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棒天早上,培風和可琪向官天富說明了原委,併為無法實現承諾,到醫院去鑑定一事深表遺憾與歉意,然後便匆匆離開官家,直奔機場。

飛機在晴朗的藍空中,劃下一道白色的煙霧,便消失在天際了。

闢天富仰望藍天,許久才回過神,對身旁的兒子說道:“回去吧!”

“嗯。”官立羽也是依依不捨。

在車上,官天富出其不意的說:“立羽,你能不能把你所知道有關可琪的事,從頭到尾講一遍給我聽呢?就你所知道的,儘量!”

“爸……”經過可琪這些日子來的從中牽線,官立羽已能很自然的和父親侃侃而談了。

“我認為可琪是采詩的可能性很大,你以為呢?”

“我也這麼覺得。”他確定這段日子的觀察。

“所以找才要你告訴我……”

在機上,可琪不斷的默禱,希望高美倩能平安無事。雖然在登機前,培風曾打電話回去,確定高美倩已獲救,現在正在昏睡中,但是,可琪依然無法釋懷。

培風將手放在可琪肩上,想給她一些鼓勵,而他內心亦是一片紊亂。

聽完官立羽到台灣尋訪可琪的經過後,官天富一直未再開口說過一句話。官立羽的視線始終未曾離開官天富的臉龐,他相信官天富此刻心中所想的事,一定和他八九不離十。

“爸……”

“嗯?”

“你……”官立羽不知道怎麼開口比較好。“你認為……我是說……有沒有可能可琪她……”

“可琪就是采詩是吧!”官天富替兒子把話說完。

闢立羽連忙點頭。

闢天富看了兒子一眼,“你什麼時候開始有這種想法的?”

“我從第一次在宋家看到可琪時,就把她誤喚為姊姊了。怎麼說呢?對她,從一開始就有一種特別的親切感,這正是最令我訝異的,雖然我由姊姊口中知道,真有一位和姊姊酷似的宋可琪存在,但我一直未曾見過她。那天,在宋家是第一吹邂逅……”官立羽回憶著。

“老王呢?他和你一道去的,不是嗎?”

“王伯也是一眼就認定可琪是姊姊,還激動得哭了呢!”官立羽愈說愈激昂。“連王媽都一口咬定可琪就是姊姊。”

闢天富不斷咀嚼兒子說的每一句話。

“啊!對了!還有一件事……”官立羽條地大叫。

“什麼事?”

“說來奇怪,可琪第一次到我們家時,便能很正確約為新來的司機指示正確的行進方向,好象她一直是住在這兒似的。”

“有這種事?”官天富眼睛一亮。

“是啊!後來也發生許多類似的事情,我和王伯、王媽都震驚不已,可琪對我們家的景物、擺設實在熟悉得會令人認定她是這個家的一分子。要不是培風有全家福的照片為證……”

“你知道可琪本來要和我去做血緣鑑定的吧!”官天富突然說道。

“嗯,我認為這樣最好不過了,不過,太可惜了……”他想起已飛返台灣的可琪。“爸爸好不容易說服培風……”

“是培風向我建議的。”

“什麼!”官立羽大惑詫異。“你是說血緣鑑定一事是培風主動提出的?!”

“沒錯!”

“怎麼可能?!”官立羽被搞胡塗了。

闢天附端詳兒子片刻,才繼績開口道:“他也懷疑可琪是采詩。”

“他……”

“他和可琪相戀。”

“呃?!”官立羽雙眼圓膛,半晌才反應過來,不禁露出一抹笑意。“原來是這樣,難怪我老覺得他們兄妹好得令人有些意外。”

闢天富也笑了。“你覺得他們兩個相稱嗎?”

