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百無聊賴的斜倚在榻上,我靜靜地看著瘦小的少年再一次藏起他所有的喜怒哀樂,像只柔順的乞憐的小貓般,悄無聲息的向我款款走來。沒有衝動從下月復湧起,沒有激情在心頭澎湃,我只是看他走過來,在我的示意下月兌去單薄的衣服,乖巧的輕輕趴伏在榻上,以他光滑的背影沉默著等待……

腦中演習過一百種天書裡交歡的技巧,備案太多反而一時找不到想下手的方式。

自嘲的嘆了口氣,絞盡腦汁的想要反攻,卻也不想想,若我這皇帝願意,有的是人會恭恭敬敬的在我身下承歡待旦。為什麼以前會那麼的難呢?為什麼會傻乎乎的在盛楓那裡跌得那麼的慘呢?為什麼要為了尹冰肅肝腸寸斷呢?為什麼呢……

簡單的事情,是怎麼變得如此複雜了呢……

細細地琢磨著,我俯,手掌無意識地在少年香滑的皮膚上游走,感覺床上的軀體在輕輕地顫慄,卻沒有逃避,沒有掙月兌。瞥了一眼,才發現少年已緊緊咬住了自己的下唇,泛白的面頰,把所有的恐懼和無奈都掩藏了起來,決然的空洞的目光,似是準備去完成一項無法擺月兌的任務,去承受一個屬於他的命數。

瞬間,舒展柳眉,淺淺一笑,我明白了。

之所以會耽誤那麼久,之所以會受傷那麼深……

不過是因為……我雖然認命的決定按照天書的指示去和一個男人在一起,但我卻還在奢望著,不肯放棄的奢望著……天書裡曾無數次表訴過的,那種男人之間也可以有的濃烈的真情。我錯了……錯在我的貪心……

所以我得到了我要的,也在我知道自己已經得到的同時,徹底失去……

“天恆?”不是很確定的柔聲喚著,少年戒備地翻過身,冷冰冰的看著我,彷彿是奇怪我為什麼還不下手,害他赤果果的在夜風裡凍了那麼久。望著他看似順從卻隱含倔強的小臉,突然,一個不知是好是壞的主意在我心中成了形。也許,我可以在不違背天機的前提下,不再背叛自己,也不再背叛內心深處對尹冰肅的這份長情……

“天恆,來,告訴朕,你愛不愛朕?”眯起眸子,扯下發冠,讓如雲的秀髮披散而下,滑落在錦被和少年白皙的身體之間。我半壓在他纖細的身上,下了我全部的賭注。

沉默不語地回望著我,少年似乎是在思考,又似乎什麼都沒有考慮。他似乎聽到了最可怕的問題,而那個問題卻讓他冷冷地想要發笑。然後,他昂起頭,在他卑賤的秀顏上,露出了僅有的一抹驕傲,好像只有這一刻,他是有資格來抵抗我的,只有這個問題的答案……誰也無法強迫。

“我不愛你,皇上。”笑完之後,少年起身展臂,勾住我的頸子,獻媚般啄吻我的髮絲,我的耳垂,一雙靈蛇般的小手快速解開我的外衣,舌忝舐我的鎖骨,做著和他說的完全相反的情事,嘴裡卻喃喃地重複給不知是我還是他自己聽:“我不愛你……永遠也不會愛你的。決不……”

於是,我不明白的事又多了兩項。

一是,一個人怎麼可以用那麼曖昧的口吻說出飽含了那麼深沉的恨意的話語?

二是,一個趨炎附勢出賣自己尊嚴的少年,又以什麼樣的心態堅持要獨佔他的心靈?

可我卻明白,這都是我想要的……

對於眼前這個少年,我賭贏了。

所以我笑了,笑若雲開……

“停停停停停——”忙著在心裡竊笑,一個不察,衣服已經被少年月兌得差不多了。眼見他的唇順著我的體線下滑到了重要位置,體內的本能已被他撩起了火,我臉色微變,手忙腳亂的用力扯開了粘在身上的後者!

大口大口的喘息著,把口中逸出的舒服嘆息硬生生吞回去,我忍得實在辛苦。這少年肯定經歷過所謂的教,人小表大,算得上情事中的狀元郎!難怪母后要指他給我洩火……擺明了不想還權,陰謀叫我在前夜精盡人亡嘛?!

