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雨後出月的那個夜,

玫塊花開;

我,佇立窗前,淺睡卻醒,

任那

猶殘水珠的莖上刺,

猛戳我

捧心、難耐的——

思念……

※※※

颱風過後引進強烈西南氣流,氣象報告近幾日全台降雨機率極大,果然這一整天下來,雨,可以說是下個不停。

尹前賢住在一處位於高樓的豪華公寓。

夏辛戀原先站在該大樓外頭的廊沿下,大樓管理員以為她是為了躲雨,但眼見雨勢減弱、稍停,她卻依然立在原地躊躇發呆。他基於善意,出去問她有什麼事,是不是要找某層樓的住戶,未料她竟慌著說沒有,沒什麼事,提著一件透明衣套套著的西服,轉身步下階梯。

雨停未久,烏黑的天空繼續降雨,且雨勢不小。

夏辛戀是那種出門時見外頭沒雨便不帶雨具的人,所以被雨淋溼可說是家常便飯。她步下階梯後,立在大樓外的行人道上淋雨。

避理員搖搖頭,覺得莫名其妙,折返大樓管理室。

不知過了多久,十樓住戶送訪客下樓,管理員對著電視打盹,未同住戶打招呼。

“計程車已經到了,我自己出去就好。”

“我送你上車。”

兩人自旋轉門出了大樓,尹前賢撐開傘,輕摟身旁女子細腰和她一起走下階梯,送她入計程車後座,並把手上傘交給她。

他悠然向車內人兒搖手道再見。安坐在車裡的女子搖下車窗,催他快回廊下,以免淋雨受寒。他低頭吻她偷了一個香。

回到廊下,他目送計程車駛離,猛然看到行人道上有一個人影!

夏辛戀察覺他發現了自己,旋身想要跑開。尹前賢衝入雨中拉住她移動中的纖弱身影,然後半拖半抱地擁著她回到廊下。

“你來多久了?怎麼不上去?”

夏辛戀抱著頭蹲,她被雨打得有些發昏。

她的模樣使尹前賢蹙眉,“你溼透了。”

頭暈稍退,她緩緩站起,把手上東西拿給他,“還你。”

尹前賢接過那件西服,故意說:“這也溼了。”

“外頭罩了防雨袋。”夏辛戀冷淡應了一句,便要告別,“謝謝你,再見。”

“特地跑到這裡,淋得全身溼透,就只是為了把外套還我?”

已背過身,正要下階梯的夏辛戀停步,“不然你以為是為了什麼?”

尹前賢一笑,“當然是想見我。”

“沒錯,”夏辛戀竟未否認,“我見到你了,再見。”

“你應該感謝剛剛那個女孩子,若不是我陪她下來,今晚你可能見不到我。”尹前賢繼續以抬槓的口氣發言。

“沒錯。”雖然她來到這裡,卻沒打算要上去撳他門鈴;若不是他下樓來,他不會發現她就在他大樓前的行人道上淋雨。“幫我向那位小姐道聲謝。”她跨出廊外。

尹前賢上前握住她手臂,把她拉回廊內,“雨下這麼大,別急著走,上去坐坐。”

夏辛戀甩不開他的手,遂瞪他,道:“別把我和那些主動來找你的女人看成一樣!”

“她們怎樣?而你又是怎麼樣?”他的手略下滑,改為輕輕箍住她手腕。

“我只是來還東西而已,完全沒其他意思。”一陣涼風襲來,她全身不禁發抖。

尹前賢當下拉著她進入大樓。“跟我上去擦乾頭髮,換套乾淨的衣服,喝杯熱茶,再好好和我談談你和那些女人有什麼不一樣。”

經過管理室時,夏辛戀看見管理員睜著大大的眼睛看他們兩人移動。

“放開我!我要回家!”

“再這樣下去你要回去的家是醫院!”

