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出離憤怒地白了我一眼,林天恆的目光讓我充分意識到,若非此刻他不能動彈,他一定會撲上來先把我掐個半死再生吞活剝!然而~他終究是不能動彈的~~~~

很小人地陰笑了三聲,在確認了還是做攻好的大前提下,我吸了幾口氣,彙集衝散在四肢百匯的力量,艱難地撐起頭,難得霸道地垂眸,吮吸上後者略有乾裂的豐唇!熾熱地鼻息撲打在彼此的面頰上,頭昏腦漲,神智是空白的,身體卻月兌離了操縱,覓著本能啃噬著對方的甘美。

纏綿間……我感覺林天恆冰冷的身子緩緩熱了起來,一抹無法言表的溫柔襲上內心最柔軟的角落,我依依不捨的移開唇,啄了啄他的眉心,給了毫無保證的許諾:“天恆……你是朕的人,朕一定會保護你的!”

“嗯……”美目氤氳地半睜著,佳人不知是被我吻的還是被我氣的,總之是神情渙散,靨飛霞紅,月眉輕顰。把他牡丹醉酒般的嫵媚看在眼裡,我無聲地笑了笑,拖身而起,抬頭仰望著高聳的山壁,皺緊了眉頭。

想要原路爬回去是不可能的了,況且,林天恆的骨頭斷了也無法輕易移動。

唉……需要的時候那群世外高人,武林高手都去了哪裡?天書上的他們不是應該三不五時的在懸崖底下巡視,摩拳擦掌,隨時隨地準備解救落難鴛鴦,成就美滿姻緣的嗎!繞了一圈,發現洞穴、水源、兔子、野果,一切天書中必備的克難品全都沒有之後,我垂頭喪氣地跌坐回林天恆身邊,抱膝把頭埋在雙臂間,咬住唇,不讓恐懼逸成嗚咽。

彷彿是覺察了氣氛的壓抑,許久未開口的林天恆咳嗽了兩聲,沙啞乾澀地囑咐道,目光望向越來越暗的天色:“皇上……這裡是京郊,並不偏僻。等天色再暗些,我們點燃火堆,很快就會有人找過來的,別怕……”

“嗚……”他說得溫柔,我卻聽的悲哀。身為小飽居然要讓小受來安慰……我剛剛復原的自尊心又碎成一片片了。

“說起來……”頓了頓,林天恆突然想到了什麼似的,不抱希望地轉頭看了看我:“皇上,你點過火嗎?”

“當然沒有。”斬釘截鐵地回答換來了前者的閉目申吟。生怕他就此萬年俱灰,而我因而萬年長受,在腦中拼命的想啊想啊~終於,我記起天書中落難時的對策:“但是朕知道怎麼做啊!只要撿一堆木頭,然後用火石或者火摺子引燃就行了吧?簡單~簡單!”

“是很簡單……”頭痛地絞著眉,林天恆掙扎了兩下,還是沒能爬起:“只是,皇上該不會認為臣身在宮中,隨時會攜帶那些旅人才用的東西吧?火石和火摺子,我們都沒有。”

“啊?!怎麼可以這樣!”這又是一個體現了我和林天恆均不適合做攻的血例。天書裡,小飽們的身上應有盡有,不管是計劃內還是計劃外,迷路還是受傷~反正,天黑他們就能點燃火,有山他們就能找到洞。

可是,瞥了一眼比我還狼狽的林天恆,我無奈又內疚地貼了過去,儘可能把他摟在懷裡,用唯一隨身攜帶的體溫來溫暖他的身體:“也許……還剩一個辦法……”定了定神,我們現在只能把期待全部寄託在天書裡的最後一招,置之死地而後生了!

疲憊不堪地貼著他躺好,胸口有些氣悶,我急促地呼吸了兩下。體力早就到極限了,只是一股韌性強撐著精神,此時洩了氣,立刻眼前黑了下來。最後的記憶,是我笑著抬手,輕輕捂住林天恆焦急睜大的雙眸,虛弱地柔聲安撫不斷在呼喚什麼的他:“那~乖乖和朕一起昏迷吧……睡著了……就有人來救了……”

“皇上?皇上!別捂我的眼睛!你怎麼了!皇上?!皇上——”

“……”好吵~他那麼緊張幹什麼?安心睡自己的就是了,等醒來的時候,我們一定會雙雙躺在熟悉的或陌生的床上,被認識的或素不相識的人,偶然路過,偶然救回的!天書說過的……既然前面幾招都不對,這次就怎麼也錯不了啦~!

林天恆的聲音變得好遠,好累啊……英明神武的我~怎麼就沒早點想出這招?躺著不動養精蓄銳的等人救~何樂……而不為呢?隱隱約約地,似乎懷裡的佳人還在說著什麼。早知道他這麼不懂配合……我昏過去前,應該先幫忙把他一起敲昏才是……

唉~真是百密一疏……百密一疏啊…………

第七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