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面對久未謀面的心上人,高美倩心中既激動又興奮,但是,她還是忍不住埋怨道:“你還記得我是你女朋友嗎?到莫斯科一個多月,竟然沒有一點音訊。這也就算了,從你回來到今天,都快兩個星期了,你才想到要來見我。”高美倩愈說愈感委屈,眼眶一紅,眼淚便撲籟籟的掉落。

“對不起,美倩,是我不好,你別哭了,好嗎?”宋培風輕輕的擁著高美倩,心中對她深感歉疚。

的確,自他回國以來,高美倩的名字從未在他腦海裡出現過,佔據他的心、他的世界的是可琪,他的寶貝妹妹!

若非昨晚宋家夫婦提起高偉桀,他根本不會想到高美倩。

我太過分了,美倩是我的女朋友呀!宋培風自責不已。

半晌,高美倩的情緒平復了許多。

“不生我的氣了?”他試探性的詢問。

“你都道歉了,我還氣什麼?!而且,我大概知道你這陣子未和我聯絡的原因………”高美倩一副善解人意的模樣。

“什麼?”宋培風有些心虛。

她的表情變得較為凝重。“可琪和我哥哥一樣出事了,是吧!”

“是呀。”他鬆了一口氣,乘機導人今天來找她的重點。“你哥哥還好吧!我聽我爸媽提到,說他……”

斑美倩苦澀的一笑。“都一個多月了,哥哥還是一直意識不清,偶爾醒來一下,便又昏睡不醒。我爸媽這些日子來不知有多傷心,尤其是我媽,她一向疼我哥,現在哥變成這樣,她簡直是傷心欲絕。”

“他這幾天不是有進步了嗎?”

“是沒錯,但是在他末完全恢復意識之前,又怎麼能太樂觀呢!”

“唔……”宋培風感到一陣鬱悶。

“可琪呢?她……還好吧?”高美倩知道他們兄妹向來不合,又互相厭惡,所以說這話時格外小心。

“可琪很好,就是記不起以前的事。”一提起可琪,他立刻又眉開眼笑。

“你是說她失去記憶?”高美倩對宋培風的反應感到詫異,他不是很討厭可琪的嗎?怎麼這會兒……“嗯,醫生說她是頭部遭受嚴重撞擊造成的,過一陣子有可能恢復的……”想起可琪的遭遇,他不免一陣心痛。

“你變了。”高美倩簡直不能相信,眼前這個關愛妹妹的男人,真會是她熟悉的宋培風?!

他讀出她眼底的疑惑。“其實我對自己的轉變也很駕訝,你知道嗎?當我在莫斯科初聞可琪的惡耗時,我心中竟沒有特別的感覺,甚至不感到悲傷,她是我的親妹妹哩!”他自嘲道。

“直到回國那天,我也沒想過要改變對可琪的態度。”他回憶著當時的情景。“然後,我回到宋家,在噴水池邊,我看到……”

“看到什麼?”宋培風一臉沉醉的神情,令她感到不安。

他收起過度暴露的情感,用平淡的語調說道:“可琪坐在池畔,她和以往截然不同。”

他竭力剋制自己去回想那夢幻般的情景。

“怎麼不同?”

“以前那個刁蠻跋扈的可琪不見了,失去記憶後的可琪性情大為轉變,變得溫柔又體貼,我們全家都又駕又喜。”

“聽人家說遭遇重大變故的人,性情往往會劇烈改變,可琪大概就是吧!”高美倩一向軟心腸,雖然可琪向來對她不友善,但是,見她遭遇如此的慘事,高美倩還是感到同情。

“或許吧!但最重要的是,可琪真的變了,也就因為她變了,所以找才能如此心平氣和的對待她。”

“你是說你們和好了?”高美倩為他感到高興。

“現在的可琪,可真是個超級黏人的妹妹哩!”宋培風笑得好得意。

若非高美倩知道他們是親兄妹,此時,她真會嫉妒宋可琪。

“你哥哥他……”

