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每個人的個性多面,面對不同的人,表露不同的面。

在從不懷疑我的大眾面前,我必須以非凡人的姿態表露我最完美的一面。但是,私底下,我也是個非常非常平凡的女人,也會有愛恨,也會渴盼有一個男人,包容我的任性、寵疼我的一切。

我曾經以為那個人會是雷楓,我從他欣賞我的眸光裡看到真誠。但我錯了,他只是我千千萬萬影歌迷中的一個,就像其他追星族一樣,把偶像神聖化了,不容許偶像有任何缺點。雷楓的心不夠纖細體貼,而且他不接受我的其他面。

我也知道他們怎麼說我,他們說我太陶醉於眾人給我的掌聲,我空有外表沒有內涵,說我那幾個禮拜和他在一起,只是為了製造新聞,事實上他們說的也沒有錯。

若給我機會辨解,我只能說,為了不被淘汰,我必須懂得如何經營自己的演藝生涯。

這麼多年來,我的生活重心一直放在我的演藝事業上,直到遇見高亦玄。

認識他不久,我便意識到,自己愛上了和他在一起時的平和感覺。

也就是愛上了他。

和他在一起,我完全不用花費心機維持大眾人物的形象,我覺得自己只是個單純的女人,忘了對未來的種種偉大計畫,只想和他在一起,只希望他能用那雙溫柔的眸光看看我。

可他溫柔的眸光卻早已望向他方……

沒有關係。他對我完全沒感覺也好,說我做的努力將是徒費心力、將是惘然也好,我不會輕易放棄他的。

雖然有點厚臉皮,但我堅決認為,他喜不喜歡我不重要,重點是我喜歡他!

曾為他冷淡的反應傷心過,曾為他一心躲連我退縮過,但埋臉哭泣過後,還是沒有應該放棄了的覺悟,而是更肯定自己對他的情感,更想要接近他……

尋尋覓覓了這麼久,好不容易找到自己這一生願意全心全意去愛的人,怎可輕言放棄?

一直相信,人活著,就是為了追求幸福。不管結果如何,追求幸福的努力過程也是一種快樂呀!

我,JENNY,也就是舒薔妮,正為我自己的幸福努力著!

一九九六舒薔妮

※※※

鞍國外度假的雷楓、簡易安回到中部老家,得知夏辛戀入行當個“受欺”的明星,即刻北上趕回台北。

他們先向方宇為問過大致情況,然後來到高亦玄的住處見他。

“傷口有沒有好好消毒?”簡易安就知道,他一想不開,就會拿自己的頭跟牆壁KISS。

“留下疤痕會娶不到老婆哦!”雷楓也跑來高亦玄身前,仔細看看他的傷後,推他肩膀一下,“嘿,你是不是哪一次撞牆把腦筋給撞壞掉了?居然會喜歡上她。”

簡易安在高亦玄抬眸瞪他之前,先行使力推開他,再和顏對他說明,“我們來這之前,見過方宇為學長,他把他所知道的都告訴我們了。”

頑皮的雷楓硬是和她卡位,卡到了高亦玄面前茶几上的位置,“其實事情差不多都被我們猜中了。我們很厲害吧?不在台北城,卻知台北事。不過,”他抓抓短髮,“JENNY居然看上你,這就有點……”

“有點怎樣?”簡易安一腿跨上茶几,大姐頭似的捏開他臉頰。

“糟……”雷楓吃力地咽口口水,道:“糟蹋我們高亦玄的好……”

簡易安使了一個“這還差不多”的眼色,松閉手,也往茶几上一坐,“現在怎麼辦?你見過辛戀沒?我們一直聯絡不上她。”

“如果她耍大牌不肯見你,”雷楓又自以為是的搶話,揮揮手,“那就算了,反正你們兩個本來就不適……”

“你住嘴!”簡易安大聲一吼。這傢伙就這點討人厭,老是不會看場合說話!

雷楓挖挖嗡嗡作響的耳朵,一臉無辜,“他們本來就不適合嘛!不然你問他,他覺得他和夏辛戀登對嗎?”

