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經過那一夜的折騰,我徹底明白了一個道理……

只是逃避解決不了問題,不想做受,我就應該拿出堅決不做受的行動來!

所以,從現在開始,我要把自己打造成一個合格的小飽,並且催使盛楓成為一個徹頭徹尾的小受!為了這個偉大的目標,我連向母后請安的時間都縮短了一半,整天埋頭在御書房裡作小抄,精心策劃了數十條方案,誓要按照天書的指點月兌胎換骨,重塑攻身!

不知是不是因為幾日來被我冷落了,盛楓顯得……開心了很多…………

遠遠地在御花院裡看到他清俊的身影,我暗歎一口氣,腦中反覆回憶著自己的計劃,口中喃喃盤算著要如何說服表面柔弱,骨子裡傲得一塌糊塗的對方。其實我的構想也瞞簡單的,為了合格成為攻君,我需要三方面的加強。首先是身體,我雖然好命的不輕易生病,但若不幸受了驚嚇傷害,也是絲毫耐不住痛的。可是天書裡的小飽們各個皮糙肉厚,神經比柱子還堅韌,不論風吹雨打,天打雷劈,都有泰山塌於前而色不改的氣魄!即便我一點也不像成為蟑螂級別的人物,但若再不鍛鍊一下養尊處優的身體,我如何盡好小飽的職責?

為此,我特意派人請來了大內高手程統領作師傅,從最基本的強身健體之法習起。對於被我選為帝師這一點,對方很是受寵若驚,死活想不明白武功毫無過人之處的自己是怎麼在眾多高手裡月兌穎而出的。我沒告訴他答案,其實原因非常簡單……他已經五十多歲了,長得中等偏下,有家有室,兒子生了一堆,怎麼看都屬於對男人沒資格感興趣的那種安全人群。

除了身體外,我第二個計劃也非常合情合理。

天書中的小飽們就算身體一般,但也肯定具備膽識過人這項傳統優勢!表狐仙怪,牛鬼蛇神,不論是跳崖落湖放火殺人破產被俘,他們都可以臉不變色心不跳,談笑風生的將嚇壞的小受攬入懷抱,悉心安撫。再反觀自己……不是我誇口,我從小到大,被風吹草動嚇到的血例已經堆積如山了。其中天書裡專門複雜增加情趣的幾樣“功臣”我都無福消受……

比如,蛇,有毒無毒都可以,反正它不冬眠不蟄伏,辛辛苦苦爬到有人的地方就是為了順應眾望所歸的咬上小受一口。我敬佩它們祖祖輩輩前仆後繼的敬業精神,可惜,若是它爬到了我面前,我絕對會在第一時間嚇昏給它看……

記得十四歲那年,我帶著最喜歡纏我的末弟,當時僅有十歲出頭的頊王,悄悄跑到冷宮後的草叢裡玩。本來還在開心地逗膽小如鼠,金童般可愛的弟弟,突然有條不識時務的草蛇彎曲著身子,偷偷地從我背後借道而行。非常不幸,雖然它足夠短足夠細,我還是眼尖的看見了這位不速之客!據事後末弟形容,我那時很英勇的撲過去護住他,但剛剛把他抱在懷裡就膝蓋發軟的壓著他昏了過去,害他連哭都沒心情了,直接撿了幾塊石頭把蛇灰頭土臉的打跑了!然後還得半背半拖的把高他一個頭的我弄到草叢外,喚下人來伺候……

呃……這件小事引發了又一個千古之迷,那便是——究竟頊王倒底是從小就扮豬吃虎,還是那一次被嚇過了梭才變得膽大勇武的?雖然如今也不過十四歲,他卻立志研究兵法,決心做一個浴血衛國的馬上王爺。每逢看到那英姿颯爽的英俊少年,我都會由衷的懷疑,他真的是十歲前還賴在我榻上要我哄著睡,打個雷便縮進我懷裡瑟瑟發抖的小可憐嗎?

想著想著就離題了~~~~要列舉我怕的東西,那一天一夜也數不清啦~不提也罷。

最後一條被我做為“成攻”必經階段的是:氣勢。身體不好也罷,膽子不大也好,若是守著皇帝的至尊之位還學不會仗勢欺人就太可悲了。偏偏三歲看大,七歲看老~~~我的好脾氣是宮裡有了名的!就連太監宮女也敢偶爾與我調笑,絲毫不怕我這皇帝一個翻臉會要他們皮開肉綻!想到天書裡那些瞪個眼就可以叫人不寒而慄的小飽們,我不禁汗顏。

有一次,一個小爆女和我開玩笑,巧好被經過的二哥瑾王看見了。當時大我兩歲的他,年不過十七,比現在的我還小,卻真正讓我見識了什麼是雷霆之怒,威風凜凜!只見外表也算陰柔的他不怒自威的一個挑眉,眸子輕眯,目光犀利如劍,聲音冷漠如刀,開腔一個冷哼,我身前的宮女就渾身巨震的匍匐在地,抖得和落葉一般,求饒都帶了哭音。

我聽那宮女哭得都寒心了,可瑾王居然連眉都不皺,吩咐廷衛就地按下她打五十大棍時輕描淡寫的像在閒話家常!琢磨一下也不是不明白他維護帝王威嚴的苦心,只是我女乃娘曾經說過,人都是肉長的,打誰誰不痛呢?誰沒個父母親友心疼呢?若是真犯了錯那便該罰,可上天有好生之德,得饒人處也就饒了吧……

