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這一夜,對陸曉裳來說,簡直迷幻得就像一場夢。

她怎麼也沒有想到,貝拉吉歐的冬天,會是她這一生中最美麗的回憶。

尤其,風光如畫的科摩湖,神秘華麗的月光古堡,還有高貴迷人的亞當斯,都浪漫虛幻得就像童話故事中才有的情節,那麼的充滿驚奇,也那麼的令人不敢相信。

但是,這一切都是如此的真實,一點都不虛假。

因為此刻,她就靜靜的躺在亞當斯那寬闊的胸膛裡,溫柔似水的聽著他的心跳,他的呼吸,還有他的喘息……

“亞當斯。”她突然輕輕叫喚著他的名字,想要再一次證實他的真實存在。

立刻,亞當斯蠕動了一子,半眯著眼睛看她。

“你怎麼了?”他迷濛的問:“是不是身子有點冷?”

他一邊說著,一邊便更緊的把她抱在臂彎裡。

“不是。”她再度感受到他那熱血澎湃的體溫,柔柔的回答:“我只是想問你一件事。”

“什麼?”

“你真的愛我嗎?還是……”陸曉裳怯怯的說:“你只是把我當成一夜戲耍的對象?”

豁然,亞當斯完全睜亮了眼睛。

“你為什麼要這麼問?”他氣急敗壞的說:“難道我剛剛對你的熱情奔放,溫柔纏綿,你都看不明白我的真心嗎?”

“對不起!”陸曉裳愧疚的說:“我無意試探你,只是,我以一片真誠,把我的處於之身奉獻給你,為你曲意承歡,不知你會不會看輕我?”

她的疑慮,讓亞當斯驚駭到了極點。

“我不許你這麼說。”他緊緊的摟住她的身軀,怕她會像流沙般的突然消失一樣。然後,他用綿柔的聲音說:

“其實在我心目中,你就像傳說中的翡翠青鳥,帶著你的美麗,帶著綠色的光芒,翩翩而降,因為從來沒有人見過它,但我卻相信,你就是翡翠青鳥的化身,是要來拯救我因為失去銀雪的悲傷,所以我一發不可收拾的愛上了你,愛你的超凡絕美,愛上你的盈盈如水,也愛上你的閃閃動人,你知道嗎?”

他的幾句話,聽得陸曉裳再度陷進了他的柔情和感動中。

“這是真的嗎?”她牢牢的貼在亞當斯的胸口問。

“如果你不相信我……”亞當斯信誓旦旦的說:“那麼我可以對天發誓,我亞當斯要是對你遊戲人間,要是負你千行淚,我就不得好死,遭天打雷劈……”

“不要!”陸曉裳驚慌的用手堵住他的嘴,“你不要發那麼重的毒誓,亞當斯,我情願你負我,也不要你死。”

亞當斯輕輕一笑。

“你放心。”他說:“你這麼美麗靈氣,我怎麼捨得丟下你一個人而死去?”

“同樣的,”陸曉裳一臉認真的說:“你要是死了,我也不想活了,會把自己葬在科摩湖底,永永遠遠陪著你的魂魄。”

亞當斯震動極了。

“曉裳。”他惶然的說:“你的真情以對,聽得我除了感動之外,有多心痛嗎?我已經經歷過一次和銀雪的生離死別,好不容易,讓我奇蹟似的遇見了你,也把我心中的冰山溶解,我怎能會不好好的珍惜你,怎能會讓你為我而死?所以……”他輕柔的撫著她的髮絲,“我永不負你!”

