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第二天一大早,我就拽著盛楓壓著熬夜煉藥還沒睡醒的尹冰肅直奔瑾王府。

匆匆和瞠目結舌的老管家招呼了一聲,留下盛楓看住趴在客廳桌上補眠的年輕太醫,我徑自衝向了後院,駕輕就熟的模到了二哥的房間,欣喜的顧不上敲門,推開想攔路的丫環就推門而入!結果是早起的有便宜揩~賺到了一副美人春睡圖~~~~~~

“嗯……”被我進屋的聲音驚醒,二哥懶洋洋的半支起身,錦被順著體線滑落,露出赤果白皙,引人血脈暴張的光滑脊背。青絲零亂,睡眼腥松,剛剛醒轉的他,哪裡還有雷厲風行的犀利,宛如一朵睡蓮,悄然綻開在那裡,眼含秋霧,有幾分無奈,有幾分無力,還有幾分無辜……

“二哥……”不由自主的壓低聲音,總覺得不想破壞眼前的這幕美景。我放輕腳步走過去,倚上軟榻,隨手撩過他一捋烏髮,湊到指縫間摩挲。滑順輕柔的觸感,讓我本能地逸出一聲嘆息。怎麼就沒有注意過呢?二哥,我竟錯怪了你那麼久!做攻簡直可惜了你~~你這模樣,你那脾氣,分明就是擺來讓男人蹂躪的嘛~~~~

“雲舟?不……皇上?”瑾王修長的睫羽眨了眨,在看清我的時候明顯安心的舒展開了輕蹙的眉頭,也不介意他半果的嫵媚,伸臂就攬住了我的窄肩,輕輕一帶,我便順勢倚上了他的胸膛:“怎麼不打聲招呼就來?出了什麼事了?嘆哪門子的氣啊……”

我嘆氣的原因很簡單,我把尹冰肅送過來是給你蹂躪用的,但現在我很認真的在擔心那些加粗的繩索會招呼到自己親愛的哥哥身上。能不懊惱嗎……

不過懊惱歸懊惱~~我很清楚對於外人,二哥也不是吃素的!

“二哥,我知道,其實你一直暗戀尹冰肅尹太醫的對吧!我把人賞給你了。”討好的笑了笑,我趁機在瑾王平坦的胸膛上模了幾把,絲綢般的手感啊~~天書說的對,還是做攻比較幸福!美色當前,想發情就發情,一不用要臉,二不用要強,直接壓倒,聽憑下半身逍遙就好!哪像做了受,又得擔心地板硬,又得害怕被人撞見自己的男人氣概全無~~~橫豎吃虧的主兒!

“什、什麼?!”我話音剛落,二哥就完全清醒過來了!翻身一把將我壓在下面,方寸大失的瞪圓妙目,焦急的辯解:“皇上您胡說什麼!我、本王……和尹太醫絕沒有不清不白的關係!”

“……二哥,別裝了~~你從來沒有力薦過什麼人,這回那麼熱情的推薦尹冰肅入宮,不是動了情又是什麼~~嘿嘿!”狡猾地笑了笑,二哥纂得我肩膀生痛,分明是欲蓋彌彰。

“我、那個我……不是,我們只是朋友!真的!”騙人!你這輩子結巴過幾次?哼~看你那認真的眼神裝得多像,要不是有天書撐腰,我還真信了你呢!沒關係~二哥屬於那種還拉不下面子承認自己喜歡男人的典型,我會負責開導你的~~~

“二哥,不要騙自己了。我知道尹冰肅進宮之後,你一定朝也思暮也想,以為只是對朋友擔心而已,卻不知如此上心,不是有情是什麼?”

“放屁!本王什麼時候在騙自己了?!”

“明明就有~~二哥……你都沒有吼過我呢!為了那個人,你看……你那眼光兇得要吃人似的……簡直是要殺人滅口嘛~~”

“我——”

“二哥!喜歡男人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你別咬自己舌頭呀~~~!”

“被你氣死……”

“不會不會~~我這不已經把他賞給你了嗎~~~嘿嘿!”

“……皇上真的把尹冰肅賞到瑾王府了?你那個小才子怎麼辦?沒太醫行嗎?”

“果然~二哥你認了對不對~~放心~!尹冰肅早就開過藥方了,照著煎就好!太醫您就放心使用吧~~我連鞭子都附送給你了,請二哥慢慢玩~~~~”

“……”連翻數個白眼,二哥再沒說什麼,似乎是默認了。長嘆一聲放開我,他匆匆穿好衣服,把我拉起來,直奔客廳,那迫不及待的樣子~實在是望川秋水不得見,而今相思始得償!笑吟吟的跟著臉色鐵青的他走進客廳,尹冰肅早就睡飽了,此時似乎已經用清水抹過臉,整個人顯得格外精神抖擻。見我們過來,他先是對二哥笑了笑,那個溫柔啊~絕對不是對我時的冷嘲熱諷。還說是清白的~~~鬼都不信你們!

