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昏昏沉沉的也不知道睡了多久,意識恢復後,率先感覺到的是乾澀的唇間逸過一絲甘甜,順著火辣辣的嗓子汩汩滑入,滋潤著心肺,讓人由衷的發出舒服的嘆息……

“嗯……”遙遙地好像聽到了自己的申吟聲,我茫然地扇動了一下睫羽,無力地睜開眼睛,花了點時間才認出抱著我喂水的青年:“怎麼……是你………”沒有意料中會突然路過的高手,也沒有按理說會在山間行走的獵戶,此時此刻摟抱著我的身子,小心翼翼將碗中的甘露喂入我唇內的年輕男子,正是逼得林天恆落崖,害得我跟著摔了個七葷八素的罪魁禍首?!想到這,我面容一整,立刻擺出個不共戴天的架式,只可惜太虛弱的身體洩了底,剛剛掙月兌出他的懷抱,就月兌力的匍匐在柔軟的錦榻上!

“皇上莫驚……在下名叫佘風吟,乃是幹營隸屬下的一個總兵,並非壞人。”見我甦醒,對方似乎是鬆了一口氣的樣子,表情僵硬的俊顏也有了些許解凍的趨勢。柔聲哄勸了兩句,趁我還在理不清頭緒,他輕輕地拉過薄被,緩緩蓋住我僅著褒衣的身軀:“您的身子還虛著,好好休息一下吧……有什麼疑問,等您恢復了再說也不遲。”

“不行!”望著對方真誠到不攙一絲閃避的眸子,我險些叫他急轉直下的溫柔給騙了!四周環顧了片刻,確認整個房間裡只有我和眼前的這個男子後,我焦急地撐起身子,顧不得四肢酸澀的哀鳴,瞪圓杏眼,以我此時能發出的最大音量喝問:“你把林天恆弄到哪裡去了?!他呢?為什麼不在朕身邊——”

“……”在我提到讓自己牽腸掛肚的那個名字的時候,佘風吟的笑容明顯地僵硬了一下,模模糊糊地,我似乎覺察到他的彆扭反應意味了什麼,可潛意識裡又拒絕去承認……老天保佑~~千萬不要按照我想到的天書標準模式發展下去啊——

“回答朕——天恆在哪裡?!你把他怎麼了?!”曖昧地氣氛越來越濃,我明知現在要儘可能減少和他的肢體接觸,免得眼下柔弱無力的自己引發對方心中蜇伏的征服欲,但為了換取令自己心安的消息,我忘乎所以地撲抓著他的胸襟,拼命地搖晃著,很有蚍蜉撼樹的效果:“快告訴朕——天恆他難道是……”回憶起最後一眼中那個人傷痕累累,疲憊不堪的樣子,我的心猛地漏跳了一拍!

“皇上!振作點!林……姓林的他還活著!”手忙腳亂地摟住我癱軟下去的腰身,佘風吟連忙讓被自己的猜測嚇得慘兮兮的我靠上他的胸膛,陌生的手掌溫暖地貼在我脊背的穴道上,微微貫了些內力給我,好捋順我滯扼的呼吸:“您、唉——您就那麼在意昭羽候那個孌童出身的下人嗎?!”

“你……”呆了呆,雖然很不情願,可從佘風吟露骨的敵意裡,我知道天書又不幸言中了。算算看,其實佘風吟看上我的可能性確實瞞大的。我既是被他恩將仇報的救命恩人,又是他親手救回來,足以激發他母雞效應的柔質美男,還兼備皇帝的身份供他以下克上,滿足虛榮!扁看他照顧我時那戾氣消匿的溫存,我就應該有所警覺才對!天恆……沒想到我做了攻還要害你受苦……

“佘……佘愛卿!你死心吧,朕與昭羽侯山盟海誓,情比金堅!絕對不會因你的惡意詆譭而動搖的!”皺了皺眉,為了自己的未來和對方的幸福,我都身負點醒他的重任:“而且,你也不要騙自己了。朕知道你對瑜王愛恨交織,不肯輕易淪陷……但你不能因為瑜王辜負了你,就把目標轉到別的男人身上啊!你這樣自欺欺人,也只會害得彼此兩敗俱傷罷了~~”

“皇上……”

“不用多說!朕死也不會接受你的感情的!”

