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後來我苦思冥想,悟出了窮則變,變則通的手段。

既然我一想到林天恆被別人擁抱的樣子就會達到怒由心頭起,惡向膽邊生的效果,那麼反之亦然,要是林天恆知道我另謀新歡,也肯定會痛不欲生,悔不當初的吧!

打定了主意,我假寐著回憶了一番天書中出軌的方式方法,覺得最適合小飽的莫過於奔到青樓花館左擁右抱,大享齊人之福了。整頓精神,換上一身樸素大方的青衫,我擯退近侍,喚上心月復護衛寒凌,邊思索要怎麼通知林天恆我去偷腥的事,邊坐上藍布小轎,晃晃悠悠地出了宮,向著京城遠近馳名,男倌女妓均是花中上品的“醉花蔭”趕去。

一路上,寒凌的俊顏都繃得好像我犯下什麼對不起蒼生的罪過似的,隔著轎簾,我好奇地瞥了他一眼,剛想調笑兩句打發氣氛的尷尬,卻被驟然湧上咽喉的腥甜嗆住了。不作它想的舉袖掩唇,撕心裂肺的咳嗽了片刻,我好不容易緩過氣來自嘲地準備苦笑,藉著不遠處“醉花蔭”火樹銀花的靡光,垂眸間不期然的看清了袖管附近刺目的暗紅!

咳血算很嚴重的事嗎?不過是天書裡大家都在做的調劑罷了……還沒見過天書的主角死在這上面的前例,我也不是特別的擔憂,只是擰起柳眉,臉色蒼白的支額穩了穩昏眩的腦袋,順其自然的將血跡部分纂在掌心裡,沒叫扶我下轎的寒凌看出來。

“把你們這裡最紅的人叫出來,本公子有的是銀子打賞!”在心裡演練了數十遍,我進門時這句話說得可謂是爐火純青,氣吞山河,完全看不出有第一次走入煙花之地的青澀。揮手吩咐一臉不自在的寒凌丟給老鴇一張百兩的銀票,我漠然置之地看著迎上來的庸枝俗粉,越來越感嘆林天恆的驚世絕豔。

即便倚在我左邊的花娘有林天恆三分的豔麗,卻遜了他七分的清俊。

即便靠在我右邊的男倌有林天恆七分的靈秀,卻遜了他三分的傲然。

眼前紅男綠女,鶯歌燕舞,猶如置身百花叢中,青帝為主,奼紫嫣紅,一應俱全。

只是身在這繁花似錦的夏夜,填滿我思緒的卻是記憶中凌霜壓雪的那株寒梅的孤芳……

等我意識到自己根本沒理由吃不到好的就拿次的自欺欺人之時,我已經推開湊過來的美人,長身玉立而起,逃難一般的在寒凌的憋笑下衝出青樓了。不知自己是哪裡得罪了貴客,老鴇瞠目結舌的追了出來,攔住上轎欲走的我:“公、公子可是不滿意那幾個孩子?真是……我們最最有名的花魁今日偏是身體不適,否則定不會讓客人敗興而歸的!要不,公子您先侯著,我去催催香鳴,準保叫您流連忘返,砸不掉咱‘醉花蔭’的招牌!”

“……罷了,也並不是你這樓中的佳人遜色。”突然間,我豁然開朗,夜色裡,笑得溫柔動情:“只是心裡有了個人,弱水三千,也就那一瓢對了胃口……”這道理天書中的人常常要折騰半天,直到發現自己把壓在身下的人全都代換成了心上的所屬之後才頓開茅塞。更有甚者,要靠“不舉”這劑猛藥才能驚然醒悟。便我通讀了別人的教訓,轉念得快了些,認命的早了些,放棄的快了些……

但不知,是算便宜了林天恆……還是該慶幸珍惜了自己…………

轎子二度啟程,沒有抬往淒冷孤寂的琉華殿,而是轉向了陰森沉悶的天牢。

還是那個奢華得猶如寢宮的牢房裡,還是那個倚榻持卷,剪燭攻書的傾國絕色。

見我突然到訪,林天恆並沒有期待中的驚訝,他只是輕柔的放下書卷,乖巧地順著我坐起身子,深深地審視了一番身心俱疲的我,自然而然的抬手,溫存的撫模著我的臉龐:“才幾天啊……皇上怎會比罪臣消瘦得還要厲害?”

呆了呆,大概是他的手太暖,他的氣息太熟悉了,我竟剎那間忘卻了這根本不是兩個不共戴天,反目成仇的情人應有的溫馨。只是頭昏,只是身乏,只是想嘆息,只是想閉上雙眼再不睜開,再不去看那沒有了眼前人的花花世界。

“怎麼了?不舒服?”憂心忡忡地扶住我靠過來的身子,林天恆擁著我的肩膀,將下頜抵在我的頸側,柔聲詢問。總覺得相識近七年,他從未有過這麼溫順的時刻,這個由小貓養成了家虎的美人啊……他總是那麼明麗,那麼奪目,那麼精彩,那麼的……美到霸道。