“沒見過你這種笨蛋!”簡易安敲鐘似的往他頭上一捶。

雷楓兩手抱著早晚會有個窟窿的頭,作出好生傷心的模樣,“你都快嫁給我了,居然還這麼說。”

簡易安跺腳氣急,“我掐死你!”當真想往他脖子一勒。

雷楓跳離荼幾,“老婆饒命呀!”繞到沙發後,彎身對高亦玄道:“說真的,你不覺得夏辛戀和尹前賢兩個人很相配嗎?”

話才說完,還不見高亦玄有何反應,就有一記鐵沙掌落在他左邊臉頰了。

“哇——”雷楓撫著臉頰,表情扭曲,“你真打呀?”

簡易安兩手扠腰,環視屋內尋找可用武器。

雷楓像螃蟹似的左右橫步,保持隨時可以“落跑”的狀態,一邊還不忘發聲,“夏辛戀那種奢侈浮華的人,只有尹前賢養得起呀!哇,殺人啦!”

說殺人了實在太過誇張。簡易安不過是拿著一個抱枕追著他罷了。

但他還是惶惶不安的小題大作,甚至衝去打開大門,朝門外又吼了一句,“殺人啦!”

“雷、楓!”簡易安把抱枕扔向他。

他接住抱枕後,高興得晃頭晃腦朝老婆發出得意洋洋的挑釁神色,逼得簡易安抱起鞋櫃上盆栽旁裝飾用的石頭砸向他……

“哇……”為了接住那顆石頭,雷楓嚇出一頭汗。去!他為了誰被老婆這樣子趕盡殺絕啊?心頭一個不滿,竄回客廳朝高亦玄喊:“而且尹前賢那種奸詐小人,就要配夏辛戀那種恰查某啊!”

說這句話的代價,是被人握拳連擊了他背後兩下。

“我好後悔哦!”雷楓開始求高亦玄,“你叫尹前賢來把我老婆娶回去好不好?啊!出人命啦!”

簡易安抬腿三踢兩踢,都被他躲過去了!

“喂!”他真的後悔了,沒事娶個身手這麼好的老婆幹嘛?“你說句,『你們鬧夠了沒有?』好不好?”

見高亦玄起身離開沙發,雷楓一把抱住簡易安,讓她無法再發動攻擊。問高亦玄,“你拿電話要打給誰?”

被人緊抱在懷裡的簡易安則樂得拉他耳朵、咬他脖子。

斑亦玄將話筒附耳,臉上有一絲難以察覺的笑意,“真的出了人命了的話就報警。”

“喂!”雷楓五官全擠在一起,“你什麼時候變得這麼無情?”

斑亦玄表情一僵,“對個滿嘴屁話的人不用太有感情。”

“屁話?”雷楓推開簡易安,大跨步來到他身前,質問他,“你偷罵我老婆啊?”

簡易安險些昏倒,“人家罵的是你。”他到底真傻還是假傻?

斑亦玄放下話筒,冷峻問:“尹前賢和夏辛戀真的很相配嗎?”

雷楓想也不想,回道:“俊男美女,很配啊!”

簡易安趕忙來到前頭,告訴高亦玄,雷楓說的全是,“屁話,屁話……”

現場不知死活的那個人還是不知死活。

“你也長得不錯啊!你如果和JENNY……勉強可以接受啦!”瞧見老婆好像很擔心他,他就別再玩了,換個話題吧!瞄瞄周圍,看到櫃子上的音響……有了!“對了,宴會那晚借給你們的錄音帶可以還給我們了吧?我老婆提醒我必須記得把錄音帶要回來納入檔案中。”

簡易安腿一軟,往沙發上倒,“你不要命啦?”

雷楓不解地反問:“我又說錯了什麼?”

“雷楓。”高亦玄喚他的名。

簡易安已經不敢看高亦玄此刻是何種表情了。她莫可奈何地搖搖頭,不管了!

“有沒有人說過你是烏鴉嘴?”高亦玄問。

雷楓翻白眼想了一下,“常常吔!好奇怪哦,從小我說什麼,什麼都準。”

斑亦玄走到音響前,從櫃子抽屜裡找出一卷錄音帶,回頭對他說:“錄音帶裡,你說過老天爺不會那麼順人意的,結果過沒多久,辛戀的新房子就賣了。”

“對啊、對啊!”雷楓頻頻點頭,“好準哦。”

斑亦玄走近雷楓,把錄音帶交給他,“你說我和她不可能,結果也真的不可能。”

“哇噻!”雷楓拿著錄音帶的手朝簡易安揮了揮,“老婆,我改行去算命好不好?”

