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接下來的日子,對石霜霜而言,是天旋地轉的。

她怎麼也沒有料到,在公演結束後的第三天午後,韓偉傑竟出現在她家那棟庭院深深的豪宅前,而且,他還打扮成送外賣的煎餅工人,把一盒蘋果餡餅交給了傭人彩姐,叫她務必馬上送到石霜霜的面前去。

彩姐是個梳起不嫁的“自梳女”,在石家做了十幾年的幫傭,一聽說那盒餅兒,是小姐訂的,她立刻就捧到樓上,站在石霜霜的面前說:

“小姐,你要的蘋果餡餅,店家已經派人送來了。”

“我幾時叫了餅兒?彩姐,這一定是送錯了,你快退回去給那個糊塗的送餅工人吧。”

彩姐猶豫了一下,“可是我明明聽見那送餅的小夥子叫了小姐的名字,一點都不會有錯,而且,他還說……”

“說什麼?”石霜霜好奇的問。

“他說他們店裡最近研究了許多新產品,有什麼蘋果蛋卷,蘋果布丁塔,蘋果白霜酥,蘋果脆皮派,還有蘋果酒茶蛋糕……全是用蘋果做的,如果小姐有興趣,他帶了目錄過來,請你下樓去看一看呢。”

一聽彩姐說了一大串的“蘋果”名稱,石霜霜忽然驚跳了起來。

“是他!”她明確的告訴自己:“一定是他,是他送來了蘋果餡餅,提示他就是蘋果日報的記者韓偉傑。”

然後,她急切的回頭叫彩姐。

“那送餅的工人在哪兒?他走了嗎?”

“沒有。”彩姐不疾不徐的回答:“他還在樓下的大門口等著呢。”

立刻,石霜霜飛快的衝到樓下,一打開大門,就一眼看到韓偉傑,穿著一件水藍色的條紋襯衫,一條牛仔褲,配上一個紅色的小領結,而頭上,則戴著一頂也是水藍色的小廚帽,一副十足餅店工人的模樣,高挺俊拔的站在那兒,用一臉燦爛的笑容迎視她。

“我就知道一定會等到你出來。”他一見到石霜霜,就開門見山的說。

石霜霜也久久的注視著他,心裡有一種莫名的炙熱和動容。

“真的是你,韓偉傑。”她激動的叫:“你怎麼找到我家來了,而且還把自己打扮成送餅工人,這到底是為什麼?”

“因為我想見你,”韓偉傑毫無掩飾的說:“但是你家侯門深似海,我怕我的貿然出現,會讓你的父母嚇一跳,而拒絕讓我們見面,畢竟你父親是個商業鉅子,而我卻只是個一無所有的窮記者,所以只好把自己打扮成送餅工人。”

“你很聰明,”石霜霜笑著說:“一般陌生客人到我家來求見,都會被排拒在外,主要是我父親的名聲太響亮了,為了安全起見,就必須格外小心謹慎,要不是你這一身打扮,恐怕早就被傭人打發掉了。”

“幸好你知道是我。”

“你還說,”石霜霜嘟起了小嘴,“我是個不喜歡用腦筋的人,你卻故意拿盒蘋果餡餅來考驗我的智慧,還編派了那麼多跟‘蘋果’有關的東西,暗示你就是蘋果日報的記者韓偉傑。

韓偉傑瀟灑的笑著。

“我知道你會猜中嘛。”

“要是我笨得猜不出來,那你的蘋果餡餅不是白送了嗎?”

“不會的。”韓偉傑胸有成竹的說:“我對你有絕對的信心,因為石霜霜三個字,代表著完美,代表著才貌雙全,更何況,打扮成這個模樣來見你,是一件很刺激,很冒險,也很浪漫的事。”

“你太瘋狂了。”石霜霜說:“萬一你讓我爸爸和他的手下發現,你是個偽裝的送餅工人,而且又別有用心,他們鐵定不會放過你的。”

“為了見你,我根本管不了那麼多。”韓偉傑一副神色自若的表情說,突然拉住她的手,“走,我帶你到馬加羅涼廊去逛市集,再到波波里花園去觀賞盛開的金盞花,和新開幕的蝴蝶館。”

石霜霜陡的把眼光望向他身旁一輛復古的摩托車,遲疑的說:

“你要用這輛白色‘速克達’載我?”