接著,他深隧的眸子轉向我,輕描淡寫地扯了個笑容:“聽說……皇上已經將微臣賞給瑾王了?”

“錯~是物歸原主才對!”胸有成竹的笑了笑,我走過去拉了拉盛楓的手,但美人不知是在生誰的氣,竟然恨恨地白了我一眼,別開身去?

不等我去祭出天書上的甜言蜜語哄得美人笑逐顏開,尹冰肅近乎狂傲的笑聲就瞬間響徹在廳內!兩情相悅你用得著這麼開心嗎?回頭白了他一眼,卻被他此時此刻俊顏上一閃即逝的絕然嚇呆了。呃……難道盛楓說漏嘴,他知道我慫恿二哥虐他解氣了?

“皇上,多謝皇上把臣賞給了瑾王。”笑過之後,尹冰肅出奇認真的輕聲道謝。不知為什麼,我現在想逃離他,本能的就是不想看他,甚至連二哥都不敢看!我去拉盛楓,後者拒絕,但我管不了那麼些了,近乎強迫的扯過美人才子的胳膊,我奪門而出,狼狽的丟下一句恭維:“呃~那朕就不打攪你們相親相愛了!版辭!舉手之勞而已~不用謝朕了~~~”

“皇上留步,臣還有一句話相上稟。”淡淡地聲音,飄飄然的沒什麼力道,卻成功的繫住了我的腳步。猛然回身,尹冰肅又是神出鬼沒的出現在我的身後,又是那麼悄無聲息,又是那麼的貼近!

他的鼻息,吹打在我的面頰上……

他的眸子,望進我茫然的眼中……

他的髮絲,拂過我的唇頁,留下清新的,似熟悉,似陌生的香……

我彷彿是被他低沉的聲音催眠了,動也動不了,逃也逃不掉,只能凝視著他,看他對我朦朧的微笑,從未有過的清澈體貼和煦溫柔的笑,美得能擠出痛苦的笑……

“皇上,其實微臣還有一個方法沒來得及告訴您。”

“什……麼…………”

“您不是想知道,如何才能變得堅強嗎?”

“你不是說……只要找到一個……可以全心全意去愛去保護的人就行了嗎?”

“嗯……但是,還有一個方法啊皇上……”

“是……什麼?”

“……當您失去了可以放心依靠的那個人的時候,失去了的時候,人也就堅強了呢……”

“什麼得到失去的?你到底要說什麼啊?!”氣氛快要我窒息了,我退後兩步,牢牢的抓住盛楓的手,拼命的告訴自己,自己什麼都沒失去,我喜歡的人不是就在我手中嗎?可……心為什麼好像空了一塊……再也填補不滿……

無聲的笑了笑,尹冰肅突然轉身走向神色凝重的二哥,只是不曾回眸的留給我一句話,最後一句話,輕得像能被風吹走,重得彷彿可以烙印在我的腦海中!

“沒什麼……皇上身系天下,別再輕易涉險了。若是再有頭暈目眩,記得叫太醫們給瞧瞧,不是每次您自己躺躺就會好的……自己的身子,自己留意著些……”

……自己的身子,自己留意著些…………

回宮的路上,我一直反覆咀嚼著這句淡淡的叮囑,總覺得裡頭包含了很多沒說出來的意思,可我不明白,或者說,我不想去明白。盛楓就跟在我身邊,一路上沉默不語的低著頭,也不知在想些什麼。半晌,我憶起冷落了他,連忙陪著笑,牽過他的手,呵護的在唇邊吹了口暖風,把天書上的完美小飽學了個十成:“盛楓?可是乏了?讓你陪朕奔波一趟,真的委屈了你……抱歉。”

“……皇上。”冷冷地甩開我的手,盛楓突然抬起頭,譴責的目光盯住我,宛如我是天下第一負心的人。而我則在他的審視下冷汗直冒,怎麼也想不出我哪裡辜負了他。

“皇上。”許久,盛楓終於嘆了口氣,不冷不熱的寒起秀美的容顏:“您明明不好男色,又何苦招惹這許多人?難道您真的不知道……您辜負了誰嗎?!”

“呃……”我招風引蝶?有嗎?從頭到尾我也就強掠了一個你進宮而已啊!冤枉~~

“皇上恕罪!微臣忍不住了!”深吸一口氣,盛楓四下確認了沒什麼人靠近,沉聲義正詞嚴的開口,美目圓瞪,月眉高挑,咄咄逼人,將我的氣勢完全壓了下去!

