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啞口無言的張大嘴,寒凌似乎還沒聽明白我所表達的深意,正當他放棄思考,決定直接詢問的剎那,猛地,一聲怒喝由天牢深處傳來,刺耳的嚎罵令我和他同時蹙起了眉頭,只為那毫無矜持可言的咆哮,格外的耳熟……

“打!傍我往死裡打——看他的賤骨頭到底有多硬!”隨著青年尖厲的喝叱,鞭子破空的聲音頻繁響徹,然而從始至終,除了砸擊的悶響外,沒有任何一聲回應的慘呼。迷惑不解地看了看劃開諷笑的寒凌,見他似乎明白了什麼並且毫無解釋給我聽的趨勢,我懊惱地跺了跺腳,加快步伐,推開攔路的獄卒,闖入了天牢深處的小石屋。

“可惡!繼續打,不許停!”一桶水無情的潑在渾身浴血,已然痛到昏厥的青年身上。我脾氣暴燥的四弟瑜王帥氣的面孔近乎猙獰的怒視著被鐵鏈拴在牆壁上的年輕囚犯,嫌棄獄卒遲疑般的親自抽過鞭子,揚手甩在了青年體無完膚的胸膛上!悶響過後,又是一道血肉模糊的傷痕——

“住手……”瞪大眼睛,我在石屋入口處呆了片刻,才相信自己所看到的事實!太過分了!怎麼可以這樣!就算是為了愛,也要有點分寸吧?!不顧寒凌的阻止,我衝到垂頭不語的青年面前,同病相憐的伸出手,想要撫模他古桐色皮膚上縱橫交錯的血痕,卻找不到下手的地方!太狠了……好好一具健康頎長的身體,硬是被折磨的猶如破布一般懸在那裡!

“天啊!怎麼……怎麼可以用這麼粗這麼沉的鐵鏈?!”用力扯了扯三指粗的鏈子,我不敢置信的翻了個白眼。不等戰戰兢兢的獄卒神色詭異的狡辯,立刻又發現了下一條叫自己被怒火衝昏頭腦的殘酷:“啊!你們是不是人啊!手鐐腳鐐綁個好看就可以,至於鎖那麼緊嗎?!不知道會磨傷他的手腕嗎?!”

“皇、皇上……”手足無措的望著氣到忘言的瑜王,獄卒們看來是指望由身份較高的後者來解釋,但可惜,在我咄咄逼人的責斥下,瑜王也尋不到開口的時機……

“鞭子居然還是有倒勾的?!”倒抽一口氣,看清垂在地上的兇器,我的身子一顫,指尖因心寒而冰涼:“你們、你們知不知道,打傷人再潑鹽水,他是會痛的——”

“他不痛的話我打他幹嘛——”好不容易抓住我吸氣的空檔,瑜王理直氣壯的頂撞過來,下一秒,就被我輸人不輸陣的反咬回去:“四弟!不是做哥哥的想多管閒事!你喜歡和弟媳玩這個口味是你的自由,但床頭吵床尾和的,你就不會留點餘地!打在他身還不是痛在你心!愛他就直說!別以為這種幼稚的表達方式可以所向無敵!”氣死我了!原來以為天書是說笑的,哪裡有人真會忍心傷害所愛之人?!況且,按照天書的發展,現在就算四弟不解風情,下得了狠手,也鐵定日後會悔青了腸子!有些傷害烙上就下不去……我可不希望他們也落得天書中因愛生恨,你死我活,兩敗俱傷,有你無我的結局!

但顯然……四弟的臉皮太薄,腦子太僵化,話點得這麼明白,他還是執迷不悟。不悟也就算了,他竟還雪上加霜的侮辱我護在身後奄奄一息的青年:“皇兄!你看清楚了!你身後的人——他是前些日子混入瑜王府,妄圖殺害我而未果的刺客!”

言罷,他氣得臉色通紅,尚且不忘利落的挽起袖管,露出胳膊上滲血的白紗帶給我看。

不看則已,一看我的不平之憤就更大了!就他胳膊上那點小小刀傷,比得上我身後千瘡百孔的慘烈嗎?即便奉行清官不斷家務事的至理名言,但若是同仇敵愾,我的脾氣也來了!今天不把話說清楚……難保四弟不會給我的傾國美人帶了壞頭兒~

到時候……綁在牆上的倒黴鬼就是我自己了!並且,我堅信自己肯定沒四弟媳那副身子骨,絕對經不起林天恆這麼玩兩下……與共與私,我這皇帝都不能不作主出頭!