“高小姐!斑小姐!請快回病房,你哥哥清醒了!”一個熱心的護士大聲朝他們喚道。

宋培風反射性的拉起高美倩的手往病房的方向跑去。

“醒了,真的醒了!”高美倩顫抖著身子,淚流滿面靠在宋培風懷裡,看著醫護人員在高偉桀身邊來來去去。

宋培風則鐵青著一張臉,動也不動的佇立在那兒,視線始終未離開高偉桀。

良久,主治醫生宣佈道:“患者已完全恢復意識了,只要再觀察幾天,便可回家休養。”

“哥!”高美倩緊握住斑偉桀的手,放聲大哭。

斑偉桀只能虛弱的看著為他痛哭的妹妹,他實在沒有多餘的氣力說話。

宋培風不動聲色的走到高美倩身邊,“美倩,你別哭了呀!你哥哥恢復意識,你該高興才是。而且,你還沒通知高谷高媽呢!”

“對!對!我這就去打電話。”高美情說做就做。

“我陪你去。”宋培風隨意向高偉桀點個頭,便和高美情走出病房。

斑偉桀一點也不以為意,宋培風因宋可琪的關係,向來對他沒好感,他是知道的。

可琪和采詩呢?

他本想等美倩回來,向她間個明白,但他實在太虛弱了,很快的,他又陷入沉睡。

特護見他無異狀,也就沒有吵醒他。

斑美倩打完電話,心情還是雀躍不已。一個多月來的擔驚受怕,現在總算可以安心了。

“美倩,我知道你很高興,但有件事我非和你說清楚不可。”宋培風終於忍不住心中的焦慮,有些粗魯的說道。

“什麼事?”高美倩見他神色怪異,便認真的問道。

“你知道你哥是可琪的未婚夫,對吧!”若非情不得已,他根本不想承認這個事實。

“是呀!”

“可琪失去記憶後,你哥又昏迷不醒,為了不讓可琪再受刺激,到現在我們都還沒告訴可琪這件事。”

“你的意思是……”

“我希望你哥暫時別向可琪透露他的身分。”宋培風語氣甚為堅決。

斑美倩愣了一下。“我知道你的想法,但……這是我哥和可琪之間的事,我覺得我們應該尊重當事人的意見。”

“我不要可琪再受到任何傷害。”他失聲吼道。

“你什麼時候這麼重視手足之情了?!”她心裡有點不是滋味。

“就是因為我過去對可琪太壞,所以現在才想盡力彌補她,你難道不明白嗎?”宋培風實在佩服自己能急中生智,想出這麼冠冕堂皇的理由。

“對不起,我……”高美倩果然深信不疑,感到抱歉。

“算了,不能怪你。美倩,請你一定要幫這個忙,好嗎?”他一副不容拒絕的氣勢。

“我……我盡力就是,我想我哥應該能諒解才是。”

“謝謝你,美倩。”眼見目的達成,他忘情的摟緊她。

她感到幸福盎然。這幾年來,她一直深愛著宋培風,她在等待,等待他向她求婚的日子到來,在她心中已是非君莫嫁了,可惜他一直對她若即若離的。

望著天真無邪的可琪正聚精會神地和電視遊樂器裡的怪獸,拚得你死我活的俏皮模樣,宋培風臉上盡是笑意。

他實在捨不得將視線自她身上移去,可琪實在太惹人憐愛了。

這幾天他想了很多,他很清楚,盡避他再不願承認高偉桀是可琪未婚夫這件事,它卻是不爭的事實。

既然如此,與其讓高偉桀來告訴可琪這件事,他寧願由自己口中說出。

“討厭啦!又死翹翹了!”可琪嘟著小嘴,鼓著腮幫子嚷嚷。

培風對地那副可愛模樣,實在喜愛極了。

“可琪,到這兒來,哥有話跟你說。”

“什麼事?”可琪輕快的移坐到他身旁,心無城府的問道。

“唔,面對這件事,你先要有些心理準備。”

“嗯!”

