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將近一個星期的時間,高家兄妹都未再出現,培風和可琪對這樣的情況有些意外,但是,他們知道這種好景是不會持續太久的,所以,他們格外珍惜這份暴風雨前的寧靜與短暫的幸福。

此刻,他們正在為方以姿的生日禮物共商大計。

“唔,好快呀!再過三天就是媽媽的生日了,我們得快點想出好點子來!”可琪搔搔腦袋瓜,一副很煩惱的樣子。

培風有趣的笑道:“我看你倒沒有著急的跡象,還在那兒悠悠哉哉的擺Pose。”他就是忍不住想逗她。

“人家才不是在擺Pose呢!我是在傷腦筋,你沒看我傷透腦筋的抓頭皮嗎?”可琪一面氣鼓鼓的抗議,一面誇張的擺弄雙手。

培風乾脆放聲大笑。

“你笑我!”可琪紅著臉起身,湊到他邊,握著可愛的粉拳輕捶他厚實的胸膛。

“好!好!不笑!不笑!”他雖這麼說,還是不停的大笑。

今天,宋家的庭院依舊沐浴在一片明朗的歡笑聲中。

斑美倩放下話筒,開始大傷腦筋。原來打電話來的是方以姿,她邀他們兄妹參加她的生日慶祝會,高美倩猶豫片刻便欣然答應。

雖然高偉桀要她別急,暫時按兵不動,靜觀其變,她照做了;然而,一晃眼已過了一個多星期,高偉桀依舊不動聲色,她實在快沉不住氣了。正在此時方以姿來電,她靈機一動便一口答應,地想趁參加這次宴會,再和宋家兄妹好好談談。

並不是她不肯聽從哥哥的指示行動,而是她已經無法再等待了,她真的很想念培風,而且,她怕夜長夢多,所以她才會不管高偉桀的囑咐,準備主動出擊。

既然決定參與宴會,生日禮物便是免不了,她開始大傷腦筋。

懊送什麼好呢?她必須謹慎選擇,畢竟方以姿是她的準婆婆!

偏偏求好心切,就愈想不出好點子來。她嘆了一口氣。還是找哥哥商量吧!

想著想著,她便往高偉桀的房間走去,她決定把她的想法告訴他,並說服他支持她的“複合計劃”,一起商量禮物一事。

在高偉桀的房門上敲了半天,就是沒有反應,她索性旋開門把徑自走進去。

丙然不在!

她搖搖頭,決定來個守株待兔,於是,她在床沿坐了下來。

瞥見床邊的書桌上擺了一張可琪和高傑桀的合照,日期是上次音樂會前後。高美倩隨手放在手心,一遍又一遍的看著相框中的可琪。憑良心說,她實在是美麗動人!斑美倩默默的想著。難怪……

眶當!她不經意的一滑手,相框掉到地上去。她連忙蹲下去撿。正要起身之際,她發現桌子底下隱沒的一角似乎放著什麼,而且好象刻意隱藏,不想被人瞧見般,充斥著一股神秘的味道。

基於一時的好奇,高美倩小心翼翼的移開各種障礙物,很快的,那神秘之物原形畢露。

原本是一袋文件!

她伸手取了出來,打開一看,裡面是一大堆白紙黑字的文件,她原有的興致瞬間全沒了。她把袋口摺好想放回原處,一個不小心,袋中掉出了幾張小紙片,她皺了皺眉,懶懶的伸手去拿。

正當她碰觸到那些紙片時,門外信道上響起急促的腳步聲。

扮哥回來了!她一慌便快速的抓起那些紙片塞到紙袋中,連忙把它放回原位,把一切迅速的歸位,然後撥接髮絲,氣定神閒的坐在床上。

在高偉桀進門的一剎那,她赫然發現床邊還有一張被遺漏的紙片,她差點驚叫出聲,在千鈞一髮之際拾起那張紙片,放進裙子右側的口袋內。

“美倩,你在等我?”

“嗯,我有事找你商量。”她連忙擠出一個笑容。

“什麼事?”