那一句“我永不負你”,聽得陸曉裳的眼淚差點掉了下來。

“亞當斯。”她急急而迭聲的說:“你不要再說了,你的片片真心,寸寸柔腸,我相信就是了。”

“那麼……”亞當斯露出一個燦爛而迷人的笑容說:“收起你的眼淚吧!曉裳,讓我來告訴你,這月光古堡有的只是多情的男人,而沒有負心人,就像我的父親,他一生縱橫商場,有顯赫的名聲和地位,卻只愛我母親古嘉蒂一個人。”

“古嘉蒂?”陸曉裳驚訝了起來,“這名字多像意大利人?”亞當斯又笑了。

“你沒有說錯,我母親的確是個道地的意大利人,她高貴美麗,溫柔善良,出身貴族世家,據說我外祖父是皇室的後裔,被冊封為公爵。”

“怪不得在你東方的面孔之下,有著歐洲貴族的獨特氣質,和一股迷人的異國風情。”

“但我到底是個中國人,遺傳著我父親的血統,也遺傳了他的浪漫多情。”

陸曉裳撩起了他額前的髮絲。

“要是你這一頭黑髮換成了金色或棕色……”她說:“你就更像意大利人了”。

亞當斯忽然握住她的手,急急的問:

“如果我是個意大利人,你還會愛我嗎?”

“當然會!”陸曉裳不假思索的回答:“因為我愛的是你的真心和誠懇,還有你身上那說不出來的尊貴氣質,而不是你的外表,也不是你的家世……”

她不經意的撥弄著他的頭髮,看著亞當斯的額上有一個藍色的胎記,被髮絲隱隱約約的覆蓋著,好奇的問:

“這是什麼?”

亞當斯立刻坐起身子,讓熊熊的火光,把他額上的烙痕染得更亮。

於是,陸曉裳清楚的看見那個美麗圖騰,是一個十字形的星星。“這是南十字星。”

看著她的滿臉驚訝,亞當斯閃亮著一雙迷人的眼睛說:“只要是出自我們藍家的血統,就會遺傳了這個星芒的標記。”

“為什麼?”陸曉裳懵懵懂懂的問。

亞當斯看了她一眼,才若有所思的說:

“因為我的祖先,是一個從中國地圖上消失的部落,叫做‘拜月族’。”

“拜月族?”

“是的。”亞當斯說:“我的曾曾祖父在清朝時代,因為平亂邊疆有功,曾被乾隆皇帝封為拜月大將軍,是個赫赫有名的英雄人物。但是說也奇怪,我們拜月族的人,從一出生,額頭上就會有一個南十字星的胎印,所以這個美麗的標記,也就一直流傳下來,成為我們部落旗幟的圖騰。”

“可是我不明白……”陸曉裳吶吶的問:“既然拜月族已經在中國上消失,為何你身為這個部落的傳人,會再度在這地球上的另一端出現?”

亞當斯深深吸著氣。

“其實我們拜月族根本沒有消失,只是逃亡意大利來了。”

“這怎麼說?”陸曉裳似乎被吸引了。

“是這樣的……”亞當斯迎視著壁爐的火光說:“根據我們藍家傳下來的說詞是,由於我曾曾祖父在當時威名遠播,功高震主,再加上乾隆皇喜歡占星卜卦。有一天,皇上請來一位懂得觀天象的大師,卜得一個兇卦,說大清的江山恐怕不保,會落在一個披星戴月,驍勇善戰的將軍後代手裡,而且這個人的額上會有一個十字星的圖騰。正因為那一天是月園人園的中秋節,民間百姓家家戶戶都有拜月亮的習俗,而且那晚南方的紫微星又特別發亮,皇上信以為真,一陣大怒,誤以為我的曾曾祖父有謀反之意,誤以為拜月族的後代會取代大清的地位,掌管他們滿人好不容易才打下來的江山。”

“所以,”陸曉裳似乎有些明白了,她說:“乾隆為了保住大清的江山,不惜對你們拜月族趕盡殺絕?”

