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望著天天出雙人對的高偉桀和可琪,宋培風愈來愈憔悴了。自從訂婚至今,已過了一個多月,他對可琪的那份深愛,不但沒有因為訂婚的喜悅、未婚妻的款款深情而逐漸褪去,反而是與日俱增。

尤其是每次目睹高偉桀和可琪卿卿我我,他的心就粉碎一次,但是他對她的愛戀也就更加深一些。

此時,他又呆呆傻傻的擬視著可琪了。

“哥哥!扮哥!”

“呃?”

“怎麼?想美倩姊想呆啦!”可琪雖笑臉迎人,心底卻難過極了。

“沒的事。”宋培風連忙否認。“我交給你的工作做好了沒?”

“就是完成了才叫你的嘛!誰知道你卻在那兒大發痴夢!”可琪半認真半開玩笑的嚷嚷。

“好!好!是我不對,我向你賠不是,可以了嗎?”他見她那副嬌俏的模樣,便習慣性的將她樓在懷中,露出近日來難得的笑顏。

可琪的心兒撲通撲通的劇烈跳動。有多久了,培風已有多久未再如此寵溺她了?

別跳呀!快靜下來!她拚命的命令自己不安分的心,趕快停止過熱的鼓動,然而,她的心偏偏那麼的坦白誠實,硬是興奮不已的跳躍著。

夢寐以求的俏佳人,此刻就在自己的懷中,像只柔順的心綿羊,令他恣情的擁抱,他竟然激動得想哭。

“可琪,我的可琪……”他像在低泣般,一遍又一遍的反覆念著。

她抓緊這稍縱即逝的繾綣,盡情感受,盡情流淚。

“可琪,你怎麼哭了?”培風嚇了一跳。

“沒什麼,我只是太高興了,你已經好久都沒有這樣溫柔待我了。”可琪忙著拭去淚水。

那是因為我太愛你了,我怕侵犯你,遭你唾棄呀!他有口難言,千言萬語只能往肚子裡吞。

“別哭!可琪,你哭我會心疼的。我說過,你是我這一生中最重要的寶貝。”

包勝過美倩嗎?她想知道,卻不敢問出口,怕得到令她更加心碎的答案。

淚珠,更加恣情的滑落。

“別哭,可琪……”

他輕輕柔柔的捧起她滿是淚痕的臉,一次又一次的吻去她的淚水。她因他的溫柔,更加淚流不止……

“培風……”高美倩的聲音驚天動地的在們耳畔響起。

他們像偷情被抓著的戀人般,立刻分開。

“美倩,你什麼時候來的?”

斑美倩的表情顯得相當複雜。“可琪,我哥在樓下等你,你們不是約好去聽音樂會的嗎?”

“呃,對,謝謝你。”可琪心虛的應了一聲,慌亂的抓起揹包就往門口跑。

“可琪,”培風衝口而出。“我……”他瞄了高美倩一眼“我只是要告訴你,早點回家,免得爸媽擔心。”

“嗯。”可琪幽幽的應了一聲,轉身便逃離現場。

他呆呆的凝視著她愈來愈小的倩影,直至她消失在他的視線中,他依然捨不得收回視線“人都走了,你還愣在那兒做什麼?”高美倩沒好氣的說道。

“什麼?”他敷衍一句,目光依舊沒有收回。

見他一副心不在焉的模樣,她更加不安而洩氣了。

我是否過度自信了?她自問。她原以為培風對可琪真的只是一時錯愛,所以,她深信一旦他們訂婚之後,他就會淡忘可琪,再度全心全意的愛她。

然而,一個月下來,培風的表現令她的心逐漸動搖了,她發現他不但沒有因訂婚而忘卻可琪,反而……

不!我太多心了!培風只是還沒完全清醒,這只是過渡期,很快就會沒事的,一定會沒事的。她阻止自己往令她不安的深淵裡跳,她說服自己相信情況一定會好轉的。

於是,她收起怒氣,和顏悅色的面對他,“培風,看著我好嗎?”

“呃?”他總算將注意力拉回她身上。

“我們是不是也該走了?”

“去聽音樂會?”

“那是我哥和可琪,我們是要去看電影,你忘了嗎?”她捺著性子向他解釋。

“我們為什麼不去聽音樂會?”