於是,她開始說明她的來意。

一回到自己的房間,高美倩便吐了一大口氣,舒舒服服的坐在柔軟的沙發裡。

斑偉桀贊同她的提議,決定出席方以姿的生日宴會,他們兄妹倆並打算乘機說服培風和可琪結束那份不倫之愛,而且,還是志在必得,加上生日禮物也決定了。

斑美倩露出滿意又期待的微笑。希望後天快點到來!她衷心祈盼。

條地,她想起方才在慌亂中“夾帶”出來的紙片。她伸手自口袋中掏出那張紙片。

定眼一看,原來是一張相片。她將它轉向正面。

剎那間,她雙眼都發亮了。

天啊!世上竟然有這麼酷似的兩人!她又驚訝又好奇,將照片看了一遍又一遍。

闢采詩、宋可琪合影於黃石公園。相片背後是這麼寫著。

“真的是兩個完全不同的人耶!”高美倩更加興致盎然了。“這麼有趣的事,哥哥為什麼不早點拿出來召告天下?”她喃喃的埋怨道。

此刻,她的腦中閃過一道靈光,霎時眉開眼笑,“太好了,我真聰明!”她得意洋洋的佩服自己。

她決定偷藏著這張照片,等到方以姿生日當天,當眾拿出來現實。她相信大夥兒會和她一樣驚歎不已的,氣氛當然就更加和諧愉快了,到時,她便可乘機和培風重修舊好……

想到這兒,她笑得更快樂了。

對!就這麼辦吧!

她更期待生日宴會的來臨了。

方以姿生日當晚,高家兄妹姍姍來遲,當他們進入宋家客廳時,已是唱完生日快樂歌,切好蛋糕的時刻了。

“宋爸、宋媽,很抱歉,因為公司下午剛好有重要客戶來訪,所以來遲了些。”高偉桀誠心誠意的道歉。

“沒關係,公事要緊,真是辛苦你們了。來,快過來坐下。”方以姿將切好的蛋糕遞給他們兄妹。

“生日快樂,宋媽。”高美倩把他們兄妹合送的禮物雙手奉上。

“謝謝你們,宋媽很開心。”方以姿笑著收下禮物。

“宋媽,您拆開看看喜不喜歡。”

“好!好!我這就拆。”方以姿打開禮物一看,那是一個雕刻精緻的純金手鐲。“這……::太貴重了,不好吧!”

“宋媽,您就收下吧!這是我和美倩的一片孝心。我和可琪,美倩和培風都是未婚夫妻,送這個給您是應該的。”高偉桀一面說,一面有意無意的看著宋家兄妹的反應。

斑美倩當然也緊盯著他們。

培風握握可琪的手,可琪給他一個微笑,他們都知道:該來的終究會來,這是躲也躲不掉的。因此,他們的態度出乎意外的坦然。

見他們如此坦然自在,高家兄妹有些意外,相互向對方使了一下眼色。

“那我就不客氣的收下了,謝謝你們,偉桀,美倩。”方以姿說道。

“嗯。”

方以姿收妥金鐲子後,便看了宋明雲一眼。宋明雲會意的笑道:“扼,我們兩個老的先回房了,你們四個年輕人好好的聊聊吧!”

正當他們要起身時,高美倩首先搶著說道:“宋爸、宋媽,請你們等一下,我有個餘興節目想呈現給在座的各位。”

“真的嗎?”方以姿笑道,便和老公又重新坐定。

“嗯!”高美倩笑容可掬。

“美倩,你準備了什麼餘興節目,我怎麼不知道?”高偉桀不動聲色的問道。

“先告訴你就不好玩了,反正你們馬上就會知道的。”高美倩示意他稍安勿躁。

斑偉桀只得聳聳肩,不再表示意見。

培風和可琪則互看一眼,都未答腔。

掃射了一遍眾人的表情,高美倩滿意極了。很好,一切都很順利。

“請大家儘量靠在一起,睜大眼睛注意看!”高美倩興奮的提高聲調說道。

就在五雙眼睛全集中在她身上的時候,她從容的掏出那張照片,呈現在眾人眼前。

“你們看!世上竟有這麼有趣的事!”她說完,眾人果真大吃一驚。

斑偉桀差點叫了出來!他面如死灰,連忙伸手去搶那張照片,可是,宋培風比他更快,以一指之差先行奪取斑美倩手上的照片。

斑偉桀驚慌的失聲大叫:“還我!那是我的!”

