子呀!怎會和“雷楓那副嘴臉”混在一起呢?

夏辛戀改按CLOSE鈕,門合上的同時,她抿緊唇揚起下巴,不和他道再見。

“等一下,辛戀!”在外頭的高亦玄急忙將門拍開。手伸長按著牆上開關,“我找不到車子故障的原因,又沒有法子聯絡到你,真的很抱歉。”

夏辛戀面無表情,造成兩人之間冷凝的氣氛。她瞳仁瞟了一下,不耐煩地問道:“車子呢?”

“進車廠了。”只要能繼續和她交談,應該就沒事了吧。“妳要去哪,我送妳。”

“車子不是故障進廠了?”

“我緊急向朋友借了車。”

“你朋友真夠義氣,立刻就把車借給了你。”嘟嘟嘴,諷道:“不像我朋友,明明拍胸脯保證會準時去接我……”

斑亦玄再次苦笑求饒地喚她的名,“辛戀……”

“誰準你不用叫學姊!”

又冷又硬的口氣令高亦玄楞了一下。之前已試叫了好幾次,她都沒生氣呀!唉,也罷,陰晴難定是她最大的特色。

“學姊,”只得立刻改口。“妳手上那是?”他問的是她手上拿著的錄音機。

“你簡易安學姊的怪癖。”

斑亦玄眼中一亮。又有趣事發生,而錄音帶在夏辛戀手上,事情和她有關。

“我可以和你一起聽嗎?”

“如果我現在關上電梯門,”唇角有些詭異地上揚,“你又沒來得及按開關,這門還打得開嗎?”

“啊?”高亦玄不懂她的意思。

夏辛戀立刻公佈解答,“門兒都沒有!”

她冷倔的態度使高亦玄下眼眶的肌肉有些抽搐,笑不出來了。

“放手啦!”夏辛戀拍拍關門鈕,卻關不上門。電梯門仍由外頭的開關控制著。

斑亦玄用力按著鍵鈕,不讓她走。

“你不放手怎麼進來?”夏辛戀依舊斜眼看他,不過眼神已放輕鬆,甚至滲出了些許笑意。“難道要我霸著電梯不放,就這樣站著跟你聊天?”

斑亦玄如獲大赦,開心地到她身旁,“謝謝學姊。”

“你……”夏辛戀鼓腮。不知是他叫得虛假還是怎的,那學姐二字聽起來竟覺得很不順耳。

※※※

回到家,梳洗過後,將錄音帶放入音響的卡帶機裡。

揀一本雜誌,整個人曲坐在沙發上。優閒地翻閱手上書籍,一邊隨意聆聽揚聲器播放出來的對話。

前頭有一大段,雷楓和簡易安討論在場影歌星的長相裝扮,間雜鬥鬥嘴、談談情,兜一兜過往復雜的情事,屬於廢話。

另外,得知雷楓另一名死黨劉立平到美國去了。可憐的落難王子,被尹氏裡無法無天的公主緊追不放,甚至使了伎倆,誘騙他入她的地盤。願他好運,得以全身而退。

尹前賢的聲音在錄音帶裡出現得極早,這使她訝異;而他停步不久,便有記者粘上身來。讓記者與會,主要希望他們報導宴會熱鬧景象,持續炒熱尹氏名氣;不過記者們顯然比較熱中於打探台灣巨星舒薔妮和這位業界名流近況如何。一名記者頻問舒大牌為何未陪同他一起出席,並點出他為她安排的新戲角色,挑戰性極高;歌唱方面,似乎為她自美延請實力超強的幕後製作,在在顯示他決定讓她榮耀亞洲的名聲更名副其實,甚至揚名世界。