簡易安把整張臉埋進沙發裡。好吧,如果他能活著走出這個門,就讓他去算命吧……

“剛剛你又說……”

“剛剛我說尹前賢和夏辛戀很配,難道他們就會……”這會兒雷楓儼然半仙的神色道:“我還說你會和舒薔妮……嘿!這樣很好吔!HAPPYENDING!”好高興、好高興的拍拍手。

是啊!簡易安抬起僵硬的臉,好想告訴他,很好很好,你老婆我就快要去守寡了。

“雷楓。”高亦玄不僅冷聲喚他的名,還用兩手同時揪起他的領子。

“學長,”雷楓有些愕然,不自覺客客氣氣地喚對方學長。“這件衣服我老婆選的,是我們第一套情人裝,麻煩你力道輕一點……”

斑亦玄不理他,更用力地將他的領子拉得變了形,道:“雷楓,我們來打架好不好?”

已平躺在沙發上的簡易安猛然抬起上半身。

“WHY?”問話的是被下戰書的雷楓。

“因為你很欠揍啊!”說著,著手把他拖到適合打架的地方。

“啊?”雷楓完全不明白自己為什麼很欠揍。

“我突然好想揍你。”高亦玄告訴他理由,“揍你的感覺一定很好吧?怪不得溫文爾雅的劉立平也會失控和你打架!”

“GOD!”雷楓伸手測測他額頭的溫度,“你要不要看醫生?你腦筋真的撞壞了。”

男人一發怒便像頭猛獅,縱然雷楓的體格略大高亦玄一號,但他還是被那頭猛獅拖著走。

“拜託!劉立平跟我打架,是因為安安被我搶了過來,可我現在又沒跟你搶那虎姑婆……”無意中就捱了一記比老婆鐵沙掌痛十倍的拳頭。

GOD!他到底做錯了什麼?

“救命!救命呀!”被拖進浴室的他無力地向簡易安求救,“老婆……”

浴室的門被用力甩上,在聽到雷楓無助的一聲,“老婆唷……”後,就是一陣乒乒乓乓,驚天動地的聲響。

簡易安捂住耳朵,表情滿是痛苦。可是,老公啊,不能怪她見死不救,只能怪他自己皮癢……

※※※

魏守堯進入尹前賢的辦公室時,尹前賢正坐在沙發上翹著腿,拿著一份資料在閱讀。

他笑著瞄見茶几上分別有電視機和放影機的遙控器,遂問:“是已經看完了錄影帶?還是聽到有人敲門,趕緊關掉電視機、放影機,裝作在辦公的樣子?”

正經的辦公模樣硬生生被拆穿,尹前賢將手上資料甩放到茶几上,問他,“有什麼事?”

魏守堯在他斜對面的沙發上坐下,“你看到哪個單元?有一出無聊的短劇,她被迫扮成幼稚園裡的小女孩,兩條辮子綁得高高的,沒事就被其他男生拉來拉去,欺負她。你看過沒?”同情地搖搖頭,“搞笑角色其他女明星也演過,但由她演來,特別讓人覺得可憐,你不覺得嗎?”

尹前賢站起身,走到窗前,望向窗外景緻,“跟我說這些做什麼?那短劇又不是我安排的。”

“她在綜藝節目錄影現場哭了的那一段呢?她到底是被箱子裡不知名的怪物嚇哭的,還是被主持人逼哭的?不管怎麼樣,她是因為到了完全無助的境界,逼不得已才哭的吧。看到她眼淚滴下來的那一幕,你心不心疼?”

尹前賢回過頭,“你為什麼知道得那麼清楚?”

“聽來的。”魏守堯站起身,兩手往旁輕擺,“在這個演藝圈裡最有趣的就是聽閒話,然後看謠言滿天飛,想知道哪些事,找個人問就能知道大致情形。不過還是你厲害,直接找人調帶子出來,看現場實況。”他走向他,“為了什麼呢?關心她,還是為了享受勝利的滋味?”

