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思緒,沉在一片雪白的紙卷中,好像無數的書籍將我掩埋在下,我睜大眼睛仔細的去辨認,想要看清這些天書上的玄機,然而我越是湊近,看到得就越是空白……

夢裡的天書是沒有字的,一個字也沒有……

就在我溺在這蒼白空洞的汪洋裡找不到彼岸的時候,遠方突然傳來兩個爭執的聲音,很吵,卻無論如何也聽不清在議論什麼。彷彿是為了擺月兌這種無助的挫敗感,我努力地將全身的氣力彙集到眼皮上,艱難地迎著驟然射來的白光,勉強撐開雙眸!

明明在夢中有兩個聲音,但在我迷濛的眼前,卻只有林天恆一道熟悉的背影,此時的他正靠坐在我的床畔,輕闔雙目,憔悴的俊顏上血色淡淡地,惹人憐惜。差點忘了,佘風吟不是說他被關在了水牢裡一段時間嗎?太殘忍了,他們怎麼可以如此對待一個受了傷的小受!

“天恆……”張開嘴,才驚覺自己的聲音弱不可聞。但林天恆還是立刻對其作出了反應,彷彿是被踩中了尾巴的貓似的,他鬆懈的神經猛地繃緊,抬起頭轉過身,焦急地捧住我削瘦的兩頰,深隧地眸中閃著我所不能理解的歉意:“你終於醒了……嚇我很好玩嗎?!皇上……”

輕聲抱怨著,他極其溫柔地手指一遍遍順著我的輪廓撫模著,好像稍微一用力我就會破碎一般。那小心翼翼地專注,在人最脆弱的時刻觸模到了人最柔軟的心田!然而,就在我心裡的情愛快要被他靈巧的手指勾取上來的時候,林天恆眼角一瞬即逝的閃爍扼住了我的喘息!剎那間,我什麼都明白了……

“天恆——對不起!朕讓你吃苦了~~~”緊緊地抱住後者的窄肩,頭暈目眩全被我拋到腦後了,只是對於林天恆在水牢裡曾有的經歷越猜越像親眼目睹發生了一般!那可是水牢啊!僅次於天牢的出場頻率,是慘無人道的所謂虐受行為最容易發生的地方之一!尤其我懷中的青年是如廝的秀美清俊,單薄的身子,纖弱的容貌,還有那不肯輕易求饒的臭脾氣……

雖然此時他為了安慰我而強言歡笑,但他一定受了很多很多難以置信的折磨才熬到了和我見面的今天!反正……天書上是這樣說的……

不往死裡虐,哪向生處逢?

“皇上,別激動,醒來就好……先把安神的藥喝了。”眯著眸子,林天恆唇邊的笑總是讓我覺得礙眼,那笑沒有延伸到眸子裡,在那深不可探的眼瞳下,一層淡淡地憂傷把歡樂隔阻在外!可惡!虧我身為小飽,卻總挑關鍵的時刻臥倒!天恆~~我對不起你!不過……不論你在水牢時發生了什麼,就算天書上那些令人不寒而慄的手段你都嘗試過了……

“天恆!朕絕對不會嫌棄你的——”忍不住把頭埋在林天恆的肘窩,我虔誠地一遍遍啄吻著他泛紫的嘴唇,喃喃地許諾道。換來的……卻是對方莫名其妙地凝視?

“皇上?你在說什麼啊?什麼嫌棄不嫌棄的……”

“不要再強裝了!天恆……朕知道水牢裡你受了很多罪……”

“呃~關於水牢……”

“沒關係!忘了那些吧!從此以後有朕在你身邊,不論誰反對也好,再也不會有人能夠你了——”用力摟緊臉色瞬間慘白的美人,我斬釘截鐵的打斷他的話!

“強、?!我哪有被——”

“那就是輪姦了?!天恆——你命怎麼那麼的苦——嗚嗚~”我都沒有吃到一口,就被別人吃幹抹淨,分片包乾了!早知今日,當初在琉華殿說什麼也應該做到底!

“輪姦?!你開什麼玩笑——”大聲的喝問著,林天恆的身子漸漸冰涼,這細微的變化自然瞞不過我!說實話……我覺得自己昏迷的時間也沒那麼充裕,真是小看了佘風吟的行動力,居然這麼快就玩到了下一個環節……

“他們該不會還綁了你抽打你逼你當眾自瀆要你為他們吹蕭然後又下藥讓你索要無度還派畫師當初描繪下你的表情和姿態並威脅你要四處張貼吧——”

“……皇上……”我話音剛落,林天恆就整個人顫抖了起來。

“別怕!都過去了!你就當是被狗咬了好幾口,都過去了——”生怕他像天書中的小受那般,自尊心超強的承受不了以上的刺激,我連忙改口,把衝口而出的獸姦轉為溫和的安撫話語,可是即便我告訴自己不要去介意,但腦中自動構建出的林天恆在水牢的景緻,還是叫一股酸味在心中發了酵!