“皇上?可是嫌寶兒服侍的不周到?嗯~”嬌嗔著,上一秒還一臉高潔的斬釘截鐵說不愛我,下一秒少年就柔若無骨地倚過來,用他緞子般的肌膚摩擦我的身體,攪得我頭腦發熱。

“朕叫你停!停!不許再舌忝了!住手、不、住嘴!立刻、馬上、停!”面紅耳赤的甩開他,毫不留情的抄起錦被,把他誘惑的胴體蓋了個嚴嚴實實,我無計可施的壓了上去,以自身的重量抵消了少年掙扎的力量!大概還沒有哪個小飽像我一樣狼狽吧,少年啞口無言的瞪圓眼睛,漠然地看著我,不復折騰。

“你剛剛有說過,絕對不會愛上朕對不對?”趁熱打鐵,我立刻把自己完美的計劃提供出來。見他聞言點了點頭,我安心的笑了:“那……你願意和朕做筆交易嗎?”

“……我沒有什麼可以和皇上交易的。”貓兒眼一翻,少年被我笑得有些無力。

“有。只要你可以保證,不論朕和你在一起多久,對你有多好,你都決不愛朕!這樣一來,你就有資格和朕交易!”是啊,我可以照天書之意,把小飽做到天上沒有,地下絕無!我可以把天書裡的溫柔全部給予……只是,我不要回報,不要期待,不要受傷。我是皇帝,天下是我的,江山屬我家。我什麼都可以給這個少年,只是心不給……而他的心,我也不要。

尹冰肅,你愛了我七年,我便還你七年苦戀!

在我忘記你之前,在我忘記你給我的那來不及抓住的幸福之前,我不愛任何人,也不要任何人的愛!我可以隨便的給,隨便的收回,我只要一個男人就好了,那樣一來,我就可以全心全意的去做我的明君了,再不為感情所糾纏!

“……皇上?您……還好吧?”我可以理解林天恆看瘋子般的眼神,確實,一般來說,都是乞求對方不論自己做錯了什麼,辜負了什麼,都不會離開自己,不會不愛自己。而我的要求,卻截然相反。相反就相反,反正我是真心的。

“朕好得很!如何?朕可以給你一個男人所能給你的一切,但是,你不能愛上朕,做得到嗎?”期待地眨眨眼睛,我微笑,撫模著他冰冷的面頰,猶如撫模著稀世珍寶,愛憐有加。來演一場天衣無縫的戲吧,來做一個痴情的攻吧,來順天而行吧……

但是……心不給你,那個被尹冰肅帶走的東西,我給不了你,公平的,我也不要你的。

“……為什麼?”許久,少年的眸子亮了起來,謹慎地反問。

“不必問為什麼,你只要記得永遠不愛朕便是了,其他答應你的……君無戲言!”伸了個懶腰,為自己輕鬆的解決了煩惱好久的問題而由衷自豪。我笑著拍了拍他的頭,親暱的揉亂他的發。少年瑟索了一下,看著我的目光有些複雜,有些陌生……大概,這十四年的人生,都沒有人對他這麼的溫柔,這麼的平等的好過。

“我答應你。”慎重地點了點頭,少年抿了抿線條優美的豐唇,閉起眼睛:“我永遠也不會愛你們這些權貴的,我永遠也不會愛你們這些無情的高高在上的人的!我答應你,我絕對做的到……”

“很好……”笑著拉起他,將零亂在側的衣服丟過去,我倉促的扣好自己的外袍,看也不看沉思默想的少年一眼,不感興趣的詢問:“那你說吧,想要朕給你什麼?”

“我……我向你要三條命!”彷彿是鼓起了勇氣,少年死馬硬當活馬醫的終於相信了我的胡言亂語。焦急的爬到床邊,他不顧自己的赤果,死死揪住準備離開的我,貓兒眼執著而堅定,那不是奴才能有的目光。不可否認……現在的他,才真正具備了讓無數男女為他傾國傾城的美,凜冽的美……

“誰的?”挑了挑眉,我暗暗心驚,不是為他的要求,而是為他太過明亮的雙眸。

“我爹,我娘,還有我妹妹!”我相信,若是我的籌碼只有一次機會,那麼少年現在索要的,就是他最珍貴的東西了:“皇上……我娘長得美,被戶部張大人的兒子相中了。她不肯陪張少爺上床,情急之下還咬破了對方的舌頭,被惱羞成怒的張家關了起來。我爹帶著我和妹妹去求情,希望念在我們家和太后的孃家沾了那麼一點點親的份上給個面子。可張大人說太后貴為國母,沒有像我們這種又窮又賤的親戚!把我爹打了四十板子趕了出來……我爹為了救娘,硬著頭皮傾家蕩產的賄賂了宮人,給太后捎了個信兒。誰知太后大怒,說我們亂認親戚論罪當誅,只是不知怎麼的……來下手的公公看見我又改變了主意。回去稟名太后之後,公公說,太后說了,只要我夠聰明,學得會伺候人,能把皇上心裡的積火給化了,就饒了我們家的不敬之罪,並且考慮叫張大人放了我娘……”