亞當斯轉頭看她。

“你說對了,曉裳。”他淡淡一笑說:“乾隆不但暗中削去我曾曾祖父的兵權,也將他以謀反的罪處以斬立,決,更下令將我們拜月族整個部落以斬草除根的方式,罪誅九族,也幸好我曾曾祖父最小的一個兒子,從小被送到少林寺習武,才逃過一劫。但為了明哲保身,為了留下拜月族藍家的一條命脈,他在一個對我曾曾祖父忠心耿耿的武官幫助下,逃到了南洋,再輾轉到了意大利,也奠定了我們藍家在這裡的根基,而這座月光古堡,正是我那位祖先在晚年時期,從一位落沒的意大利貴族手中買下來的。”

忽然間,陸曉裳抬起一雙如翦水的眸子迎視著他,柔情似水的說:

“想不到你的身世竟是這樣傳奇,也慶幸你們拜月族能在你的身上傳承下來。”

“但是說也奇怪。”亞當斯不解的,“從我們藍家在異國落地生根,卻始終人丁不旺盛,而且世代單傳,所以至今這額上有南十字烙印的,就只剩下我和我父親兩個人,我一直在想……”

“什麼?”

亞當斯看著她的眼眸深處,好半天才說:

“或許這是我們拜月族無法逃月兌的命運和浩劫,要永永遠遠活在百年前的詛咒之下。”

看著他臉上的憂鬱逐漸深了,陸曉裳馬上用柔軟的聲音說:

“不會的,亞當斯。藍家能在這裡繁衍下來,可見拜月族並沒有失落,反而建立起一個傲視群倫的事業王國,我相信以你的雄心壯志,終有一天,拜月族和鷹古集團,會因你而更發揚光大。”

“那麼,”亞當斯忽然牢牢的捕捉住她的眼光,哀懇的說:“答應我一件事?”

陸曉裳怔怔的看著他,也怔怔的問:

“你要我答應你什麼?”

驀然,亞當斯的眼底閃熠著一抹燦爛奪目的光亮,他說:

“我要你答應做我亞當斯的妻子,成為月光古堡最美麗的女主人,為我生下一個額上有南十字星圖騰的孩子,好嗎?”

他的一臉認真,讓陸曉裳的整張臉都紅了。她顫顫的問:“你真的願意娶我?”

“當然。”亞當斯再度把她擁人懷裡,用肯定的聲音說:“我可以向你保證,我決不是你所想像的那種公子。何況,在我第一眼見到你的時候,我就已經愛上你了。曉裳,你就像科摩湖畔盛開的桑亞那花,是那麼美,那麼白,也那麼柔,如今我們有了肌膚之親,早已成為一對同命鴛鴦,我還能再放你走嗎?除非……”

“除非什麼?”陸曉裳迷濛的問。

“除非你對我存有戒心,除非你認為我誠意不夠,也除非你根本一點也不愛我……”亞當斯一連串的回答。

陸曉裳立即狂熱的喊:

“不!亞當斯,我是愛你的,如果我對你存有戒心,怎麼會在毫無設防的情況下,跟你來到月光古堡,如果我不愛你,又怎麼會心甘情願的把自己奉獻給你,為你曲意承歡?”

“可我要更多的證明,證明你的存在是真實的,證明今晚的這一切都不是夢幻。”

“那你要我怎麼做呢?”陸曉裳抬頭問。

“留下來,”亞當斯哀求的說:“不要那麼輕易的從我身邊飄然遠去。”

“可是我擔心宴會就要結束了。”陸曉裳說:“如果我再不趕快離開月光古堡,回到雙翠園去,恐怕梅吉兒老師會以為我失蹤了。”

“但也有可能,”亞當斯接著說:“她會以為你為了要趕上貝拉吉歐的最後一班夜車回米蘭,才忘了向她辭行。”

看著他的殷切盼望,陸曉裳有些盛情難卻。

“你……”她欲語含羞的說:“你真的希望我留下來嗎?”亞當斯猛烈的點頭。

“你要是就此而去,”他面無表情的說:“我一定會很傷心的,也會很失望的,曉裳,你忍心看著我的失落嗎?”

