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女乃娘臨終前曾經說過,不論多麼悲傷,人還是可以活下去的,而不論多麼親近的人,在失去他最初的三個月瘋狂沉澱後,人還是能夠冷靜下來,再一次振奮精神,把痛埋在心底,不翻湧,便不輕易痛的。

所以,我哭也哭過了,懊惱也懊惱過了,東西該砸的也砸的差不多了,周圍的人連嚇帶得罪也欺負的夠本了,三個月後的今天,我覺得自己身為皇帝,必須得迴歸到我的萬里江山上,而不是留戀於兒女情長。即便每當夜深人靜,我找不到其他可以乾的事情的時候,就會不由自主的想起尹冰肅,但眼看著母后還權的日期近了,我也沒心思再去煩惱了……

只不過,我好像是全宮裡唯一那個相信自己真的可以振作起來的人……

“皇上~~~龍體為重!您不吃飯這怎麼行啊!”一把鼻涕一把眼淚的跪在我面前,太監和宮女們盡職盡責的捧著一碗燕窩,哭得猶如看見我絕食七天,花容失色,骨瘦如柴,奄奄一息的樣子。嘆息著搖了搖頭,我停下御筆,為了耳根清靜,好脾氣的再度選擇投降:“算了……拿上來吧,朕喝,朕喝總行了吧。”

話音剛落,太監宮女們就露出聽到大赦的狂喜之情!要不是半個時辰前的肚子餓,順手抄走的點心還沉積在月復內尚未消化的,撐得我頻頻皺眉的話,我真的要懷疑自己確實已經餓了很久了。真不明白,為什麼眼前的這群人和天書上所持的觀點一模一樣,認為被甩了之後我就應該茶不思飯不想,忍飢挨餓,衣帶漸寬呢?其實,剛開始的那幾天,我也有認真考慮過要不要順應民意,餓個幾頓來哀悼一下。但在空著肚子,眼冒紅光的趴在龍床上滾了一宿之後,我徹底的打消了這個念頭!

鮑文堆積如山,上朝的事一天也不可以免,我實在沒有傷春悲秋的本錢,還是化悲痛為力量,繼續在我的明君之路上拼搏比較有實際作用……

“皇兄!看我給你帶來了什麼~~~”味同嚼蠟的往嘴裡灌著燕窩,我正在擔憂晚上二哥設宴慶生,我還能剩下多少肚子給他?就聽一聲陽光般爽朗的笑聲裡,我的末弟頊王抱著一團白花花的東西闖了進來,帥氣的小臉上盡是討好之意。見狀,我不著痕跡的疏了口氣,偷偷將沒喝幾口的燕窩放在了一邊,露出一個絕對真誠的歡迎之笑,接過了末弟懷裡白花花軟綿綿熱呼呼的東西。

然後在低頭審視時,對上了懷裡一雙黑亮的圓眼睛,笑容略僵——

“怎麼樣~夠可愛吧!嘿嘿~~皇兄,這是我跑去圍獵場時捉到的雪狐,這小東西可粘人了,一點野性都沒有,我看您最近都不開心,所以帶它來給您解悶~~~~”

“……狐狸嗎?”用力桎梏住小東西的折騰,我的嘴角抽動了一下。對懷裡的動物我絕不陌生,天書裡屢次提到過的,我豈會不知道弟弟帶來的將會是什麼。深深地望了一眼笑逐顏開的末弟,我拍了拍懷裡的雪狐,含笑著模了模它的頭,站在兄長的立場上,我決定承認他們的關係:“原來如此……是弟媳啊。”

“……皇……兄…………”我知道人獸戀是比較驚世駭俗一點,但頊王也沒必要在我的支持下感動的渾身發顫吧?騎馬獵虎都面不改色的孩子,瞧現在激動的連臉都白了。揚起頭,我向他溫柔的笑了笑,揮開他放到我額頭上測溫的手掌,舉起小小的雪狐:“五弟,既然喜歡了就要負責到底哦!以後你和弟媳的路會很艱難的,但沒關係,有三哥永遠站在你這一邊!”

“那個是狐狸——”倒抽了好幾口氣,頊王總算找到了反駁的聲音,不過他用不著吼那麼大聲的,我當然知道是狐狸,否則我也不會認定這一定會成為他的伴侶了。反正天書裡的狐狸,十隻就有十隻會幻化成人,不分品種,不分大小,產地不限,年代久遠,今生不變來生變,早晚一世撞到你~~~~好像它們這類動物存在的意義就是和主子發展一段纏綿扉惻,驚天動地的愛情故事。搞不好還能流芳百世,成為佳話一場。這雪狐在我懷裡連踢帶踹,被頊王抱著就乖得和貓一般,還用問嗎?將來兩人絕對是神仙眷侶……

我不過是怕他們錯過彼此留下遺憾,率先點破天機罷了。沒必要用看瘋子的目光打量我吧……

“皇兄……你……你真的知道自己在說什麼嗎?”

“當然知道。你怕朕失言?那好,朕現在就當著眾人給你們賜婚吧~~~”

“賜婚?!和一隻狐狸?!”怪叫一聲,頊王倒退了三步,好像怕我身上有什麼不乾淨的東西會傳染給他似的。這我就不高興了,狐狸是你主動捉來的,始亂終棄成何體統:“五弟,你怎麼能因為弟媳是異類就露出那種表情呢?要知道~~將來你就會不顧一切的娶它為妻的~~~現在挑三撿四的小心將來在床頭落下話柄。”

“皇兄!那隻狐狸是公的——”翻了個白眼,頊王的抗議已經偏離了人狐這個最大的障礙了,好現象~~~!

“那又如何,三哥不會看不起你的~~~”

“……”

“對了,弟媳叫什麼名字?”

“……”

“你沒起?那三哥替你取好不好~~白白的一團,叫雪兒?小雪?麵糰?銀耳?或者……”

“皇兄,對不起……我真的不知道盛楓和尹太醫的事對你的打擊那麼大……我不該來刺激你的……”無限悲哀的凝視著我,頊王垮下肩,自責的搖了搖頭。唉……沒想到我在他眼裡也是那麼自私自利,小心眼的人啊?

“不,你錯了。三哥雖然孤零零的,但看到你和弟媳能在一起,還是由衷的替你感到高興。五弟,你想太多了,朕不會嫉妒你們的啦,放心放心~~~”好奇的低頭扯完著白狐的耳朵,我忽略了頊王臉上絕望的表情。直到他又一次激動的衝出門去,在殿外高聲的斥責侍奉我的下人:“可惡!你們都聾了不成!還不快點通知太后!還有叫太醫都給我滾過來!皇上著瘋症了——”

“別擔心~朕這個弟弟就是面皮薄~~~”瞥了一眼頊王漲紅的小臉,我自失的笑了笑,繼續和天書中除人之外的第一主角勾通:“朕擔保,他是個愛了就絕對不後悔的好孩子哦~~~所以……那個弟媳啊~~~你可不可以不要再咬朕的手了……”

第十四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