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部 序

悲劇的根源,產生在一個平凡的同人女家中……

“媽呀~~~不要啊~~~那是偶的命根呀~~~~~”死命的抱住一臉毅然決然的母親,某女狼矜持全無的哀嚎著,不顧形象,只期望可以救會對方抱走的滿箱寶貝書籍!然而……身為人母,主婦沒得商量的冷冷舉起巨大的紙箱,把前者積攢了近五年的BL漫畫和小說通通由敞開的窗戶丟了出去——

“作夢!休想留住這些毒害青少年的萬惡之源——”好在她生的是女兒不是兒子,屬於有賊心沒賊力的那種……否則……想到不經意間看到的書中內容,主婦打了個哆唆,合什雙手虔誠的宣了個佛號,聲音之大,完全壓過了女兒尖銳的慘叫,以及老公慢了一步的驚呼……

“老婆——就算咱們家窗戶下面就是垃圾場,你也不能在二十三樓用扔的吧——”

熙元十五年,七月七日……

好不容易從母后的乞巧宴上溜出來,嗅著龍袍上沾染的揮也揮不去的脂粉香,我深感不悅的皺起雙眉,煩躁的揮退太監宮女,一個人貪婪的呼吸著略潮的空氣,緩步走到了御花院中,尋了個僻靜的角落坐下。

月光清涼如水,靜靜地灑在大地上。舉頭仰望著星羅棋佈的蒼穹,萬物如一,皆入輪迴,在天的眼中,生命是那麼渺小,是皇帝又怎麼樣?我苦笑著嘆息,也只不過是芸芸眾生裡的一粒微塵罷了。孤獨的時候,人總是會想很多很多……

我就坐在青石光滑的表面上,想記起去世的父皇,那位天下皆知的明君是什麼模樣。可惜,他走的太早,大去那年的冬天我才三歲,除了隱隱約約地能在記憶裡勾勒出一隻溫暖的大手外,我對於他,什麼都想不起來了。三歲登基,在巾幗不讓鬚眉的母后坐鎮下,頤國的皇帝,我做到今天已是第十五個年頭了……

我已經十八歲了,是頤國男子成人的年紀。

不久前的乞巧宴上,母后語重心長的拉住我的手,告誡我,半年之後,她便會將國權全部交給我這個少年皇帝,而我,則必須作一位讓天下人過上好日子的明君,像父皇一樣的明君。我很願意作明君的,但是……沒有人真正告訴過我,什麼才是明君應該作的。

我翻遍了御書房中的所有經史子集,說的都是道理,但太空泛了,我模不清楚。

老邁愚腐的太傅只要聽到我把古書倒背如流就心滿意足了……

而很多的疑惑,我自己都理不出頭緒,又該如何去詢問?找誰去解惑……

我只有十八年的歲月,都在這深牆內渡過……

我不知道百姓是怎麼想的,沒有人說過,沒有人告訴我……

輕輕一嘆,我站起身來仰望蒼穹,合什雙手,明知沒有奇蹟,我卻還是傻傻的祈禱,向掌握了一切的蒼天,向逝去的父皇……

“蒼天在上,感念朕,不,弟子洛雲舟的一片真心,請解我疑惑,何為明君之道?”

祈禱這東西我從記事起就會了,第一次禱告好像是為了父皇的健康,後來是為了風調雨順,國富民強。只不過,我活了十八年,這夜的祈禱,是唯一上達天聽的一次!因為我的話還沒有說完,天就突然一暗,月光不見了,遮住上方的是一個巨大方形物體……

首先砸到我腦袋上的是一本巴掌大小的紙製物,接著是第二本,第三本——

“……”連喊救駕的機會都不給我,瞬間,巴掌大的書籍鋪天蓋地的降了下來,接二連三的敲中我的身體,直到把我敲昏在地,就地掩埋……

滿頭頓痛的昏倒前,我最後所作的,就是用半死不活的申吟聲感激蒼天……

“老天爺……朕一定不負所托,好好鑽研天下之道……只不過……下次不要用砸的了好不好……嗚——”

第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