尹前賢有些粗魯地把她甩進電梯裡。

“不用你管!”夏辛戀背對他,身子靠著電梯牆面喘息。

“我在你身上壓了注,你不歸我管歸誰管?”

夏辛戀沒有立刻回話,過了一會兒,才小聲說道:“你最好要有賠錢的心理準備。”

尹前賢下顎微揚,“片子才剛發,你別觸我黴頭。”

“等一下電梯門開,”夏辛戀轉過身,看看電梯已升到哪個樓面;“你出去,我要下樓。”

尹前賢扯了一下嘴角,“這麼怕進我房裡?”

“沒有進去的必要。”

“什麼是『必要』?當初搬去和高亦玄同居才是必要?”他到她面前,一手撫在她肩上,一手挑起她下巴,“說起來我可是你最親密的男人呢!或者,你和他早有了更進一步的發展?”

“你別太過分了!”夏辛戀抬起兩手要推開他,因身子發冷,不太使得上力。

電梯在十樓開了門,尹前賢旋身擋壓住門,告訴她,“走吧!別又要我拉著你走。”

夏辛戀停在原地,不肯出電梯。

“放心,男人和女人待在同一個房間裡不一定只能做那檔子事。”尹前賢繼續勸她,“要說你到我家,我們最可能做的事就是——吵架。”

夏辛戀運疑地上前一步,尹前賢便傾身握住她的手,“走吧。”

兩人進入他屋內,夏辛戀停在已關上了的大門前,不肯再前進。

“上來呀!”尹前賢換上拖鞋,兩手環在胸前看她,“你知不知道,一個一百七十公分高、平常老是兇悍得不可一世的女人忸忸怩怩起來有多難看?”

夏辛戀低下頭,她站著的地板已溼。“我的身子在滴水。”

“擦乾頭髮換掉衣服,你的『身子』就不會再滴水了。”他轉身到房間裡找乾毛巾。

等他拿了一件大浴巾出來後,夏辛戀似是賭氣地告訴他,“我不要用你的東西。”

尹前賢將整條毛巾蓋到她頭上,“我的東西借你用吃虧的是我,先擦擦頭髮。”略幫她揉揉發,隨即又轉身走開。

“我把頭髮擦乾就走。”夏辛戀對著他背影喊:“我不要穿你的衣服,穿了的話改天又得找時間拿來還你。”

“你可以不用還。”他進了一個房間,突然又探出頭問:“你怕不怕鳥?”

“烏?”夏辛戀一時反應不過來。

“沒錯,會飛的烏。”他又進房,只剩下聲音傳出來,“如果你不怕,我就要放它出來囉!”

夏辛戀一驚,鞋沒月兌便跳上挑高一層的地板,“那個……”

她還沒想到該怎麼說,一隻拍動翅膀飛翔的烏兒已衝出房,迴旋在客廳的半空中。

夏辛戀縮靠向牆面,所幸飛鳥未趨向她這方,它在客廳飛了兩圈,便停在一處專為它設計的枝幹上。

夏辛戀左手手掌撫著胸口,細瞧那烏兒。是一隻鸚鵡,頭頂有些橙黃,頸部全白,身子是漸層的鵝黃色,羽毛美麗。

“這件洋裝你穿應該挺合身的。”

尹前賢的聲音一出來,她立刻離開牆邊,裝作若無其事地打量他的住處。

“你過來。”步出房間,站在廳旁走廊上的他朝她招手。

她月兌掉鞋,刻意忽略那隻烏兒的存在,挺直背脊走向他。

“標籤還在,表示還沒被穿過,內衣褲也是全新的,進去浴室衝個澡然後換上吧。”他轉身拍亮浴室的燈,回過頭,夏辛戀正以奇特眼光看著他,他眼中瞳球不耐地往旁瞟了一下,道:“別用那種看無聊男子的眼光看我,這些東西是我那個小堂妹的,她把所有的行李往我這兒塞,一個人氣沖沖跑回美國。你喜歡可以留著,不喜歡可以丟掉,不用還了。”

進浴室幫她把衣物放在置物架上,出來時讓開一步請她入浴,她卻仍定在原地,動也不動。

“主人的服務已經這麼體貼周到了,你還有什麼不滿意?”