“我們為什麼非去聽音樂會不可?”

“我只是提議罷了!你為什麼這麼生氣?”他一臉迷惑的望著她。

“我……”她啞然了。心中的不安與恐懼,此時再度泛起漣漪。

“我的意思是沒有事先買票,恐怕買不到票了。”

“我們可以碰碰運氣,或者,我們可以買黃牛票呀!”

“我們不要去聽音樂會好不好?”她歇斯底里的大吼。

“可是……”

“你為什麼執意要去聽今晚的音樂會?”她逼向他。

“我……我只是一時興起。”他慌亂的搪塞。

“我看不是吧!你是因為……”她怨懟的說道。

“不,我絕不是因為可琪也去聽音樂會才……”他驚覺到不對勁,連忙閉上嘴,但已經來不及了。

斑美倩頓時臉色蒼白,室內陷入一片冷冽的陰霾。

半晌,高美倩幽幽怨怨的泣訴:“求求你,醒醒吧!別再讓我如此不安了,我好害怕……”“美倩,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對不起……”他只能一再的對她說抱歉,其它的,他實在無能為力啊!

在他懷中,她不但沒有鎮定些,心中的不安與恐懼反而更加的擴大……令音樂會在熱烈的掌聲下落幕,可琪和高偉桀走出擁擠的人群,激活車子,朝回家的路奔馳。

“今晚的音樂會還不錯吧?”高偉桀問道。

“嗯,我恨喜歡!謝謝你,偉桀。”

“只要你開心就好了。”

他知道她會喜歡的,所以他才費盡心思弄來這兩張票。官采詩一向偏愛管絃樂演奏的。

他滿意的揚揚嘴角。“最近工作還能適應吧!”

“嗯,哥哥一直很認真的指導我。”一提到培風,下午辦公室那一幕又跳進她腦海中,她感到雙頰一陣熾熱。

他端詳了片刻,有意無意的問道:“最近還在想他嗎?”

“我……”她滿臉通紅,甚至脖子也全紅透了。

他將車子靠邊停下,“可琪,你聽我說……”他伸手自碰觸她發燙的心手,她卻反射性的躲開。

條地,她又滿是罪惡的開口,“對不起!我……”

“不,你沒有錯。”他重新坐穩,再度激活車子。

一路上,高偉桀一直未再開口;可琪低著頭,一心期盼趕快回到家。

良久,車子終於在宋家大門口停下。

“明天的約會,你會來吧!”他在她即將進人大門之際問道。

“嗯。”她回過頭應了一聲,便逃進大門內,立刻關上門,直至聽到車子遠去後,她才鬆了一大口氣,開始向客廳大門移步。

“可琪!”培風斜倚在客廳門口,似乎是刻意在等她回來。

“哥哥?!”她又驚又喜。

“音樂會精采嗎?”

“嗯。”

“和……和他還好吧?”他有些言不由衷。

她不禁悲從中來。“哥……”她奔進他的懷中,放聲大哭起來。

他嚇了一大跳,連忙抱緊她,“可琪,可琪,你怎麼了?可琪!”

可琪不說一句話,只是一個勁兒猛哭。

培風好心痛、好心疼,他決定先讓她哭個夠,再向她問明原委。

如果是高偉桀那小子的緣故,我鐵定揍死他!他在心中盤算著。

在培風的懷中,可琪感到既溫暖又幸福,更是安全感十足,她好羨慕高美倩,因為她能完完全全佔有這個溫暖的胸膛……想到這兒,她更加心酸了。

晚風在樹梢眷戀不已,惹得滿簇的花香,不斷地向他們飄來。今晚的夜色似乎特別怡人,尤其對相愛的戀人們而言更是如此。

可琪總算不再流淚。

“發生什麼事了?告訴我,好嗎?可琪。”

“沒什麼……”

“是不是高偉桀欺負你了?”他像要殺人般恐怖。

“不!不是的!”她連忙辯白。

“真的?”

“真的。”

“那你為什麼哭得這麼傷心?”

“我……”她不知道該怎麼說。“我只是情緒低落罷了!你知道的,我一向愛哭嘛!”

