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盛楓要和林景元離開,我想了想,沒有阻攔,並且懷著我也不懂的一份嫉妒,親自將他們送到了宮門外,揮手示意他們走,走吧……不必回頭。我不恨林景元也不怨盛楓,也許美人才子是旁觀者清,他是對的,我一直說服自己要愛他,可我最終,也沒有愛上他。

天書上有一堆挽留他的方法,軟的硬的都有,但我一個也沒有使用。

因為我深刻的記得,所有方法的前提都是——我必須愛他!

何必強求?除非愛已刻骨銘心……

可以傷害,可以殘忍,可以卑鄙,但都是為了愛他……

所以我什麼都沒做。什麼也沒資格做。什麼也不必做。

我的心裡空空的沒有著落,天書上指明,我被盛楓傷害的只是自信心和麵子,不是心。天書果然是對的,我會痛,是因為……我傷害了另一個人的靈魂。

“起駕,瑾王府。”八台的軟轎,輕便的衣袍,我在晚上回到了我早上離開的地方,想要取回我親手丟棄掉的珍寶。我告誡自己,不用擔心,這種錯天書裡的小飽小受都有犯過,但只要去努力,結局總歸是完美的。至少有十種可以挽回尹冰肅的方法,天書裡用過的,都成功過的!所以我沒必要心急如焚,沒必要在轎中手足無措,沒必要揪著心口,連呼吸都覺得難受……

天書說過的,可以挽回的,我只是走了一點小小的彎路,我只是犯了個小小的迷糊,我只是一時失察,我只是一瞬間看走了眼,我只是錯了……錯了而已。是錯,改就行了吧,我改就行了吧,就可以皆大歡喜了吧……

不然的話,我可以奔到瑾王府,聲淚俱下的向尹冰肅哭訴,告訴他我也喜歡他,只是一直沒發現而已。那樣一來,他就會像天書中委屈的小飽或小受那樣,埋怨地給我個冷臉色看,但還是喜滋滋的與我同歸。

不然的話,我可以在他拒絕我時,來個心悸昏倒什麼的,他一定會愛憐有加,前嫌盡棄,心疼的把我抱在懷裡,罵我怎麼那麼傻。接著我醒過來,怯懦的求他不要離開好不好,他就會苦笑著說他哪也不去,他這輩子就認了,再不掙扎。

不然的話,我可以聲嘶力竭的向所有高喊愛他,他一定會深受感動。

不然的話,我可以威脅他不原諒我,我就死去好了。隨便抓個水池懸崖什麼的一跳,他肯定拼命的撲過來,緊緊抱住我,嚇得比我還無力,一遍遍的吻我,說他只是賭氣罷了。叫我不要再嚇他……

不然的話,我可以派幾個侍衛穿身黑衣蒙面來行刺他,接著自己在千鈞一髮之際,準確無誤的躥上去護在他身前,別開此招危險,刺客的兇器每次都會好死不死的偏偏釘進了殺不死我的地方!頂多血流多些,痛多一些,換來他的愛意綿延,也算值得!

不然的話,我就犧牲到極限,故意失魂落魄的在大街上蹣跚,還專挑喜歡男人的男人面前晃盪。隨便哪個色中餓鬼沒長眼睛,光天化日之下把我掠走,撿個地方就地強暴。百分之百尹冰肅會出現在生米煮成熟飯前的那一刻,過河拆橋的修理一頓我們的“媒人”,再把我烙上屬於他的印跡,永不鬆手……

瞧~~天書說的多好~~~~過程是曲折的,結局是光明的~~~~~!

只要我願意,只要我低頭,只要我認錯……

尹冰肅就會回來的,一定會回來的,因為他愛我,像盛楓說的那般,愛慘了我……

“二哥~~!”照例不理老管家,我三步並作兩步的跑進後廳,在琴台附近找到了獨自撫琴的瑾王。興奮地撲過去,我搖著他的肩膀,想著我的計劃,我的幸福,大聲的追問:“尹冰肅在哪裡?!朕後悔了,朕不要把他賞你了,二哥你把他還給朕好不好~~~~!”

“……”琴聲漸亂,二哥的回答卻平靜如夕:“沒有什麼賞啊還的,皇上,尹冰肅本來就是臣為了您的身子特意請來的,他的去留,不是任何人有權力控制的。”

“二哥,朕知道你在生氣,朕後悔了,你就叫尹冰肅出來見見朕吧~~~”故意裝作沒聽懂瑾王的拒絕之意,我心焦的出手,一把按住那撩煩我心湖的琴絃!悠揚婉轉的琴聲嘎然而止,二哥看了看我的手,又看了看他自己懸在半空的十指,長嘆一聲,抬起了頭,深沉地凝視著我,在他冰冷的眸中,倒映著我的期待已及我的信心……

“皇上,既然無緣,見了又能怎麼樣?”淡淡地無奈,他問。

“誰說無緣,是他自己喜歡朕又不說明的,現在盛楓已經和他的林景元雙宿雙飛了,朕是專程回來找他,打算和他在一起的!”理直氣壯的頂回去,我催促的推了推二哥,而後者不為所動。

“皇上?您已經知道冰肅對您的感情了……那為什麼又要把他賞到瑾王府?”