他的直問使尹前賢攏眉,“而你又是為了什麼,緊盯著我和她?”

他聳聳肩,“我只是想做個別人無法取代的走狗罷了。”返回沙發椅,從公事包裡拿出一卷錄影帶,“新出爐的,你要立刻放出來看,還是由我口頭報告?”

“帶子怎麼會在你手上?”他亦走回沙發旁。

魏守堯走到櫃前,取出放影機裡的帶子,放入新的影帶,但未立刻放影。

“錄影到一半,現場一團亂,製作單位開會,決定換人重拍;帶子不重要了,我想借,就拷一份給我了。”

“她做了什麼事?使得製作單位決定換人重拍。”

“拿一把大菜刀往自已手上切。”魏守堯空手錶演刀子切到手的動作,見尹前賢白了臉,又說:“沒什麼事,流了一鍋子血而已。要不要放映影帶?”

尹前賢搖了一下頭,問:“什麼時候的事?”

“昨天。”

“她今天休息嗎?”

“宣傳的行程排得那麼滿,怎麼可能讓她休息?不過如果你馬上打一通電話出去,她就能休息了,對不對?”

尹前賢沒有作答,轉身走到辦公桌旁。

“讓她參加那麼多節目的錄影,卻又放任他們決定播不播出。她沒有觀眾緣,製作單位寧可刪去她的演出,插播幾首音樂影帶,結果她的通告全都白趕了。用這種方法折騰她,真狠!遲早她會倒下來。”魏守堯說。

尹前賢拿起電話話筒,問他,“她今天預定做什麼?”

“拍廣告,保養品的廣告。”

尹前賢想了一下,旋即按下該廣告負責人的行動電話號碼。

魏守堯卻在電話剛剛接通時,擅自過來切斷了電話。

“產品是尹氏的,老闆如果一聲令下,他們不敢不停工。”趁上司尚未發出責難,自動說出做出方才舉動的原因,“只是,這樣好嗎?為了一個夏辛戀,你幾乎沒有原則了。”

聽了他的話,尹前賢遲疑了一下下,還是決定中斷廣告的拍攝。

“放下心吧!”魏守堯抬起手,再次阻止他打電話,“我和拍攝人員聯絡過,他們決定今天先看她皮膚狀況,擇拍幾個畫面,不會讓她太累。”拿下他手上的話筒,擺回電話上。

尹前賢到辦公桌後,坐入皮椅內,“你讓我愈來愈胡塗了。”左手撐著下顎看他,“你到底在幹什麼?”

“我想,”魏守堯用頗耐人尋味的口氣道:“尹家給媒人的紅包,絕不會太少。”

尹前賢恍然明白,“你在當媒人。”

魏守堯直率地點頭,“不知道為什麼,我總覺得尹氏第一少夫人的稱呼很適合夏辛戀。只不過……”很巧妙地留了一個餘韻。

丙然,迫使尹前賢好奇地追問:“只不過什麼?”

“只不過,實在很難揣測你心裡到底是怎麼打算的?”

尹前賢輕輕嗤笑了一聲,“怎麼會?”後靠向椅背。

魏守堯說出他想不透的地方,“她明明可以為你賺進不少錢,你卻硬把到手的鈔票往外推。而做到這個地步,你明明應該要收手了,卻不見收手之勢?”

尹前賢站起,繞過方桌,左手搭在魏守堯肩上,“你不曉得,想娶個老婆是非常麻煩的嗎?”語氣和他方才一樣的耐人尋味。

“麻煩到連自己都不清楚自己究竟該怎麼做了?”

這回的談話,魏守堯顯然略勝一籌。

心事被層層剖開而沉不住氣的尹前賢回到皮椅內,看著魏守堯,道:“我能不能用老闆的身分請求你,用你看戲的這股勁兒去好好工作?”

