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在太監宮女們的協助下,我七手八腳的將盛楓抬上了龍床,太醫已經聞訊趕來了,此時正一臉凝重的為床上昏迷不醒的佳人細細掐著脈。我則坐在龍床的下首處,呲牙呼痛的讓小太監推拿著剛剛扭傷的腰。不經意間抬頭,恰好看見太醫眉頭深鎖,緊張兮兮的樣子,我不禁心軟好笑,忍不住洩露了些天機來勸他:“盛楓不會有什麼事的,無非是血不歸經或者受驚過度,休息休息就好。”

雖然由皇帝安慰御醫的情況有點本末倒置,可我還是認為他的煩惱是沒有必要的,因為天書上說的清楚,小受也不是金剛不壞之身,但絕對不會和小飽初次見面就駕鶴西歸,枉費老天爺安排他們相遇一場的~~!

崩計是怨恨我搶了他的風頭吧,年輕俊逸的太醫抿唇不悅的甩了我一眼,似是責怪我暴殄天物了一般,回身仔細地拭去盛楓唇邊的血跡。此番舉動令我非常不快,他再怎麼秀氣高佻也不過是個小小太醫,竟然向我這九五之尊使性子?!哼,念在太醫他文文秀秀,這輩子也是個準受的份上,我就寬宏大量的不和他計較了。

不過看他再瘦也比我結實些的身段,我倒是很慶幸自己從小就健康無病,否則按天書上日久生情和以身報恩的理論,我估計早就投入他的懷抱,和他以治病來肉麻,以喝藥來增添閨趣了……呃~~~差點忘了,我還得防止他看上我榻上的病美人才行!

不著痕跡的擠過去,把他與盛楓隔開在我的兩側,我略含敵意的瞪了一眼面前沉著臉的太醫,冷冷吩咐:“這裡沒你的事了,下去吧,隨便開幾帖藥來給盛楓補補就好。”想要搶我弱攻的寶座?早得很呢~~乖乖做你的受去吧!盛楓是我先看上的!

“隨便開幾帖藥?”憤怒地瞪圓眼睛,久難蒙面的年輕太醫也是個倔脾氣的主兒,絲毫不顧忌上下有別,站直身子伸出手,居然就指著我的鼻子口若懸河的罵了起來:“皇上!這個人就要斷氣了你知不知道!臣掐脈推測,他的五內俱自帶傷,而且是固疾沉痾,本就耐不了幾年歲月!現下被氣得怒火攻心,引發了強壓的症狀,吐血見紅即是死期!若沒有七葉蓮,雀心果,九霄靈芝這三味可遇不可求的靈丹妙藥,且少了玄冰玉作藥引的話……依臣所見,藥方也不用開了,吩咐內廷置辦棺才去算了!”

“……”被他義正詞嚴的罵愣當場,還是腰椎一痛才喚回了我被吹散的神智,偷偷看了一眼氣勢洶洶,比母后還要威嚴的太醫,我小心翼翼地放緩了聲音,討好的催促嚇傻的小太監去取藥:“那個……七葉蓮上次南臨郡有進貢三株,雀心果在母后當年的陪嫁單裡似乎有,九霄靈芝是北三省守將呈來的,朕本來打算等天再熱些拿去燉涼羹消暑……呃,現在都拿來給盛楓作藥就是了……”就說了不用怕嘛,天書是不會錯的,那麼多奇珍異寶,太醫點中的偏是我擁有的。和該盛楓命不該絕,要救我於受的水火~~~~

“……還有世間不二出的奇寶玄冰玉呢!沒有它在藥爐中鎮著,那三味藥是相剋不融的!”所謂得寸進尺就是指年輕太醫現在的所作所為,聽完我的忍痛割愛,他竟然是翻了個白眼,口氣壞壞地冷哼起來。被人叫了神醫就那麼拽啊……要不是念在要靠他救盛楓,保我小飽位置,我絕對將他打入天牢……不不不,絕對按照天書上最慘無人道的方法之一,把他扔給一堆飢渴的男人蹂躪!哼——

暗忖著取下腰上的玉佩,依依不捨的看了看伴我十幾年的寶貝,我還是忍氣吞聲的將玉遞給了僵在面前,明顯不敢置信的年輕太醫:“玄冰玉是嗎?給你,拿去拿去~~~”天機就是巧妙,誰能想到我兩歲時就順應天意,硬是把救命的寶貝從父皇那裡磨來了呢!

皮笑肉不笑的恭維了我一句“皇上果然聖明,算無遺漏”後,年輕的太醫幾乎是用奪的接下了玄冰玉,頭也不回的迎上了來送藥的太監!見狀,我邊詛咒他將來遇到一個非凡超群每夜三次每月三十回的小飽把他操到死,邊唉聲嘆氣的叫住了他:“站住!傍朕等等——”

“……皇上可是心疼了這些靈丹妙藥?”銳利的眸子盯著我,手卻一點也不遲疑的把藥掰碎了往生好炭火的藥爐裡丟。沒心情和他計較了,反正天書有云,這些寶貴的東西遲早我是會心甘情願的奉給盛楓當宵夜吃都可以的,我現在也沒必要小氣。只是——

“急什麼……先給朕看看腰~~~哎呦~~~~~~”

第六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