想想那宮女不過十六七的年齡,天真活潑,說話時調笑兩句也是無心之過。不能就這樣便打個半死吧?一個女人家的,落了傷以後出宮如何嫁人?於是我便忍不住向瑾王求情,還被他瞪了好半天,拿一堆宮裡的規矩給反駁了回來。最後,我說也說不過他,橫也橫不贏他,眼見宮女被按在地上一棍子就下去了,無計可施時聽到她殺豬般的尖叫,我急中生智,賭定二哥面冷心熱,面子也不要了,照準了他的方向倒下去,假裝受了驚嚇。結果差強人意~~二哥自然不會讓我摔傷,漂亮的彎眉皺得成了個川字,摟著在他懷裡快要昏倒的我,勉強讓步,改打了五棍就作罷了。不過最終打了幾棒我很難肯定,見我聽不得宮女哀嚎,二哥扯著我就快步離開了……

敝不得天書都承認~~男人即便漂亮如二哥,但只要具備了攝人霸氣,照樣是穩攻不受~~!我還真好奇,這世上真的存在除了我們幾個兄弟外,可以接近二哥三步之內還沒有被他眼神凍死的猛士嗎?天書說的好,對二哥那種人是隻可以靠繞指柔給他死纏爛打到他崩潰才行的~~~!

說了半天自己,也要總結一下塑造盛楓的方法。

雖然說,他現在弱不禁風,秀美淡雅,已經受的不得了了~~~可是,為了穩固自己的地位,我還要在他的性格上加以催化才好。天書上極至之受,往往能聞琴失色,見月傷心,悲觀自憐,脆弱膽怯。最優質的甚至可以做到一天昏三次,一月病五回,走路要人抱,吃飯要人喂,風吹往後倒,雨打必傷寒,瞪他他就哭,嚇他他心碎,挫折來時只懂逃,情敵出現就放棄~~~~!相比之下……盛楓的堅強就有點多餘了……

看來我對他實在太縱容了,有必要嚇一嚇他,讓他有點驚弓之鳥的自覺,以助他成為完美無缺的受君。

鑑於雙管齊下省時省力,我在來之前就安排好了今天的第一課。想到馬上就可以看到花容失色,小鳥依人的盛楓,我不由得掛起了沒誠意的笑容。繞出花叢,向望過來的盛楓輕輕招手,換來了他不期然的嫣然一笑,花開般的美,令我呼吸一窒,差點不忍心實施小受打擊計劃……

“皇上。”隨著我走近,盛楓的笑也淡淡消失了,不過再不似初見時那麼拒人於千里之外,但還和我保持一步左右的距離。

不著痕跡的向躲在暗處的小太監打了個暗號,為了防止一會兒真的摔傷了眼前的美人,我刻意無視他抗議的目光,貼到了他的身邊。下一秒,一條猙獰的大蛇就被巧妙的從草叢後面丟了過來,正落在彼此的腳前!

“呀——”不出所料,果然有慘叫聲平地而起……只可惜,出自我的口中……

“盛、盛楓!有蛇——”臉色慘白,我很想逃跑很想昏倒,可美人在前,我說什麼也得守住小飽的面子!顫微微地指著蜷曲吐信的草蛇,我真佩服自己還能完整的表達出一句話來,並且同時還能記住要扶住盛楓的蜂腰,穩住他的身子。

可怎麼看……都像是我攀在他身上打哆唆……不爽…………

“盛楓!有蛇啊!”

“……皇上,微臣看見了。”

“有蛇!蛇啊!愛卿你都不害怕嗎?!”表情都不變,他該不是嚇傻了吧?

“……皇上,那蛇應該是無毒的,您不惹它,它也不會輕易咬人。沒什麼可怕的。”有沒有搞錯!盛楓!你搶我台詞~~~~~~!!!

惱羞成怒的向暗處又打了幾個手勢,眼見得碗口大的花蜘蛛,寸長的紅蜈蚣,黑得發亮的巨蠍,吱吱叫喚的灰老鼠,所有我平時最怕的動物接二連三的從草叢裡躥了出來……

我已經牙齒打顫,笑容僵硬了,盛楓居然漠然置之的低頭研究了半天,百思不得其解的搖了搖頭,隨手摺了根樹枝,把處理了毒刺的動物們一一撥弄:“真奇怪……蛇鼠乃天敵,毒物之間也具自劃有界限,這些東西同時出現也算奇景了……您說是嗎?皇上?”

是……是你個頭………

居然文弱的盛楓就那樣挑著草蛇湊了過來,彷彿是要和我細細評說似的!

別、別過來!看我真誠的眼神~~我是叫你把那東西扔開啊~~~不是叫你拿近~~別——

……老天爺~~你都看到了!我有努力!我真的有努力過了~~!我剛剛堅持了好長時間都沒倒,真的!你相信我~你一定要相信我~~我是真心實意的要做攻啊——

“皇上!皇……唉~來人啊——皇上受驚了!真是……宮裡哪裡來得這麼些東西?!”事實證明,我貼近盛楓站是正確的。至少昏倒的時候,還有一個他能趕過來給我墊背……

第九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