沒有淚的哭訴,少年倔強的咬著下唇,十指死死扣住錦被,像是要捏碎什麼。

“皇上,我們林家沒有騙人!我爹確實和太后孃家沾親,我們林家窮,但是也是讀過書的,沒有撒過謊,更沒有亂攀過貴人!雖然爹聽了公公的安排後,誓死也不許我點頭,把林家的老臉丟盡!可是妹妹才八歲……她可以沒有哥哥,怎麼能沒了爹孃?!我決心跟公公進宮時,爹氣的吐血昏倒了。他不認我這個兒子了,可我還是要救他。若是皇上願意……我馬上伺候您,我學了一個月,我能把您伺候的很好,真的!不比女人差!您救救我的家人吧,我不會說動聽的,但我有足夠的技巧,不會讓您不滿……”

呆呆地聽著,我以為林天恆也看過了天書,否則為什麼說出瞭如此類似的背景?但看著他的眼睛,我知道,他說的是實話。一個連虛情假意說句愛你都不會的木頭,一個自尊過了頭的孌童……

“朕不會抱你的。”輕輕拿開他的手,我坐在床頭,用被他撩開的被子再次把他暖暖的裹好,溫柔一笑:“因為朕若抱了你……便一定得愛上你了。”天書上歷歷在目的前車之鑑我怎麼可能忘記?舉凡這種有個性的孌童都會被皇帝王爺們先虐後愛,由虐生愛,邊虐邊愛,越虐越愛。而且,不知為什麼,虐到最後,孌童十有八九也會愛上殘暴的主人,只為了對方偶爾施捨的一點憐惜,一點似乎是愛的東西。我賭不起,我不要一個愛我的人,也不要愛一個尹冰肅之外的人。是心結吧……那個走掉的人,帶走了我對愛的寄託。

我不要愛上眼前這個少年,天書有云,他會是個精彩的人,一顆奪目的明珠。只要……給他機會,他不是池中之物,在他眼裡……有恨,也有,對權勢的恨,對權勢的。

所以我不會如天書的意,只有這次我不順從。

“朕不會抱你的,但關於你的要求……朕將給的,絕對比你要的還多……”老虎還沒有長牙,懷裡的少年還是小貓。但我會把他塑造成最幸運的小受的……不是幸福,只是幸運。

起身將茫然凝視著我的他按倒在床,我決定到十六歲便和我完婚的皇后那裡借床睡一晚,而明天,我就會告訴這隻張牙舞爪卻還沒斷女乃的小貓,這場交易,誰也不會虧本……

“啊~對了~~”走到門口時,我驚覺了什麼,連忙回頭向他嚴肅的追問:“你剛剛沒有愛上朕吧?”盛楓罵過我,說我喜歡撩撥別人。雖然感到很冤枉,可我還是需要確定一下。

“我、我怎麼可能——”很好,回答我的是飛出來的枕頭一枚。

“好好休息~~明天朕來找你~~~~”笑逐顏開地跑出門,吩咐親眼目睹林天恆“軾君”之舉有點嚇傻的太監不許去打攪屋裡本性畢露的羞憤小貓後,我暢快的笑著,走向了皇后的寢宮。

一刻鐘之後……

“皇上……您難得來臣妾這裡……就不能做點聊天以外的事嗎?!”

“……朕也不是要冷落你~奈何天意難違啊……”

“難道、難道您要臣妾守一輩子活寡嗎!嗚嗚——”

“那個、那個小婉你不要哭嘛~~~~~”

“臣妾能不哭嗎!早知如此,當初真後悔為什麼不敢鐵了心和父親抗爭到底,嫁給小狽子也好過做這有名無實的娘娘!嗚嗚……臣妾才十七歲……嗚嗚……我不要待在宮裡……我想家……我想爹想娘……想會帶我溜出去玩的小狽子……”

“……真的想?”

“真的!”

“也罷……老天爺是對的,早晚要放你自由,不如……小娩,明天你就可以出宮了。”

“為、為什麼?!”

“……因為朕把你休了。”

第十六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