她向他吐吐舌頭。

他被她逗笑了,心裡頓時安心許多。“你這個小表,還是這麼淘氣!”他將手攬在她的腰際,兩個人打打鬧鬧的走進屋內。

“可琪!”在她關上房門之際,他喚住她。

“嗯?”

“如果心裡有事,一定要告訴我,別自己悶在心裡偷偷哭泣,那會令我寢食難安的,知道嗎?”他相當認真的注視著她。

“嗯。晚安!扮哥。”她迅速關上房門,將自己埋進被窩裡,再度熱淚盈眶。

他佇立在她緊閉的房門外,久久未曾移動……

天啊!誰能告訴我,這樣的日子,究竟還要熬多久呢?

他長嘆一聲,回到自己的寢室,和往常一樣,準備面對一個孤枕難眠的夜晚。

令高偉桀走進自己的房間,發現高美倩正坐在那兒等他。

“美倩,找我有事嗎?”他隨口問道。

“是有點事,音樂會還不錯吧!”

“嗯。”他一面褪去外套,一面回答她。

“你和可琪還順利吧?”

他頓了一下,坐到她的面前。“你怎麼會這麼問?”

“我……”她眼眶一紅。

“告訴我,美倩!”他半命令式的追問。

她竭力保持冷靜,不讓眼淚輕易奪眶而出。“最近,我一直感到很不安……很不安……”“宋培風對你不好,是嗎?”他冷不防冒出這麼一句。

她驚愕的瞪視著他,眼底盡是不安、委屈與痛楚。“他……他愛上了可琪,他竟然愛上了自己的親妹妹……”她再也無法控制自己,靠在高偉桀的肩上,她的淚水一串又一串的落下。

丙然不出我所料!斑偉桀面如死灰,腦中亂成一片。我所擔心的事,終於還是發生了……宋培風愛上采詩,而采詩也深愛著宋培風!

他倍感心痛、惶恐與不安。

“我以為他是一時錯愛,但是他卻執迷不悟。為什麼?他們是親兄妹呀!”高美倩硬嚥的低訴。

一句話提醒了高偉桀,他不再慌亂。

對,他們是親兄妹!宋培風和宋可琪是如假包換的親兄妹!他眼底閃過一抹複雜而詭異的光芒。

“美倩,你別再傷心了,我相信事情一定會有轉機的……”他信心十足的安慰她。

“可是……”

“他們是親兄妹,不是嗎?”

她點點頭。

次日晚上,可琪和高偉桀坐在末宋客廳看電視,可琪刻意將全部的注意力都集中在電視上,以避免和高偉桀正面接觸。

她實在懊惱極了,今天下午她好不容易說服高偉桀,把今晚的約會改在宋家客廳,誰知道宋明雲夫婦今晚正巧出門赴宴,培風又出去約會不在,屋子裡就只有她和高偉桀兩個人。

唉,她暗歎一聲。頁是人算不如天算。

斑偉桀一直在一旁仔細的端詳可琪的舉手投足,他發現她刻意在迴避他。不過他不氣餒,剛剛他盤算了好久,決定好好的利用這個天賜良機,加速發展他和可琪之間的關係。

他悄悄的接近可琪,將她手邊的遙控器奪去,然後關掉電視。

“不要關呀!我在看呢!”可琪慌亂的大叫。

“可琪,別再和我玩捉迷藏的遊戲了,好嗎?”他強迫她轉向他。

她內心一片慌亂,“我沒有呀……”

“那你就看著我,讓我們好好的談一談。”他攫住她欲掙月兌他的身軀,將她固定在他的視線內。

她更加志忑不安了。

“看著我,可琪。”他眼中閃著異樣的光芒。

她被動的抬起臉來。

面對她那張楚楚可憐的臉,他不覺悻然心動,他將自己的身體傾向她。

“不……”她驚恐的逃避即將發生的事。

他不肯放棄,將她的雙手向上壓在椅背上,另一隻手強而有力的攫住她的下巴,他的唇不斷的向她的唇瓣逼近。

“不!不要!扮哥!救我!”可琪失聲大叫。

“高偉桀,你這個天殺的禽獸!”宋培風的聲音在他們身後如巨雷殷乍響,他的手更是力大無窮的將高偉桀整個人從可琪身上拔開,另一隻手毫不留情重重的在高偉桀的下顎揮了一拳。高偉桀一個重心不穩,很狼狽的跌坐到地上。