“是啊。”韓偉傑一面摘下頭上的那頂小廚帽,一面笑容可掬的回答:“這輛小坦克是我去租來的,雖然它外表並不華麗,比起你家的豪華座車,簡直是太不自量力了,可是坐起來卻很乘風快意,尤其在交通擁擠的佛羅倫斯市區,可以自由自在的飛馳,一定是你們這種千金小姐,從來沒有過的經驗。”

“可是萬一在路上,被我爸爸撞見,那就糟了。”石霜霜不知所措了起來。

韓偉傑不禁蹙緊了雙眉。

“怎麼?”他失落的說:“你是嫌棄我這輛破機車不夠拉風,還是你根本不願意跟我出去?”

“不是。”石霜霜極力否認,“我不是這個意思,韓偉傑,你別誤會。”

“我沒有誤會。”韓偉傑心痛的,“其實我早該看出我們之間的距離,你是高不可攀的富家千金,而我呢?我不過是個不知天高地厚的窮小子,有什麼資格和你交往?”說著,他坐上了機車,準備發動引擎離去。

石霜霜迅速拉住他,大聲的口叫:

“我不許你走!”

韓偉傑慢慢回頭看她。

“我為什麼不許走?”

“如果你現在膽敢從我眼前消失,”石霜霜咬了咬嘴唇說,“那麼,你就永遠別再來找我。”

“很好,既然你這麼威脅我,那我就馬上走給你看。”韓偉傑突然露出一臉的狡黠,用力的把她拉上機車,嘻皮笑臉的說:“我要你跟我一起走,不論是天涯海角,不論是山巔水湄,我都要帶著你去東飄西蕩。”

然後,他猛催著油門,一路向陽光裡駛去。

這一天,他們雙雙佇立在“山上的聖米里亞特教堂”的草原上,聽著風聲,數著落葉,共踩蝴蝶翩翩的斜陽古道。

接著,第二天,第三天,第四天,第五天……韓偉傑都到舞蹯社去等她,等她練完了舞,再一起走在長長的河岸大道,不管是亞諾河畔的咖啡館,不管是熱鬧的市集或名人街,還是每一處的藝術畫廊和廣場,都曾留下他們的足跡,同時,也看盡了佛羅倫斯的一切風光,旖旎似夢……

轉眼閭,駱奇已有好些日子不曾在“布里藍”出現了。

然而,維奇歐橋上的燈火依舊,繁華也依舊。

這天,夜色又悄悄來了。

夏紫雲一個人站在昏黃的角落裡,孤獨而落寞的望著玻璃窗外的街道發呆。

她也不知道自己是怎麼了,自從那夜和駱奇在百花聖母大教堂的風中擁吻之後,她整個腦海,就全部裝滿他的影子。她真的忘不掉他的瀟灑似風,忘不掉他的耳邊廝磨,彷彿是金石不摧的海誓山盟,把她的心攪得好亂好亂,好茫然好茫然,她才發覺自己已深深愛上他了。

可是,一連幾天,他為什麼行蹤飄忽,不曾再出現布里藍或家中的小樓?是因為他的神秘和浪漫不羈?是因為他的遊戲人間?還是,他出了什麼意外?她愈想,心就愈亂,也愈陷進了無底深洞。

“仙杜拉。”

猛然中,一聲輕喚,把她從恍惚中拉了回來。她轉過頭去,立刻看見酒廊的領班經理,正直挺挺的站在她面前,臉上掛滿了笑意說:

“你在想什麼?瞧你想得那麼出神,別忘了,該輪到你上場比賽‘拼酒仙’了。”

一聽到拼酒仙,夏紫雲就蹙緊了眉頭。

“經理。”她若有所思的叫:“這場賭酒比賽,我不想上場了,你可不可以找個人代替我?”