但是在場的人都當作沒聽見,所有人的注意力全都集中在宋培風手中的那張照片。

“這個女孩是誰呀?怎麼和我們家可琪這麼像?”

“就是說呀!我可不記得可琪有雙胞胎妹妹。”

“是啊!連我都搞不清哪一個才是我呢!”

“我知道,是右邊那個。”宋培風自信滿滿的說道。

“不!不對!你看走眼了,是左邊那個才對,媽說的準沒錯。”

“是呀!我也贊同你媽說的。”宋明雲附和道。

“可是,我也覺得右邊那個才是我哩!”可琪被搞迷糊了。

“不對,不對!”

“好了啦!讓我來公佈答案吧!”高美倩眼見達到預期的效果,更是眉開眼笑。“培風,你把照片翻到背面去,答案就寫在背面。”她打趣的說道。

他果然立即翻面,答案出現了。

“瞧,還是媽猜對了吧!”方以姿甚為得意。“哪!丙然左邊那個才是可琪,右邊那個叫官采詩。”

“嘿!老婆,你別忘了,我也猜對了呀!”宋明雲也是一副得意的神情。

“這可就怪了,我還是認為右邊這個才是可琪。”宋培風就是無法信服。

“我也是這麼認為。”可琪也認真的說道。

“唔……”方以姿看了看照片,又看看可琪。“也難怪你們會認錯。的確,以現在的可琪而言,的確是和右邊這個叫官采詩的女孩較像些。”

“嗯,被你這麼一說,我也有這種感覺。”宋明雲饒富興味的欣賞著那張照片。

“那就是說,失去記憶前的可琪是左邊這個,失去記憶後的可琪是右邊這個官采詩囉!”高美倩乘機插嘴道。

“別開玩笑了!這簡直是無稽之談。”高偉桀冷不防的大聲吼道,令在場的人都嚇了一大跳。

宋培風並沒有忽略高偉桀過度異常胡舉止,從剛才臉色大變的想搶奪這張照片時,培風便發覺到他的反常。因此他一直不動聲色的注意著高偉桀的一舉一動,而高偉桀愈來愈發怪異的行徑,更令他感到事有蹊蹺。

莫非……

培風眼晴一亮,一種駭人的念頭自他腦中閃過,他的心臟不禁狂跳起來。

不會吧!不,有此可能,否則高偉桀的舉止不會這麼怪異……

他決定按兵不動,私底下好好的把這件事調查一番,他總覺得眼前的可琪,怎麼看都和照片中的官采詩比較像。

如果真是那樣的話……

他極力維持表面的平靜,而他的內心正波濤洶湧,澎湃不已。

“哥,你是怎麼了?吃錯藥啦!”高美倩被高偉桀突如其來的大吼,弄得莫名其妙。

斑偉桀不再出聲。他只是用一種很複雜的表情看著自己的妹妹。

笨美倩!你簡直是自掘墳墓!他愈想愈氣,恨不得給她一拳。

斑美倩也愈想愈氣,她決定回家後,好好的和高偉桀算帳。都是他,發什麼神經嘛!好不容易因為那張照片的關係,氣氛和緩了許多,他不但不和她一起努力,和宋家兄妹重修舊好,還在那兒扯她後腿……哼!

“美倩。”培風好溫柔的喚道。

“呃?”高美倩芳心一悸。

“這照片是你的嗎?”培風的笑容更加帥氣、吸引人。

斑美倩一顆心七上八下的,她看看一臉死相的高偉桀,有點支吾,小小聲的說:“可以說是,也可以說不是。”

培風頗具深意的看了一下高偉桀,繼續說:“那……這張照片可以轉送給我們嗎?”