“哥……”可琪在培風懷中嚎陶大哭。

“可琪乖,別哭,哥哥一定會保護你!”培風顫抖著雙手,死命的抱住她,口中不停的重複著相同的話。

想起剛剛那一幕,他還心有餘悸,還好他在千鈞一髮之際踏進客廳,否則……他簡直不敢再往下想去。他更加用力的抱住可琪。

斑美倩掏出手帕替高偉桀拭去嘴角的血跡,“你還好吧,哥哥?”

“我沒事!”高偉桀推開高美倩,滿臉殺氣的站了起來。“宋培風,你倒是給我說清楚,我吻可琪關你什麼事?”高偉桀怒不可遏的指責宋培風。

“可琪是我妹妹,我就有權利管!何況你的行為根本禽獸不如,你難道沒聽到可琪方才的慘叫嗎?”宋培風氣勢比他還嚇人。

“我……”高偉桀一時語塞。

“培風,就算我哥哥的行為有什麼不妥,那也是他和可琪之間的事,你……”高美倩連忙為哥哥幫腔。

“你的意思是,可琪活該倒黴被這個禽獸凌辱?!”宋培風更加氣憤。

“我不是這個意思!”高美倩急著辯駁。

“那你為何還幫那個禽獸說話?”

“我哥哥不是禽獸!”

“你自己才是禽獸,不是嗎?宋培風!”高偉桀的聲調有夠刺耳。

“哥!”高美倩大叫。

“你是什麼意思?”宋培風毫無怯意,反而更加大聲。

“我是什麼意思,你自己心裡最清楚,或者,你要我當著可琪的面挑明說?”他算準這是宋培風的致命弱點,所以才肆無忌憚的諷刺他。

“你……”

“哥,你太過分了!”高美倩急得大叫。

“我不過是實話實說罷了!”高偉桀的神情充滿挑釁。

“高偉桀!”宋培風一副要吃人的模樣,高家兄妹不覺瑟縮了一下。

“哥……”可琪不安的拉拉他的衣袖。

他是存心豁出去了。“沒錯!我是變態,我是禽獸,這些我都認了,我就是愛可琪,深愛著我自己的親妹妹,你又能把我怎樣!我愛可琪,我愛可琪,所以找絕不准你動可琪一根寒毛,你聽清楚沒?!”

室內一陣僵凝。

宋培風出人意料的告白,令在場的人莫不驚愕不已。

斑偉桀恨不得一頭撞死,他錯估宋培風的個性了。

斑美倩掩面歇斯底里的尖叫:“不!不可以!不!”

可琪以為自己因過度駕慌聽錯了,一臉呆愣的杵在那兒。

“可琪,你聽我說,你可以鄙視我、嘲笑我,但是請你相信我,我真的愛你,不是對妹妹的愛,而是一個男人對一個女人的深愛,可琪……”培風用盡最後的勇氣,一古腦兒的全盤托出,他正在等待可琪給他的致命打擊,死亡宣判。

可琪不斷的搖頭,淚水更是無法自己的落下。“我不會鄙視你,更不會嘲笑你,因為我也深愛著你呀!扮哥!”

“可琪……”對於這個意外的驚喜,培風簡直樂得飛上天了,他忘情的抱住她。

他們兩人的春天,竟然在這兵荒馬亂之際,赫然的降臨,他們只是緊緊的抱住彼此,別無所求。

“不!不可以!你們是兄妹,這是的行為呀!”高美倩瘋狂的哭喊。

“沒錯!你們的愛絕對不會受到任何人的祝福與認同的,你們快點醒悟吧!”高偉桀也惶恐不已的嘶吼。

“我們只是情不自禁的相互吸引,這有什麼不對嗎?”培風受傷的嘶喊。

“培風,你不要再錯下去了,你睜開眼睛看看我吧!我是你的末婚妻呀……”高美倩淚眼婆娑的走向他。

“美倩,你原諒我吧!”

