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值得慶幸,我昏迷的程度並沒有想象中那麼深,搶在被人發現前醒轉過來,我當機立斷的把所有的天書藏在了一個只有我知道的密室裡,用各種藉口揮退眾人,花了兩個月的時間將所有的文字和圖畫通通牢記在心!

幸而天書上的文字我大半識得,雖然說有些詞彙弄不清意思,可久而久之,書讀百遍,意思也就猜了個八九不離十了。然而,天上與人間的文化差異還不是最難克服的,在看明白彷彿寓言一般啟迪我深思的諸多故事後,我忍耐著頭昏、反胃、嘔吐、憤怒、絕望等等情緒,很努力的用自己授命於天的智慧去從截然不同的故事裡找出上天要給我的答案。

如果輕輕鬆鬆就可以領會,那便不叫天機了……

不過就算總結出的結論多麼不合情理,是老天爺說的,那就一定是對的!

兩個月之後,我終於含淚將最後一本天書付諸燭火,毀之一炬。既然天意我已領悟,那麼就沒必要再留下這些珍貴的具有昭示性的天書了。原來如此……上天是對的,在處理國事前,身為皇帝,我最先應該做的,是對自己本身和周圍的人情世故有所瞭解。

只不過……

我是聽說過頤國流行男風,可沒料到如天書所說的那麼嚴重啊~~~~~!!!

謗據我對天書的總結,這全國上下,不分貴賤,不論貧富,不忌親疏,不辨敵我,不理老幼……只要是長得還算入眼的男人,都一定喜歡的是男人!而其餘長得歪瓜劣棗的男人,他們可悲的一生都在覬覦美貌男子而未果的道路上前仆後繼著!至於女人……她們的存在就是給予這些相愛的男人們以考驗,順便將男人們的愛昇華到下一代身上延續下去……

我從來不知道,母后她們的生活是如此的艱苦——

難怪曾經有位才華橫溢的宮娥哭訴,說是這輩子最悲哀的就是生了個女兒身……

若非有天書指點迷津,我到現在一定還矇在鼓裡!

本來我一直相信,我是喜歡女人的,那種香香軟軟的身體,才是我一生的歸宿。

後來看了天書我才恍然大悟,那都是我未開化時的錯覺。在天書無數個血例中我明白了,我,身為一個年輕的皇帝,手握天下,該喜歡的人肯定應該是男的!會喜歡女人,只是我還沒有遇見心儀的男子罷了……等我見到了他,三千粉黛在我眼中都會變得蒼白無物!

當我領悟到這個殘酷的事實時,我掙扎過,但我早就在父皇死去時明白了天命的力量,那是一個凡人無法抗拒的,身為皇帝也不行……所以我唯一可以去做的,是儘量在不知何時就要突然降臨的愛情中,守住我皇帝的尊嚴,爭取到所謂“攻”的位置。

想到這裡,我連忙吩咐太監端來一面最大的銅鏡,打算好好鑽研上天賜給我的本錢。

謗據天書中的攻受分配原則,像眼前銅鏡中這樣一個黛眉如月,杏眸灼華,俏鼻朱唇,貝齒香舌,青絲柔順,細腰纖韌,身形如玉柳卓然,風姿如高嶺幽蘭的年輕男子……不論他是手握權勢還是富可敵國,不論他是願意還是被逼無奈,不論他是健康還是弱不勝衣,不論他單身還是妻妾成群——他都一、定、是、小、受————

鏡子中,我本就白皙的俊顏再無血色,在意識到自己註定的角色後,我很痛快的雙眸一翻,向後倒去……

“皇、皇上?!來人啊——快傳御醫!皇上厥過去了————”

銅鏡落地的巨響狠狠砸在我破碎的心上,太監與宮女們亂作一團,冥冥中我感覺到自己被抬上了龍床躺好,但當天書中關於受君的描寫在記憶中湧起的時刻,我真的有了棄天下於不顧也無所謂,就是不要醒回來的衝動……

天書有云:做皇帝難,做明君更難,但做好小受才是最難——

老天爺……這副我從未留心過的臭皮囊,算不算你給我的考驗?!

第二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