“我不要和你們尹家的人有任何瓜葛。”

“因為尹家的人體內流的都是變態血液?你少無聊了!跋快進去把溼衣服月兌下來!”他把她推入浴室,並且主動帶上門。

在門外等了一下,聽見沖澡的聲音後,他才到自己的房間,換下有些溼的衣服。然後拿起她還給他的西裝,解開罩在外面的防塵套,妥善吊在架子上。再到大廳另一邊附設的吧檯,把茶壺裝水放在電磁爐上烹煮。

他回到浴室門前。浴室內的水流聲已停,他料得到她只會草草用溫水衝淨身子。

敲兩下門,他轉身靠著浴室門旁的牆,開口道:“堅決不想和我們尹家人有瓜葛的你最好有心理準備,難保你不會有成為尹家人的一天。”

裡頭立刻鏗鏗鏘鏘一陣響聲,不知她打翻了什麼束西。

尹前賢露出笑容,繼續說:“沒什麼好意外的呀!這種事本來就很難講,何況你我男未婚女未嫁,誰知道哪一天我們一個對眼就進出愛的火花?對不對?”

夏辛戀開了門出來。

尹前賢以讚賞的眼光看換了裝的她,笑問:“還是你已經進出?”

夏辛戀眨了一下眼,“什麼?”

他一把把她抓來自己懷裡,仔仔細細地審視她完美的五官,“其實如果你能幫我生個外表和你差不多的女兒,我會很滿意。不過老天爺保佑,脾氣千萬別和你一樣。”

他放開她,走向客廳。她跟在他身後。

他坐在沙發上,拿出一根菸叼在嘴邊,“可是個性如果像我,你又會嫌棄她變態,傷腦筋哪。”突然想到了什麼,他停止點菸的動作,說:“不如生個融合我們兩個人性格的男孩,如此一來一個偉大的混世魔王就誕生了。”

假想一個像他又像她的混世魔王,夏辛戀忍不住以手掩嘴,輕聲笑著。

“這有什麼好笑的?”

“這種時候男方通常應該會說:『你笑起來很好看,應該多笑笑的。』”

“我和你之間可沒什麼『通常會怎樣怎樣』可言。”

夏辛戀笑容驟止,看向大門,“我要回去了。”

尹前賢站起,“頭髮擦過了,衣服也換了,還差喝杯熱茶。過去吧檯那邊聊吧!”

夏辛戀躊躇的當頭,尹前賢的寵物烏惡作劇地朝她頭上飛過,縮起的爪子甚至還撩過她頂上微溼的黑髮。

“啊!”

夏辛戀抱頭驚叫,那隻鸚鵡已停在它吧檯的落腳處。

爐上茶壺發出水沸的鳴叫,尹前賢關掉電源,“你不是說你不怕?”

“我……”對於那隻烏,她談不上怕不怕,但它突然對她做出那種動作,她怎麼可能沒被嚇到?

“你說過的,像我這種人渣你都不怕了,這種小動物又有什麼好怕的?”他著手沖泡玫瑰花茶。

“它怎麼都不說話?”看它的樣子應該是隻鸚鵡啊!

“它不跟『外人』說話。想聽它的聲音,等你成為我的『內人』再說吧。”

夏辛戀皺起眉頭,“你今天吃錯藥了?講話這麼滑……”她猛然住了口。滑頭這兩字她老是拿來訓雷楓的,前一陣子則是訓高亦玄……心頭驀然一酸,她再次告別,“我要回去了。”

起了兩步,尹前賢便喚她,“喂!”

夏辛戀停步,“嗯?”

“你是不是愛上我了?”