“假如……我是說假如,你在失去記憶前有……男朋友的話,你……”他現在才發覺,要由他口中說出這番話,竟是這麼困難。

“我真的有男朋友?”可琪一臉驚訝。

“不管如何,那是你失去記憶前的事,現在的你記不得他是理所當然的,甚至你不再愛他的話,也是無可厚非的。”他忙著解釋。

看到哥哥如此關心自己,可琪心裡好幸福。“哥,你別急呀!就算我真的有男朋友,我也不會訝異的,你不要這麼擔心我。”

“你是說你還愛著高偉桀?!”話一出口,他便後悔了。

“我真的有男朋友?叫高偉桀?”她倒是一臉平靜。

“他是你的未婚夫。”事到如今,他乾脆全盤托出。

“原來是這樣呀!難怪你和爸媽最近老是怪怪的,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樣,原來是因為這件事。”

“可琪……”他真怕他將要失去她。

“那他人呢?”

“你還是愛他?!版訴我,可琪。”宋培風心中極度惶恐不安。

“哥,你別急呀!罷聽到這件事,我除了有些訝異外,實在沒有其它的感覺。怎麼說呢,我連高偉桀這個人生得什麼模樣,都沒有任何概念,又怎麼談得上愛或不愛呢!”可琪毫不掩飾的表態。

“對!對!你說得沒錯。”宋培風總算鬆了一大口氣。

“我倒是想見見他。”

“為什麼?”

“你不覺得我該向他打個招呼嗎?”

“這……”宋培風的確不願意可琪和高偉桀碰面。“他和你坐同班飛機回來,雖然和你一樣悻免於難,但一直意識不明,前幾天才恢復意識,現在還很虛弱,正在療養中。所以,我想再過一陣子才去探望他,可能會好一些,好嗎?”

“唔,也好。”

宋培風滿意的吐了一口氣。“好啦!這件事先攔下吧,外面天氣這麼好,我們出去兜兜風。”

“贊成!”可琪好開心。

培風見她笑得那麼開心,也跟著笑了。

空難死者名單士,清清楚楚的印著“官采詩”三個字,高偉桀瞪著那三個字猛發呆。

這不是真的吧!宋詩死了?!

他實在不能接受這個殘酷的事實,心中感到悲慟萬分。

闢采詩,那麼美好,那麼柔情似水的女孩,竟然死了!

“不,這不是真的!”高偉桀深深自責,更是後悔不已。

早知道事情會變成這樣,當初他就不該和可琪一起勸她,要她和他們到台灣來玩玩的。

因為他們的邀請,竟讓她步上黃泉路,訣別人世。

他根死了自己。

“都是我:都是我害的……”他不斷苛責自己,不願相信官采詩真的罹難了。

“不,我該親自證實才行,說不定報紙刊載有誤。”這麼一想,他使抓起身邊的電話,撥了一個國際電話號碼……真的!闢采詩真的死了……高偉桀愣愣的掛上電話。他不禁失聲痛哭。

電話那端的美國友人告訴他,官采詩在空難後不久,便被確定身分,由她的家人領回,早在一個多月而便在神父的引領下,永遠沉睡於美麗的墓園中了。

為什麼?那麼甜美可人的好女孩,為什麼?高偉桀淚流不止。

不知過了多久,他才稍微冷靜了些,也漸漸接受官采詩已死的事實。

宋詩死了,那可琪呢?

“哥,你醒啦!媽要我帶人參雞過來給你補一補。”高美倩笑臉迎人。瞧見攤在桌上的那份報紙,她不禁嘆了一口氣。“哥,你放心吧!可琪和你一樣平安無事。”

“真的?!”高偉桀連忙追問。

見他如此著急,美倩文在不忍心告訴他事實,但事到如今,不說也不行了……

“可琪真的沒事,只不過……”

“只不過怎樣?”

“你先答應我,不管我說了什麼,你都要保持冷靜,好嗎?”

“我會的,你快說呀!”

“可琪因為這次事故失去了記憶。”

“什麼?”高偉桀感到一股莫名的恐懼向他襲來。

“哥……”見他那副活見鬼的模樣,高美倩很不安。

“可琪失去記憶是什麼時候的事?”他竭力保持自己的鎮定,雖然此刻他的心正劇烈狂跳著。

“救難人員救出她時,她便失去記憶了,醫生說是頭部遭受嚴重撞擊的緣故。”

“既……既然如此……又怎麼確定她就是可琪呢?”高偉桀全身不住的顫抖起來。

“憑她的長相。最重要的是,她的左腕戴著一條鏈子,上面清楚的刻著“給愛女宋可琪”

六個字。你是知道的,那手煉是可琪自小戴在身上的,何況血型又相符。你知道嗎?聽說身分確定時,宋媽還高興得暈過去呢。”

“天啊?”