“賞掉他的時候朕又不知道!後來盛楓一說朕才茅塞頓開啦!再說,不知者不罪,朕都已經回心轉意親自來接他了,二哥~~你就讓他出來見我一面吧!”只要見到我,我就有把握叫他再也離不開!哼哼~~~

“……皇上,您真的要見冰肅?您真的……愛他?”震驚地睜大眼睛,二哥將我打量了半晌,才吶吶地詢問。而我自然忙不迭的點頭,生怕他改變了主意:“朕不愛他還回來做什麼!當然是愛啦~~二哥~~你就叫他出來嘛……”

真不明白我笑得如此真誠,二哥還在那裡猶豫個什麼!懊不會……他也暗戀尹冰肅吧?!那不就成了兄弟反目三角戀了?呃……天書有前例,也不是不可能……

“不……”就在我胡思亂想,開始戒備的時候,二哥開口了,疲憊的搖了搖頭,他邊說邊拉我坐在石椅上,像是怕接下來的話會驚嚇到我似的,格外輕柔的撫著我的背,輕輕蹲在我面前,讓我可以輕鬆的俯視到他:“皇上,你並不清楚尹冰肅對你的感情。還記得你十一歲那年嗎?宮裡遭了賊,丟了好多珍貴的藥材。太后大怒,下令查出賊人立斬不赦!那時候你我都在場,你見太后發那麼大的火,嚇了一跳,就湊過去問她,為什麼有人要偷宮裡的藥材?太后告訴你,因為宮裡的藥材都很珍貴,是各地收集來的寶貝,拿出去可以換好多好多的錢,所有賊人相中了。”

“不對吧?要錢而已,宮裡那麼多金銀財寶放著長黴他幹嘛不要?沒必要偷藥材再去賣,自找麻煩吧?”聞言,我不屑一顧的打斷他。而二哥則笑了笑,望著我的眼神又溫柔了一些:“沒錯,那年那月的那一天,皇上您也是這麼回答太后的。然後您就勸太后,說那賊偷藥也不過是想要救人。宮裡的藥那麼多,經常用不完,有些還會壞掉。若是失去了反而換回人命一條,又何必斤斤計較?太后被您氣壞了,直訓您壞了祖宗曆法,您卻倔強的不退步,說太后一天到晚唸叨什麼好人有好報,老天有眼的……若是我們殺了救人的好人,我們就是逆天而行了,就不是好人了,您也就做不成明君了。太后被您哭鬧的沒辦法,只好吩咐加強戒備,再丟東西就責罰守備,已偷了的藥就壓下風聲,大事化小了。可是,您那時候又得寸進尺的磨太后,說宮裡很多藥材,既然快要放壞了還用不上,不如每年選幾個日子,清清庫存,快要放壞的藥也別留了,散到民間,就當是學那些富戶做個善事好了。那樣的話……百姓疾苦有了藥,也沒必要來冒殺頭的風險進宮偷了。”

二哥說的話隱隱約約我還有些印象,不過回想出來的都是太后當時臉色一會兒青一會兒白的恐怖場景。頓了頓,二哥搖了搖頭,說出了最重要的:“皇上,您不知道吧,那時候尹冰肅還混在侍衛群裡沒來得及逃出去,就在殿外聽到了您所有的話。三個月之後,他找上我,說是看您的面色不像很健康,想要進宮幫您診治一下,算是還了您當日的人情。我本來還懷疑他,但念在他確實醫術超群的份上,您又身子孱弱耽誤不得,臣便冒著風險,將他推薦進宮作了太醫。七年了……雖然尹冰肅是我的朋友,可我也不明白他為什麼會愛上您。可有一次他來我這裡討酒喝,喝了足足八壇烈酒,總算是醉了,向我吐了真言。他說……您是個真正善良溫柔的人,平易近人,從來沒有像其他貴胄般,把人命分為三六九等。他說,您太純粹了,純粹的他沒辦法不淪陷,沒辦法不對您好,沒辦法不氣你稚氣,沒辦法不憐你天真。他說……愛了就是愛了,沒有理由,沒有因果,等發現時,已是愛深了的時候……”

“……”倒抽了一口氣,二哥的陳述始終平緩無起伏,可在他的話裡,我就是聽出了尹冰肅比什麼都無奈,比什麼都心甘情願的一份執著!一份……我賭不起的無慾無求。只是愛而已嗎?只是付出而已嗎?我不記得他名字也無所謂嗎?我一輩子也不會正眼看他也無所謂嗎?這種只用給予就可以幸福的感情……我不明白……

“所以……皇上,您真的愛尹冰肅嗎?真的對他是愛嗎?”熱切的凝視著我,二哥突然抓牢我的雙肩,可能是被我漸漸蒼白的臉色嚇到了,他閉上嘴,靜靜地等著,沒敢再逼迫。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我不知道——

我以為我是愛他才來接他的!我以為我是愛他才會心痛的!