“啊?”夏辛戀愕然地回過頭看他。

“最好不要喔!”他拿出兩副精緻的茶杯,倒入溢香的花茶,“不要愛上我。”

“你……”夏辛戀掄起拳頭,“你是不是太過自以為是、太過……臭美了?”

“你心裡有數。”

“我是在黑漆漆的雨夜跑來見你,但……這可沒有代表什麼,你不要胡思亂想。”

“你看我的眼神完全不一樣了。”他兩手各端一杯荼出了吧檯,到她面前,“以前你看我時,總是閃著恨不得把我大卸八塊似的憎恨眸光;現在你看我的眼神,卻好像在對我說,你渴求我的溫柔、我的擁抱。”將左手上的熱茶拿在她眼前。

“胡說八道。”她別開眼拒絕接受他的熱茶。

“不曉得是誰在睜眼說瞎話。”還是把茶往她眼前放。

她不得不接過那杯茶。“我說過,我根本不在乎你,尹前賢這個人的存在和我沒有任何關係。自始至終,我沒把你當成敵人,因為你不配!”

“是嗎?”他緩緩品一口甘美的花荼,然後抿了下唇,道:“剛剛我隨口勾勒我們未來兒子女兒的模樣,你為什麼那麼開心?按道理,你應該怒不可抑地急於撇清你我之間的關係。”

夏辛戀抬起頭看他,“跟你這種人生氣沒有意義。”

他眯眼看她的眼睛,發現她的眸光和她的語氣一樣平靜。

他點點頭,“大概真的是我自作多情了吧。”回身走向吧檯,抬手撫撫烏兒的羽毛,“但我還是好意提醒你,不要愛上我比較好。不過若不幸地,你終究把持不住自己的情感愛上了我,歡迎你告訴我,我會毫不留情地甩掉你,讓你很快的死心。”

“為什麼?”

他回頭看她,“讓你不要為情所困太久呀!”

夏辛戀努力維持平和的表情終於垮掉,她的臉色一繃,發怒道:“要不是這是一杯熱荼,我絕對毫不遲疑地往你臉上潑!”

把熱茶擱在茶几上,她掉頭甩門離去。

尹前賢在吧檯前的高腳椅上坐下,慢慢地品著花茶;而他臉上的淺笑則久久不褪。

※※※

舒薔妮守候在高亦玄的住處門外。

到了這種地步,她也只能苦候而已。

他完全不肯見她。為了過濾她打過去的電話,他的電話答錄機全天候開著;若是她來他門前敲他的門,他就會聲稱他正要出門,然後轉身入房更衣,拿鑰匙,到地下室開動車子。

想盡辦法甩開她,卻從不說狠話。她寧願他說些傷人的話趕她走,至少那樣她比較可能死心。

聽見門那邊的玄關口有聲響,她振作精神,揚起笑容等門開。

斑亦玄開了門,他的衣著簡便,手上提著一袋垃圾。當他見到舒薔妮站在門外,不禁楞住。

“要出去?”舒薔妮明知故問。

“嗯。呃……垃圾拿出去後,有一點事要出門。”眼神因說謊而閃爍。

舒薔妮別開眼,眼眶裡泛起水氣;他不知道他避她如蛇蠍的模樣有多傷人。“你不用出去了。我跟你談一下話就要走,待會兒有通告。”

“談什麼?”

“你額頭上怎麼會有傷?”見他額上貼著白色繃帶,舒薔妮擔心。

“你想談什麼?”他給她機會說話,但要求速戰速決。

舒薔妮只好簡明說出來意,“我覺得你應該……勸她放棄。”

斑亦玄把那袋垃圾暫時放在地上。“夏辛戀?”

她點頭,“她現在這個樣子,你不好受,我也不好受……看著你喜歡的人搞成這樣,我……”

“怎樣?”高亦玄極不友善地站直身,問她:“你用什麼樣的心情說這些話?同情她?還是同情我?”