“你要再沉淪了,我怎能眼睜睜看著你愈陷愈深呢?可琪,你不會想害你哥哥走向絕路吧!”她雙管齊下。

“不關可琪的事!”培風立即維護可琪。

斑美倩臉上浮現露骨的憤恨與妒意。“我絕對不會允許你們兄妹如此的!”

“可琪,你一向善良,你聽我說,今天的事是我不好,我太心急了,我向你道歉,但那全是因為我愛你呀!”高偉桀擺出哀兵姿態。

“你愛可琪就可以不顧她的心意了嗎?”培風不屑的大聲咆哮。

斑偉桀忽略他的指責,繼續說道:“可琪,你醒醒吧!雖然你因喪失記憶而忘了我,但是在這之前,我們確實是一對相愛的末婚夫妻呀!只要你恢復記憶,你就會想起那些屬於我們的日子……”

“我……”

“高偉桀,你不要卑鄙無恥的逼迫可琪!”培風又妒又氣的斥責。

“我是句句肺俯,你憑什麼罵我?”高偉桀顯得相當敵視他。“倒是你給我說清楚,你背叛美倩對你的一往情深,而和自己的親妹妹胡搞把戲,你對得起美倩嗎?事情如果傳出去,你教美倩如何做人?她會被恥笑是一個鬥不過未婚夫的妹妹,而慘遭未婚夫拋棄的可憐蟲,你知不知道?你的良心能安嗎?”高偉桀抓住培風的痛處,扛起炮管猛轟。

“我……”培風一時語塞,不知該如何回答。

“何況,如果宋爸宋媽知道你們的情況,他們會多傷心啊!”高偉桀一副話不傷人死不休的架勢。

“不要再說了,求求你們,不要再說了……”始終末曾多說一句話的可琪,氣若游絲的泣訴。“我只是不由自主的愛著哥哥,我並不想傷害任何人,我也不知道我究竟是怎麼了,竟然在不知不覺中愛上自己的親哥哥,但是等我發現時,我已經身不由己了………我不是故意的,一定是因為哥哥太好、太溫柔了,所以找才會愛上哥哥的。你們不要怪哥哥,一切都是我不好,是我的錯……”

“可琪!可琪!……。”培風感動得想放聲大哭,多少歲月堆積而成的愛戀,此刻,他終於在絕望的邊緣意外的擁有,他真是太激動、太激動了。

為了這份得來不易的愛,他願意一生一世揹負的罪名,讓世人恥笑他一生一世。他已經不打算回頭了,即使這份至愛是如此的前途黯淡,甚至可能毀了他的一生,奪去他的生命,他都已經不在乎了。

最重要的是,他已著著實實的將他的最愛,萬般愛憐的捧在手心了。

“培風,你看看我!看看我啊!”高美倩泣不成聲,她實在不知該如何是好。

如果今天宋培風愛上的是別的女人,她可以光明正大的指責他的變心,更可以誓師奪回她的愛。但是他偏偏愛上自己的親妹妹,這教她如何能承受,情何以堪?!她傷心欲絕,全身不住的顫抖。

斑偉桀一直未再開口說話,他只是默默的看著他們,看著事情的不斷發展……

宋培風愛著采詩,采詩也愛著宋培風。他們不是親兄妹,他們是沒有任何血緣關係的兩人,他們更有絕對的權利可以相互愛戀,只是他們都不知道。

而唯一知情的他,是絕對不會把故事的真相說出口的。

宋培風愛采詩,他也愛采詩呀!而且比宋培風更早以前便愛上她,所以,官采詩應該是屬於他的。

斑偉桀在心中立誓,他一定會力挽狂瀾,自宋培風手中奪回屬於他的“可琪”!

“可琪!”培風大叫一聲,只見可琪軟弱無力的倒在他懷中不省人事。

“可琪!”方以姿此時正好打開門,尖叫一聲連忙跑過來,宋明雲也跟在後面。“怎麼回事呀?”方以姿好著急的看著昏倒的女兒。

斑家兄妹互看了一眼。高美倩開口道:“宋爸,宋媽,我們先回去了。”

“也好!開車小心!”宋明雲溫和的回道。

臨走之際,高美倩拋下一句,“培風,你再多想想吧!”

