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曉竹被葬在一座遠離塵煙的無人小島上。那座小島就聳立在海中,距離佛羅倫斯有十三海寸之遙,需要乘坐汽艇或小船,才能靠岸。

岸上,盡是一片綠油油的草地。

石家駿從買下小島,再派人築墓,建圍欄,整理草坪,又植入上萬朵的白鶴花,然後,請人雕了一座天使的雕像立在墓園中,總共花了十天的功夫。

並且,他把那座小島取名“天堂島”。

那一天,島上正下著細細的小雨,更增添幾分蕭瑟。

葬禮上,除了夏紫雲,還包括駱奇、楊浩、石霜霜、石家駿、杜曼君一行人都身穿黑衣的乘著船隻趕來參加了。

經過牧師的一番禱告,曉竹終於隨著一朵朵被拋下的花瓣,給黃土掩埋了。

整個葬禮簡單而隆重,但夏紫雲卻早已哭得肝腸寸斷,心神皆碎了。

直到牧師和送葬的工人全部離去,她依舊一動也不動的佇立在墓碑前。眼睛死死的凝視著那一壞隆起的丘墳。

駱奇撐著一把黑傘,悄悄的站在她身邊,喃喃低語的說:“紫雲,海上起風了,我們趕快離開這兒吧。”

“不,駱奇。”夏紫雲搖著頭,“你別那麼快趕我走,讓我多留下來陪陪曉竹,這是我這個做姐姐的最後能給他的心意,也只剩下這麼多了。”

“可是逝著已矣,生者何堪?”駱奇一臉哀悽的說:“你就不要再悲傷了,我想,曉竹從此有大海和白雲為伴,你就讓他好好的安息吧。”

“是啊,紫雲。”石霜霜早已哭紅了雙眼,她悲憐的說:“你要是再這樣哭下去,我也會跟著你一起掉眼淚,還有我媽媽和楊浩,也是淚水汪汪的流,我求求你,我們別留在這裡徒增悲傷了,好嗎?”

“還有我,紫雲。”杜曼君走過來,滿臉哀痛,滿臉關懷的說:“我最擔心的是你,出事的這些日子,你不曾好好的吃,不曾好好的睡,再這樣下去,我怕你會崩潰,也隨時會倒下去,你千萬千萬要珍重呀。”

“對的,對的。”楊浩也說:“你雖然失去了曉竹,但你至少還有我們這麼熱情的關愛著,憐惜著,呵護著,你忍心不趕快走出傷痛,而要讓大家都為你著急,為你難過,為你心痛嗎?”

一直沉默不語的石家駿,終於也打破沉默,用一雙深幽的眼睛凝視著她,語帶感性的說:

“他們都說得沒有錯,紫雲,此刻你的心境,我真的不知道該用什麼話來安慰你,因為我想說的,他們全體代我說了,我只能告訴你,黃天霸已經被收押,我想這個消息,不但可以告慰曉竹的在天之靈,也可以稍稍減去你心裡的傷痛。”

驀然,夏紫雲抬起一雙閃著汨霧的眼睛迎視著他,許久,她才從哀思中輕啟嘴唇說:“謝謝您,石先生,謝謝您為曉竹所做的一切,謝謝您賜給他這座漂亮的海中小島,讓他宛如棲息在天堂之中。”

石家駿輕拍一下她的肩膀。

“你還是叫我一聲石伯父吧。”

“是,石伯父。”夏紫雲動容的叫:“無論如何,對於您的鼎力相助,我除了感謝還是感謝,如果沒有您的出面和派人張羅,我也拿不定主意,不知該怎麼給曉竹辦喪事。如今他被葬在這座天堂島上,有藍天大海,有雁鷗浪花,還有濤聲帆影,以及這麼多盛開的白鶴花長相為伴,我想他可以含九泉了,再有,在我最痛苦難熬的這段日子,您和石伯母的殷殷關切,我真的無以為報,唯一能做的,就是請您們接受我的一拜。”

說著,她立即跪了下去,誠心誠意的對著石家駿和杜曼君磕了一個響頭。

杜曼君驚慄的扯起了她,“紫雲,你這樣的大禮,我和家駿承受不起,你千萬別跪了,也別磕頭了,我們根本不要你的報答,何況我們這麼做也是應該的,畢竟曉竹的死是為了駱奇,我只怕為你做的不夠多,不夠好,不夠仔細。”