“可是我——”

“沒有可是!佘愛卿,你還是回到瑜王那裡,把話當面攤開講明吧!錯過了就來不及了……”語重心長地纂著他的衣服,我昂起頭還想替他刨悉兩句,卻被對方冒火的黑眸震懾在了當場,動彈不得。下一秒,搶到發言權的後者便怒髮衝冠的咆哮出口——

“皇、上!臣再重申一遍!臣以前不喜歡瑜王,現在不喜歡瑜王,以後更加不可能對那種男人有任何非份之想,聽懂了沒有——”激動地兩頰通紅,佘風吟似乎是動用了全身的力量去控制青筋暴起的雙拳。把他的衝動看在眼裡,我略一思索,體會到了他心底掩藏的不夠好的傷痕……會說這種話,顯然是因為四弟確實做了人所不能忍的壞事,很可能……

“風吟……其實被男人XXOO並不是什麼丟臉的事情,你要堅強……”抬手撫模了一下他的額髮,我放緩語調,眼含柔波,悲天憫人的勸慰道。我就知道,他和四弟是強攻強受,首次雲雨十有八九是強人所難造成的,否則,後者又怎會如此排斥猛攻型的瑜王,死不認帳,轉而在怎麼看都是弱受的我身上尋求安慰呢?我不是不同情他……只是我用來愛人的心很小,放下一個對尹冰肅的記憶都令裡面的林天恆嫌擠了,又如何容得了一個佘風吟?更何況……我也是小飽啊……他找上我也是白搭!

“……我什麼時候被男人XXOO了?!”惱羞成怒的一聲怒喝,佘風吟狠狠地用力把我推倒在床上,接著又發現自己下手的對象是當今天子,不得不耐著性子再把我扶回去:“皇上!要臣怎麼說你才明白!臣、我根本就不喜歡男人——”

“沒關係~你不喜歡男人,朕喜歡男人!”決定暫時不要刺激情緒激動的後者了,我縮了縮肩膀,小聲地申明立場:“所以……你既然對朕沒邪念,就把天恆還給朕吧……”

“皇、上。”朝天翻了個白眼,佘風吟在我殷切地期盼下深吸了好幾口氣,許久,才咬牙切齒地擠出一絲冷笑,野獸一般嗜血的暗色眸子緊緊盯死渾身僵硬的我,吐出的氣息猶如一股寒流迅速把我的心臟凍結成冰!

“不好意思呢,皇上。臣不喜歡男人……並且臣奉勸您,從現在開始,也不要再想著昭羽侯那個男人了!臣授命於太后,要趁此機會,把姓林的這顆擾亂朝綱的毒瘤給徹底拔除!現在……那個惑主亂法的妖男就被關在地下的水牢裡!哼哼~相信很快……昭羽侯這個稱謂就不存在了!”從對方的鎮定自若的眸中讀不出一絲虛偽,剎時空白的大腦在憶起幹營的太守正是母后的內弟,我的二舅舅卓仲飛的瞬間,我嗅到了一絲血的腥甜,正慢慢地滲出我的心臟,翻江搗海地向咽喉湧來!

我就奇怪,天書中裡作孃的為了讓自己的兒子改邪歸正,不惜捶胸頓足,哭鬧上吊!而我母后的平心靜氣未免太不和天理了……若是按照前段時間天書上殘酷的補遺解釋——那麼她把林天恆送給我的原因,恰恰是為了親手毀掉我所愛的男人,徹底絕了我的心念!

母后……我一直懼怕卻尊敬著的女人……

你不僅狠得可以派佘風吟故作鐵石心腸的去刺殺愛他成恨的瑜王,我的親弟弟……

並且,還要狠得連自己懷胎十月所生的當朝皇帝……心裡的那一點點溫柔的寄託,也活生生割離嗎?!你就真的——如、此、無、情———

“天啊!皇上——”嗆出一口暗紅的血液,我頹然倒在了佘風吟懷裡。還沒復原的身體經受不了如此撕心裂肺的打擊,再度昏厥前,我只記得用盡全力,死死掐扣住他的胳膊,落下一滴冰冷剔透的晶瑩:“不要殺天恆……朕……求你……求求母后……不要殺……天恆……求求…你……”

第八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