不知怎的,一接觸到亞當斯那雙明亮而燦爛的眼…眸,還有他額頭上那閃閃發亮的南十字星標記,她就覺得好像有一股神奇的力量在牽引著她,要把她帶到迷離之中,去探索一個未知的世界。

於是,她更深更深的偎人亞當斯的胸膛裡,感受著從他身上散發出來一股迷人的男性氣味,有淡淡的梔子花香,和海洋的味道。

“走!”亞當斯突然站起身來,拉著她的手說:“我帶你到一個地方。”

陸曉裳愣愣的看著他,疑惑的問:

“你究竟要帶我到哪兒去?”

亞當斯笑了。

“既然我有心要你成為月光古堡的女主人,你自然要多瞭解我們拜月族的歷史文化。所以,曉裳,我要親自帶領你走入南十字星的傳奇裡,去探尋和見證一個永恆而生生不息的故事。”

亞當斯把陸曉裳帶到樓上的廳堂裡。

就在那一室燦爛中,陸曉裳終於看清楚了屋內的擺設,金碧輝煌中自是有一股典雅和尊榮的氣息,她彷彿有走人清朝皇宮大苑的感覺,那來自中國的紅檜木雕花桌椅和茶几,手工精緻得令人讚歎,還有那一件件彩繪描金的青瓷花瓶和古董,以及華麗的畫屏與地毯,都在在讓人屏住了氣而無法呼吸,再加上牆上一幅幅珍貴的壁畫,畫的正是拜月族的火舞節與長彰戴獵圖,更印證了這個神秘部落的真實性。

尤其,一座光可鑑人的玻璃櫥櫃裡,擺放著一頂閃閃發光的小皇冠,上面用水鑽綴滿了南十字星的圖騰,旁邊還陳列著一襲拜月族獨有的繡袍,一把嵌上星型紅寶石的彎刀,和一條有民族風味的玉墜子……不禁,陸曉裳的整雙眼睛都被染亮了,她不由自主的走過去,輕輕發出一聲驚歎。

“天哪!沒想到在這異國的城鎮,也能見到這麼多珍貴的中國文物,如果我沒猜錯,這應該是你們拜月族流傳下來的歷史見證,也是屬於你們藍家的光寰。”

亞當斯笑得更璀燦了。

“你沒有說錯,曉裳。”他閃亮著眼光注視著她,一臉靜謐的說:“這些古文物,千真萬確是我們拜月族所有,也是我曾曾祖父從遙遠的中國帶來的,如今經過了兩百多年,已成為我們藍家的鎮家之寶,尤其這頂價值不菲的小皇冠,是我曾曾祖父被冊封為拜月大將軍的官帽,它記載著我們藍家祖先的功勳與榮耀,如果你仔細瞧,就可以發現那閃爍出來的光芒,好像是我們拜月族的南十字星圖騰。”

一時間,陸曉裳整個人竟迷惑了起來,猶如被那耀眼的光芒給震懾住了。她夢囈的說:

“是的。亞當斯,看著這南十字星的小皇冠,再印證你額頭上的小小印記,我似乎走進了你們拜月族的歷史王朝裡,而你,迷離若夢得就像南十字星王子,讓我有一種走人時光隧道的感覺。”

亞當斯忽然抱住了她。

“如果說我是南十字星王子,”他深情款款的說:“那麼你就是我夢寐以求,也是老天爺賜給我的王妃。”

立刻,陸曉裳的眼底閃著一層淚光。她回頭說:

“不,這不會是真的,這不會是真的!亞當斯,你的愛來得那麼濃烈,那麼波濤洶湧,像層層的海浪,快要把我淹沒了,你知道嗎?”

亞當斯把她抱得更緊了。

“不要怪我,曉裳。”他在她的耳畔低綿的說:“我知道我的真情流露,一定把你給嚇壞了,可那是我的一片真摯情意,因為我知道,如果我不這麼做,我鐵定會後悔,也會永遠失掉你。”

“但是我怕……”陸曉裳露出一臉的憂慮。

“怕什麼?”亞當斯很快看進她的眼眸深處。

那一瞬,讓陸曉裳本能的把頭垂得更低了,她好小聲好小聲的說:

“我怕會被你的熱情給灼傷,怕會因此窒息而停止呼吸,更怕……”

亞當斯皺起了眉頭。

“曉裳。”他哀懇的叫:“你別再吊我胃口了,我求你快說,你更怕什麼?”