“夠了,石伯母。”夏紫雲閉了閉眼睛,她鼻子酸酸的說:“能得到您的垂憐,我已心存感激。”她轉頭面對著楊浩和石霜霜,“還有你們兩個,這些日子以來的真情相伴,和頻頻安慰,我全記在心上,一輩子也不會忘記。”她走近了駱奇,看著他說:“我相信你的日夜守候,你的真摯情意,大家全都看見了,我除了感動和心領神會,真不知該用什麼言語與情緒去表達我對你的謝意。”

“紫雲。”駱奇握住了她那冰冷的雙手,滿懷深情的說:“我不需要你的任何謝意,我只要你快快走出憂傷,把從前那個快樂的你找回來。”

夏紫雲看著大家,沉沉的呼出一口氣後才說:

“我恐怕很難再有快樂了。”

“為什麼?”駱奇著急的問:“就算你失去了曉竹,你還有我,還有全世界這麼多的人在關心你。”

夏紫雲眼裡含著片片柔情,愴惻的說:“我不否認你對我的好,不否認你們在這兒的每一個人,都用濃情盛意把我包圍著,但是……”

“但是什麼?”駱奇迫切的問。

“但是我忘不掉曉竹的死,忘不掉我對他的愧疚,只要想起他冰冷的躺地底下,我的痛苦和悔恨就無法自拔,如果我能盡到保護他的責任,他就不會死了,而悲劇也不會發生了。”

“可你怎能把所有的罪過都往自己身上攬?怎能一直活在哀愁裡?”

夏紫雲的心更痛了,“我也不想這樣,可是看著曉竹死得那麼悽慘,我真是對不起死去的父母和女乃女乃,對不起所有的列祖列宗,因為夏家唯一的香火,就這麼斷送在我的手裡,我又怎能不痛哭流涕,不自責良深?”

一下子,石霜霜的眼淚也跟著來了。

“都是黃天霸這個惡魔,他才是真正的元兇,居然如此殘暴不仁的去摧毀一個原本生動活潑的小生命,同時也把你的歡笑和希望都摧毀了,他真是可惡。”

“簡直就是罪大惡極。”楊浩也憤恨不平的說。

“是的。”夏紫雲任著熱淚滾滾而下,“黃天霸是個萬惡不赦的魔鬼,我恨不得將他碎屍萬段,恨不得哨他的骨頭,吸他的血,才能洩我心頭之恨。”她轉頭尋找石家駿的眼光,“我雖然不能親手殺了黃天霸,好替曉竹報仇,可是能聽見他即將接受法律的制裁,我也聊表欣慰,盡避我的傷痛不會那麼快好起來,盡避我對曉竹的思念是那麼的深似海,但我答應你們,給我時間,我會把自己從這場噩夢中抽離出來,不再活在悲劇裡。”

“孩子。”杜曼君緊緊抱住了她,“你能這麼想,我就放心了。”

“至於你今後的生活,我自會替你安排。”石家駿說。

“不用了,伯父。”夏紫雲輕輕拭去淚痕,感激的說:“您的好意我心領了,暫時我還會住在紫雲山莊,至於未來,我一切聽天由命。”她忽然抬起眼簾,“對了,我一直有個疑問,想問問您。”

“你說吧。”

“我的疑問是,法院真的能將黃天霸判刑羈押嗎?”

“當然行。”

“但他財大勢大,必定官司勾結,才敢這麼明目張膽,胡作非為,我擔心他買通了法官,會胡亂找個人替他頂罪,那曉竹不是死得冤枉嗎?”

“別擔心。”石家駿安慰的說:“論財大氣大,我石家駿這幾年在意大利工商界崛起,比起黃天霸一點也不遜色,若是講鋒頭,講人脈,講政商關係,我早就把他給比了下去,再加上我們之間在各項工程競標中,他全盤皆輸,使得他的面子很掛不住,更是對我恨之入骨,否則,他也不會想盡辦法要將我除之而後快。所以,他的心機我算得一清二楚,也早早派了人潛伏在他的身邊做臥底,暗中查訪他的陰謀,才知道他僱了殺手要暗算我,才有了誤殺駱奇的事件。”

“原來您早就知道黃天霸對您心生不滿?”