“你怎麼了?仙杜拉。”領班經理關切的問:“是不是家裡出了事?還是你有什麼困難?”

“不是。”夏紫雲搖頭說:“什麼都不是,而是今晚我頭疼得厲害,要勉強上場,我怕會支持不住,壞了酒廊的招牌。”

“但今晚的這場比賽,賭注很大,幾乎所有的人都買你會贏,要是你真打敗對手,可以領到不少的花紅呀。”

“我不在乎花紅。”

“好吧。”領班經理無奈的說:“既然你身體不舒服,那我就不勉強你上場去拼酒,我找珍妮娜代替好了,不過很可惜,今晚下賭注買你贏的客人,一定會很失望。”

就在此時,空氣中揚起一串熟悉的聲音,清脆的傳入她的耳鼓:

“酒保先生,給我來一杯草莓女乃酪。”

夏紫雲的神情立刻亮出光彩,她不禁抬眼,就清楚的看見駱奇那瀟灑自在的身影,翩然的坐在吧檯前的位子上,而一雙眼睛正對著四周不停的轉動和搜尋著。

很快的,他看見了夏紫雲,微笑的對她揮揮手。

夏紫雲輕輕頒首,馬上又叫住領班經理,興沖沖的說:

“你別找珍妮娜了,這場比賽我還是親自上場好了,免得讓你為難,不好做人。”

“但是你頭疼得厲害,還可以上場拼酒嗎?”

“不打緊的。”夏紫雲挺直了背脊說:“現在我的頭疼已經好了,你別替我擔心,我又不是頭一次下場拼酒,而且我敢保證,今晚我一定會贏,不信,你等著瞧吧,這筆花紅我是拿定了。”

然後,她胸有成竹的走向拼酒場。

接著,一場精彩刺激的拼酒仙大賽,就在一陣鼓譟和歡聲雷動中熱烈的展開著。

駱奇也睜大了限珠,看得驚心動魄,熱血奔騰……終於,在一片呼喊聲中,夏紫雲又不負眾望,贏得了這場比賽。她拿到花紅,就急急的奔向駱奇,欣喜若狂的說:

“瞧,我又贏了,有好多的花紅,足夠我幫曉竹買一套新衣裳,外加他在安修女那兒學英文教育的營養費,還有,剩下的里拉,我可以請你到這兒最著名的一家‘夢幻奇蹟餐廳’去吃烤乳豬。”

“我不要,紫雲。”駱奇說:“這是你辛苦賺來的錢,我怎麼忍心讓你請我去吃那麼昂貴的烤乳豬,要請,也應該是我。”

夏紫雲不解的看他。

“你不希望我蠃錢嗎?”

“不是。”駱奇一本正經的說:“我只是不想你這麼拼命,何況這種賭酒方式,太傷身子了,紫雲,你這樣會讓我好心疼的。”

“可是我需要這份工作來賺錢養家,除了三餐,我還要付房租,還要讓曉竹受教育,還要給他過好生活。”

“那麼把這一切統統都交給我,好嗎?”“不好,不好。”夏紫雲迭聲的說:“曉竹是我的責任,我沒有理由讓你這麼做,再說,我們才認識不久,感情未卜,我怎能接受你這樣龐大的付出?”

“難道我這樣的真情以對,你還看不出來我的一片真心嗎?”

“駱奇。”夏紫雲立刻叫:“你的真摯情意,我不是看不明白,只是……”

“我知道了。”駱奇接腔的說:“是我的飄忽不定,是我的行蹤如謎,還有天涯異客的身份,讓你沒有安全感,是嗎?”

夏紫雲慢慢抬起一雙水汪汪的眼睛注視著他,然後,才輕啟著嘴唇說:

“我承認,駱奇,你的出現,讓我很快跌進你的迷惘裡,也把自己的生活攪亂,雖然我目前對你一無所知,但我相信你是一個好人,一個可以依賴終生的好人,所以,我並不後悔愛上你,也不希望在你千里尋母的同時,成為你的包袱,何況我身邊還有曉竹,我們姐弟相依為命,如果你要了我這個‘大包袱’,就必須連曉竹那個‘小包袱’也一起要了,你知道嗎?”