“他們是天造地設的一對。”這是他的真心話。“就怕……”他臉色變得黯然。

“所以呀!可琪一定得是采詩才行!”官天富斬釘截鐵的說道。

“爸的意思是……”

“等他們處理好合灣那邊的事後,我們再親自到宋家拜訪宋家夫婦,向他們說明這個情況,請他們合作,讓可琪和我去做一次血緣鑑定。”官天富顯然心意已定。

“我贊成!”官立羽立刻大聲附和。

闢天富英得更滿意了。

“只是,爸……”他想到了什麼,變得有些支支吾吾。

“有什麼事盡避說吧!”

“你……如果可琪真是姊姊,你捨得嗎?我是說……”

闢天富仰望藍天,久久才開口道:“一直以來,我欠那孩子太多大多了,我知道培風是真心深愛采詩的,所以我唯一能做的事就是祝福她和培風了……”

眼見父親如此自責而感傷,官立羽相當難過。他不禁將雙手輕放在父親的雙肩上,似乎想給他一些力量。“爸,你放心吧!姊姊一定會幸福的,而且,不管姊姊嫁得多遠,她永遠是你的女兒呀!她和培風一定會常回來看你的,我們也可以常到台灣去探望他們。”

“好孩子……”官天富輕拍兒子的手,強忍住心中的感動。

闢立羽也有些想哭的衝動,於是他故做輕快的說:“何況,你還有我這個兒子陪著你呀!爸。”

“立羽……”官天富緊緊握住兒子的手。“你和采詩一樣,都是我引以為傲的好孩子,我能有你們這雙兒女,直是太幸運、太幸福了。”這是他最深的感謝。

“爸……”官立羽忍不住癌身靠在父親寬厚的肩上低泣。

他太激動了,一直以來,他和官天富之間總是有著無形的隔閡,令他無法很自然的親近他深愛的爸爸,而這層隔閡,卻因可琪的來訪,逐漸消失無形,他真的太高興太高興了。

姊姊,你趕快恢復記憶回到我們的身邊吧!闢立羽在心中不停的吶喊,他和官天富一樣,深信失去記憶的可琪鐵定是采詩!

快回來吧!姊姊。他再度低喚。

“怎麼會這樣呢?我可憐的孩子……”高夫人望著躺在病床上的女兒,傷心的哭泣。

斑偉桀則始終一言不發的凝視著病床上那張瘦削慘白的臉,雖然他認為妹妹這樣做太傻了,然而,終究是自己的血親,見到她變成這樣,他心裡也不好過。

何況,他知道她自殺的原因,她怕失去宋培風!

必於這點,高偉桀非常後悔不該一時衝動,把真相告訴她,否則,今天就不會發生這種事了。

他相當自責,希望自己能為美倩做些什麼。

“這些日子,我就覺得她不對勁,老是恍恍憾憾的,本想問問她,但又想她可能是因為訂婚的關係,太過興奮才會這樣,誰知道……”高夫人愈說就哭得愈兇,“早知道她會這樣,我應該多留意的……”

“好了啦!別哭了!醫生不是說美倩已經度過危險期了嗎?你就別再哭哭啼啼了。”高先生連忙安撫太太。

“是呀!媽,你就別再哭了,美倩只是流多了點血,身子弱了些,而且,你與其在這兒一直哭,倒不如回家去幫美倩弄些補品,補補身子。”高偉桀企圖說服雙親離去,因為他已想到令高美倩快樂的好法子,急著想和她單獨談談。

“對!對!我怎麼沒想到,我這就回去弄,可是……”

“放心吧,我會在這兒照顧美倩的,一有什麼狀況,我會立刻通知醫生的。”高偉桀連忙說道。

斑家夫婦終於離開了,門一關上,高偉桀便吐了一大口氣。

“培風來了沒?”

“美倩,你醒了?!”高偉桀又驚又喜,他還正在為怎麼叫醒她而傷腦筋呢!

“培風還是沒來對不對?”高美倩臉上盡是淚痕,如遊絲般的聲音,聽來令人感到不勝阡籲。

“美倩,你先別哭,宋培風就快趕回來了。”

“真的?”她總算有了一絲笑容。

“嗯,我問過宋爸了。美倩,在他未到之前,我有事想和你談談。”他很認真的說道。

“說吧!”

