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我在床上高燒昏迷了三天,醒來時恍若隔世,想開了許多方面……

命運是老天爺操縱的東西,我能夠窺視一二就是萬幸了,違背是絕對想都不敢想的。

然而,回憶著天書中生動形象的描寫,再參照老天爺怕我看不明白而送下來的畫冊,我很容易聯想到,一旦做了受之後,那永無翻身之日的悲涼……

雖然說大體上,小受們都被所謂的攻伺候的不錯,每場雲雨之後有人摟有人疼有人擦洗有人哄的……可是以上的種種都無法掩蓋身為受方那第一次疼得死去活來的必經階段!若是我沒記錯,萬一趕上小飽吃個醋發個飆什麼的,受方就更是慘不忍睹了,不是大出血就是出氣多入氣少,沒個十天半個月休想爬下床來!因此,衡量之下不難得出結論,即便我當皇帝久了,不太願意去伺候什麼人,可伺候誰也不過是一晚上的殷勤,總好過接下來三四天混身松骨還得爬下龍床去上朝吧?!

所以,我會下定決心不顧一切的想要征服天命改作攻君,也是人之常情。

只是,天書縱然沒有絕我之念,提供了些虛受實攻的例子給我,但那裡面的小飽都屬於長得弱不禁風,實則武功蓋世的主兒!想到這我不禁悵然……當初小時候偷懶,母后要求我去練武,我偏嫌要早氣要流汗要吃苦,說什麼也不答應,不是裝病就是撒嬌,終是將強身之路放棄掉了!現在回憶起來,才恨那時候不懂事……

母后,您的一片苦心我總算是明白了~~~~~要不是我不聽您的話,現在也不會落得準受的地步了~~嗚嗚……

哀怨地躺在錦榻上,腦中拼命搜索著天書的內容,輕易認輸不是我的性格,會被挫折打敗我就不會被選中做皇帝了!母后說過,先皇雖然過世的早,但子嗣也並不單薄,除了我這個三兒子,還有四個龍種。其中大我五歲的璃王因為是宮女所出,沒有地位,不予考慮外……二哥瑾王,四弟瑜王,五弟頊王,哪個不是貴妃所出?而先皇就是看中了我堅忍不拔這個特質。

聽說當年我兩歲時看上了父皇腰上的一塊玉佩,求著鬧著父皇都沒捨得給。而我竟然以兩歲的稚齡,契而不捨的掛在父皇胳膊上吊了七天,吃飯睡覺批奏摺,威逼利誘哄加騙,全部無效!最後是父皇仰天長嘆,把玉佩親手拴在了我身上,並感慨非我不能承襲頤國的千秋大業……

所以,我就莫名其妙的成了太子,又莫名其妙的做了頤王……

要是就這麼輕而易舉的放棄抵抗,乖乖接納受的位置,我又怎麼對得起先皇所託,母后的期待呢?想來我不能納後生子已是一大憾事了,但那個是註定的,我也沒辦法,誰叫我生得還算不錯呢?可要連攻的位置都爭不到,我看天下還不如拱手讓人算了!反正落到一個五天裡至少三日下不了床的昏君手裡也是災難——

黃天不負有心人……

就在我躺在床上有氣無力的苟延殘喘到第七天時,突然,靈光一現,茅塞頓開!

雖然說,亡羊補牢,想要重新把十八歲的我打造成小飽是來不及了……

可是,至少我可以去找個比我還要符合小受標準的人來喜歡吧?!

按照天書的標準,男人與男人不過分為四類:

強攻強受——沒戲!從孃胎裡開始練武再吃一堆仙丹撿一堆密籍還差不多……

強攻弱受——要是再不爭取,這估計就是我今生的寫照了……

弱攻強受——風險性太大了,一個弄不好就要賠了夫人又折兵!天書說的清楚,男人這一輩子能刻骨銘心的去愛也只有一次,千金之子尚且坐不垂堂,我冒不得如此大險。

弱攻弱受——天可憐見,總算剩了條活路給我~~~~~~~

翻身從龍床上爬下來,我吩咐驚喜的小太監拿來文房四寶,細細的列舉比我還受的人必須具備的條件。看我容光煥發的樣子,小太監樂不可支的奉上了筆墨,我稍一沉吟,憑藉過目不忘的本領,把天書的精髓歸納而出,躍然紙上——

首先,我長得很陰柔,所以必須找個和我一樣美豔甚至更柔媚的男孩。

其次,我的脾氣溫吞,所以必須找個知書達理,溫文爾雅,最好能把“君臣有別,萬不可以、下、犯、上”這個鐵律刻到骨子裡去的大家子弟。

再次,我不會武功,所以必須找個手無縛雞之力的男孩才算保證。

又及,我的權力很多還掌握在母后手裡,最好挖個後台不是很硬的人。

最後,我身體比較單薄,只有尋個病美人才夠得上萬無一失~~~~~~

洋洋灑灑地列了一大堆條件,覺得選秀女都沒如此頭痛過。

身邊的小太監沒有嚇昏確實出乎我意料,不過就在我轉頭玩味的看著面部表情僵硬的他時,對方突然很小聲的嘟囔道:“呃……皇上,您這描述的不正是盛尚書家的二公子嗎?”

“哦?”挑了挑眉,我聽見了老天看眼的聲音——

“啟稟皇上,盛尚書家的二公子是京裡遠近馳名的神童啊……比您小了兩歲,和他那號稱風華絕代的孃親長得是一模一樣,聽說不少王孫貴胄還因此前去調戲,上上個月在青雲寺門外,硬是讓盛二公子連羞帶氣的暈了過去,當時他那拂柳般弱不禁風又顧盼生姿的樣子,叫寺裡的出家人都看得痴了呢!”有了我的催促,小太監更是發揮三寸不爛之舌,說個不停:“況且,盛二公子是老太學的得意門生,年紀雖小,君臣之禮,進退之則,無不謹守慎遵!被太學士們以翠竹為喻,贊他是謙謙君子呢~~~只可惜,盛二公子在孃胎裡就落了病謗,唉……要不是有病體拖累,他必是棟樑之材啊……”

“……”聽聽,這不是完美的小受還能是什麼?!我眼前一亮,連擺皇帝架子都忘了,幾乎是迫不及待的追問:“快說,那盛家次子叫什麼名字?”

“呃……稟告皇上,盛二公子單名一個楓字,雅號玄卿……”果然,連名字都透著個受味~~~入詩入畫……

為了明君的遠大目標,為了神清氣爽的後半生的每一個早晨,我做了天書上有權有勢的小飽們經常都會做的一個選擇,那就是——仗勢欺人。憑藉我皇帝的身份,叫盛尚書那個愚忠的“閒”臣送個兒子入宮,不過是舉手之勞罷了……

至於不幸中獎的盛楓,你不要恨我,我是遵照天意才找上同為男子的你的,呃,雖說天意也沒有指名點姓吧……但誰叫你比我還受呢?我不壓你還等被人壓不成?

“傳朕旨意,就說朕久聞玄卿才子的名號,特命他入宮伴讀,五日後送進大內,不得有誤!”天書上的小飽們都是這麼無賴的,雖然我初次做還覺得有些尷尬,可還是硬著頭皮,下了這道我認為最明智保身的昭書。

接下來就等那盛美人,不不不,盛才子入宮了。

有我的天書指引,還怕不能水到渠成嗎?哈哈哈哈——

第三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