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一步一跺腳的向寢宮走去,居然沿途沒有看到一點慌亂的跡象,再怎麼說皇帝突然跑走又沒帶侍衛,這群下人比我還放心!怨天尤人的抱怨著,我模黑躡手躡腳的躲著守衛們挑小路走,就在月色被烏雲籠罩,眼前變得伸手不見五指的時候,一盞微弱的燈火突然閃現在不遠處,還沒等我想到可能是見了鬼,盛楓熟悉的咳嗽聲就輕輕地打破夜色的沉寂。

“皇上?回來就好……夜沉了,怕您這麼出去在太后面前不好交代,微臣沒通知下人們。還有……路滑,您注意著腳下。”秀美的容顏浮著疲憊之色,什麼也沒問,什麼都沒責怪,盛楓只是將燈籠遞過來,照亮了我回去的路。不知為什麼……在他清幽嫻靜的淡淡一句話裡,我剛剛滿肚的火氣都煙消雲散了。突然間彷彿有澎湃的溫柔在我胸中湧起,溢滿心湖的憐惜讓我想誇口,現在就算是真見了鬼,我也會毫無懼色的把他護在身後。至少……我覺得我有勇氣等他逃遠了再昏倒……

真奇怪,聽了尹冰肅的胡言亂語,我的心也亂起來了。

天書沒說過怎麼去強迫一個你不愛的人來愛你……

可是此情此景,讓我真的想要給眼前的美人幸福,明知他的幸福不是我,我的幸福也不是男人,可我,就是不想放他走。是自私也好,做天書裡應該被馬踢的拆人姻緣者也無所謂……若天意我該喜歡男人,我希望……盛楓,是對你……

天書為媒,前人為師,我會學著去好好珍惜,好好的愛上你……

並肩而行,我嫌風大,想學天書裡月兌件外袍給他披。但是……誰沒事出門算準了會起風隨時隨地要外衣有外衣可拿?我除了這件長衫,裡面就只剩褒衣了,哪什麼附庸風雅?!越來越覺得自己真的不適合小飽的位置,我懊惱的走快幾步,搶了上風處走在他另一邊。

默然無語地掃了我一眼,盛楓似乎笑了,空氣裡有微弱的氣息流轉而過。

剎風景的打了個噴嚏,我尷尬地揉了揉鼻子,不好意思看身邊的美人,卻見地上的影子隨燈火一陣搖曳之後,後者還帶著體溫的罩衫輕柔地披在了我的肩頭:“皇上,龍體重要,莫要染了風寒……害病的滋味,真的不好受……”

“……盛楓。”若是天書裡的小飽們,現在會說什麼?我突然想不起來了,天書的內容,每一個都變得好模糊。所以我撩起衣襬,示意輕咳的盛楓進來:“下次……朕要是再那麼沒用的厥過去……愛卿你就領朕的旨意,用力的揍朕一拳好了!”讓我痛出點記性!

“咳……”嗆笑了一下,盛楓歪頭看了看我舉高不動的手臂,遲疑地咬了咬下唇,最終是輸給了手肘麻痺的我,小心翼翼地靠近了些,讓我用他的外袍把兩個人都包進去,只是在貼上我的腰身時,淺淺一笑:“皇上……您那不是叫微臣以下犯上,趁人之危嗎?呵……”

“沒關係~你那幾下粉拳秀腿還傷不了朕。”昂起頭,盛楓的柔順讓我重燃了橫刀奪愛,和什麼景元抗爭到底的信念!而太自信的後果,就是我漏聽了很可能改變我下半生“性”福的一句低喃。

“……不好辦啊……臣的身子,似乎被皇上條理的愈見好轉了呢……唉……”

而在盛楓很認真的煩惱該不該遵命揍我的時候,我腦子裡卻在轉令一個歪腦筋,其實我沒聽到他的呢喃,也有可能是老天爺給的報應。誰叫我琢磨著的,是損人不利己的壞心眼呢?

“啊!對了~!盛楓,明天朕帶你去瑾王府好不好?”

“……二王爺那裡嗎?皇上有何要事需得出宮親臨?”

“嘿~我們去給二哥送禮~~順便提示二哥,這禮要如何享用~~~~”

“……皇上?您嘴角抽勁了嗎?笑得好不自然……”

“放心~~很快有人連笑都笑不出來了!炳哈——”

不理會旁邊挑燈幫我趕禮單的盛楓越來越迷惑的表情,我回到寢宮之後,迅速憑藉記憶列了一堆附贈品給二哥,從鞭子到繩索,生怕漏了一樣,便宜了尹冰肅那臭小子!

“哎——可惡!轉個身又扯到腰了——盛楓!寫明繩子要加粗一圈的那種!”

“……”

“嘔~~不好,那藥味又泛上來了——苦苦苦苦——”

“皇上,喝口茶壓壓……”

“不用,你就給朕再添加一副鐐拷上單,快——”

“……”

尹冰肅!明天就叫你切身體會到,皇帝再受,也不是屬貓的!

第十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