“我當然知道。”石家駿繼續說:“黃天霸的為人,十分狡猾奸詐,是可以為了利益而無所不用其極,因此我不得不防備他,才派人竊取他不少作惡多端的證據,包括非法走私,與黑道掛勾,以及謀殺種種罪名,再加上安東尼的供詞和殺人的罪證確鑿,就算黃天霸有通天的本領,我也會咬著他不放,非要他被判刑治罪,非要他替曉竹償命,才能解開你那有如千斤重的心痛。”

一時之間,夏紫雲再也不能自己了。

“石伯父,要我怎樣,才能還得清您的這份恩情?”她熱淚盈眶的說。

“傻孩子。”石家駿搖著頭說:“我會這麼做,不只是為了你,為了正義,也為了我自己。”

“這怎麼說?”夏紫雲不懂的問。

“說穿了,我這是念在和曼君的那份夫妻之情。”石家駿回答:“我雖然不是駱奇的親生父親,但憑著他和曼君的關係,我應該愛屋及烏的,不是嗎?何況,我對他一見如故,早就把他當成是我自己的兒子了,而你和他的故事,我不知聽了霜霜說過多少遍,對於你的身世和遭遇,有著深深的感動和愛憐,如今發生這種事,我站在做為長輩的立場,怎能不多疼惜你幾分?畢竟我們就要成為一家人了,盡避這樣的關係說來有些勉強,可卻也是不可否認的事實。”

“沒有錯,紫雲。”杜曼君把她拉到自己的身旁,娓娓的說道:“你石伯父的話說得很中肯,我們就要成為一家人了,什麼恩情感謝的話,你就通通收回去,把它當成‘理所當然’。”

“可是……”

“你還‘可是’什麼?”石霜霜拂去她髮絲裡的雨珠,“除非你不預備把我們這家子都當做你的‘親人’,雖然我姓石,哥哥姓駱,但我們確實是兄妹,所以我這個親人,你是賴不掉了,所以你的事情,也是我們石家的事情,所以你有什麼困難,就是天塌下來,都有我們替你撐著。”

“好了,霜霜。”楊浩猝然看著遠方的大海說:“海面已經起浪了,你就別再一直‘所以’下去,我看我們還是早早離開這裡,免得風雨愈下愈大。”

“對,紫雲。”駱奇也憂心仲仲的說:“你看海上的浪花,瞬息千變萬化,而海霧也開始封鎖這小島,如果我們不趕快離開,我擔心待會兒我們坐回去的小船會禁不起風浪,那很危險的,我求你別再留在這兒受風吹雨淋了。”

於是,他們一行人在風雨飄搖之中,坐上了小船,搖搖晃晃的離開了天堂島。

晚上,在紫雲山莊,一燈熒然。

月色透著窗子,正盈盈的照進來。

這時,夜已經很深,很沉,很靜謐了。夏紫雲點燃了兩根白蠟燭,一個人面無表情的坐在窗口邊。

她不知這樣過了多久,只是任著時間滴滴答答的飛逝,任著夜幕逐漸低垂,也任著晚風一陣陣的吹拂過來,吹起她的長髮,吹起她的衣襟,吹起她那冰冷而孤寂的心扉。

就在那蒼涼中,駱奇悄悄端了一杯咖啡和牛角麵包,放到她身旁的茶几上,輕聲而溫和的對她說:

“紫雲,你一整天都沒吃東西了,我特地弄了燻肉夾起司的‘可頌餅’,你好歹也吃上一些,千萬別餓壞了肚子。”

夏紫雲慢慢的仰起臉龐看他。

“我不餓,我現在什麼也不想吃,駱奇,你別為我操心了,我真的沒事。”她淡淡的說。

“但是從海上的小島回來以後,你就這樣一直坐在這裡,不吃不喝,整日發呆,看得我的心都發痛了,我怎麼能相信你的‘沒事’?”

“至少,我並沒有因為悲傷而倒下去,不是嗎?”

“就因為你沒有,我才真正的害怕。”駱奇眉尖深鎖的說:“害怕你會胡思亂想,害怕你不曾減少對自己的責備,所以,我寧可你‘有事’,那證明你的心還活著,而不願你像現在毫無動靜的坐在這裡,露出一副魂不守舍的樣子,那才教我膽顫心寒。我有一種預感,你的‘沒事’,其實就是風雨來臨前的寧靜。”

夏紫雲悽楚的一笑。

“你別多心了,駱奇。”她站起身子走到窗欞邊,回頭說:“我真的很好很好,不信你看,我點了白蠟燭,正在等外面起風呢。”

“白蠟燭?起風?”駱奇驚愕的問:“你點上白蠟燭幹什麼?”

“我聽老一輩的華人說,這是咱們中國的習俗,只要在夜晚上兩根白蠟燭,就能招魂。”

“所以你想見曉竹,想把他的魂魄招回來?”

“是的,是的,”夏紫雲趕緊回答:“我想和曉竹見上一面,問他在‘天堂’的生活好不好?問他冷不冷?還要問他……想不想我這個姐姐?”