舒薔妮往後退了一步,搖著兩手,“我沒有惡意,我只是覺得那份工作不適合她。”

“不是每個人都像你一樣,生來就是要當明星。”

他今天說話帶刺……舒薔妮低下頭,小聲說道:“公司花了大筆錢在她身上,不論是製作費、宣傳費……結果她不但沒有竄紅,還淪為大家的笑柄。”

斑亦玄冷眼瞄她此刻模樣,沉聲道:“別再用這種方法打探我和她的事。我可以明白告訴你,我和她已經完全不可能了。”

舒薔妮訝然地抬頭,不過眼中沒有驚喜。“是因為我的關係嗎?如果是因為那天我抱著你,她誤會了,我可以去向她解釋。”

“你沒有那麼重要。”他提起垃圾袋走向電梯。

“你真的那麼討厭我?”舒薔妮跟上他的腳步追問。“你用個實際數字來說明你對我的感覺好不好?喜歡的數字是正,不喜歡的則是負。”

“我不討厭你。”他拍亮電梯下樓鍵,“也不喜歡你。”再看著她道:“我對你沒有感覺。”

舒薔妮沉默半晌,緩聲道:“那就是說,你對我的感覺是零、是原點。我還可以再努力,努力讓你……”

“如果我說我討厭你,用個……負二十的數字來代替我對你的感覺,你是不是也會說你會努力扭轉這種情勢?”

他步入電梯,“別再徒費心機了。我對你的感覺根本無法用數字衡量,因為我對你完全沒有感覺。你再怎麼努力,都是惘然。”

※※※

某綜藝節目到一家中型的獨立餐館出外景。

製作單位安排夏辛戀和另一位頗具知名度的女星到這家餐館工作一天,再將這天的工作所得捐入該節目的愛心基金。

夏辛戀被分派到廚房工作,她告訴他們她不諳廚藝,他們要她多作嘗試,且說她只需洗菜、切菜,再熬兩鍋清湯便可,她頗為為難,他們遂請兩位明星的宣傳到後廚房幫她洗菜。

兩個宣傳蹲坐在小板凳上,圍著一個大的銅製水筒洗菜。

“什麼嘛!我在家裡也不用做這些。”年輕女宣傳開始發牢騷。

“洗乾淨點,待會兒要被檢查的。”夏辛戀的宣傳提醒她。

“反正被檢查出不乾淨也是算在你們那邊頭上。”她瞄瞄站在料理台前切菜的夏辛戀的背影。

年紀較長的男宣傳亦回頭看看夏辛戀,然後道:“可是這裡的人都知道菜是我們兩個負責洗的。”

女孩不悅地撅嘴,“什麼嘛!原來電視節目都是在騙人的。”

拍了一下夏辛戀洗菜的鏡頭,然後全數交給他們洗,等菜洗完,再叫她來這兒坐一下,就說這些菜全是她洗的,讓真正做苦勞的人覺得發嘔!

“剛當宣傳不久?”有點資歷的宣傳絕不會說這些話。

女孩點頭,“我只是臨時被抓來代斑的。”

“你們大牌不會生氣嗎?”

“她自己要求的。她只要有個人記好她每天的行程,其他的她自己會做。”

男子頷首表示瞭解。“真的是什麼樣的明星都有。”

“哎喲!你切這樣不行啦!”

兩名宣傳同時轉頭望向聲音來源,餐廳老闆娘來挑夏辛戀切菜的毛病了。

“這麼大塊的筍絲叫人家怎麼咬?”老闆娘的嗓音很大,“這樣一片都還要再切成兩三片啦!我叫你們攝影機來拍!”

