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頭好痛~~腰也痛~~肺更痛~~~~~

有氣無力的睜開眼睛,呆呆地發現,自己什麼時候已經坐到了龍椅上,眼前鶩立的是滿朝文武?我記得……前一刻自己應該還在寢宮裡吊在房樑上盪鞦韆才對吧?隱隱約約地,我似乎明白了什麼,可還沒來得及細想,一道陰影就罩了過來,抬起眼,我很沒形象的尖叫出聲:“席將軍——你要做什麼————”

反手輕而易舉地捂住我的嘴,對方冷俊英挺的容顏上閃過一抹邪笑,我朝最年輕的長勝將軍仗著他健壯有力的體質,三下五除二的將我桎梏在龍椅上,俯身按住渾身顫慄的我,像是敘述一件再普通不過的話般涼涼開口,瞬間凍結了我的思維能力:“皇上……天書說得對,您長成如此,又這麼纖細,作攻太難為了,還是乖乖地讓我疼愛吧……”

瞪圓眼睛,我嗚咽著想質問他怎麼會知道天書的事情,可是席將軍再不給我機會,溫暖的大手放肆地伸進我的衣袍內,撩撥著我的敏感,可悲的是……我竟然覺得此時此刻他上我下,他攻我受的情形是那麼符合“天意”!難道——我真的擺月兌不了必受的命運嗎?!

靶覺到身體上一個屬於男人的手在遊走,我突然有了嘔吐的衝動!不可以!絕對不可以!就算我再怎麼像受,我也不要被男人抱!絕對不要——!

不知哪裡來的力氣,我一腳踹中席將軍的命根,趁他彎腰呼痛時奔下龍椅,憤怒地瞪著滿朝不為所動的文臣武將們!他們眼瞎了不成,居然眼睜睜看席將軍以下犯上,還滿臉樂見其成的冷笑?!我似乎大聲的罵了句什麼,可惜氣昏的腦袋裡連自己在說什麼也反應不過來了!踉踉蹌蹌地衝到左丞相面前,我揪著老學究的衣襟猛晃:“梁丞相,你是三朝老臣,難道就看著他在朝堂上冒天下之大不諱嗎?!”

“……皇上,認了吧,那是天意。”木然開口,老丞相的回答險些讓我背過氣去。瘋了!他絕對是瘋了!或者老糊塗了!不行!轉過身,我又跑到年及而立,正是風華正茂的右丞相那裡,林丞相十四歲中舉,是父皇最賞識的重臣,一定不會隨他們胡鬧吧?

“林丞相!你怎麼可以看著席將軍將朕、將朕輕薄……”拽緊後者的衣衫,我無限委屈的抱怨,然而回答我的……卻是一個曖昧的環抱?!只見我朝不言苟笑的冷麵丞相溫柔無比的抱住我的腰背,吐氣清新地啄了啄我僵直的頸子,安撫地在我耳邊吹了口氣:“也對~~席將軍那種體力型的攻您不喜歡也不該勉強,那麼,不如就由微臣來疼愛皇上吧。天書反正也說了……您跟了我也屬於人之常情——”

腳一軟,要不是他抱得緊我一定早跌在地上了。

怎麼了?!這全朝上下都怎麼了?!所有的人全看過了天書不成?!

臉色慘白的甩月兌林丞相,我惶恐地左右環顧著,果然不出所料,每個人臉上都帶著曖昧的笑,若有所指的打量著我單薄的身體。每個人都在開口,四周迴盪著“認了吧,皇上您就是一小受”的恐怖迴音——

不要!我不要!我不是受!明明有比我更受的人!

“盛楓?盛楓?!你在哪裡——”忍無可忍地吼出來,我聲嘶力竭的推開一重又一重圍過來的朝臣,拼命地在人群裡尋找唯一的慰籍!心裡只有一個堅定,找到盛楓!找到他就可以證明我不是受了,不是、不是——

“皇上是在找我嗎?呵呵~~”猛地,一聲涼笑定住了我的腳步,欣喜若狂的回過頭,我剛想對那聲音的主人露出安心的微笑,就見身後的盛楓遺憾地對我搖了搖頭,靠入了旁邊一個寬厚的懷抱!而他身邊的人……我看不清樣貌,只覺得冥冥中對方腦袋上貼了“景元”這個陌生的字樣,正炫耀般用他壯實的臂膀摟住盛楓柔韌的腰身!