“不……”

“是呀!美倩,我們都很喜歡這張照片,就當作是你給宋媽的第二份生日禮物,好嗎?”方以姿幫腔道。

斑偉桀原想反對的,卻被方以姿搶了話,現在方以姿都這麼說了,他也不便再反對,只覺得心中更加洩氣。

斑美倩見未來的婆婆這麼懇求自己,於是很大方的笑道:“嗯,就照宋媽的意思吧!”

“謝謝你,美倩。”培風朝她笑得好迷人。

“別客氣!”高美倩高興極了。

傻瓜!終有一天,你會為你今天的愚行付出代價的。冷眼旁觀的高偉桀,不禁又白了妹妹一眼,心裡更是氣得大罵。

他到現在還搞不清楚,妹妹那張照片是從哪裡弄來的?難道……他的內心更加慌亂,急著回去證實。

於是,他按捺住心底的恐懼,開口道:“宋爸、宋媽,很抱歉,我還有事先離開了。”

“呃?”高美倩一臉驚愕。

“既然如此,我們就不再留你了,今晚謝謝你,一路小心。”

“嗯。”他隨便點個頭,便轉向自己的妹妹,“美倩,走了!”

“我……”氣氛正好,她實在捨不得走,但是高偉桀的神情又令她不安,她只得心不甘情不願的跟上去。

才激活車子,高偉桀就像審訊犯人一樣,劈口問道:“你那張照片從哪兒弄來的?”

“我……”高美倩見他凶神惡煞的模樣,感到一陣心虛。

“說!”

“你那麼兇幹嘛,只不過是一張照片嘛!”想到在宋家時,他惡劣的態度,她也火了。

“只是一張照片?!你竟然說只是一張照片?!”高偉桀瞪得眼珠子都快掉出來了。

斑美倩覺得好氣又好笑,她實在不懂,她哥哥幹嘛為了一張照片,發了一晚的神經?不但把她的“複合計劃”全搞砸了,這會兒還在這裡對她吹鬍子瞪眼晴的。

“那張照片對你真有那麼重要嗎?只不過是少了一張。”她驚覺說溜了嘴,連忙用手俉住嘴巴。

“你果然動了我的文件袋!”高偉桀怒不可遏,一副要吃人的猙獰相。

“你幹嘛!我也不過是不小心翻了一下,誰教你故做神秘!”她被他的態度惹惱了。

“你有沒有看裡面的文件?”

“我才懶得看那一大堆廢紙呢!鮑司裡一大堆的公文,你以為我還沒看夠嗎?”

他放心了一大半。“那你怎麼會有那張照片?”

“我本想原封不動的放回去,誰知道一不小心,掉了一些紙片在地上,偏巧你又在那個節骨眼回來,我一慌就趕快撿起那些紙片塞回袋中,放回原處。誰知都放好後,才發現還漏了一張,所以找只好將它放進口袋中。後來,我才看清楚那是一張照片。”

斑偉桀不斷搖頭又嘆氣的。

“你到底怎麼回事?”

“美倩!”

“幹嘛?”.

“總有一天你會自食惡果的!”他說這話的聲音,彷佛來自地獄般令人毛骨悚然。

“你是什麼意思?”高美倩不覺心跳加速,一股莫名、巨大的恐懼,緩緩的向她襲來。

“莫非那張照片有什麼問題?”她衝口而出,心跳更加快速了。

斑偉桀不再說話,只是笑得很詭異。

“哥,你快告訴我呀!”高美倩見他那副神情,心中的不安更加擴大了。

可是,任憑她再怎麼叫嚷,他都不再答腔,只是將注意力放在視線前方的路況上。

今晚在宋家討論那張照片時的情景,一幕又一幕的交替出現在她眼前……

“右邊的是可琪!”

“不,左邊的才是!”