斑偉桀將頭理人雙掌中,此刻的他,實在無力再去說任何話,思索任何事了。

“哥,你怎麼了?”高美倩這才發現他神色不對。

“我有點累,想休息一下。”他好不容易擠出這句話。

“你還好吧?”

他勉強揚揚嘴角。

“還有一件事……”美倩知道此刻不是說這些話的時候,但現在不說,她怕以後更說不出口。“可琪的家人怕失去記憶的可琪再受刺激,所以希望你先別告訴可琪,你是她未婚夫一事。”

“我知道了,你出去吧!”

門一關上,高偉桀立刻卸卻武裝,涕淚俱下的痛哭出聲。

神啊!請你不要開如此殘酷的玩笑吧!他心中瘋狂的吶喊。

但是,他偏偏又清楚的記得,在飛機失事的前一刻,那條手煉是套在官采詩的手上啊!

“呵……哈……”他又是哭又是笑的。

闢宋詩死了。宋可琪喪失記憶。

如果事情真的如此單純就好了。此刻,他真的希望事實就是如此,雖然他為官采詩的死感到悲勵,但如果……

不!不會的!一定是這樣沒錯!他拚命的說服自己不要胡思亂想,偏偏他的大腦硬是不聽使喚。

半晌,他冷靜了些,雙眼透著恐怖的光芒。

“我一定得確定活著的人是可琪!”

今天是可琪的生日,宋培風特別向宋明雲請了一天假,留在家裡陪伴可琪。

“可琪,你和哥哥到庭院逛逛吧!今天你是壽星,不要幫我了。”方以姿一面在廚房裡忙東忙西,一面不忘對可琪說道。

“壽星也是人嘛!而且,我喜歡幫你呀!”可琪一點也沒有要離去的意思。

方以姿疼惜的看了她一眼。“好孩子。”貼心的可琪,比以往刁蠻的可琪更今她喜愛。

“嘿!原來你在這兒,害我找了你老半天。”宋培風出現在廚房門口。

“哥,你也來幫忙!”

“得了吧!你哥可是君子遠炮廚的忠實服膺者。”方以姿白了兒子一眼。

“媽,你此話差矣。我當然很樂意為兩位小姐服務。”培風不疾不徐的笑道。

“那太好了!你就幫可琪弄那些雞蛋吧!”

“好。”他可是千萬個願意,只要能陪在可琪的身旁。

“哥,你真的行嗎?”可琪一臉迷惑。

“包在我身上,我一定負責讓這碗蛋白變成一堆白色泡沫。”雖然他不明白為什麼要把好好的雞蛋搞成這副慘狀,但是可琪正用那雙可愛的眼珠子盯著他的“表現”,所以他攪動得非常起勁。

方以姿看了他們兄妹一眼,笑意不禁爬上雙頰。

“培風,你要小心點呀!那可是為可琪做蛋糕的重要材料呢!”看他那副“雄壯威武”

的架勢,方以姿不得不叮嚀他,省得他太“厲害”,把那碗蛋白打翻了。

“蛋糕?!”他以為他聽錯了。

“是呀!”可琪向他甜甜一笑。

“你是說這堆像肥皂泡沫的東西,會變成像麵包店賣的蛋糕?!”他差點兒沒笑出來。

“你好象感到不可思議?”可琪有趣的看著他那副滑稽相。

“呢……不……”培風連忙否認。

可琪忍不住大笑。

“你笑我!”培風臉上一陣燥熱。

“誰教你形容得那麼可笑,肥皂泡沫!炳!我現在才知道,原來蛋糕是用肥皂做成的。”可琪笑得人仰馬翻。

“小表,你竟敢取笑我?!非得好好打你一頓。”培風說著便朝可琪撲了過去。

可琪一溜煙兒閃過一劫,朝他扮了一個鬼臉,躲到方以姿身後。

“耶!抓不到!”

