楔子

“媽咪,你不能這麼做,把我放到過去的年代會弄混歷史的,這麼做你不僅會被靈異學會除名,並且你所有的異能都會消失啊!”印著太極圖案的鎮魂戒指中,傳出微弱的聲音,急切的要勸母親改變這個荒唐的主意。

戴著這隻戒指的人是一個四十歲左右、風姿綽約的美婦人。穿著一襲神的黑色衣裳。身為靈異界的甲級女巫,自然有她獨具的特異能力。她的能力則是可以讓自己的靈魂在冥想之時月兌出軀殼,自由穿梭於時空之中旅行。有這種特異能力的人都明白,不能在任何一個時代中留下任何蛛絲馬跡讓別人發現,也不能改變那些既成的事實,必須讓歷史原封不動。

朱麗容的能力算是相當強,但也只能回溯過去,而無法超越未來。最古遠的,她看過萬里長城的營建、秦始皇的焚書坑儒;所謂的漢唐盛世,到近代史的八年抗戰、南京大屠殺等等。大歷史中,悲多於喜。每一個顛沛流離的朝代,命如草芥的平民都成為君主爭霸下的犧牲品。在各個年代,她都未曾多做停留;因為無力去改變些什麼,只能眼睜睜的看著一出出悲劇重複的上演。秦、漢、戰國、唐宋元明清,那一個朝代的興起,不是藉由殺戮而取得?一成不變的建國、興盛、衰敗,然後草寇叢生,盜賊四起,狼煙狂肆,燒殺擄掠……在她二十歲那一年,旅行過一次後,就發誓永遠封住這項異能,不再走入歷史之中,不願那悲慘活生生在眼前出現。

但,如今,她為了女兒,不僅要再回到歷史之中,並且即將觸犯靈異界的大忌。今日過後,她將消失一切異能,成為一名平平凡凡的婦人;被靈異界指責,甚至被驅逐出界也無妨。只要女兒不會魂飛魄散,只要女兒能重新活過,那麼,即使她失去一切也不在乎!

三天前。她的女兒楊意柳為了搶救一個老太太而在車禍中喪生。朱麗容算過,女兒的命不該只止於此。枉死的靈魂只能在宇宙中飄湯,任其魂魄飛散,元神混沌不明,而成一縷無意識的遊絲。她不能讓女兒得到這種下場。但將魂魄鎮在戒指中也只能守住七天,一旦七天過了,她依然幫不了女兒,所以她必須讓女兒附體還魂。這並不容易,找身體當然簡單。可是不見得每一具身體都適合。還要找磁場靶應度相同、電流波長一致的身體。

不得已,她只好推算女兒的前生。楊意柳有四個前身,分別是處於民國初年、宋朝中期、東漢年間,另一個則是本命體,存在於某個未被探討的時空之中。找著了,還必須挑選之中有意外身亡的身體。如果找壽終正寢的根本沒用;又不能害人致死,有違人道,更會遭天譴。幸好,宋朝年間那一個前生,陽年盡時正值青春華年!年紀與意柳相仿。她告訴女兒她的決定,卻遭到女兒堅決的反對。

“柳柳,媽咪已經決定了,失去一切也無所謂。只要你能活著。”朱麗容堅定的對著戒指說話。

“可是,媽咪,活著就好了嗎?活在古代,過著全然沒有自我的生活,活在別人的生命中。人終究難逃一死,多活個幾十年又有什麼用?況且,以這年代來說,古代的我早也已經死了。”楊意柳當然想成為人再活著。但,回到古代——太荒唐了吧!她,一個被二十世紀薰陶了二十年的女子,如何去過那種無法想像的古老生活?沒有車子,沒有電燈,更可怕的是,宋朝那年代女人的價值跟一隻傢俱差不多,純觀賞用的,不被視為獨立生命體來尊重。與其如此,她還不如死了算了!

“別怪我太痴頑,柳柳,放你到古代在年代來說,你是作古了沒有錯!但就時空上來講,我們還是同步活著呀!只不過地方不同而已。”她不會改變心意的,無論女兒怎麼說。

“可是,我們不能改變歷史啊!”楊意柳依然苦口婆心的勸著母親。

“放心,歷史是會稍為改變一點沒有錯,但歷史書籍上面,絕對不會因此而改變。上頭光是君王將相的軼事就寫不完了。那會有空撰述你這個微不足道的小女人!一旦你回到歷史之中,將會發現,歷史之中最精彩的不是那些君王、臣宦,而是平民的生活。好自為之,柳柳。”

朱麗容盤腿而生,雙手合十,輕喃:“跟我來,柳柳,時辰到了!記住,今後你是蘇幻兒,十八歲……你的新人生從現在開始……”隨著朱麗容低喃的咒語,楊意柳陷入昏迷狀態,魂魄化成一道輕煙從戒指中飄出,隨著一道白光被吸入七彩的漩渦中,然後,所有的意識漸漸模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