駱奇的心臟驟然痛楚了起來。

他蹙眉的叫:“紫雲,你為什麼要這麼傻?為什麼要執迷不悟的把自己陷在哀傷裡?那只是個傳說,毫無事實根據的傳說。”

“我不管。”夏紫雲執拗的說:“就算那只是傳說,我也要等,總之,有夢想就有希望,你就依了我這一次,讓我等下去,如果窗口起風了,那就表示曉竹回來了,你知道嗎?”

頓時,看著她哀悽的臉上,有著滿滿的期待,就好像在追尋一種驚奇和美夢,駱奇竟不忍心潑她的冷水,只是輕輕嘆氣的說:

“那我陪你一起等,好不好?”

能說不好嗎?望著他在患難中這樣的真情以對,相知相守,夏紫雲很難再說什麼,於是,她重重的點著頭。

就這樣,他們守在窗口下的茶几旁。

就這樣,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

就這樣,更深露重,萬籟俱寂,一切天地都歸於平靜。

然後,在萬千的等待中,也許是這些日子的勞累,也許是過度的憂傷所致,駱奇等不及風起的時候,就迷迷糊糊的趴在茶几上睡著了。

當第一道晨曦劃破天空,從窗子外透進屋內,他才被點點的光亮給刺醒。他眨了眨眼,迅速抬起頭來,急急忙忙的尋找夏紫雲。

“紫雲,你在哪裡?”

猝然,他眼睛一亮,發現茶几上昨夜那杯咖啡還在,旁邊就立著一張信封,他狐疑的拿了起來,拆開一看,裡面的信箋密密麻麻的寫著好幾行。他又驚,又慌,又害怕,然後他開始去讀那上面的字跡:

“駱奇:

餅去一直以為別時容易相見難,可是提起筆寫這封信的當下,我才發現相見不易,離別更難。

但不管離別有多麼難,多麼不捨,我還是選擇了這條路,所以,當你在看這封信的時候,我已經悄悄離開了紫雲山莊。

說實在,下這樣的決定,是迫於無奈,也讓我想了一整夜,幾乎想破了腦袋瓜。我知道我這麼做,對你很不公平,可我別無選擇,駱奇,你要原諒我情非得已。因為,曉竹的死,對我來說是一項沉重的打擊,也是一輩子永遠的傷痛,畢竟我的父母在臨終之際,親手把他交給了我,我卻把他們唯一的遺憾給辜負了,而且還讓他死得那麼悲慘,我怎能不苛責自己?是我沒有盡到保護他的責任,是我被愛情衝昏了頭,是我不配做他的姐姐,如果那天我能把他帶在身邊,不讓他一個人留在紫雲山莊,也許悲劇也就不會發生了,而我卻無法避免這樣的不幸,我真是罪該萬死,真是該遭天打雷劈,為什麼死的人不是我,而是曉竹,如果一切能夠重來,我情願魂斷古競技場,情願躺在天堂島的是我,而不是他。

雖然,我知道一切已不可挽了,也努力要把這份悲傷忘掉,可我真的做不到,只要面對著你,不管是依窗,憑欄,喝茶,聊天,沉思,或閉眼睛,我的腦海裡全是曉竹的影子,而對自己的責備也就愈來愈深。不過,這件事的發生,我必須讓你明白,自始至終我從來沒有怪過你,那根本不是你的錯,而我的離去,也不是要對你的懲罰或怨恨,終究能夠認識你,是我這一生最美麗和快樂的時光,卻也是最灰暗和傷痛的時光,那都夠我回憶此生此世了。

至於我的離去,你不必有太多的難過,我只是要去忘掉傷痛,只是要去尋求仟悔,為我對曉竹的‘失職’贖罪,盡避放心不下的仍舊是對你的牽掛,還有你的溫柔情意,但此時此刻,我已無心再念及兒女私情,只想把自己寄放於天涯之中,去尋求真正的平靜,這也是我非走不可的原因。

總之,我無法釋懷曉竹的消逝,那是天大的一場惡夢,我短暫不能從那個惡夢抽身而退,這是多麼的無奈,也是多麼的可悲。所以,駱奇,你就當我是一片隨風遠揚的流雲,聚也容易,散也容易,來時風起雲湧,去時卻不曾留下一點痕跡,因為這是宿命,不管你認不認定,它就是這樣。

那麼,我們也沒有什麼好埋怨的了。或許有一天,當霜雪難耐,當情緣猶在,當我感到不再有悲哀,我們還能相逢于山水之間,共唱明月彩霞,共唱蝴蝶晚風。

最後,珍重再見了,希望你別來找我,因為愛流浪的雲,始終沒有家,也不知飛去何處,只好把所有的情意拋下,化作千千萬萬個祝福,化作無限的相思,願風也看見,花也看見。

紫雲寫於等待天使出現的夜晚”