“小表!”培風又好氣又好笑,他實在愛死可琪那副俏模樣。

“好啦,你們兩個到庭院去玩吧!省得在這兒愈幫愈忙。”方以姿說著就把一雙兒女推出廚房。她倒是沒有一點不悅,反而為他們的相處融洽感到開心。

培風和可琪在庭院裡東追西逐了半天,直到覺得累了,兩個人才坐在樹蔭下的草坪休息o“哥,聽媽媽說今晚你的女朋友會來?”

“唔……”培風含糊的應了一聲。雖然他為這陣子冷落高倩美,內心感到過意不去,但是,他實在不希望高家兄妹今天來打擾他和可琪。

“哥……”

“高偉桀也會來。”他對雙親的安排有些埋怨。可琪生日,幹嘛找他來掃興?!

“我知道。而且,我也跟爸媽說過,趁今晚我想把我的心意向他說清楚。”可琪顯得相當認真。

“你的心意?!”培風機警的提防著。“什麼心意?”

可琪見他那副緊張的神情,不禁想吊他胃口。“不告訴你。”

“可琪……”他急了。“我們是好兄妹,不該有秘密的,你有什麼話不能告訴我,卻可以說給高偉桀聽?”他根不得將高偉桀大剁八塊。

“哥,你別這樣嘛!”可琪見他不悅,連忙撒嬌道。

“反正你把未婚夫看得出我重要。”培風索性鬧起孩子脾氣。

“你明知道不是這樣的。”被他這麼冤枉,可琪慌了起來。

“你的意思是,你比較重視我?”培風像無理取鬧的孩子般。

“當然,你是我最重要的哥哥呀!”

“那你就告訴我,你到底要跟高偉桀說什麼?”培風聽可琪那麼一說,心情好了許多,但還是不忘追問。

“我只是要告訴他我的歉意,還有我現在真的無法將他當成未婚夫。”

“真的?”培風喜出望外。

“是呀!”

“太好了!”

“什麼?”可琪沒聽清楚。

“沒什麼,我是說我支持你的決定。”

可琪朝他一笑。“哥……”

“怎麼了?”培風這會兒心情好得很。

“你怎麼從沒跟我說過你有女朋友,而且她還是高偉桀的妹妹?”可琪心中有點兒不舒服o“我……”培風不知道該怎麼說才好。他總不能說,這些日子來,他幾乎忘了他有個女朋友的事實。他更不能說,他似乎有意無意在排斥著,高美倩是他相交多年的女友這個事實。

“哥,我不是在埋怨你,我只是……”可琪見他面色一沉,以為他生氣了,而感到不安。

“我知道,是我不好,我該早點告訴你的,只是我不想讓你費心去記許多事情,所以才一直沒跟你提起。何況,前陣子她一直在醫院照顧高偉桀,也確實很忙……”培風胡亂搪塞。

“原來是這樣。”可琪不知道為什麼,心裡還是覺得怪怪的。

其實她明白,自從昨晚聽方以姿提起高美倩是宋培風的女友一事後,她便一直悶悶不樂。

莫非我在嫉妒?!可琪自問。

“可琪,你怎麼了?你的臉色不大好。”培風一臉擔心。

“沒事,我很好,只是……”她欲言又止。

“只是怎樣?”

“我……”

可琪深深的揪著他,他因而心跳加速。

“怎麼了?”他感到喉嚨乾澀,有點困難的問道。

“你不可以笑我哦!”她一臉無辜樣。

他根不得緊緊抱住她。“我是那種人嗎?”

“我……自從昨晚聽媽提起美倩姊,我好象……有一些嫉妒她。”話一說完,她羞得晤住自己的臉。

培風簡直要飛上天了,他忘情的將可琪擁入懷中,他太高興、太高興了。

“可琪,”他試著平撫自己過度激動的情感。“我發誓,在我心中你是最重要的,不管任何人都不能取代你在我心中的地位。”

“哥……”可琪感動得流下淚來。

盡避她明白培風之所以會這麼說,完全是因為她是他唯一的妹妹,甚至,他可能只是在安撫她,但是她寧願相信,她感到好幸福、好幸福!

