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醒來的時候日已偏西了,見我茫然的睜大眼睛躺在床上沒有動靜,盛楓體貼的擰了個帕子來幫我抹臉。涼涼的溼意喚醒了我的神智,顧不上睡得頭昏腦漲,我翻身推被而起,義正詞嚴的抓住盛楓的手,許下了我莊嚴的誓言:“等我!我一定會配得上你的!”絕不輸給夢裡的那個什麼“景元”!

“皇上?入夜了,皇上您要去哪裡?皇上?”被我突如其來的振奮嚇呆了,盛楓咳了幾聲才想起要阻止飛奔而出的我,只可惜輪腳程他現在絕對沒我快,幾乎是在他的話音剛落之際,我就已經衝出了寢宮,直奔目標而去——

月黑風高夜,殺人放火天……

這是天書總結過的不變定律,此刻也正有一道黑影氣勢洶洶的衝向燈火斕珊的暖閣,像是要證明此鐵律一般,鴨霸的抬腳,狠狠地踹開虛掩的木門!

“尹冰肅!傍朕吃了就不會怕蛇的藥——”氣喘噓噓的撫門喘息,我惡狠狠地瞪著坐在藥爐邊不為所動的年輕太醫,而對方則把蔑視發揮到了爐火純青的地步,見我闖進來連眉都不捨得挑一下,竟然還雲淡風清地涼涼丟給我一句:“風大,請關門。”

倒抽一口氣,忍住吐血的衝動,我是來找他解決問題的,不是來吵架的!

“少廢話!立刻配給我!不然的話……朕要你人頭落地!”怕了吧!哼哼~宮裡十八年,皇帝做了十五載,沒見過豬走路我也是吃過豬肉的,要拿腔作調,我還會遜你不成!何況如今的我已經改過自新了,再也不是和顏悅色的溫柔皇帝,而是要做“人上之人”的帝王攻!

聞言,尹冰肅搖扇的手好歹算是給我停了一下,別有所思的將我上下打量了片刻,他露出一抹了然於心的奸笑,一針見血的反問道:“怎麼?剛剛御花院裡當著佳人面昏倒~~皇上的面子掛不住了?”

……他就吃準了我不會殺他滅口嗎…………

“誰告訴你的?!”羞憤的漲紅了臉,連盛楓都沒敢再提的事情他卻當面恥笑,要不是倚仗他配藥來解我必受的危機,我絕對絕對要把他指給某個準攻享用!嗯~~席將軍好像是個不錯的選擇。

“皇上不用猜了,在您吩咐太監總管準備那些小‘玩具’的時候,就有人來通知我到御花院待命了。”加了把柴,尹冰肅起身拍拍暗藍布衣上的飛灰,邁開長腿向我走了過來,自動省略了見禮的步驟,邊說邊伸手關好了被我踹開的木門,把夜風隔絕在外:“……依照皇上十幾年的‘豐功偉績’,見了那些東西不昏厥才怪,所以微臣按太監總管所託,就侯在花叢後的垂柳邊上,您當時一倒下我就出來了,不然皇上想把盛才子纖弱的雙臂壓斷不成?”回頭玩味地瞥了我一眼,尹冰肅懶洋洋地捋了捋被風吹亂的及膝長髮,又快又準的出手,掐起我的左腕,凝視比了個禁聲的手勢……

而我則被他剛剛的話打擊的連反抗都忘了,直到他甩掉我的手走到一丈多高的巨大藥櫃前配藥時,才沒什麼底氣的小聲期待:“算了,念在你能配出讓朕不怕蛇的藥,就赦你無罪好了……”

只是我話剛說一半,前方的尹冰肅就朗聲笑了出來,修長的美目裡全是笑意,但也隱隱含了嘲諷:“皇上,我看您還是早點選蚌要臣腦袋的方式好了。不怕蛇的藥?我看您還是去向老天爺多要點膽子比較可能。哈哈~~”囂張的笑彎了腰,他看都不看我氣到發抖的慘狀,隨手搗好了藥,放在烈火燻燒的爐裡過起火:“恐怕皇上要失望了,微臣吃的是御醫的奉祿,不是在享神仙的香火,這是看您體虛氣弱,配了點補身的藥汁給您罷了。”

