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在等待盛楓入宮的五天時間裡,我把自己關在御書房內,拼命複習天書上關於生米往熟飯裡煮的不二法門!完美的小受現在是到手了,關鍵是,我要怎麼把他吃定呢?

鑽研著天書中的相同情況,不難發現,小飽們的方法也不外乎幾種:

第一,美人對面坐,日久必生情。這一招確實不錯,兵不刃血就順理成章了,可是,這招動不動就要耗他個十年九載的,而且以青梅竹馬為上乘之選~~先不說我和盛楓都不可能回孃胎裡從頭認識一次,就算現在,我也沒那麼久的時間和他熬。要知道,天書上寫的清楚,一般男人在十六歲至二十五歲間就會定下來了,萬一我追受沒到手,落到半路殺出來的攻手中怎麼辦?兵貴神速啊~~~~此招免談!

第二,三七二十一,霸王硬上弓。這一招是險棋,輕則費心勞神,摧殘,重則死傷參半,不共戴天。我和盛楓沒仇沒怨的,念在大家都不幸生得受了些,同病相憐,我沒必要欺人太甚。況且,以盛楓傳聞中的體質,估計我還沒怎麼著呢,他就眼一閉,腿一伸,嚇得見了閻王。最重要的在於……天書上舉凡使用了此招的攻君,下場都比較慘烈……不是花了下半輩子去後悔,就是哄來哄去,把自己哄成了小受的忠犬,招之即來,揮之不去,小受往東,他決不往西,小受模狗,他絕對去偷雞!我身為一國之君,怎麼能如此大失國體呢!

再者說,想要此招也是要靠本錢的。

憑我身上這幾兩肉,壓倒個病弱的男人是可以的,但壓倒後有沒有力氣再這樣那樣就有待商榷了。結論是——此招作廢!

第三,此心久懷抱,而今始得償。簡單來說,就是告訴莫名其妙的小受,我暗中注意你很久了,比如某年某月你還在襁褓中時我就遇見了你,天雷勾地火,從此愛不休。只是到了今天,才終於有機會有勇氣有漏洞鑽,所以,你要是不答應就是沒心沒肝沒肺,無情無義無良知!這招不錯,強人所難還能理直氣壯……只可惜,盛楓活了十六年沒進過宮,我活了十八載沒出過殿……我向他說神交已久他估計那麼聰明也是不會信的~~~~

此招要求天時地利人和,不是想用就能用,指鹿便是馬的……沒意義!

第四,無計承深恩,以身相回報。這招非常適合在勾心鬥角的深宮裡使用,關鍵就是配合。若是那盛楓的家人或者朋友甚至他自己違抗朝廷得罪權貴,我只要挺身而出,皇帝的牌子一打,消災免難,還怕美人不來個以身相許嗎?就算盛尚書家謹言慎行,沒落把柄吧,再不濟,宮裡池子湖泊那麼多,找個太監神不知鬼不覺的把盛楓踹進水裡,我再來個真龍入水,把嗆昏的他抱上岸來,就著那湖光山色,趁著那佳人虛弱,用嘴渡個氣,順便親它個昏天黑地的,估計也就水到渠成了。

……若是我會游水,我一定選這招……

第五,君為臣子綱,皇命不可違。這招可謂快刀斬亂麻,一句話定乾坤!好歹我是皇帝他是臣子,我拉下臉來非要上他,他再不情願為了九族性命也得點頭!不過……天書上用這招的大部分是昏君,就算不是昏君,用了這招也和昏君差不多了。畢竟強扭的瓜不甜,強求的緣不圓。天書有前兆,用了此招後,小受經常遇到個善體人意,權傾朝野的真命天子,舉反旗,清君側,推翻我的頤國,奪走我的九五之尊!

偷雞不成飾把米,我可忘了不了,天書上的亡國之君不但絕對是受,永無翻身可能,而且屬於那種被虐的角色,常是眾人輪姦,生不如死~~~~~

啊啊……想到那畫面我就想昏倒,這招不用也罷……

綜上所述,我覺得天書上設計的招術雖好,但都不適合我目前的狀況。我屬於那種明明不喜歡男人,可卻必須要試著喜歡男人的苦命人~~是天書認為需要“開導”的類型,而不是去“開導”別人的類型。

所以思來想去的,我在五天後下了決定——

氣定神閒的走進御花院中的棲風亭,盛楓早被太監按我的吩咐帶到了,此時此刻正背對著我。單薄的身子挺得筆直,煢煢孑立的站在亭中,青絲挽起,用一條樸素的墨綠綢帶整整齊齊的束好,一身月白春衫,罩了件翠繡紗綺……僅看那優美的體線,俊逸的背影,就給了人仿若謫仙的貴氣與孤傲。不難想象,要是這樣標緻的人兒轉過身來對我回眸一笑,將是何種風情!

閒雜人等早被我揮退在五丈開外,眼前只有我與他共立於此,清風襲來,撩動他的烏絲,我的髮帶,衣袂紛飛,天上人間,無從分辨。

“盛楓?”清了清嗓子,在他聞聲回頭時呼吸微窒。

柳眉是不是二月的輕風剪裁給他的?偏是佔據了七分春色……

修長的鳳眼裡含得墨玉是不是天上的星辰?否則哪來得那銀漢的異彩……

肌膚若白瓷也就罷了,怎麼光潔之外,還擁有玉藕般吹水即彈的潤滑……

那俏鼻下豐美的朱唇,分明是日邊依雲而載的紅杏,只是一張一翕,便有暗香飄來……

“皇上。”淡雅清幽的聲線,冷若冰霜,卻不失大體。

若不是他平坦的胸部熄滅了我湧起的衝動,估計我早就如天書所寫那樣,口水共鼻血橫飛,婬思共邪念同起了!吧咳一下,我沉默了半晌,用自以為熱烈的目光將他看了又看,直看到他顰眉不悅,還是……沒衝動——

天書不是說了……這時候我應該下月復竄起熱潮,渾身顫慄般興奮才對嗎?

是我修煉不夠還是天機參悟不深?反正想到盛楓再美也是男人,我就是沒感覺!

不過沒關係……天書也說過,現在沒感覺不代表以後沒感覺,我眼下要做的就是先把人搞到手,其他的……自有天註定!

於是,我抬起頭,伸出手,牢牢的握緊盛楓僵硬的雙肩,直視著他略微慌亂的明眸,一字一頓,無比認真的告訴他:“愛卿,朕夜觀星象,日參天機,發現你是朕最好的伴侶人選,所以,從今天起,你就是朕的人了!”

這就是我最後的決定,天書上的招術不好用,我打算和他講~道~理~~~~~~

第四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