“皇上你腦子裡一天到晚都在琢磨些什——”

“啊啊!還是不行!朕要檢查!讓朕看看你的傷——”胸口悶得發慌,不等林天恆羞憤地反駁出口,我就蹙緊柳眉,嘟著薄唇,迫不及待的學著天書中小飽們的善後方式,一把扯倒斜坐在床邊的傾國美人,看也不看打翻在地的藥碗,駕輕就熟地伸手扯掉他的腰帶,趁著後者思想空白,周身石化的機會,拔開了他的褥褲!

雪白豐潤的翹臀,形狀姣好而窄緊,繃著力與美的平衡,肌膚因長年不受日曬而顯得格外白皙柔女敕,觸手的光滑好像輕輕一按就會彈起來似的,引人入勝……

那一夜在琉華殿我也見過林天恆的身子,但總覺得燈下的他嫵媚有餘卻少了份清晰地耀目感!不如眼下被迫趴倒在我膝上的這副軀體,被寒風和羞恥拂弄得連連輕顫,在手掌的下簡直要化開了般溫暖。呃……探尋的手指在入口附近就被緊湊地內壁卡住了,訝異地回眸,對上他狠狠瞪過來的怒目,我訕訕地陪笑了兩聲,做賊心虛地抽回手指,用比健康的時候還敏捷的速度縮到了被子裡裹成蛹狀,悶聲悶氣地討饒:“天、天恆啊~朕檢查過了……你恢復得很好……”好得就像從來沒被侵犯過一樣!

丙然,林天恆已具備了一個合格小受的最完美的究級奧義,非疑所思的復原力!

不管是被幾個人做了,做了多少次,做到半死還是昏迷還是血流成河……

他都能在第一時間恢復緊密感和彈性,不鬆弛,不軟化,不擴張,不順滑,再三的滿足小飽對處子後庭的生澀追求——

“……你就不想解釋什麼嗎?!皇、上……”被子上方響起某人優雅的磨牙聲,話中刺骨的寒意讓我在裡面不由自主地蜷縮成一團:“臣在水牢裡被關的昏天黑地,手腳的骨頭剛接上就聽到了您吐血昏迷的消息!那個佘風吟似乎叫您半死不活的樣子嚇到了……出乎意料的選擇了放我出來照顧您!我忍著傷耐著痛,日以繼夜的服侍了你兩天三夜!你醒來之後……卻對我的完整無缺表示不滿?!”

“他們……他們真的什麼也不對你做?”沒道理啊~天書裡的反派全都性喜男色,最喜歡用龍陽之刑虐待小受們纖細的心靈以求靠最少的消耗獲得最好的效果!

“他們為什麼要對我做那些——”被子外,林天恆的火氣燒得我心頭髮燙。

“不做那些……他們抓你還有什麼意義……”白白浪費了我情人絕代無雙的容姿!真是一群天理不容,暴殄天物的笨蛋!

“皇上……我有時真的很懷疑,您到底是不是愛我……”

“廢話!朕當然愛你了——”聞言,我再也藏不住了,惱羞成怒的掀被而起,無比冤屈地睜大眼!眨眼功夫,我那微張的嘴就被有備而來的林天恆快、準、狠地吻了個正著,對方兩隻靈蛇般有力的玉臂更是纏緊了我的腰背,扳住我的身子肆虐地吮吸下來,直到我就勢倒在床上,任他壓住我躺平的身體……

“啊……天恆……”迷惘地渙散了目光,我無意識地將手插入他柔順的青絲間模索著,胸口悶得像心臟在裡面打鼓,下半身幾乎全部亢奮到麻痺了!這是個持續了太長時間的深吻,宛如要補償近七年來的每一次錯過……

總是在我以為自己要窒息前,林天恆會略微移開他的唇,炯炯有神地雙眸貪婪地鎖住狼狽喘息的我,珍視地看著我緩過一口氣後,將吻再度重合!只是嘴唇的碰觸而已!只是一點點微不足道的溫存而已!

然而在林天恆香舌不間斷地侵略和捲舌忝中,我漸漸尋找到了下月復的熱源……

“不……不要……”牢牢收攏雙臂,我的理智和情感都不希望林天恆的吻停下來,但天書說我這時候應該喊停,所以我只好順應天意,嘴裡喃喃地申吟著阻止,手卻勾住身上給予的人兒不准他離開!可惜林天恆還是結束了這冗長的親暱,在我大口喘息著懊惱不該多話的同時,湊到我耳廓處悉心地啄來啄去,催眠似的嘆息著,像是要說服自己。

“不可以了,你的身子太虛弱,現在還不可以……”頓了頓,他的呼氣聲更重了,吹得我半邊臉都酥麻:“皇上……我的真命天子……記得你今天說過愛我的……記得你愛我……也記得……不論是做什麼……我都是為了愛你,我都是愛你的……記得……你一定要記得……”

林天恆的身體很暖和,摟在旁邊讓我很快就睡意漸濃了。

朦朧中,我聽到了一句反覆糾纏的誓言,但我太累了……我終究是沒有記清楚……

林天恆深藏難露的心意……我險些就這樣一輩子擦肩錯過————

唉~對於這類常識性的問題,天書應該重點指出才對……

友情提醒所有技巧嫻熟的情人們,凡是重要的事情,千萬別等到雙方走火後再說……

第九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