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熙光二十一年,夏初……

長夜漫漫,無心睡眠。

我鬱悶地白了一眼琉華殿那邊遙遙的明媚燈火,再一次無力的垮下雙肩,大嘆一聲,坐倒在御花園的草地上。實在想不透~林天恆在彆扭個什麼勁?!好不容易我下定決心,重新振作,想要和他做一對幸福的男男伴侶。上床的時候,他不也只是象徵性地抵抗了兩下而已就紅著俊顏乖乖躺平了嗎?

到底……問題出在了哪裡~~~~

扳著手指,本著實事求是的精神,我拼命回憶著剛剛的步驟,一下一下的核算著,為了今後的“性”福生活,我必須弄清根結所在。雖然是第一次~~可我明明有照天書的介紹盡職盡責的做了攻啊……

首先,吻小受的唇,藉此傳達基本的尊敬和愛意,讓他在意亂情迷之餘,初步確認你沒有用完就丟的意思,免除了心裡上的負擔……

這點沒問題,我壓在林天恆身上對著那豔麗的豐唇啃了足足有一燭香的時間!其間舌頭牙齒凡是可以使用的我全部上陣,力求一步到位,吻得傾國佳人喘息連連,欲死欲仙!

呃……唯一的偏差估計是我忘記了昭羽侯狀似纖細,卻有高超的武藝傍身。吻來吻去,吻到我這邊就差斷氣了,他居然還雙靨飛霞,氣息綿延的含笑看著我伏在他胸膛上氣不接下氣的狂喘……

即便結果是他無奈的起身,以唇渡氣給險些窒息的我,不過重要的在於過程,吻都吻了,他還有什麼不滿意的?!

再來,天書有云,小飽要顧及小受的感覺,循序漸進,先要讓其放鬆身體,以便接受你的進入,切忌猴急,造成不必要的流血衝突……

這點也不難,都是男人,我知道模哪裡會讓林天恆舒服。光憑他那時壓抑的低吟聲就可想而知,我在他玉琢般的身體上游走的手是多麼恰到火侯。在這一步上,我應該是拿滿分的吧?只是……他申吟兩下意思意思也就算了……幹嘛偏要嘆息得那麼催人奮進啊?害得我沉迷於他髮髻零亂,睫羽輕顫,妙目含情,蜂腰半擰的模樣,怎麼也停不下手,於是流連忘返,一不小心的佳人慾火橫流,忘乎所以的展臂將我反摟在身下,不容分說的伸手去模我的大腿內側——

腦中立刻警鐘大作,顧不上渾身酥軟地擠不出力氣,我捶打著林天恆的香肩,聲嘶力竭的提醒忘情的後者:“天恆——說好了朕在上面的!”

“……”侵犯的玉手停頓了一下,我說的義正詞嚴,他也不好再上下齊手。俊顏黑了黑,我看出林天恆是不情願的,不過還好他念在我的身份上,最後還是懊惱地翻了個白眼,無可奈何的躺回原處,向我挑釁地揚了揚眉:“休朝半個月,皇上明天無論如何也得早朝!不論你想上想下都可以,拜託請痛快一點,天亮之前給我完事!”

瞧~多麼沒有情趣的話啊~~~~~幸而我堅持立場不肯讓出攻君的寶座,否則昭羽侯鐵定會前戲全省,直搗黃龍!突然想到~若是在上床前泡杯茶,等他吃幹抹盡下床喝水時……恐怕茶還是熱的……

不過,既然他都開了口,我也實在沒有和他客氣的必要。

一鼓作氣的抬起他的腿,我本是想用肩架式下手,怎耐高估了男人的重量和自己的力氣,他的美腿壓上了我的肩,我的人也跟著一起壓趴在了床上……

“……”於是,相對無語……

再接再厲的翻身而起,這回我學聰明瞭,先挑戰最簡單最輕便可謂是入門絕學的騎乘式。在我的陪笑下,林天恆縱使百般不願,還是吶吶地轉過身,四肢匍匐地伏在了榻上。心道現下只要對準了就可以暢通無阻了吧~~誰知道好事多磨……