尹前賢一直未出聲作答。夏辛戀想象得到他悠然品酒,不搭理對方的高傲姿態。

記者最好奇的是,一旦兩人形成了情人兼事業夥伴的雙重關係,會不會演變成助力與摩擦並存的矛盾交情?他當然沒得到答案,尹前賢身邊的人很快地過來阻止他們繼續叨擾他。

下屬趨走記者後,尹前賢繼續和簡易安兩人攀談。

他一直和他們在一起?意識到這個可能,夏辛戀背脊不自覺僵直。他的存在很突兀,很格格不入,相信雷楓等人亦感到不自在。

“還有人沒來?”他發問。

“嗯,還有幾個球員。”答話的是簡易安。

“恭禧。”他又說。

夏辛戀皺鼻。他的聲音裡有笑意沒誠意。

“謝謝。”簡易安竟還在他面前表現嬌羞,該打。

“好好待她,她是個不可多得的好女孩。”尹前賢交代雷楓。

聽到簡易安細笑。不知這時候雷楓有何表情,是眼泛紅絲,還是自暴自棄地塞了滿口東西?

“董事長,”陌生的聲音,是他的下屬吧。“來了幾位貴賓,你要不要現在就過去和他們打聲招呼?”

“他媽的!”雷楓發飆了,也許是尹前賢已離開。“妳好不好,用得著他來告訴我?”

“嘻嘻。”沒想到依舊受人憐惜,心頭大樂。

“嘻嘻嘻!”雷楓這幾聲發得很嘔。“有人專程來訪問他,他一句話也不說,真跩。”語氣中嫉妒濃過不屑。

活該!夏辛戀一點也不同情他,誰叫他只會放馬後炮,沒種。

“人家帥呀!哪像某人,只因為沒人過來問問舒大牌的舊情人過得好不好,就在這自暴自棄了。”

“我哪有自暴自棄!”

“原來您就是傳聞中舒大牌的舊情人呀!失敬、失敬。”

這個白痴,隨隨便便就又中計;而簡易安也真是的,舊帳都快翻爛了還不肯罷手。夏辛戀打了個呵欠,覺得無聊。

“打擾你們小倆口一下,”學長方宇為出場,“高亦玄呢?”

睡意漸爬上眼底的夏辛戀眨了眨眼,手上雜誌紙滑,指尖不小心多翻了幾頁,趕忙再翻回正在閱讀的地方。

“他去接辛戀了。”

“那兩人,”學長沉穩地說出令人詫異的話:“該不會突然對上了眼,跑去單獨約會了吧?”

夏辛戀手上的雜誌落至地上。居然是學長起的頭……

當時現場也不輕鬆。雷楓“噗!”地噴出甫灌入嘴裡的香檳。

“你好惡心哦!”簡易安輕嚷。

“都是學長害的啦!”雷楓咳嗽兩聲,埋怨道。清清嗓子,繼續說:“學長,你要嚇人也別用這種招式。還有,高亦玄是不是哪裡得罪你了?”

夏辛戀撿起雜誌,丟在茶几上,抽出背後的靠枕抱著。

“怎麼?你們覺得這兩個人不可能在一起?”方宇為對雷楓的語調不以為然。

“也不是絕對不可能。”簡易安在意見形成對壘的兩人之間發表看法,“只是會有些執行上的大困難。”

“不可能!怎麼可能?”雷楓簡直是失聲驚叫了,“你們別想陷害高亦玄,他和我可算得上是拜把的哦!”

拜託!夏辛戀不禁顰眉。事情沒那麼嚴重吧?

“喂喂!”簡易安要他冷靜點。不過她贊成他的看法,“我也認為辛戀和高亦玄兩個人,怎麼看都不覺得登對。”

何謂登對?像她和雷楓?

“就是說嘛!學長,你又不是不知道,夏辛戀喜歡新的而且貴的東西,我們的高亦玄卻是喜歡二手的、便宜的東西。”

“所以自古以來辛戀不要的東西,亦玄就會掏腰包收買下來。兩人這些年來你丟我撿,互補習慣了。”

夏辛戀緊抱靠枕,整個身子蜷縮在一起,並在心底哼了一聲。

“一旦他們在一起,要買東西的時候,該選斌的、好的,還是便宜的、實用的?”

是啦是啦!兩個活寶一搭一唱,當然登對。

“他們可以交換意見,參考對方的看法。”方宇為道。

“夏辛戀那人會參考別人的意見嗎?”雷楓很不客氣地問。

“你的意思是,辛戀是個自私自利的人?”