“你呢?在你心中,我是最重要的嗎?”他知道自己的問題愚蠢又可笑,但他還是忍不住說了。

“哥哥當然是最重要的,真的!”可琪好認真好認真的說道。

“真的?”

“真的!”

“可琪……”他將她摟得更緊些。

雖然他心裡相當清楚,她之所以會這麼說,全因為他是她唯一的哥哥,但是他寧願相信她的話,也是那麼的深受感動。

采詩!斑偉桀見到可琪的第一眼時,差點兒衝口而出。

他快瘋狂了,他所擔心的事果然……他真恨自己的多疑,如今,事實證實了他的猜測無誤,眼前的宋可琪果真是失去記憶的官采詩!

“不……”他感到一陣目眩。雖然這些天來,他一直抱持懷疑的態度,然而一旦真的證實了,他依然受到不小的打擊。

“不,我沒事。”高偉桀竭力保持鎮靜,他必須把事情弄清楚才行,他這幾天的內心煎“哥,你不舒服嗎?臉色很難看呢!”高美倩拉拉他的衣袖,關心的問道。

熬、等待,為的不就是今天嗎?這麼一想,他冷靜了許多。

“宋爸、宋媽,你們好,好久不見了。”他禮貌性的寒暄後,便和妹妹坐在沙發的一角。然後,他的注意力便完全集中在可琪身上。

斑美倩一坐定,便連忙搜尋宋培風的身影,結果她意外的發現,他正坐在可琪的身邊,用一種彷佛要吃人的眼光,瞪視著她的哥哥。

她搖搖頭,深吸了一口氣。一定是我看錯了!她強而有力的告訴自己。

“美倩。”

“扼?”她聞聲抬頭,發現宋培風和宋可琪正佇立在她眼前。

“你怎麼了?”培風發現她神色怪異。

“我沒事,很好的。”她連忙擠出笑容。

“那就好。”

斑美倩好窩心,現在,她確信方才那一幕鐵定是她眼花看錯了。

“美倩,可琪說想和你重新認識。”宋培風捏捏可琪的粉頰。

“美倩姊,你好,很抱歉我到昨天才知道你是我未來的大嫂,你好漂亮呢!”

“謝謝你,你也很甜。”高美倩被可琪這麼一捧,頓時心花怒放,尤其她稱她為“未來的大嫂”!

經過一陣簡短交談,高美倩發現宋可琪真如宋培風所說,轉變得相當大,難怪培風那麼疼她,因為她此刻也已真心喜歡上可琪。

“美倩,你知道嗎?可琪下午還一直怪我隱瞞了你的事。”培風是存心逗可琪的。

“哥,你好壞呀!”可琪羞得整張臉都紅了。

“好了啦!培風,你就別再逗可琪了。”高美倩為她說話,她是真心喜歡單純可愛的可琪。

“瞧!連美倩姊姊也說你不對。”可琪用手肘輕輕在他月復部撞了一下。

“小表!”培風疼愛的輕點她的鼻尖。

“好了,你們坐到那邊去吧!”可琪冷不防的拉起高美倩,將她推到培風懷中。“美倩姊,失禮了,請讓坐,我想和你哥哥談談。”

斑美倩溫柔的給可琪一個微笑,她很感謝可琪這番舉動。

“培風,我們就到那邊坐吧!”

“嗯。”培風隨著高美倩移步,目光依舊停在可琪和高偉桀身上。

面對近在咫尺的可琪,高偉架真希望自己能相信,眼前這個甜美的女孩真是宋可琪!偏偏能輕易分辨宋可琪和官采詩的不同,一直是他引以自豪的看家本領。

“偉桀,我可以叫你偉桀嗎?”可琪好認真的揪著他。

“呃?當然可以。”高偉桀感到自己的心在劇烈的猛跳。

“偉桀,我聽家人說過,你是我的未婚夫,對吧?”

斑偉桀一個勁兒猛點頭。

可琪潤潤唇,繼續說道:“偉桀,你靜靜的聽我說完心裡的話,好嗎?”