她不禁打了一個寒顫。她自己說過的玩笑話,此刻竟然如此清晰的在她耳際響起“失去記憶前的可琪是左邊那個,失去記憶後的可琪是右邊那個。”

不!不!不會的!天底下絕不會有這種傻事的!不會的……

斑美倩拚命的說服自己別再亂想,然而心中那股巨大的不安,此刻卻將她壓得不能呼吸。一時之間,她無法思考了。

宋明雲和方以姿還在那兒熱烈的討論那張照片。培風一直不動聲色,很仔細的聽著他們一來一往的談論,腦中還不時想著方才高偉桀的一舉一動。

不是沒有可能!他更肯定自己猜測無誤的可能性了。這令他非常興奮,眼前更是一片光明。

“爸、媽,我聽你們討論的結果,好象都很支持美倩的論調。”他笑道。

“一半一半。如果照美倩的說法,失去記憶前的可琪是左迸那個,失去記憶後的可瑛是右邊那個,那不就是說失去記憶前後的可琪是兩個不同的人!”方以姿毫不懷疑的戲語。

有此可能!培風心裡雖然這麼認為,但在沒有十足的把握前,他不想提起,免得引起騷動,又節外生枝。所以,他只是配合方以姿的玩笑語氣,一個勁兒的笑。

“那當然是不可能的了!”他索性回道。

“所以囉,美倩的話純粹是玩笑話嘛!”

“那你說的一半一半是什麼意思?”

“我和你媽的意思是說,若以這張照片來說,可琪失去記憶前的氣質看起來是左邊這個沒錯,至於現在的可琪,可能是失去記憶的關係,變得比較溫柔些,所以感覺和右邊這個官采詩較神似。不過這當然是指外表給人的感覺了。”宋明雲搶著說。

“你們的意思是,失去記憶前的我是個人見人厭的刁蠻女囉!”可琪嘟著嘴嚷嚷。

炳!炳!炳!她那副可愛斃了的俏模樣,惹得宋家客廳笑聲連連,久久未曾散去。

生日宴會終於落幕了,培風連忙拉著可琪回房間去。他必須好好的和可琪談談才行。

“哥,你有什麼話就盡避說吧!”可琪柔柔的說道。

他熱烈的握緊她的雙手。“可琪,你看了那張照片,心裡有何感想?”

“我還是覺得右邊那個官采詩比較像我。”

“我也這麼認為。”他馬上附和。

“真的?!”可琪好高興,覺得他們很有默契。

“可琪,你對那個官采詩有什麼特別的感覺嗎?”

“其實,我第一眼看到她時,心中竟有一般莫名的熟悉感與親切感。可能在我失去記憶前和她很要好吧!”她自我解釋著。

“那左邊那個呢?”

“很奇怪,我對那個可琪反而沒有什麼感覺。”

沒錯!他也是對左邊那個可琪相當反感。她給他的感覺,和他印象中的刁蠻任性如出一轍,依舊令他討厭。反而是那個官采詩,讓他一看就心疼。

所以,他更肯定事有蹊蹺了。

“可琪,我是說……有沒有這個可能……你真是官采詩?”

可琪先是一愣,接著便笑開了。“哥,你這麼說的話,現在在你眼前的我,不就是和你毫無血緣關係的陌生人了嗎?”

“我不是開玩笑的,可琪,難道你真的沒有這種想法嗎?”他將她的手握得更緊些。

“我……可是,爸媽不可能認錯自己的女兒!”

“這就是癥結所在。如果你能想起以前的事就好了。”他此刻真的希望她能立刻恢復記憶。“可琪,你怎麼哭了?”他嚇了一大跳。

“別再說那些不可能的事了,好嗎?哥哥,你愈說我愈會期盼自己真的是官采詩了,如此一來,一旦夢碎,只是徒增悲傷呀!”她愈說愈傷心,她何嘗不希望自己就是官采詩吧!

這麼一來,她就可以光明正大和她心愛的哥哥廝守一生。

“可琪,別哭,我不再說就是了。”他連忙安撫她。他嘴巴雖然這麼說,但是聽到可琪這番話後,更加堅定他要將這件事查個水落石出的決心。

神啊!請你完成我的心願吧!他在心中默禱。

他知道高偉桀一定清楚事情的真相,但是他更明白,高偉桀是死也不會說出真相的,所以,他只能靠自己去查個明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