“什麼刺客不刺客的!吵歸吵,別說這種傷感情的話。唉……四弟~這就是你不對了,弟媳不就象徵性的戳了你一下嗎?俗話說,打是情,罵是愛……你自己還不是把弟媳折騰的死去活來的?五十步笑百步,還當著天牢裡這麼多下人,你這瑜王是怎麼當的?!”呃~沒想到四弟屬於那種虐待欲旺盛又喜歡被人觀摩的類型~~幸而他看上的不是我……老天保佑,老天保佑~~~

“皇、兄……”悶哼一聲捂住胸口,瑜王大概是被我說動,立刻心疼了吧?心疼的都臉色發青的狂噴一口鮮血了~~唉~早知如此,何必當初啊……真是~

“……什麼叫一點小傷?!那個畜生想要殺我!殺我啊——!”就在我走過去,想要發揚在我和他之間幾乎沒存在過的兄弟愛,好好開導一下迷途知返的弟弟時,瑜王震耳欲聾的咆哮炸響在狹小的石室內,一時間,餘音嫋嫋……

“鬼叫什麼,你不是還活的好好的嗎?”皺起柳眉,我邊示意寒凌去為牆上神智渙散,卻咬牙不肯屈膝的青年鬆綁,邊不屑一顧的白了四弟一眼,涼涼嘲弄:“有力氣在這裡揮鞭傷人,還要血口噴人嗎?”要不是天書告誡的頭頭是道,我還真要相信欲哭無淚的四弟真是受害者呢。哼……眼下叫得冤枉,到頭來,還不是誤會一場。

“皇兄!我與此敗類——呃……”在我練習了二十幾年的君王必殺眼下,四弟不甘不願的改口:“我與此……此人素不相識,為何要陷害他——”

“……還不是因為你看上人家俊俏了。”這種天書裡放之四海皆成道理的事,還得要我來不厭其煩的告訴他嗎?

“皇——咳咳咳——”

“好了好了,四弟。幸而有朕及時點撥你,不然的話,你和弟媳這誤會就深了。”擺擺手,我打斷了雙目赤紅的瑜王咳得說不出口的話:“亡羊補牢,為時未晚。你立刻向弟媳道個歉,求他原諒你吧。”別等到物是人非再悔之晚矣,我在天書中看多了嘴硬心軟的下場……

可惜,瑜王顯然沒看見我慈備的眼神……

“你讓我堂堂瑜王去向一個要殺自己的刺客道歉——”

“從前的孰是孰非何必計較?你只要知道從今往後,他就是你的情人了,不就沒什麼大不了的!”懶得理會鑽牛角尖的弟弟,我轉身扯下明黃披風,罩住青年赤果的上身,拿出做哥哥的寬容:“弟媳,你看在朕的面子上,別和他一般見識。”

“皇……皇上……”震驚地眨了眨眼睛,青年被嚇壞了般,傻傻地抬頭凝視著我,目光閃動不定。可憐啊~也虧得他意志堅強,要是換成我,光被林天恆拴上就能被自己的合理推測嚇昏掉。嘆了口氣,我愈加憐愛這個弟媳了,笑也愈加的柔和:“乖,不怕,有朕作主。來,告訴三哥,你叫什麼名字?朕決不偏心,是四弟雲靖對不起你,你要願意,朕就給你們賜婚!叫他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廟!”其實作哥哥的哪有不偏心的,我怕不拴住這個弟媳,他們小兩口脾氣擰上,來個老死不相往來什麼的……苦的還不是我們這群炮灰。

“皇兄——”猛嗆一聲,瑜王哀鳴里加雜憤怒,聽起來有點垂死掙扎的意味:“我不是已經和邯國的二公主定親了嗎!”

“退掉就行了,你想對弟媳始亂終棄不成?弟媳肯吃啞巴虧,朕也不答應!”狠狠瞪了無語問蒼天的瑜王半晌,就在我以為後者的安靜是默認的時候,突然,四弟冷冷揚頭,手隨念走,劈空聲起,黑色長鞭罩頭掄下,直逼我身側動彈不得的青年!

“可惡——我殺了這雜種!看他怎麼再詆譭本王的清譽——”

“住手——!”估計連低頭處理青年腳鐐的寒凌都想不到,瑜王會惱羞成怒到當著我這皇帝的面行兇!就在那鞭子靈蛇般抽向無力抵抗的青年時,我頭腦發熱的高呼一聲,像是在救另一個自己似的,本能地抬起手,攔向那有雷霆萬鈞之勢的殺招——

第四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