“盛楓!你們——”

“不好意思啊~皇上~~微臣已經有了天造地設的小飽做伴侶了~~請皇上還是認清現實乖乖作受吧~~~天命不可違……況且~~有人疼愛也沒什麼不好啊~不是嗎?呵呵……”彷彿是怕我不死心,盛楓言罷,昂頭與那腦袋上貼著“景元”標籤的男人熱吻了起來!

“不……這不是結局……不是……”石化當場,我再沒有了逃月兌的奢望,只覺得無數隻手伸向我,探入我的衣袍內,不顧我的顫抖,撫模著我冰冷的肌膚!腦中一片空白,只聽空蕩蕩的大殿裡迴盪著“受吧,受吧~~”的慫恿,我再也忍不住狂躁了,幾乎是用盡全部的力氣,我暴喝了一聲,宛如泣血般的怒吼,卻帶有哀鳴似的柔弱——

“朕不做受,走開!都給朕走開!住手——不要啊啊啊啊————”

“……皇上?皇上!”緊閉雙眼,很遙遠的地方似乎傳來一聲焦急的呼喚,漸漸地那聲音近了,近得我能感覺到隨著嗓音的震動拂面而來的香風。像是擠出所有的餘力掙月兌後方追來的洪水猛獸似的,我用力睜大眼睛,正對上眼前盛楓茫然失措的秀美容顏!

“皇上?您還好嗎?發惡夢了嗎?”大概是被我粗喘連連,渾身虛汗的樣子驚到了,盛楓別開頭嗆咳了幾聲後,繼續用他纖柔修長的十指按壓我顫慄的雙肩,彷彿是要推擠走我的不安似的。緩緩地,我順過氣來,月兌力般的大口呼吸著,眸子要確定什麼似的轉動起來。沒有錯……這裡還是我的寢宮,不遠處的桌椅還雜亂無章的疊在一起,諾大的屋中除了輕咳的盛楓外再沒有別人……剛剛的一切,只是個夢而已……只是個夢而已…………

“盛楓——”只是那恐怖太真實了,我後怕的彈坐而起,一把抱住來不及躲閃的美人,牢牢地把他的身子強圈在懷中,下頜緊緊抵著他脈動的頸項!多纖麗的人啊……多柔美的人啊……多適合做受中之受,受得不能再受的人啊……有他在就好!有他在我就是安全的!

“皇上。”懷裡的身體僵硬起來,盛楓冷冷地斥責了一聲,不安分地扭動著,似乎準備推開造次的我。但我豈會在那樣的惡夢之後再放他離開?我加大力氣耍賴般地越抱越緊,並且按捺不住的顫抖著,求饒般小聲呢喃:“對不起……讓朕抱一下,抱一下就好……朕什麼都不做……抱一下,就借朕抱一下……好不好……”讓我確信還有個人能被我壓倒,讓我還有自信做我的小飽~~~~

“……”懷中的人沉默了,許久,都沒有再掙扎。

我沒有問他自己是怎麼被救下來的,朦朦朧朧地,我覺得這是個不可以問出來的問題,只要一開口,眼前的小受就要便成別人的囊中之物了。而我沒問,盛楓也絲毫沒有主動解釋的意思。他只是遲疑地扭動了一子,低聲地咳嗽著,慢慢地,怯生生地,有些猶豫地騰出雙臂,小心翼翼地攀上了我的後背,安撫地輕輕拍打著……

一下,兩下……溫柔的猶如無聲的搖籃曲…………

不知不覺中,睡意漸漸濃了。我的眼皮越來越沉,終於在那輕柔的拍打和低沉的咳嗽聲裡,我抱住盛楓,靠在他肩上疲憊地睡去了。不知是不是抓住了眼前唯一的希望,在盛楓的身邊,那一夜,我睡得格外安穩……

第八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