魏守堯依舊以悠然神態答道:“等這部戲落幕,確定老闆娘是她後,我自然再也當不成走狗,到時候不努力工作都不成。”

尹前賢露出笑容,搖了搖頭,“怪不得她說,你應該是個頗讓人欣賞的傳播人。”

魏守堯兩手手掌平貼桌面,前傾上身,“如果你到現在才開始欣賞我,你的眼光可就比她差哦。”

※※※

便告的拍攝地點在郊區一棟歐式別墅。當天的進度完成,工作人員著手整理現場擺設,廣告片中的主角夏辛戀則在二樓陽台外,倚著欄杆欣賞黑夜的美麗。

“夏小姐,”一名工作人員來到陽台口喚她,“該走了哦!”

夏辛戀回過身子看對方,“你們有幾個人今晚要留在這裡對不對?”

“嗯,不過得打地鋪,而且這裡晚上蚊子會愈來愈多,你還是回家好好休息,明天皮膚才會更有光澤。”

“我知道了,”側轉身,抬臉迎向朝她吹來的夜風,“我馬上下去。”

即使是夜裡,她的一舉一動仍然耀眼,工作人員有些看傻了,遲了一會兒才點點頭,“快點哦。”

當他轉身要回屋裡時,險些撞上一名面生的男子,直覺對方來頭不小,楞怔地點了下頭,跑去其他人身邊問來人身分。

尹前賢低頭一笑,緩步走到夏辛戀身旁,出聲問:“喜歡這種建築?”

夏辛戀轉頭看他一眼,沒有回答他的問題,反而淡淡地說:“老闆來探班?”平和的口氣不似問句。

尹前賢掉轉過身,以背倚欄,閒懶的口吻道:“我在美國的房子,大約是這裡的五倍大。”

“我知道你很有錢。”微微側頭,“這裡視野很好。”

尹前賢立刻不以為然地說:“烏漆抹黑的,你看到了什麼?”右手橫過她胸前,輕託她左手露在層層繃帶外的指尖,“手怎麼樣?”

“砍斷了筋骨,整隻手廢了。”抬頭看他,他未有一絲驚詫與不捨。她吐吐舌,道:“騙你的,不過你好像也沒上當。”

“剛聽到你受傷的消息時,我很擔心。”右手改握住她左肩,將她半圈在懷中,“擔心的程度出乎我自己預料。”

夏辛戀抬右手反握他橫在她胸前的手臂,“你在我身上下了注了嘛。”

他點頭,故作輕鬆地說:“對啊。”

夏辛戀則仰頭朝空輕喊:“好讓人悔恨啊!”轉過身,亦以背輕倚欄杆,“本想大紅大紫後,抓起一大把鈔票往你臉上砸。由這種情形看來,不可能有那麼一天了。”

“我就知道你不可能毫無緣由地忍氣吞聲。”

“有什麼用?到頭來還是鬥不過你。”側低頭,額側靠著他肩膀,身體重心也傾向他,悄聲問:“喂,要怎麼做,你才肯放過我?”

尹前賢亦側頭聞她的髮香,道:“如果你嫁給我,我或可考慮考慮。”

夏辛戀悄然失笑,“由於讓你娶不到簡易安,我已經吃夠苦頭了,你竟然還想折騰我一輩子?”

“突然覺得,有個混世魔王般的兒子也不錯哪!如此一來,當然得找上你。”

夏辛戀往旁側了一步離開他懷裡,將長髮撥至右肩,低著頭道:“我這個女人,不會切菜、不會煮飯、不會打掃……恐怕也不會生小孩哪!”

“這麼慘?”尹前賢站直身子。

“所以囉!別拿要娶我來逗我;逼急了我,我可是會答應的哦!”

“真那樣的話,”上前一步拉近兩人距離。“我也只好抱持犧牲的決心把你娶進門。”

“託你的福,我的心境改變了不少。”轉身面對欄杆外的黑夜,“以前總是覺得自己好就好,現在多多少少會考慮到其他人的想法。”

尹前賢吸一口涼涼的空氣,道:“太冷淡了,我寧願你生氣。”

夏辛戀突然伸出手圈住他手臂,“我有一點想哭,肩膀借我一下。”將臉埋入他胸前。

尹前賢拍拍她的背,“嫁給我吧!”