他還是猛點頭。

“首先,我對你感到很抱歉,由於我失去記憶,所以找真的記不得你了……”可琪一臉歉然。“但是,對現在的我而言,你就像個陌生人一樣,所以我……我希望我們能重新開始,先做個朋友好嗎?我知道我的要求很過分……”

“可琪……”高偉桀失控的緊抱住她,他好激動、好激動。“我答應,我不會怪你,真的不會怪你。我愛你,我願意用無盡的等待,來喚醒你對我的愛。”

斑偉桀的告白令在場的人都為之動容,只有宋培風例外,他根不得將他碎屍萬段。

“偉桀,謝謝你!”可琪深深的為他的深情所感動。

斑偉桀再也說不出一句話來了。

長眠於異國墓園的可琪呀!請你原諒我的無情吧。我……事到如今,我實在無法將真相說出口。

斑偉桀真根自己的無情與自私,但是,他對官采詩長久的暗戀,硬是讓他把真相吞到肚子裡。

宋培風再地無法忍耐了,他大跨步走向高偉桀,硬是把高偉桀懷中的可琪拉進自己的懷裡。

“哥哥?!”可琪一臉驚愕。

其它的人也個個滿臉訝異。

“呃?我是想該開始唱生日快樂歌了,所以……”宋培風連忙陪笑、打圓場。

“對!對!”

經他一提起,末家夫婦開始忙著點蠟燭,擺碟子。

“我們去幫忙。”培風笑道,便拉著可琪走到桌邊。

“我也幫忙吧!”高美倩也湊了過去。

室內的氣氛再度熱絡起來,只有高偉桀還呆坐在那兒。他不是呆子,他並未忽略方才宋培風對他的敵視態度。為什麼?他實在不解。

在高唱生日快樂歌后,可琪許了三個願望。

第一個願望是:希望早日恢復記憶。

第二個願望是:希望宋家夫婦永遠健康。

第三個願望是:希望哥哥和美倩姊水浴愛河。

雖然最後一個心願,可琪有些言不由衷,但她還是說了。

“可琪,過來。”方以姿溫和的喚道:“哪!這個給你。”說著,她便把一條全新的純金手煉套在可琪的左腕。“這是新的護身符。”方以姿眼眶微溼。“上次那條已在空雞事件中功成身退,爸和媽深信你能平安歸來,全是這條手煉保護了你,所以你絕不能取下來,好嗎?”

“媽,爸,謝謝你們,我一定會一直戴著的。”可琪感到好幸福。

“好孩子!”

斑美倩深受感動,靠在宋培風懷裡拭淚。

斑偉桀則用一種嘲弄又帶著詭異的眼神,注視著眼前的一切。

護身符?!沒錯!那條手煉確實是護身符。高偉桀百感交集,更是啼笑皆非。

飛機墜落前,宋可琪取下左腕的手煉,套在官采詩手上的那一幕,此刻,再度浮現他的眼前。

他默然了,更深深的陷人自己的思緒中。

“可琪,這是哥哥送你的生日橙物。”宋培風把一個小形的錦盒遞到可琪眼前。

“這是什麼?”可琪一臉好奇。

“打開就知道囉!”培風故意笑得很神秘。

可琪果然禁不住誘惑,立刻打開錦盒。映入她眼簾的是一款相當別緻的項鍊,正中間鑲了一顆非常罕見的蛋白石。

“這……”

“蛋白石是你的誕生石,我費了好大的勁兒才找到這顆寶石的,這個樣式也是我特別情商名寶石設計師精心設計的,希望你會喜歡。”

“我太喜歡了!謝謝哥哥。”可琪面露難以形容的興奮,直奔向他的懷中,雙手環住他的頸項,在他臉上留下一個又一個的熱吻。

培風樂極了,毫不掩飾的縱聲大笑。

宋明雲夫婦在一旁笑得合不攏嘴。

斑美倩看在眼裡,心裡很不是滋味。

斑偉桀則不動聲色的觀察著宋培風的言行舉止。

可琪的生日宴會在夜深人靜時分收場,送走高氏兄妹後,宋明雲夫婦帶著滿臉笑意回到臥房。

培風和可琪則意猶未盡的徹夜長談,直到曉光乍現,才雙雙睡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