“你是因為怕失去他,一時想不開才自殺的,對吧?”

她不語,盡是猛掉眼淚。

“所以我想了一個一勞永逸的方法。”他不等她反應便立刻接下去說:“你們可以結婚。我想等宋培風回來,就馬上到宋家去跟宋爸宋媽說去。”

“哥,這……”

“就這麼決定了!”

“可是……”

她還要說什麼,門便被急急敲響,然後宋培風和可琪徑自闖進來。

“美倩,你還好吧!”培風一進門便急切的問道。

“培風,你終於來了……”高美倩喜極而泣。

“美倩……”培風挨近她的身旁,見到她一臉樵粹的模樣,心中自責不已。“對不起:美倩,對不起……”他緊緊握住她的手。

斑美倩眼裡沒有絲毫責備,只是淌著淚水,深深的擬視著自己的心上人。

“美倩姊……”可琪一臉歉然的開口道。

“你出去!都是你!不要臉的女人,滾出去!我不要看到你!賓!”高美倩一發現可琪的存在,便失去理智,歇斯底里的嘶吼。

“美倩!”培風竭力阻止想衝向可琪的高美倩。“你冷靜一點,不要這樣!”

“美倩姊,對不起……”可琪見她那副恨不得吃了自己的狠樣,心裡更加歉疚。

一向溫和的美倩姊,現在竟然如此待我,可見她心裡是多麼恨我!可琪愈想愈難過。

“可琪,你別介意,美倩最近情緒一直不太穩定,所以……”高偉桀不忍心自己喜歡的人受委屈,輕柔的安慰她。

“不!她說得沒錯,一切都是我不好!是我的錯……”可琪掩面低泣。

“可琪……”

“滾出去!賤女人!不要臉,搶人家的未婚夫!不要臉!你滾啊!聽到沒?!快滾!”高美倩愈吼愈激動,她恨不得自己的眼光能殺人,那麼此刻她便能痛宰宋可琪了。不!是官采詩!

可琪終於忍不住衝出去。

“可琪!”培風臉色大變,拋下歇斯底里的高美倩,追了過去。

“培風!你不要走!”

“宋培風,我今晚會到你家去!”高偉桀對著他的背影高喊。

“培風……”高美倩放聲大哭。

“美倩,你剛剛實在太過分了!”高偉桀忍不住責備她。

“我說錯了嗎?她本來就是橫刀奪愛的狐狸精!賤女人!”高美倩充滿恨意的駁斥。

“采詩不是那種女人,不准你罵她!”

“連你也護著她!”

“美倩……”高偉桀不想使情況變得更糟,語氣趨緩,“你愈是這樣,只會令他的心離你愈遠。”

“我……”高美倩果然安靜許多。

“好了,別再想了!好好睡一覺,今晚我會到宋家去,跟宋爸宋媽提你們的婚事。”

“真的嗎?”

“當然!所以你快睡吧!一切會沒事的。”

“唔——”或許是真的累了,或許是安心了些,高美倩很快便又沉睡了。高偉桀見她熟睡,不禁嘆了一口氣。今晚,一定要把婚事談成!他在心中暗下誓言。

方以姿一整個下午都在那兒不斷嘆氣,宋明雲終於忍不住開口道:“怎麼了?可琪和培風都平安回來了,你應該高興才是,怎麼反而嘆聲連連?”

“可琪和培風平安回來,我當然高興,我不是在為這件事煩心呀!”

“那就是美倩自殺的事囉?”