懷中的她搖搖頭,“不可能。”吸吸鼻,聲音尚未哽咽,但已有鼻音。“你和我都還不懂得『愛』。記不記得那時候你向簡易安求婚,你說你可以給她任何她想要的。『包括愛嗎?』我問。你回答說:『只要她想要的話。』”

尹前賢接述當時情形,“而你則又說:『如果一個男人要等女人開口要求——給我愛——之後才肯付出,這種男人可以給誰幸福?』當時我很不以然,不過現在漸漸瞭解了。”

他舉起兩手想把她抱緊一點,未料她退後一步月兌離他懷抱。

她背對著他,右手舉在臉前,似在抹淚。“雖然我的年紀已經不小,我還是要等待一個我愛他,而他也愛我的人。”

“高亦玄?”

她搖首,“曾經以為是他。”已經緊縮雙肩,但還是顫抖不已。“他是個很懂得愛人,卻完全不知被愛的人。舒薔妮看他的眸光,遠比我看他的還要熱烈;知道有人比我還要愛他,我無法接受。”

尹前賢看著地上,輕嘆口氣,“你對他的感情,其實很探。”

夏辛戀轉身看他,“兩個都不要……”聲音發顫,滿臉是淚,頻頻搖首捧心道:“所以我兩個都不要……”

他一陣心疼,上前擁住她,“拒絕我,是因為我愛你愛得還不夠深?”

“唉!”無奈地一聲輕嘆,“為什麼是你?為什麼那天趕去救我的人是你?”碎拳捶打他胸,切切地問:“為什麼……”

※※※

電梯門開,夏辛戀與門外一雙含淚的眸子對上。

她走出電梯,對方則步入電梯,兩人頓時交換了位置。

夏辛戀沒有在電梯前停留太久,起步走向高亦玄的住處。

“自始至終……”

背後的聲音使她停步,聽得舒薔妮繼續說:“他沒讓我進去你住餅的房子裡面,所以請你不要誤會。”

她輕輕點了一下頭。

“還有,我是真的……真的……”

她轉過身看舒薔妮。

“喜歡他。”舒薔妮終是忍不住,任眼底淚水湧出,“絕不是……絕不是……存心攪局……”

夏辛戀別開眼,“我知道。”

“你要對他好一點哦!他那麼……”按下關門鈕,在門合上之前,留下一句話,“那麼喜歡你。”

夏辛戀緩緩走到高亦玄住處門前,尚未按下鈴,裡頭的人已拉開門。

斑亦玄腳上的鞋子穿了一半,一臉匆忙,拉開門,見到立在門前的人兒時,整個人傻掉。

“她剛進電梯不久,”夏辛戀指引他舒薔妮的行蹤,“趕快跑樓梯下去應該追得上她。”

斑亦玄合上門,身子倚著門板,“辛戀……”

“快追啊!”夏辛戀扯出個笑容,“不用在意我,我們的事可以改天再談。”

“我……”

“你匆忙開門出來,是為了去追她吧!絕不可能因為感應到我來到你家門外。”

斑亦玄不知該說些什麼,懊惱之餘,開始用後腦勺敲門。

他正面額頭已經有傷,若再撞破後腦勺,就得用長繃帶圈住他整個頭頂了。夏辛戀遂勸他,“你如果再受傷,雷楓會找我算賬。”

聽到雷楓這個名字,高亦玄露出笑,但那笑容有點苦。他說:“你如果心情不好,可以和他打一場架。”他手握住門把,邀請她,“進來裡面坐吧!”

夏辛戀搖搖頭,提議道:“下回對舒薔妮說這句話吧!”

斑亦玄用力吸了一口長氣,問:“希望我和她在一起?”

夏辛戀聳聳肩,告訴他,“希望你享受被愛的滋味,試試看接受別人愛慕的眼光,會有何感覺。”

他背過身,頭頂著門,悶聲問:“被愛的滋味和感覺很好嗎?”

她眼中水氣浮現,咬著下唇點點頭,道:“老實告訴你,被你愛著、憐惜著的感覺真的很好……但是,曉得她比我更愛慕你、更憧憬你的愛之後,我就覺得我不配。”

他側身握拳擊門,“比我愛她的人多得是,我豈不是更配不上她?”