陸曉裳陡然地抬起眼簾,熱淚盈眶的說:

“好,我說,我說!亞當斯,我更怕你對我只是在遊戲人間,更怕這一切的一切,是我著了你的魔,才會在無意中,走入你們拜月族的魔咒裡,而中了你的蠱。”

“哦!”亞當斯不禁發出了一聲低吼:“真是要命,曉裳。你怎麼會有如此天真的想法?那麼讓我告訴你,不是這樣的,不是這樣的!我敢以人格擔保,今晚發生的一切,決不是我們拜月族的魔咒,也不是我對你下了蠱,更不是我裝神弄鬼,設下陷阱,讓你一步一步往裡跳,難道……我對你的片片真心,你還看不明白嗎?”

陸曉裳退了退身子。

“不是我不明白,”她說:“你的真心熱忱,你的誠懇深情,我全都感應到了,也深深被你們拜月族的神奇給吸引,尤其,你的尊貴不凡,你的迷人氣質,還有你的額頭上那如夢似幻的南十字星印記,都在在讓我不能自已,而意亂情迷,亞當斯,我真的好害怕,怕你對我只是逢場作戲,怕一覺醒來,這所有的所有,只是一場虛無縹緲的夢魘……”

“不會的。”亞當斯再度攫住她的身子,用真實的聲音說:“如果你擔心害怕,那我當面對你發誓,要是我亞當斯違背了誓言,要是我辜負了你的一片痴心,就讓我遭天打雷劈,碎屍萬段,水遠下到十八層地獄裡去。”

他的幾句話,聽得陸曉裳心驚膽跳,馬上用手堵住他的嘴,急急的喊:

“不可以!你不可以發下那麼大的毒誓。亞當斯,收回你的詛咒,我信了你就是,你千萬千萬別再說出下地獄的話來。”

亞當斯輕輕牽動著嘴角。

“傻瓜!”他說:“我的世界有了你,就有了美好,我怎麼捨得丟下你去下地獄,怎麼捨得讓你變成小毖婦?再有,我要是死了,你又怎麼為我生下一個有南十字星標記的小孩,難不成,你忍心看著我們拜月族就從此自地球上消失嗎?”

忽然間,陸曉裳心頭一熱,整個人就激動的偎入他的胸膛上,呢呢噥噥的說:

“我當然不願意看見你們拜月族因此而幻滅,消失得無影無蹤,畢竟它的存在,對人類和歷史來說是多麼珍貴,何況,在我知道拜月族的傳奇故事之後,我就把自己的感情溶人在裡面了,還有你,亞當斯,你的真摯情意,也緊緊的扣住我的心絃,不管是魔咒也好,是做夢也罷,我這一輩子已情繫於你,也決定要和你命運與共,生死相隨了。”

那真真切切的話語,聽得亞當斯欣喜若狂。

“那麼,”他高興的說:“我們拜月族的整個希望和傳承,全都在你身上了,曉裳,我不許你再逃了,因為你已經把我的魂魄一網打盡了,也註定你的出現,將主宰著我們拜月族的未來和命運,所以,你是拯救南十字星光芒再現的女神,我怎能輕易的放你走?”

然後,他低下頭,迅速找到她的嘴唇,就瘋狂吻住了她。

同時,陸曉裳感到一股熱浪,排山倒海的對著她湧來,幾乎要把她的理智都淹沒了。她本能的抓住亞當斯,用雙手牢牢的圈住他的脖子,迎合的,熱烈的,深情如夢的接受他那最最溫柔的纏綿。

窗外,晚風正一陣陣的從湖畔吹來,就像一首幽美如詩的科摩湖之歌,不停的在他們身邊迴繞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