一時間,駱奇完全被震懾住了,如五雷轟頂般的把他的神經和意志都震碎了,而體內的五臟六腑,也好像有千萬只的蟲子在啃噬著,痛得他再也站不住身子,整個人就跌在椅子裡。

“不,不,不——”他一連疊聲的吶喊:“我不相信這是真的,不相信紫雲會這麼不告而別,那對我的打擊太大了,我無法接受,無法任著她再一次從我身邊飄然遠去,更無法看著她一個人孤獨流浪,因為這一次,她再也無處可去了。”

然後,一串淚水從他的眼底潸然滑下。

“不行。”他猛的振起身子說;“紫雲遭受命運如此的無情折磨,已是身心受創,她再也承受不起外面的風霜,我一定要去把她找回來,我一定要去把她找回來……”

駱奇整整尋找了夏紫雲一個月。

在這一個月裡,他大街小巷,城鎮鄉村,幾乎都找遍了,包括天堂島,他也冒著風浪,來來回回不知去了多少趟,但是任憑他的望眼欲穿,任憑他的聲聲呼喚,夏紫雲就像從地球上消失一樣,毫無蹤影。

當然,石家也沒閒著。

石霜霜和楊浩,每天就在佛羅倫斯的每個地方,每條街道,或每個郊區,都馬不停蹄的搜尋著。就連石家駿,也利用他在商場上的人脈,派出大批人馬在各個省份追查,甚至在報紙上都大幅刊登了尋人啟事,但所帶回來的消息,卻是一次又一次的失落和絕望。

看著大家這樣人仰馬翻,看著駱奇一天天的消瘦憔悴,杜曼君除了心疼,也急得不知道該怎麼辦,只能不斷的安慰說:

“別灰心,駱奇,不管紫雲去了哪裡,就是上山下海,就是飛天鑽地,我們都會有辦法把她找出來的。”

這樣的話,聽得駱奇一顆沉到谷底的心,重新又被拉了回來。

“媽,您說的很對。”他戚激涕零的說:“我不能因為這小小的挫折,就失掉信心,不管天涯海角,不管日夜晨昏,我都非得找到她不可,即使她上天堂下地獄,我也要上天入地去把她追回來,直到她不再逃了。”

就這樣,一個星期又過去了,可是茫茫人海中,駱奇仍舊找不到夏紫雲的蹤跡,仍舊不知伊人何處。

一天早晨,他赫然提著一隻皮箱,出現在石家的那棟豪宅裡。

他的翩然而至,把坐在客廳中的石家駿、杜曼君,以及石霜霜都嚇了一跳,尤其他穿著一身紗質白襯衫,一條卡其色長褲,再加上他那一臉的憂鬱氣質,看起來是那麼的灑月兌不羈,那麼的不真實。

首先,石霜霜衝過去,直直盯著他眼神裡的哀痛,大叫一聲:

“哥,你這是幹什麼?”

駱奇放下手中的行李,看了看大家,才吸氣的說:

“我決定今天就回台灣,不再留戀佛羅倫斯這個令我傷心的異國城市。”

“為什麼?”杜曼君惶然的走來,驚慌的問:“你為什麼說走就走?”

“媽。”駱奇痛苦難當的叫:“請你原諒我下這樣的決定,請你原諒我不能留在你身邊承歡膝下,因為我想過了,我是真的找不到紫雲,而且也深深明白,如果我們情緣已盡,就算我疲於奔命,去把每一寸土地都翻過來,我仍舊還是找不她,否則這一個月來,她不會音訊全無,不會如夢消逝。”

“就算是這樣,你也不能放棄尋找紫雲的機會。”石家駿說。

“可我除了等待奇蹟,真的是一點辦法也沒有。”

“最起碼你留在這裡,還有一線希望。”杜曼君紅著眼眶說。

“但我不想自欺欺人,如果不走,只怕我的傷痛會愈來愈深,會愈來愈不可收拾。”

忽然,石霜霜的眼淚來了。

“哥。”她鼻子酸澀的說:“你真的就這麼走了,真的不再找紫雲了嗎?”

“坦白說,霜霜。”駱奇的聲音也在瞬間沙啞了起來,“要我就這樣走了,我實在心有不甘,但是我太瞭解紫雲了,如果她‘存心’要從我們身邊消失,我們是怎麼也找不到她的。就算有幸找到了,我也知道帶不走她的心,與其要她活得那麼不快樂,倒不如讓她自由自在的隨風而去,我相信,時間會治好她心裡的創傷。”

尾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