“一半。”方以姿定定的說道。

“一半?這是什麼意思?”宋明雲有趣的看著心愛的老婆。

方以姿坐到宋明雲身旁,用一種很複雜的口吻說道:“明雲,有件事放在我心裡有一陣子了,我不知道該不該說……”

“你和我還有什麼不能說的。”他誠摯的執起她的手,放在自己的掌中。

方以姿深情的看了他一眼。“我……可琪和培風到美國的前一天晚上,我看到他們兩個……”

“他們兩個太親暱了,簡直不像是一般兄妹那般的感情而已,是吧?”他不疾不徐的替她把話說完。

“你……”她一臉訝然。

他給她一個深情的笑。“我不是瞎子,也不是聾子,培風和可琪的事,我早就覺得有些不尋常了。”他頓了一下,突然說道:“原來你這些日子老是愁眉苦臉,就是在擔心這件事啊!”

“你還笑?!我都快急死了!”方以姿瞪了丈夫一眼。

“其實,這也沒什麼不妥呀……”宋明雲還是一臉笑意。

“你是說……”方以姿驚喜參半。

“難道你不覺得這是最完美的結局?”他看著她,笑容可掏的說道。

“我當然希望這樣,這是我最盼望的事,可是……”方以姿不知該怎麼說。

“志浩和雨欣一定會贊成我們的決定的。”他帶點憂傷的色彩,凝視著自己的老婆。

方以姿靠在老公懷裡,淚水不禁滑落。“是的,志浩和雨欣一定會贊同這件事的……”

想起那段充滿歡笑,卻又留下遺憾的歲月,宋明雲和方以姿不禁陷入一種悲傷卻又流連不已的思緒中……

不知過了多久的時間,方以姿才再度向老公說出另一件令她擔憂的事,“如果培風和可琪頁如我們想的那樣,那……美倩和偉桀怎麼辦呢?他們也都是好孩子呀!”

“唉,感情這檔事是勉強不來,也沒有道理可講的。我這麼說並不是在偏袒可琪和培風,而是……”

“我明白,強摘的果實不會甜,強求來的感情不會幸福,更不會長久……”方以姿替他把話說完。

“我們一直是一對很有默契的夫妻呢!”宋明雲冷不防的蹦出這麼一句。

“你真是……都一大把年紀了,還沒個正經。”方以姿薄責老公,但是話語間卻沒有絲毫責難,反而充滿了溫柔與濃郁的感情。

“我也只在你面前不正經啊!”宋明雲柔情萬千的輕訴,把懷中的方以姿摟得更緊些。

方以姿不再說話,只是滿眼幸福與笑意的揪著他。

“年輕人的事,就由他們自己去解決吧!我相信美倩和偉桀終會諒解的。”宋明雲輕輕的說道。

“也只能這樣期望了。”方以姿真心的說道。

“可琪!可琪!”培風拚命抓住她的手。

“是我!都是我的錯……”可琪淚流不止。

“不是!”

“是!”

“絕對不是!”

“絕對是!”

“可琪!”他緊緊的抱住她。“求求你千萬不要自責,你沒有錯,一點都沒錯,這一切都是我造成的……是我變心,背叛了美倩,才令她承受不住而自殺的,一切全是我的錯,和你一點關係也沒有,你不要自責呀,看你這麼傷心,我……”他愈說聲音愈沙啞。

“哥,你不可以這麼說,這不能怪你的……哥……”琪眼見心愛的哥哥如此自責,她心痛不已,淚眼婆婆的泣訴。

“可琪……”

他們緊緊的擁抱著彼此的身軀,都竭力的想為對方抹去傷慟,安撫對方顫抖不已的身子。

“如果我們的相愛真是那麼罪無可赦,那麼,我願意揹負所有的罪,墜人地獄,萬劫不復,這一切都是我心甘情頗的,所以你千萬則自責,你的眼淚比世上所有人們的指責,都更令我心痛不已啊!”這是他最深沉的肺俯之言。

“哥,讓我陪你下地獄吧!只要能和你在一起,哪怕是永遠不能超生,我都無怨無悔。”這是她內心深處最真摯的情感。“可琪……”他激動得熱淚盈眶,她更是哭得梨花帶雨。神啊!請你成全我們的愛吧!這是他倆心中最深切的期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