“我當然知道。”駱奇發自內心深處說:“既然曉竹是你的責任,我要定了你,他自然而然也就變成了我的責任,就算你這個大包袱,帶著數以萬計的小包袱,我都會一併收下,把他們全體帶回台灣去。”

忽然,夏紫雲的眼眶紅了。

“謝謝你,駱奇。”她感激的說:“只要有你這一番話,只要你不嫌棄我和曉竹,就已經足夠了,不過,在你還沒要我之前,你還是讓我繼續留在布里藍,我想保留一點兒自尊,雖然這份工作很低賤,但我自食其力,潔身自愛,並沒有任何的錯,不是嗎?”

“我只是不想你這麼辛苦,不想你受到委屈。”

“為了曉竹,”夏紫雲吸氣的說;“我早已沒有了自己,就算再大的犧牲,就算上刀山下油鍋,我也無怨無悔,畢竟他是我唯一的親弟弟。”

不禁,駱奇動容了,他不由自主的說:

“我懂。紫雲,你的一切,你的內心世界,你的溫柔善良,我全部都懂,這也是我愛上你的原因,只要我找到了我母親,我就會帶你離開這裡,離開意大利,你願意把你的未來和責任,都交給我嗎?”

夏紫雲含淚的點點頭。

“就算下十八層地獄,我也會追隨你而去。”

“那麼,”駱奇陡的拉起她,“馬上跟我走!”

“駱奇。”她濛濛的問;“你要帶我去哪裡?”

“我要帶你去向路人宣告,你夏紫雲這輩子已是我駱奇的人了,誰都不可以追你,還有,我要全世界的人作見證,這一生一世,我永不負你。”

“你瘋了!”夏紫雲輕嚷了起來。

“是的。”駱奇認真的說:“我是瘋了,從見到你的一天起,我就為你而瘋了,紫雲,你的美麗,你的楚楚動人,你的變幻莫測,像一道謎深深吸引著我,你說,我還能正常,還能不瘋嗎?”

夏紫雲嘟起了小嘴,“什麼時候,你也變得這樣油腔滑舌?”

“才不呢。”駱奇開玩笑的說:“我今天都還沒揩到你的油,怎麼會是油腔滑舌?”

“那你說……”夏紫雲漲紅著臉問。

“我是憐香惜玉呀。”駱奇大刺刺的說,眼睛就不由自主的飄向她,“瞧你,才幾天不見,你就變得這樣孤寂,這樣落寞,紫雲,一定是我不好,是我的感情讓你感到迷離,是我這幾天的失去蹤影把你給冷落了,也害你為我擔心,所以現在,我要帶你去把過去幾天的歡笑都找回來。”

“可是待會兒我還得上台唱歌。”

“我不管那麼多了,紫雲。”駱奇執拗的說:“今晚我只要你為我一個人唱歌,唱那首美麗動聽的‘花相思’。”

夏紫雲燃亮著眼睛。

“你喜歡‘花相思’?”

“是的。”駱奇臉上閃耀著一片光彩說:“我不但喜歡這首歌,也喜歡那歌詞裡的意境,花相思啊花相思,你可知我心中的孤寂,密密無從計,只能畫個圈兒替。所以,紫雲,不管你臉上有多少的憂愁,就讓我帶你去天涯尋歡,去看看雲,吹吹風,把一切的悲傷統統忘掉,至於你上台的事,就交給領班經理去煩惱吧。”

聽著聽著,夏紫雲的一顆心沸騰了起來。她忍不住的叫:

“你知道你有多霸道嗎?”

駱奇深深注視著她。

“如果能讓你找到幸福和快樂,我情願我霸道,因為那都是因你而起的。”

“但我不值得你那樣對我。”

“紫雲。”駱奇皺眉的叫:“我不許你說傻話,也不許你再提什麼值得不值得,畢竟在我心中,你是神聖而不可侵犯的,更是這輩子唯一令我心動的女孩,因此,你不要再自艾自憐了,我會用我這一生的感情把你緊緊的包圍,也會用我的真心真意去治好你的自卑。”

這樣的真情似明月,還能說什麼?