“我可沒說得那麼白哦!”雷楓不至於笨到看不出老婆開始設陷阱。“嘿,你該不會還沒改掉你那壞習慣吧?”

“我才沒你那麼三八。”

就這樣,他相信她沒帶那台聲控錄音機?看來,他被出賣了也不能怨自己歹命,只能怪自己愚蠢,不學乖。

“最近辛戀搬到新家,把舊的住所賣給亦玄了。”

“對啊,夏辛戀這女的就是眼光好,她從不買次等貨委屈自己。實際上她原先住的那公寓不論地點啦、坪數啦,都比一般小單身人住的地方好多了,但她就是不滿足。你看過她新房沒有,房子本身好壞不說,單裡面擺設的價值就嚇死人了。還有,聽說她三天兩頭就跑些西餐廳、簡餐館;GOD!這麼貪圖享樂的女人,誰養得起呀!”

混帳,又沒要你養!夏辛戀仰身,朝腿上靠枕揮出一拳。

“她只是比較重視吃和住的品質而已,而且她也沒奢望由別人來養她。”

夏辛戀推測簡易安記起袋子裡的錄音帶正運轉著,所以口風轉向。

“這樣最好。高亦玄已經夠可憐了,千萬不能又把他踢人萬丈深淵。”

簡易安失笑:“你在說什麼啦!”

“可不是嗎?夏辛戀手邊的東西的確都不錯,但她偏就有把好東西弄壞的能耐,然後再丟給高亦玄,而且還十分不客氣地收錢。像她那輛車,被她折騰得連修理廠都不敢收了,高亦玄還傻傻地買來當作寶;有事沒事還得當她的私人司機,任她隨傳隨到……還有還有,你們想想她那烈脾氣……”

夏辛戀到今天才知道,她在雷楓眼裡是個這麼膚淺的女人。

“你小聲點。辛戀好歹是你學姊,怎麼也輪不到你來宣傳她有多壞。”簡易安不想害他死得太慘。

“我只是實話實說。”不聽勸的傢伙。

“你們為何不試著從反方面想?亦玄一直樂於保留辛戀用過的東西,這不是很奇怪嗎?”方宇為再述個人見解。

“不……不會吧!那兩人相差一歲吔!”簡單說來,方宇為高簡易安和夏辛戀一屆。而簡、夏兩人專五時,高亦玄專四,雷楓、劉立平專三。

所以一旦提到年齡,簡易安心頭便會湧起痛楚。

“我不也老你兩歲?”她澀著聲音提醒雷楓。

如今兩名女子芳齡二十八,其他人的歲數可以輕易推算出。

“這……我們不一樣啊!你青春可愛、我成熟穩重,我們倆站在一起,速配極了!哪像他們兩個。哪,高亦玄的招牌就是那張女圭女圭臉,那些看球的妹妹不都最愛叫他親愛的小扮哥?而夏辛戀長得太美豔,他們看起來根本不只相差一歲,兩個人手牽著手走在街上,人家會以為姑姑帶侄子上街了。”

泵姑帶侄子?本該氣極了的夏辛戀竟爆出笑聲。姑姑帶侄子,唔,好好笑的比喻。

簡易安果然也噗哧大笑,“你完了你。”

“什麼?”

“沒事。”乾咳了兩聲,“你繼續。”

“身高!斑亦玄才一七六而已。”

“才?平常人中,身高一七六是標準身材。”

“夏辛戀是平常人嗎?你見過女生二十歲後還繼續長高的?你們不想想,她的身高標準嗎?一百七十公分!單單兩公分高的鞋跟,外加挺胸,兩人看起來就一般高。吵起架來,高亦玄怎麼壓制得住她?”他說話的同時,一直有簡易安極力壓抑卻忍俊不住的抽笑聲。“你一直在笑,笑什麼啦?”

夏辛戀將靠枕倚向扶手,平躺在長沙發上。

“亦玄的名字很拙,”簡易安依舊是笑,“不是我說的,是辛戀說的。”

唉唉,好久好久以前私底下和她聊過的話,都被搬上枱面了。

“反正啦,”雷楓還有長篇大論要發表,“這兩個人在性格上呀……”

第二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