尾聲

親親愛愛的小十六鄭媛

終於,把這個小榜格的故事交代完了。

這本書花了我兩倍的時間完成它,到了稿子快寫完的階段,簡直可以用“廢寢忘食”四個字來形容我的辛苦。

回到清朝,心情格外不一樣,我總覺得,自己前輩子大概是清朝人,否則不會這麼死心塌地,迷戀這朝代眾多前額理光頭的阿哥、貝勒們,還替他們寫完了一個又一個長達十萬字的故事。

說到髮型的問題,告訴你們一個秘密──在“契丹王的女奴”裡,那個耶律煬,其實是一個留地中海髮型的契丹青番仔──哈哈哈!

看來我瘋了,自暴男主角的短處。大概是這一年多來,我被稿債迫著跑,實在被逼稿逼瘋了!

寫這本“十六格格”的時候,我原不想給自己大大的壓力,心裡想著,乾脆等寫完的時候再打廣告、再預定出書日期好了。

但是一張海報卻打亂了我原先的盤算,因為海報貼出了,我就必須如期寫出來,雖然這一次還是小小拖稿了,不過總算沒delay大久,否則“狼來了”

大多次的下場,就是被親愛的租書店老闆大大們圍毆──因為鄭媛出了海報,不貼不行,貼了又會被問書問到抓狂,可惡啊!

呵呵,各位親愛的老闆大大們,我瞭解你們的無奈,更瞭解你們想海扁鄭媛一頓的心情,但是寫一本書呀……不容易啊!尢其是寫了將近二十多本書的我,最常被問到的就是“瓶頸”兩個字──可怕的瓶頸啊!

雖然我不願意承認“凡作家都有瓶頸”,但是這種不幸的事確實在我身上發生了!

事實上,從“賣身娘娘”開始,鄭媛已經陷入水深火熱的生活,那上、下兩部的“鉅著”寫得我既心煩又痛苦,因為故事走向偏離大綱大多,面臨被催稿的困境,當時我只好硬著頭皮寫下去,但是不情不願的結果,就是寫出讓自己不堪回首的作品。

之後,松葉屋創立初期,實在太大的壓力、以及大多的瑣務纏身。去年的我,簡直就是稟持著“犧牲小我、完成大我”的心情,為了松葉屋鞠躬盡瘁而後已!我的寫作事業有一度幾乎停擺,因為心情極度受影響、因為壓力沉重、水深火熱……一直到今年年初,鬆鬆的社務步上軌道,我的心情開始好轉、壓力開始釋放,更因為你們不離不棄的支持,一切的一切在辛苦了一年後的現在,看起來都那麼不一樣了。

然後,我開始有心情,提筆寫親親愛愛小十六的故事了。

一開始,我對自己是否已經“復原”還抱著懷疑的態度。更害怕若寫不好十六,從此就要跟親愛的你們莎喲啦那saygoodbye!

是的,在寫“十六格格”之前,鄭媛本來有“收山”的打算,也跟張先生初步“溝通”過。還記得那天,張先生比我還激動,他抱著我,淚流滿面的跟我說:對不起。

他責怪自己,沒有妥善的照顧我,讓我能安安心心寫作,跟從前一樣過悠閒、不煩心的作家生活。

但這不能怪他,實在是──那個時候我很累、很想休息。

何況,松葉屋不是張先生一個人的責任,松菜屋也是我的小孩,母親為了孩子犧牲,說到底總是我自願的。

所以,那時候決定寫小十六,只為了做一個結束、給一個交代。

一開始,我以為寫“十六格格”會超乎想象的艱難,但出乎我意料的是,這本“十六格格”竟然寫得十分順利!

一些感覺慢慢回來了,我寫得好愉快、好舒坦、好認真、好歡喜!

在這裡要感謝我的小齊主編。她是我的良師、我的益友,我常說,一個成功的作家背後要有一名好編輯,小齊主編就是我的好編輯、好知音。

當然,現在我終於完成“十六格格”,創作的喜悅充滿我的心間,於是“收山”的念頭被我悄悄收藏起來了。

別耽心下一本書幾時要跟你們見面,我早已經寫好了故事大綱,相信很快的,你們會看到我的下一本作品面世。

此外,因為我曾經在“情牽前世”一書的後記做了預告,你們全都知道我正在寫“十六格格”這本書,這段期間不只台灣的讀者,包括香港、大馬、美國、加拿大的讀者全都熱情地給我支持和鼓勵,讓我好感動、好窩心。你們寄給我的email以及鬆鬆網站上的留言我全都看見了,謝謝你們!

媛的e-mailaddress:[email protected]鬆鬆的網址:www.matsugaya.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