“你、你戲弄天子!信不信朕要你人頭?!”咬牙切齒的吼出我認為最有氣勢的豪言壯語,我氣呼呼地在他空蕩蕩的房間裡轉了個圈,總算找到了一張殘破的太師椅坐下。

“除非皇上是想和太后以及諸王為敵,否則我勸您還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算了。”吹了吹浮在面上的藥渣,尹冰肅的藥不知道是怎麼煮的,眨眼工夫就稱好了一碗,黑得像漿糊……

“你以為你是瑾王請來的紅人,朕就動不了你嗎?!”死命的搖頭,我充分地向步步近逼的來者表達了堅決不喝那玩意的決心,可惜若是學得會趨炎附勢,看人臉色的話,尹冰肅的藥閣又怎會設在宮裡最偏僻的一角,並且寒酸成這樣?聽太監們議論,他要不是有高超的醫術傍身,得了二哥的翼護,就憑他得罪人的那張嘴,早就被暗殺了十七八回了,死也輪不到我來下旨……

“非也~~只是人吃五穀,沒有不生病的。太后和王爺們貴為甲冑也得為身體多作計較……何況,我記得皇上心儀的盛才子好像還得靠微臣救命吧?我這顆頭還是留在脖子上比較好,呵呵……”頓了頓,他笑容略僵,沉下了俊顏:“皇上,您為天下表率,拿出點氣魄好不好,一碗藥而已,還躲?!”

“要朕喝、喝那個髒兮兮的東西?!”瞪圓眼睛,光用聞的我就可以連早餐一起吐出來了!然而,笑得像只狐狸的尹冰肅輕易便抓住了我的弱點:“怕了?不是吧……人家盛才子那麼嬌女敕的人喝起藥都痛痛快快的,皇上還輸他不成?”

輸……輸給萬年受那我還要不要活啦!不就是碗藥嗎?我喝——

滿意地看我掐著鼻子將藥全部灌下去,尹冰肅收了碗,走過去打開大門,朝還在“回味”的我勾了勾手指:“那麼~恭送聖駕,請皇上在夜深前快回寢宮吧。還有,下次來的時候記得帶上護衛,臣這裡雖然是宮中,但很偏僻,說不準草叢裡蛇啊蠍子啊什麼都有,陛下要是倒在半路上估計一晚上也不會有人發現的。”

“……誰稀罕待在你這破地方!”含恨地暗罵一句,我賭氣的起身要走,卻在出門時想起了自己跑來一趟的目的:“對了!真的沒有什麼可以讓朕不會輕易受驚心悸的藥嗎?!總是這樣……太失提統了!”關鍵是~~那個是屬於弱受的招牌動作,我不要具備!

“真的沒有。”湊過來抓住門框,尹冰肅不容置疑的點了點頭,接著忽然想起什麼似的,壓低了聲音,戲謔的補充:“不過,微臣倒是有聽說過……若皇上真的遇到一個讓您想要全心保護的所愛之人,那麼,刀山火海,您也會有勇氣去闖的,何況幾隻毒物?”

所愛之人?有啊!不是有盛楓就在我身邊嗎?我依然照倒不誤!騙誰啊~~~~

皺了皺眉,我回過身還想反駁,卻不料尹冰肅就在門邊上,此時我轉得太急,硬是和他眼對眼,鼻抵鼻的面面相覷,甚至我的唇……還在夜風的拂弄下輕觸到他飛揚不羈的青絲……剎時間,腦中僅剩淡淡的藥香,和著一抹縹緲的苦澀……

“腰……還會不會痛呢?皇上……”輕緩的詢問打斷了我的悸想,搖了搖頭,我哪裡還顧得上腰的感覺,心臟都快要跳到停了……

“沒道理啊~~我記得那藥膏貼上去沒傷也得疼三天吧?皇上果然非常人也~微臣佩服。”古怪地笑了笑,尹冰肅猛地用力,在我反應過來要找他算帳之前砰的一聲合上木門,只留下一個身穿龍袍的我,狼狽不堪的在夜色環繞下,磨碎銀牙的在外面咆哮如雷——

“尹冰肅!你真當朕不敢殺你嗎——可惡————”

小小一個太醫,不過是見過朕兩三面便如此狂妄怎麼得了?!哼,從現在起,我就叫你見識見識什麼叫意志的力量!順便……二哥不是倚重你嗎?明天我就把你打包送到瑾王府去,並附贈馬鞭一條!相信天書沒說錯的話……你這張臭嘴碰上二哥的臭脾氣,絕對有虐戲可看!哼!看誰笑到最後……

第十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