掉頭走到前面找工作人員,留下夏辛戀看著那一堆筍子發呆。

“那還叫筍絲嗎?”男子兩手洗菜,一邊笑道:“應該叫筍塊了。”

“噓……”女宣傳兩眼注視夏辛戀,“她聽到了……”

他們的位置只看得到夏辛戀的背影,看不見她的表情。

夏辛戀的宣傳滿不在乎地聳高雙眉,表示他才不怕他嘲諷她的話被她聽到。

“老闆娘,”一名工作人員跟著餐廳老闆娘進來廚房,“時間不多,這邊不太重要啦。你能不能找個人幫她趕快切好,讓我們拍個畫面就好。”

“啊你們怎麼可以這樣啦!說好帶兩個過來幫忙,還要我付薪水,結果她們都不用做事哦?”

“是,是……夏小姐,麻煩你動作快點。”工作人員說完話,又回前頭張羅事情。

“動作快點啦!”老闆娘大吼了這句話後,扭了扭臀部離開廚房。

兩名洗菜的宣傳人員也被老闆娘的悍勁嚇到,好一會兒不敢聊天。

“我覺得她滿可憐的。”女孩很小聲地說。

“我覺得我才可憐。每個爸媽都會拿孩子比來比去,宣傳自然是拿明星比來比去,而我,我拿什麼跟人家比啊?”

“你說話好毒哦!”兩人講話的聲音很快的恢復正常。

“很客氣了啦!罷開始掛名當她助理,她發片後又當她宣傳,入這行遇見她後什麼倒楣事都碰過了。”

“真的都是她害的嗎?”

他翻白眼,“天知道囉!”

他的模樣逗得女孩發出細碎的笑聲。

“很奇怪吔!”女孩道:“我們都在想,你們公司這麼大手筆捧她,她為什麼老是紅不起來呀?”

男子哼笑一聲,“誰捧她啊?”

“宣傳和製作都很大手筆啊!”

“話隨人家講,新聞也隨便記者寫。”

“可是……”

“剛開始我也是那麼以為,所以任勞任怨,有多不滿也不敢吭一聲;可是後來我聽說……”

女孩十分好奇地將身子貼近他,“怎樣怎樣?”

“那是我們公司的機密!”故意賣關子。

“說啦說啦!”揮舞沾水的手拍他手臂,“我不會告訴別人。”

又洗好一株菜,他道:“有人告訴我,是老闆在整她、耍著她玩的!”

兩人都沒注意到夏辛戀的身影猛然一僵。

“啊?你們老闆?”聲音泛滿不解。隨意朝夏辛戀瞟一眼,發覺她整個人微微發抖,大概聽到他們的談話了吧。

“沒有人知道她什麼時候惹惱了老闆,片子一發後,老闆居然下令,壓住銷售量。”

“買唱片的是消費者吧!他怎麼壓?”

“消費者是盲目的,這句話你沒聽說過嗎?當所有人都指著一張片子罵爛,你還會去買嗎?所有人都說她討人厭,你還敢理她嗎?”

“可是……好過分哦!”她突然同情起夏辛戀。

“哎呀!反正這圈子本來就是好多歌星來來去去,誰在乎少一個她啊?就我最倒楣,陪著她做白工了。”

“啊!”女孩輕呼一聲。夏辛戀竟來到他們身邊……

“幹嘛?”男子不耐煩問她有何事。

夏辛戀伸出左手,“我流血了……不小心切到手,就變成這樣了……”

那隻手拇指下方的掌肉有一道長約五公分的傷口,汨汨流出的鮮血沾滿整個手掌,沿著手臂下滑。

“啊!”女孩捂嘴驚叫。

攝影師和幾名工作人員正好進來廚房,聽到駭人的驚叫聲,便加快腳步過來問:“什麼事?”

夏辛戀的宣傳已起身輕扶著她。他告訴他們,“有人受傷了,叫計程車。”

一名工作人員看到夏辛戀手上的傷,立刻回身出廚房通知其他人。

“喂、喂!妳……”

女孩不堪目睹那恐怖血色,兩眼一翻,昏了過去。

現場包為混亂,幾個人爭相朝外面大喊:“有人昏倒了,叫救護車!”

第九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