跋了一天的路回到宮裡,縱使性質高昂,我也累得夠嗆。

眼裡看著他白皙光滑的背在月光照耀下泛起眩目的光暈,我緊張地舌忝了舌忝乾澀的唇,成功在際,六年的期盼與抗爭,讓我在終得圓滿的這一刻,感慨萬千地跪坐在那裡,興奮地呼吸越來越急促,心跳越來越快,越來越猛,越來越……

“皇上——”反應敏捷地抄住我差點滑下床的身子,林天恆美目圓瞪,臉上的色彩被驚惶所取代,快速地將我扶回床上躺好,焦急地診視著我:“怎麼了?不舒服?又心悸了?還是呼吸不暢?胸口痛不痛?頭會暈嗎?看得清我伸出幾根手指嗎?”

“天恆……”哀嘆一聲,我幽幽地望著喋喋不休的他,尷尬地扯了個笑容。

“皇上?!莫非是氣血不順?!我就知道你累了一天不該這麼莽撞的!可惡——你等等,我馬上去煎藥——”

“呃……煎藥朕看就不必了吧……”

“不行!你的身體底子又不好,撐不得強的。補氣緩神平悸的藥需要喝哪種?!”

“那個……哪種都不需要吧……朕只是剛剛跪麻了腿而已……哈、哈哈~”

“……”於是,又一次相對兩忘言。

接著,林天恆冷下臉來下了結論。

“皇上,我看你還是躺著享受就好,由臣來疼愛你比較合適。”

“休想!朕絕對、死也不要、沒有任何可能、去作受——”做攻就狼狽成這樣,做受還不要了我的小命才怪!

“……我會很溫柔的,不會弄痛你的……”

“當朕好騙啊!不痛才怪!”真那麼好的話,幹嘛天書裡的小飽們各個抵死不肯換位置?!

“……皇上,你真的是想與我結合的嗎?”

“……不然朕忙了那麼半天是在幹什麼——”頓了頓,看到林天恆露出了狐狸般狡猾地目光,我連忙一本正經的補充:“不過,前提是必須由朕做攻!”

“……我開始懷疑你的誠意了……”

“……”

輸人不輸陣的僵持了片刻,林天恆突然收回了灼熱的目光,翻身背對著我側臥而眠,冰冰涼涼地吐下了逐客令:“夜深了,皇上既然沒什麼其他意思,就請回去休息吧。臣不送了……”

“……那個,今天真的只是太累了,下次絕對成功。天那麼晚,朕乾脆就睡你這裡好了,反正都‘夫妻’六年了,我們還沒一起同床共枕過~~”理虧地笑著縮進被子裡,我伸手由後環住了林天恆的腰身,在那清香襲人的光滑脊背上舒服地蹭了蹭腦袋。

夏初的夜還有些涼……可奇怪的是,我懷裡林天恆的身軀卻格外的火熱,甚至慢慢滾燙……

“皇上,你真的決不考慮讓我上嗎?”沉默了一會兒,林天恆的聲音變得啞啞地,我看不清他此時的表情,只好在他耳邊安撫地吹了口氣,淡淡地回答道:“沒錯……若是被你上了,朕還不如去死好了……”

林天恆可是孌童出身,孌童在下面皇帝在上面是天經地義的事情!若是連他都可以上我,那我還有什麼可混的?!

“出去。”我話音剛落,內側的林天恆就用冷若冰霜的聲音低底地斥罵出口。

“你叫朕出去?!”怪叫一聲,我不相信上一秒開溫情脈脈的他下一秒就可以如此決絕!老虎不發威當我是病貓啊~都是我的人了還害羞個什麼:“不要!朕才不出去呢!這是朕給心愛的昭羽侯,朕的皇后修得琉華殿,朕憑什麼要走!”彷彿是要證明所有權般,我緊了緊手勁。

“……你不走,我走。”踹開被子,看也不看震驚的我一眼,林天恆粗暴地扯過衣服,胡亂套在身上就要離開!幾乎是不假思索的,我拉住了他的袍角——

“那個……你別生氣嘛~~朕走,朕走就是了……”