“微臣實在想不透,您口口聲聲說要與男人在一起,卻為何對愛您的男人不聞不問?!您知道嗎?微臣當初恨透了您,以為您把微臣當做了孌童侮辱,恨不能手刃了您,留個清白!然而……那夜尹太醫照顧吐血昏迷的我,您在隔廳揉腰,他趁無人悄悄囑咐剛剛醒轉的我……讓我不要對您太苛刻,讓我放寬了心,他說您是赤子天性,雖然胡鬧,但是心總是好的。他告訴我您為了我毫不吝嗇靈丹妙藥,他說您是寂寞的,既然您願意平等待我,叫我索性作您的朋友為您分憂。他說您並不好男色,不會對我怎麼樣的。他還打趣的寬慰我,說他照顧了您七年,若您喜好男色,他早就不放過您了。就是因為他深深的清楚,您不是此道中人,所以選擇了默默的留在您的身邊,不表功,不張揚,只是留下,只是照顧您就好!要不然,那日您上吊,我真的想見死不救算了!但想到尹太醫的苦情,我怎麼能不動容?!”

“……盛楓?”

“讓臣說吧!臣看得心裡都苦……您知不知道那日您在御花園裡昏倒,尹太醫第一個衝上來,把您小心翼翼的摟在懷裡,運功替您回血順氣。他那時候的表情,您學不會的。雖然您也照顧過病中的我,但我知道……您不愛我,您對我的感情是憐惜,但不是愛。不懂愛的人……是不會有尹太醫那麼溫柔那麼傷感那麼揪心的眼神的!他把放任您胡鬧的太監臭罵了一頓,捧珍寶般把您抱回了寢宮。在您醒之前都是由他親手照顧您的,但您快要醒轉時,他又笑著把您託付給我,自己轉身頭也不回的離開了。您睡的舒服,也不想想,是誰不眠不休的伺候您,他若不愛您……那這世上,我也不知道什麼算愛了。”

“胡說!二哥推薦他進宮都七年了,朕總共也沒見過他幾面!要不是因為他來救你,朕連他名字都不會過問的!”

“是啊……試問對男人毫不在意的您又何曾留心過一個太醫的名字呢?您就沒奇怪過嗎?同樣天生體弱,您的身子為什麼調理的比臣好那麼多?臣若沒親眼看見尹太醫手上的傷,也不會知道!那日您昏迷時,尹太醫悄悄割開腕子,餵了您一碗他的血!我嚇壞了,但他告訴我,您的身子偏陰,補藥大多陽氣重,直接給您喝您消化不起,所以他先自己服下,再運功催化進血脈裡,中和些藥性再餵你服食。可惜……若是有個人如此對待微臣,臣也不會吐血瀕死,勞您大方才撿了條命回!”

“……盛楓!”

“我不愛您,皇上,我愛的人不是您,是陪在我身邊和我一起長大的林景元,我爹花十五兩銀子買回的林大哥!”

“盛楓……朕,朕真的是要愛你的啊!你就不能給朕一個機會嗎?!”我已經說不出什麼了,我只記得自己說好了要愛眼前這個決然的人的,說好的……

“皇上,別騙自己了。我不愛您,您又何嘗愛過什麼人呢……”

“……”

“您把尹太醫賞給瑾王時我就明白了,您口口聲聲在找要愛的男人,可真愛您的男人,卻被您棄如草萆!”

“盛楓!你誤會了!朕是真的、真的必須愛你啊!朕不可以選擇尹冰肅那種人的,因為朕立志只能做攻,做壓人的而不是被壓的!”情急之下,我怕盛楓真的絕情,連實話都衝口而出!但對方回我的,是更冷更心寒的苦苦一笑……

“皇上,您好卑鄙……真的好卑鄙!您從一開始愛的只有您自己而已!您選擇我,只因我能滿足您的要求。可是您怎麼就不想想……尹太醫那麼疼您,您若是要在上面,他捨得說個不字嗎?!”

“可是——可是按理他不會被我壓的!”天書說過,我和尹冰肅的情況只可能是他攻我受,絕對錯不了!要是真由我上了他,那豈不是亂了天理,不倫不類?!

“皇上,您的理是什麼臣不知道。”輕蔑的笑了笑,盛楓似乎吃準了我已經沒有立場強留他了,轉身甩了甩衣袖,向著陰暗的牆角揮了揮手,立刻有一道黑影躥了下來,將他溫柔的摟在懷中。回眸看了看我,他在那個人的懷裡,滿眼都是幸福,幸福到有資格來將我嘲笑……

“皇上,臣不明白您的理,可您的理中……一定沒有個情字。”

他笑了,和他的那個他一樣,欺君犯上,卻無怨無悔。

所以我知道我輸了,在這一秒,輸得徹徹底底。

我輸了不愛我的人……也輸了深愛我的那個他…………

第十二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