楔子

她告訴自己,這便是身為女子最大的福分了。

她即將嫁給自幼仰慕到大的首豪表哥。而她的首豪表哥在去年的江湖名譜上,被百名江湖耆首們評定為十大高手之列。其英雄俠少的威名不僅榮顯了他自己,更大大提升了“浮望山莊”在江湖上的地位。

江湖上有七大派、四大幫、五大世家,皆是百年以上基業累積出不容撼動的名望地位。而在這三年來,少年豪傑輩出,除了原本的老字號之外,更有新興的三大山莊廣受世人矚目。其中又以英俊瀟灑、俠氣干雲的方首豪最讓世人津津樂道。多少名門閨秀暗自許下芳心,莫不為他的翩翩丰采所折服。

又因江湖上對道德的規範不若一般世俗的嚴謹,方首豪出沒的地方,當會看到諸多女子伴隨共遊;在這般情況下,通常會傳出此人風流倜儻的傳聞。但方首豪最受人敬重的莫過於他坐懷不亂的君子本事;行走江湖至今,仍未傳出有哪一位女子對他有壞評價的。這般的正人君子,益加收服了天下芳心,一個個絡驛不絕地出現在他周遭,“不期而遇”的巧合時有耳聞。

但是首豪表哥從不動心,他心中只有她一人,只會娶她為妻——表哥總是這麼對她說著。

要說她不曾擔心過表哥的心思生變是騙人的。雖有每月一封的家書訴衷情,但畢竟相思不相見,她在這頭長相思,他在天涯卻有無數佳人相伴,饒她是天下絕色也得要坐立不安。

自從三個月前訂下婚期之後,她的心才算安了一大半。冬至過後,表哥會回來山莊,與她共締良緣,他們這一雙青梅竹馬將會在所有親人祝福下白頭偕老,不棄不離。

三個月來,隨著納采、問名、納吉、納徵、請期的大禮辦妥了五禮之後,她的心也總算有個著落處,現下只等最後一禮的完成,她也就是方家婦了。

婚禮呀……多麼教人羞喜交織的憧憬。

現下,她正努力趕著要織出最精緻的磧盤,好將日後的新房做一個最美的鋪房。氈褥、帳幔、帷幙……一雙雙鴛鴦交頸的期許繡於其上,比翼雙飛的祥禽寄語著共諧良緣的心願,每一針、每一線,都鐫刻著真心,祈盼著琴瑟合鳴的仙樂濃濃地包裡住兩顆堅貞相守的心。

五彩繡線交織在錦帛上,縱使坐痛了腰、疲澀了眼,也不覺累;在即將為人婦的這當口,她縱容自己沉浸在過多的美夢之中,遏抑不了不時微勾而上的笑意。

教爹孃看到了,怕不訓誡上好久。這種無故發笑、滿心幻夢的行為,簡直犯了閨秀之大忌了。平常她是守分知禮、嚴以律己的,但今日收到表哥寄來的書信,再加上鋪房的對象已一一完成,只剩手邊這一雙枕襯了,教她如何遏抑得了喜悅滿盈的心?

帶著幸福的期許,她靜待冬至之後,一場婚禮的到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