以上就是為什麼春宵將盡,我會形單影綽,獨自坐在御花園裡呆呆望天的前因後果……

吹了一夜的涼風,腦子算是足夠冷靜了,突然想起自己在昏迷的那一夜裡,曾經對以為是尹冰肅的林天恆感慨過,若是能夠在一起,就算做下面的受些苦我也無所怨言。既然對尹冰肅可以如此,我幹嘛要對林天恆苛刻呢?難道非要再耗個六年,非要他也離我而去我才會悔不當初嗎?!對象是所愛之人……也不是不可以做受了啦。我之所以那麼堅持,是有我的理由的。

當初看完了天書,我一心一意要避免落到受的命運裡,固而強記下來的內容全是小飽的素行須知,天書裡關於如何做好一個受的部分,我是懷著厭惡和抗拒的心理徹底遺忘了個乾淨!而今反過來整頓心情去做受……我卻除了學菜板上的死魚直挺挺的躺在那裡外什麼都想不起來……萬一~~林天恆要是嫌棄我了該如何是好?!

我剛剛可是誇下海口……說什麼“做完後就一定會愛上我~~~~~”!

有人會愛上一塊閉目等死的木頭嗎?以男人的立場平心而論,我懷疑……

天書說得殘酷……小受就算沒有華麗的外表,橫溢的才華,萬貫的家財,美好的心靈,高高在上的權勢,至少還能讓小飽迷戀上他的身體。而舉凡迷戀於小受身體的小飽,掙扎到最後都會選擇連他的人一起接受下來!

萬一將來要是出現一個技巧高超的小受,看上我那人人都想染指的傾國美人怎麼辦?!

不怕貨不好……就怕貨比貨啊…………

男人的下半身與頭腦一樣重要,誰能擔保,林天恆就會專心不二?

尤其是那傢伙會為了床第間的一點“小小”磨擦,就狠心的把我趕出溫暖的臥房……

不行!失去的滋味受一次就夠多了!我不要因為技不如人而痛失愛侶!這有關做受的尊嚴問題!我不做受就不做,要做受就要做最好的——

深吸了一口氣,在心裡默唸了十遍“我愛林天恆,我可以為他做個最完美的小受!”之後,我終於下了壯士斷腕般的決心,抬起頭,合什雙手仰望夜空。

蒼天在上,請原諒弟子曾經死鴨子嘴硬,不聽您的指派,偏要違背天機~~

眼下我是真心悔改~~~請再授我一次天書吧!讓我能把小受做的完美無缺!

也許是我的誠意再次打動了老天爺,片刻之後,熟悉的破空聲傳了過來,抬頭就見月光又被一片黑影遮掩住了,我氣定神閒的笑了笑,有備無患的迅速出手,把提前藏好的頭盔飛快地扣在了腦袋上!開玩笑~~同樣的方法想要放倒我兩次嗎?老天爺~~~不要怪我不給你面子~~~~嘿嘿~~~~~

“咚咚咚咚——”連續的敲打聲平息之後,我得意洋洋地對夜空翻了個白眼,不無驕傲的甩開頭盔,輕車熟路的蹲,把散落的天書一本本撿了起來。正當我還在為今次沒有丟臉的被書砸昏而小人得志的竊笑時,就著月光,看了不到三篇的內容就將我的笑凝固在了俊顏上。原來如此……我只隱約記得做受很辛苦……可沒想到是如此的慘無人道——

誓言已經向天許出來了,我現在還能收回嗎?我不知道……

只是絕望如潮水般沖垮了我脆弱的神經,手指無力的張開,天書輕輕落在了地上。

人算不如天算……

我只預防了祈禱後不要被掉下來的天書砸到昏……

卻沒考慮到,自己很可能會被天書裡的內容嚇到眼前發黑,四肢發軟……

崩潰地輕嘆一聲,杏眼一翻,我虛月兌地嚇昏在了青青草海里——

臨落地前,咬牙切齒的唯一想對上蒼交代的那句話就是……

“老天……算你狠…………”

第二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