於是,夏紫雲跟著駱奇離開了布里藍。

這時的佛羅倫斯,已是夜幕低垂。

街道上,依然是車水馬龍,燈火輝煌,晚風也一陣陣從四面八方吹來,帶著午夜的浪漫涼意。

駱奇和夏紫雲就走在迪亞茲將軍河岸大道上。

他們一路踩著月光,就這樣來到梅塔納廣場,直到站在高聳入雲的紅色鐵塔下,夏紫雲才用一雙盈盈如翦水的眸子,笑望著他。她興奮的說:

“太好了,駱奇,我已經許久沒有來到這座紅色的鐵塔下看燈海了,也許久沒有渡過這樣美麗平靜的夜晚了,能夠認識你,我才發現上帝在給了我那麼多的不幸和坎坷之後,它對我還是有一點點的眷顧。”

駱奇笑著。

“只要你願意,我每天都陪你看燈海,看佛羅倫斯的迷人夜色。”

“不行,駱奇。”夏紫雲深切的看他,“我不能霸佔你的時間,別忘了,你來這裡的目的,是尋找你的母親,我不想也不能誤了你的正經事,總之,你今晚能這樣陪我,我就已經很高興,很心滿意足了。”

“紫雲。”駱奇一下子被她的字字句句給打動了,他說:“能聽到你說出這樣一番善解人意的話來,我怎能不多愛你一些,也恨不得能夠天天陪在你的身邊,恨不得能夠給你全世界,”

“你別這麼說,駱奇。”夏紫雲深情款款的,“你給我的已經夠了,何況,能得到你的真愛,我就不虛此生了,你還是別把心思放在我身上,好好去找你母親吧。”

“可我完全不知道她在哪裡,茫茫人海,佛羅倫斯又那麼大,我卻一點線索也沒有。”

“別灰心,駱奇。”夏紫雲安慰的說:“你千里迢迢而來,我相信老天爺不會那麼無動於衷,在把你們母子分隔二十幾年之後,還要繼續讓你們天倫夢斷。”

“沒錯。”駱奇也心有所感的說:“老天爺不會那麼殘忍的,紫雲,謝謝你給我的鼓勵,我會認真去尋找我的母親,不管天邊海角,不管山窮水盡,我都一定要把她找出來,不僅僅是為了我,也是為了你。”

“為了我?”夏紫雲愕然的睜大眼珠。

“是的,是的。”駱奇迭聲而肯定的說:“是為了你,因為等我找到了我母親,我就要把你和她一起帶回到台灣去,當然也包括曉竹,我們可以找個有山有水有云煙的地方,重新建立一個家庭,每天採擷朝露暮霧,過著與世無爭的生活,你說,這樣好不好?”

遽然,夏紫雲的眼睛裡閃著一層淚光,她感動的說:

“你快要把我弄哭了。”

“哦,紫雲。”駱奇迅速把她擁入了懷裡,緊緊的讓她貼在自己的胸口,溫柔而真摯的說:“你別哭,你知道我多麼心疼於你的眼淚嗎?那每一顆顆,都會把我的心弄痛的。不行,我要治好它,我要治好它……”

然後,他低下頭,努力尋找她的嘴唇,就牢牢的印烙上去。

一時間,夏紫雲只感到天地悠悠,彷彿地球停止了運轉,也讓她忘了魂飛何處。

就在同時,一輛紅色跑車,正對著鐵塔的方向駛來,直到一陣強光直直照射在他們臉上,駱奇才迅速放開夏紫雲。

他愣愣的看著前方那盞光彩奪目的車燈,在瞬間被熄掉之後,車上立刻走下來一個明亮大方的女孩。那高雅的氣質,那漂亮的五官,那發亮的妹妹頭,把駱奇震得目瞪口呆。

那是石霜霜。

她正一步步朝著他們走來,終於在鐵塔的燈光下,她停下腳步,用一雙帶滿眩惑和驚訝的眼睛,看了看一身“仙杜拉”裝扮的夏紫雲,又看了看慌亂無助的駱奇,才用不相信的聲音說:

“真的是你?韓偉傑,這就是你今晚不來找我的原因嗎?”