可是……真的是愛嗎?盛楓說的對……愛,這個字太沉重,兒戲不了。

說不感動是假的,說不希望有個人繼續對我那麼好,繼續守在我身邊也是假的!可我只是想要尹冰肅回來,只是想要確認盛楓不要我之後,還有個人會對我一直那麼的執著!我只是來要回愛我的人的……但……我真的是愛尹冰肅嗎?還是隻是想要去享受……享受被愛的高高在上?

“皇上?”二哥輕聲問。

傍晚的花院被夕陽籠著一層淡淡的紅光,二哥看著我,我的目光則飄到了雲天之上,凝視著我所觸模不到的天機。

晚風拂來,紅雲聚攏又慢慢消散……

一隻蜻蜓從奼紫嫣紅裡震翅飛出,停在瑤琴絃上,無聲無息,無聲無息……

“朕不知道。”緩緩地,我聽見了自己的回答。不是天書裡的標準答案,不是天書裡的金玉良言。有很多話可以喚回尹冰肅的,可我一句也沒有引用。一句也沒有……

“……皇上,既然您……不愛冰肅……那就請您放他自由吧……”苦澀的笑了笑,二哥拒絕了我的提議,他沒有叫尹冰肅出來,他只是替他的朋友,懇求我這個作弟弟的:“既然不愛他……就請放了他吧……皇上……不愛,就給他自由吧……”

是啊……不愛,不愛……

我又何苦留他,何苦再給他希望,何苦再傷他,何苦再讓他的心被愛碾碎成灰?

去傷害一個愛自己的人,真的會幸福嗎?真的可以幸福嗎?我確實是盛楓所說的那種天下最卑鄙的人!我苦心積慮的去做天書裡的主角……但爭來爭去,東奔西走,卻發現……自己才是天書裡的配角,永遠看著別人的故事,不懂情,不知愛……

只是傷害——用溫柔,用善良,用體貼,去名正言順的傷害————

天書啊天書……你要告誡我的原來不是我的對,而是……我的錯。

“皇上——”天地突然暗下來,心口驟然收緊,但是不痛,一點也不痛。

我聽見了二哥的驚呼,我半睜著眼睛看他把我緊緊地摟在懷裡,我看到了他冷靜全無的慌張,我聽見他一遍一遍的在喊我的稱謂,然後是我的名字……

“皇上!皇上!可惡!雲舟!呼吸啊!用力吸氣,快點——”二哥打了我的臉頰,很重,可我卻不痛,還是不痛。我不知道人究竟是用什麼部位去感知苦痛的,如果是靠心,我的胸膛裡已感覺不到它的存在了。感覺不到……也就不痛了吧…………

“雲舟!雲舟!別嚇二哥,你醒醒,我、我馬上就派人去把尹冰肅追回來!他剛剛離開,這點時間是出不了城的!你堅持一下,二哥馬上就把尹冰肅帶到你面前來!我馬上把他給你帶來——說什麼都給你帶來——”

“不要——”突然間,二哥的話喚醒了我沉睡的慾念,不知哪裡來的精神,我竟然嗆咳幾聲,用力收縮著胸膛,硬是把空氣吸進了肺中,挺了過來!手像中了邪,我一輩子都不可能拿出比今時今刻更大的力氣了!死死扣住二哥的手臂,指甲陷進他的肉裡,我掙扎著睜開眼睛,毅然決然的望向驚喜交加的他,一字一頓,彷彿是深思熟慮,彷彿是剛剛在生死之際考慮了一個輪迴的光陰……

“二哥……你說的對。不要叫他回來了……朕不夠愛他,所以……朕想給他自由……”這大概是我唯一可以回報尹冰肅的選擇吧,讓他走,不再牽掛什麼,離開我的身邊,去找可以像他愛我一樣愛他的人,真的值得他愛的人。

“皇上……”不敢置信的還要說什麼,我卻抬手捂住了二哥的嘴。

然後我扯了個笑給他,雖然沒什麼安撫的效果。

“二哥,朕心意已決。君無戲言,讓他走……朕給不了他愛,朕想給他自由……想給他幸福的機會……朕……不愛他,不愛……就沒資格挽留。”言罷,似乎二哥又激動的說了句什麼,可我沒去用心聽,我只是在感慨,尹冰肅真的很厲害,他說的對,很對。

我真的變堅強了,堅強的可以自己活下去了。

只是我不知道……

究竟這份堅強,是來源於我失去了他,還是來源於我想給他機會,保護他的幸福?

只是我同時也不知道……

在我選擇放手的這一瞬間……

我是不是……已經愛上了他?

愛的……已經可以獨自承擔所有的苦…………

第十三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