遺憾的是,此時的培風根本沒有這個心思去聽取未婚妻的任何勸解。

車子靜靜的向前疾駛,高美倩一路上盡是哭個不停。她知道發生這樣的事,根本不能怪高偉桀,但是若非他逼得宋培風沒有退路,他也不會就這樣豁出去。想到這兒,她更加埋怨他了。

“都是你!如果不是你拿話激他,他也不會說出來,一切都會沒事的……”高美倩忍不住衝口而出。

“我當時實在是氣不過,而且,我根本沒料到他真的會全抖出來,當著可琪的面前!”說到這點,高偉桀也是懊悔不已。全怪他自己逞一時口舌之快,才會弄成這步田地。

“告訴你有什麼意義嗎?”

說到可琪,荷美倩的另一股怨氣也燃了起來,“你為什麼沒告訴我可琪也愛著培風?”

“至少我有個心理準備呀!”回想起培風對可琪的萬般柔情,她不禁滿腔怨妒。“哼!

原來她是一個不折不扣的大變態,難怪我和培風在一起時,她總是在一旁瞪我。還有,我們訂婚那天,她也惡意缺席……哼!”

“可琪不是那種女孩!”高偉桀受不住心上人被奚落,激動的反駁。

“你總是這樣,和宋可琪一個鼻孔出氣,我真不知道那種刁蠻又趾高氣昂的女人,到底是哪裡那麼吸引你?”她更加憤恨的嘲諷。

“宋培風又有什麼好?!充其量不過是個愛上自己親妹妹的禽獸!”他不甘示弱的回敬她。

“不准你罵培風!”

“那你就可以罵可琪嗎?”

兩個兄妹針鋒相對,氣氛頓時變得相當凝重。

半晌,還是做哥哥的先開口,“好了,休戰吧!在這種情況下,我們兄妹應該站在同一陣線才是,而不該在這兒互相指責,窩裡反的,不是嗎?”

“嗯。”高美倩深覺哥哥的話有理,情緒平和了許多。“那我們現在該怎麼辦呢?”

“先看看情況再說吧!”他的腦中不斷的思索著。

“可是……”

“反正他們兩個的戀情註定陷人死衚衕,你何必太過驚慌,還是先穩住陣腳吧!”

“說得也是。”高美情很有同感。

斑偉桀將車速加快,矯健的閃過右前方的砂石車。

采詩,覺悟吧!你註定屬於我,說什麼我也不會讓你再從我手中溜走的!

“媽,爸,你們先去睡吧!可琪有我照顧就行了。”宋培風說著,硬是把雙親推出房門外。

方以姿還是有些不放心的頻頻回頭,宋培風則靠在門邊,一直向他們揮手示意,直至他們消失在走廊盡頭,他立刻關上門,來到可琪枕邊。

睡夢中的可琪,依舊那麼清風動人,他看的有些發痴,輕輕挽起她的小手,一次又一吹的吻著。

可琪發燒那夜的情景,再度浮現腦海。往事重提,心境竟是如此的截然不同,培風感觸相當深,不禁淚溼衣襟。

可琪,我的可琪!只要上天容許我這麼靜靜的看著你,伴著你,我就心滿意足,別無所求了!他不斷的在心中祈求,祈求上天能應允他這個小小的心願。

“哥哥,你哭了。”可琪不知何時醒來,望著眼眶溼熱的培風,覺得一陣鼻酸,淚珠跟著滑下眼角。

“呵琪,可琪……”他再也忍不住了,顫抖的手緊緊握住她的小手。他將燙熱的臉埋在她的耳際低泣,另一隻手則越過柔軟的枕頭,熱情的撫觸她的另一邊臉頰。

“哥哥……哥哥……”可琪將臉輕靠在他的髮際,任由幸福、心酸的淚珠,潛然而下。

這是屬於他們的深情夜晚,他們捨不得再多說一句話,只是小心翼翼的分享著這份築在危樓上的愛戀。

因為他們彼此的心中都非常清楚,明天,一旦日出東方,他們便必須再度面對層層的考驗與挫折。他們知道,沒有人會祝福他們的愛情的,包括最疼愛他們的父母!

他們的愛是如此的無法期待,如此徹底的絕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