駱奇愣了愣。

“不,小姐。”他無措的說:“你一定認錯人了,我不是韓偉傑,也從來沒有認識過你。”

“什麼?”石霜霜驚愕的喊:“你不認識我?韓偉傑,你別騙我了,雖然你瞼上少了一副鏡架,雖然你的粗獷裡少了一份書卷氣,但我不會認錯,就算你改變了身份,就算你化成了灰,我一樣認得你,你就是來自香港的蘋果日報記者韓偉傑。”

“不不不!”駱奇有些慌了,他一連疊聲的喊:“我不是的,不是來自香港,更不是來自什麼蘋果日報的記者。”

“好。”石霜霜逼到他眼前,“如果你敢再跟我說一個‘不’字,敢再否認我們這些日子以來的朝夕相處,和共同製造浪漫的點點滴滴,那麼,我馬上掉頭就走,從此和你一刀兩斷,絕不再有任何的牽扯。”

“不要!”駱奇猛然慌亂的叫:“你不要走,霜霜,你聽我說清楚。”

石霜霜不禁站定了身子。

“很好。”她轉過頭,深深切切的凝視著他,“你終於肯叫出我的名字!了,終於肯承認你就是我所熟悉的韓偉傑了。”

駱奇無可奈何的點點頭。

“沒錯。”他六神無主的說:“我就是韓偉傑。”

“那麼你剛剛為什麼要欺騙我?為什麼要隱瞞你的身份?”石霜霜指向夏紫雲,“難道你這麼做,就為了這樣一個妖冶輕浮的女人嗎?”

“霜霜。”駱奇悚然大聲的叫:“收回你那句妖冶輕浮的話,我不許你侮辱紫雲,她是個溫柔善良的好女孩。”

“她究竟是誰?偉傑,你告訴我,你告訴我,為何你會認識這樣一個來歷不明的女孩?又為何你會跟她在三更半夜,一起踩著明月,一起站在鐵塔下,甚至你還吻了她,韓偉傑,你為何要這麼做?為何要欺騙我的感情?”

“我……”駱奇一時為之語塞。

“你作賊心虛,根本說不出口了,是不是?”看著他的欲言又止,石霜霜馬上接口說;“你太教我失望了,韓偉傑,想不到你竟是這樣一個玩世不恭的公子,竟是這樣一個遊戲人間的採花大盜,我原本以為你風度翩翩,一身書卷氣,誰知道你竟戴著假面具,誰知道我引狼入室,把自己傷得那麼體無完膚,我真是該死,我真是該死——”

“駱奇。”站在一旁的夏紫雲,被這突如其來的一幕給弄得滿頭霧水,她迷迷濛濛的問:“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為什麼你會變成另一個陌生的名字?為什麼這一切我愈聽愈糊塗?”

“對不起,紫雲。”駱奇心慌意亂的看她,“我現在也不知道該怎麼跟你解釋,只求你別胡思亂想,等我理出了頭緒,我再一件一件的向你說個明白,好不好?”

“但你為什麼要跟我說對不起?”她心中起了疑竇。

“我只是不想你受到任何的傷害。”

“天啊!”聽著駱奇這樣柔軟的語調,石霜霜不自覺的大叫起來:“你這是什麼意思?你到底跟她是什麼關係?為什麼你只在乎她會受到傷害,卻完全漠視我的感受?韓偉傑,你是個偽君子,你是個愛情騙子。”

駱奇慌了。

“我沒有,霜霜。”他極力的叫:“你先不要激動,聽我說。”

“我不聽,我不聽!”石霜霜猛搖著頭喊:“我什麼都不要聽,也不要再上你的當了,韓偉傑,我恨你,我恨你,我恨你——”

說著,她一把推開駱奇,就死命的向河岸奔去。

“霜霜——”駱奇一急,大叫的迫過去,才追了兩步,他又猛然回頭,對著一臉茫然,一臉無助的夏紫雲說:

“給我時間,紫雲,我必須去把霜霜追回來,她性子烈,我擔心她會想不開,不過我保證,我會圓滿解決這件事,會給你一個滿意的交代。”

然後,他尋著石霜霜的方向追去。

在一座美術館的堤岸邊,駱奇迅速攔下了她。

“霜霜!”他喘著氣叫:“請你冷靜下來。”

“發生這樣的事,你教我怎麼冷靜?”石霜霜傷心欲絕。

“最起碼,你必須聽我把話講完。”

“只怕這一聽,我就再也不能回頭了,韓偉傑,你為什麼要出現?為什麼要來招惹我?為什麼要讓我深陷不已?”

石霜霜一邊說,一邊掉下了眼淚。

“過去,我一直以為,自己是個上天寵愛的幸運兒,是個被幸福圍繞天之驕女,不但有人人羨慕的家世背景,有豐碩的舞蹈細胞,還有許許多多人對我的愛護,當然也包括優秀的楊浩,但是愛捉弄人的老天爺,卻把你送到我的眼前來,讓我知道這世界之外,還有太多太多的美麗,太多太多的浪漫,以及太多太多的神奇和感動,我才不顧一切的瘋狂愛上你,愛上你的文質彬彬,愛上你的氣宇不凡,愛上你的純真和坦率,也愛上你打扮成送餅工人的那份模樣,誰知道,這不過是一場夢,而這個夢,卻很快被敲醒了,原來這一切都是假的,連你的名字也是假的。”

“霜霜。”駱奇滿懷愧疚的說:“我不是叫做韓偉傑,我真實的姓名是駱奇。”

“這麼說來,”石霜霜噙著淚水,“你也不是來自香港,不是什麼蘋果日報的記者了?”

“是的。”

石霜霜不禁長長的,失落的呼出了一口氣,“這太教我震驚了,偉傑,不,我應該叫你駱奇,你為什麼要欺騙我的純真?為什麼要冒充蘋果日報的記者來接近我?你對我到底有什麼企圖?”

企圖?駱奇心跳了一下,忽然想起黃天霸交給他的任務,整個人就跌進了迷亂裡。許久,他才用力的把頭一甩,挺直背脊的說:

“你說對了,霜霜,我不否認對你別有用心,也另有所圖,那是因為……”

“因為什麼?”

駱奇屏住氣,絞盡腦汁的說:“因為我在一次無意中,見識了你的才氣和美貌之後,我就深深被你吸引了,也一發不可收拾的愛上了你,霜霜,那種微妙的感覺,終於讓我相信一見鍾情,不再只是個傳說。”

一下子,石霜霜被他的一句“傳說”給扣住了心絃,她出神的聽著駱奇低低的傾訴:

“所以,我才不顧一切打聽有關你的消息,也掌握了你的所有性情,故意化成蘋果日報的記者,化成韓偉傑這個虛構的人物,藉著採訪新聞的幌子認識你,又打扮成送餅工人的模樣,只是為了搏取你的好奇和歡心,這種種的假冒,你說我別有心機也好,說我在遊戲人間也罷,我一概承認,但我要慎重告訴你,我絕不是有意要對你做出欺騙,那全是出自我一片痴心的本能,也是情有可原的。”

“我不信!”石霜霜猛然退縮身子,“任憑你說得再天花亂墜,任憑你的演技再入木三分,我都不再相信你了,因為我看得出來,從頭到尾,你都一直對我演戲。”

“不——”駱奇否認的喊:“我不是在演戲,霜霜,我對你的種種,那是真情流露呀。”

“那麼,”石霜霜疑慮末除,“你說,她的存在又要作何解釋?”

駱奇心中一凜。

“你是說紫雲?”

“對!”石霜霜氣焰高漲的說:“你和她在街頭共同演出的那一幕浪漫情節,不但纏綿悱惻,也動人心絃,我都看得清清楚楚,就算你再多花言巧語,我看你要怎麼賴?”