她又頻頻搖頭,表示事情不是這樣。“我不想看著你這樣一味地愛人,卻得不到相等回……”

他吼斷她的話,“我也只是一味地愛著某個人罷了!”

靶覺到自己的聲音嚇她一跳,他重嘆口氣,壓低聲音道:“我不願明講,因為我不想看你掙扎。”

“不然……”夏辛戀抹去臉上的淚,“你希望我說些什麼?”

斑亦玄轉過頭,斜眼看她,“我還有希望的權利嗎?”

長串淚珠接連落下,她好一會兒泣不成聲。

“我……我不會……”哽咽說道:“不會跟他在一起。我兩個都不要……”

他本要舉起手拂去她的淚,但偌大手掌停在半空中,又緩緩收回。

他說:“每個人對於其他人,或多或少都會同時有喜歡和討厭的感覺存在,以一百分來講,我喜歡你的程度高達九十九分,唯一討厭你的那一分是我強迫自己保留的。因為不顧一切地全心全意愛你,我將會變成一個不擇手段,誓必要將你得到手的人。”

夏辛戀雙唇發顫,幾乎要哭出聲來。

“我……我比較討厭他。”

“他卻可能拿出一百分的心意來愛你。因為我發覺,他不擇手段想得到你……”

她拚命甩頭,髮絲左右揚擺,“我兩個都不要……”

“別任性了,我太瞭解你了,你的個性太過叛逆;穩定而且能溫暖你的火焰,以及稍縱即逝卻熾烈得恐怕會燒傷你的燦爛焰火,你會選擇後者。”

“我……我……”

他又轉臉面壁,“如果你想要說的是,你真的曾經喜歡過我,這類的話,我不要聽。反正你現在已經不喜歡我了,又何必告訴我你以前對我的感覺?”

她向前一步,伸出手輕勾住他手指,“你為什麼……為什麼不爭取……”

他晃頭撞了牆壁一下,“會贏嗎?”轉過臉看她,“撇開輸贏,一句老話——我不願看你掙扎……”

他舉起手,揮開她的手,“你走吧!除非妳想看我哭。”

“你不要……”她低頭,雙手掩臉,顫著肩膀慟哭,“傷害自己……”

他搖頭,溼了眼眶,“只有這一點,我無法向你保證。”

“這樣的話,”她抬睫,極勉強地露出笑顏,“我就守在你門外。那時候我不得不賣掉新房子而把自己關在房裡三天三夜,你都守在門外,對不對?”

斑亦玄聞言不禁動了氣,“我那樣做是因為我愛你!你如果守在我門口,又是為了什麼?”猛然覺得自己口氣過於嚴厲,甫低聲道歉,“抱歉,說好不說出來的……你走吧!”

她按住他握在門把上的手,告訴他,“我不想和你變得什麼都不是……”

終於無法繼續抑住淚水,他抬手輕撫她臉頰,哽聲問:“我可以吻你一下嗎?”

沒有搖頭點頭,夏辛戀直接傾身吻住他的唇,唇瓣相貼數秒,她緊緊擁住他,臉頰貼著臉頰,不解地問道:“為什麼……為什麼……情況會變得這麼難以控制?”

斑亦玄也只能搖頭,他也想不透哪!

推開她雙肩,兩人拉開距離,“以後的一切……順其自然吧!”轉動門把推開門,“你不先走的話,我要先入門囉!”

夏辛戀緊緊咬住下唇,整個下顎卻依然顫動,一長串淚珠又紛紛落下。她艱難地發聲,“嗯……”

斑亦玄強迫自己不再留戀地入屋,鎖上門。

夏辛戀沒有立刻走開,她掌心撫靠門板,並以耳附門。

丙然,不一會兒,便聽到沿著牆壁傳來的叩叩響聲……

和高亦玄相熟的人都曉得,當他勃然大怒時,會像部失控的超速飛機撞向山壁般往牆面衝;當他心中鬱悶難解,則會不自覺地猛朝牆壁叩頭。

她還曾經笑他,必是啄破樹皮穿穴抓害蟲的啄木鳥轉世來投胎,否則不會這麼愛用額頭敲牆壁。

貼著門,聽著那連續不斷的叩叩響聲,夏辛戀,淚流不止……

第十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