“霜霜。”駱奇輕輕吐氣,心情複雜的說:“你誤會我了。”

“人贓俱獲,你還敢說這是誤會嗎?”

“是真的。”駱奇一副信誓旦旦的表情說:“你千真萬確看錯了,剛才這兒風大,有沙子飛進紫雲的眼睛裹,她痛得難受,我才幫她把那些惹禍的沙子吹掉,沒想到讓你撞個正著,造成天大的誤會,霜霜,整件事情的緣由,就是這樣呀。”

石霜霜半信半疑的。

“你沒有騙我?”

“我發誓,如果我說的有半點虛假,就讓我遭……”

立刻,一隻手封住了駱奇的嘴巴。

“不要。”石霜霜慌忙的叫:“你不要發任何的詛咒,駱奇,我信你了,我信你了,從此不再過問你和她之間的關係了。”

然後,她整個人撲進了駱奇的懷裡,把頭緊貼在他的胸前,一任月色輕輕的灑下來,也一任風聲在耳邊飄飄蕩蕩……直到一陣腳步聲幽幽定來,駱奇不禁抬起眼簾,猝然接觸到一道柔光,像針般的把他的神志都刺醒。

他驚愕的放開石霜霜,才清楚看見夏紫雲滿臉蒼白的站在路邊一處街燈下,,眼睛睜得又圓又大,用充滿哀痛,絕望,和不敢置信的眼神,一瞬也不瞬的瞪視著他。

“完了!”他在心裡暗暗的叫了一聲,第一個直覺反應就是衝向前,一股腦的叫“紫雲,這不是真的。”

瞬間,一串淚水,滾滾如珠的從夏紫雲臉上滑落下去。

“你不要過來。”她哭啞著喉嗓叫。

駱奇整個人都僵住了。

“紫雲。”他動也不動的站在原處,著急而心亂如麻的叫:“請你相信我,你看到的都不是事實。”

“夠了!”夏紫雲聲淚俱下的說;“我不再相信你的甜言蜜語了,駱奇,你們的所有對話,我全聽見了,也聽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更釐清了你們之間的關係,只是我不懂,既然你情有獨鍾,為何還要把我玩弄於股掌之間,你究竟把我當成了什麼?”

“不不。”駱奇努力的解釋:“紫雲,我沒有玩弄你,請你原諒我的情非得已,我真的有不得已的苦衷。”

“我不要聽你的什麼苦衷,”夏紫雲心碎的喊:“那全是騙人的謊話,全是在掩飾你的罪行,掩飾你的風流多情,而我竟天真的以為你是個好人,可以託付終生的好人,卻沒想到,你竟是一匹戴著面具,披上羊皮的惡狼。”

“紫雲,你一定要這麼說我嗎?”駱奇哀求的。

“是的,是的。”夏紫雲失去理智的喊:“我根本沒有說錯,你是一匹殘暴而狠毒的惡狼,不但把我脆弱的感情啃噬得一絲不剩,也把我僅有的意志和自尊,都毫不留情的全部咬碎,如今我已遍體鱗傷,心神俱碎,如果我再相信你,我就會死無葬身之地,如果我再相信你,我就會萬劫不復,駱奇,你放了我吧。”

說完,她轉過身子,就往河岸大道的公路飛奔而去。

“不行。”駱奇知道事態嚴重,想也不想就追上去,狂喊著:“你不可以走,紫雲,你回來,你回來,你不能就這樣帶著誤會離開。”

夏紫雲突然停下了腳步,悲絕的回頭說:

“你別再白費心機的追我了,駱奇,這就是你要給我的滿意交代,我全弄明白了,如果你敢再追過來,我就馬上撞車給你看。”

駱奇悚然一驚,凜凜然的站在風中,不敢再越雷池一步,只是著急的,忙亂的,痛楚的望著她奔馳在月光下那條寬闊的河岸大道,奔馳在夜色茫茫的車海里,他的心都冷了也碎了,整個人就跪在地上,嘶聲的大喊:

“天哪!為什麼要讓這樣的事情,發生在我身上?為什麼眉間心上,無計相迴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