沙場上,他是讓敵人聞風喪膽的儒將,談笑揮指,城傾國覆。

朝廷上,他是才華橫溢,侃侃而談,辯得眾人心服口服的布衣公卿。

後宮裡,他是高高在上,統領三宮六院七十二房生殺大權的頤國男後。

諸國間,他是風華絕代,才色雙全,文韜武略兼備的傳奇人物,是家喻戶曉的達人。

但此時此刻的他,在我的面前,不過是個被我寵著,被我愛著,被我恨著,被我怨著,被我想要推開卻又本能地抓住不放的男人罷了……

“胸口好悶……”淡淡地抱怨著,我反手摟住他纖韌的蜂腰,想起早朝時二哥神色凝重的回答到現在為止還沒有四弟瑜王的消息,我的弟弟,還生死未卜的流落在民間。

“皇上?”聞言,林天恆的月眉緊蹙,皓眸閃過一絲名為心疼的神情,扶著我的手臂力道更加輕柔,卻有恰到好處的讓我得到了支撐。

“有點想吐呢……”捂住唇,我知道那不是反胃的衝動,是要咳嗽的前兆。強行忍下翻湧的血氣,耐人尋味地回望了惶恐不安的林天恆一眼,我淺淺地笑了,想起了昨晚去向母后請安時,那個給予我生命的至高無上的女人冷漠的表情。這一次,她是真的向我施壓,要我殺掉你呢~天恆……你知不知道……

但我呢?我卻在報復你時發現自己根本狠不下心報復你,想忘記你時發現自己想得念得全部都是你!想你的背叛,你的欺瞞,你的無義,和你的多情……

為什麼你被抓之後從不辯解呢?可知你舌翻蓮花,只要說了,我就會信你……

為什麼你被抓之後從不悲傷呢?可知你若喊冤枉,我一定會捨不得關押你……

為什麼你被抓之後什麼都不求我呢?若你要自由,我也許真的會咬牙放了你……

你呢?是不是也在奇怪,為什麼我沒有對你的家人下手?

只是你爹早就宣稱和你斷絕關係,福他們沒享多少,罪又何必牽扯到無辜?

你呢?是不是也在奇怪,為什麼我不曾下令殺你以塞眾口?

只是我還寄望於天書的指點,等待你有一天告訴我你其實多麼的被逼無奈。

你呢?是不是也在奇怪,為什麼我不鎖住你,不廢去你的內力,毀掉你的武藝?

也許,我支身前來,坦誠相待,求得……就是你的一招發難,讓我再不用去琢磨該如何在你和江山中做出選擇。我是皇帝,我也是人,一邊是所愛,一邊是所負,我也會累……累得不知所措。

其實我比誰都明白,母后之所以一力助我為帝,只因我是兄弟五人中最懦弱溫和的那顆棋子。但我坐上了九五之尊後,卻希望能當一個不會讓父皇死難瞑目的好皇帝。十五年的歲月,我都戰戰兢兢地在尋找著適合自己的帝王之道,在獲得天書的時候,我以為自己是可以成功的了,我以為自己明白該怎麼做了……

但我愛的人選擇背叛我,我的母后選擇用鄙視的目光冷嘲熱諷的告訴我——

“聽憑一個賤人專寵,雲舟,你太令哀家失望了。心存婦人之仁,玩物喪志,你要如何一朝為君?!莫要將祖輩的積業毀在了那個姓林的男孌手裡!落得昏庸喪國的罵名!”

“皇上!皇上!”回過神來,卻發現自己已經被林天恆小心翼翼地安置在軟榻上躺好了。燭火飄搖,朦朧中我不知道他有沒有看出我灰敗的臉色,但我不在乎了。天書啊,我活在別人的期待中,掙扎了二十一載,已經累了……

終究,我對這個人再怎麼照你指示的好下去,他也還是離棄了我。

終究,我對治理頤國再怎麼廢寢忘食,功勞也全在二哥與昭羽侯身上。

真無聊,真無奈,真的無力再糾纏下去了,無心再追尋下去了……

索性一切都亂了套吧,不照天書所寫,不照眾人所期待。這一回,這一夜,我想要什麼,就要什麼吧……今後的事,你們既然誰都不想向我解釋,我也就不過問了……

既然天下並不缺我這個皇帝,我也就不再苦苦拼搏了……

林天恆,今夜你把你給我……

明天,天下……你要就去拿吧……

“天恆……朕今天去了妓院。”微微一笑,我知道怎麼激怒眼前這個人,他本就沒多少好脾氣,而我現在說的,是天書上再好脾氣的人都會憤怒的內容:“那些男倌肌膚賽雪,不知和你相比,模起來誰更順滑。呵呵……”

“皇上你——”眼神一黯,林天恆眯起貓兒眼,瞬間銳利起來。

“他們在朕身……呃,身上賣力的很,你說得沒錯,其實被疼愛的感覺一點都不壞。”本來是想騙林天恆說我在上面玩得很爽的,但為了提高可信度,我很悲哀的臨時改口。果然不出所料,話音剛落,我的肩膀就被他抓得痛入骨髓。

“皇上!你不是說……你不說是寧可死也不要被男人上嗎?!”劇烈的搖晃令我險些背過氣去,可我知道若不趁林天恆被憤怒衝昏頭腦時火上加油,那麼這個冷靜慣了的人稍一清醒,我的謊言就要不攻自破了。我是個軟弱的人……總是希望讓周圍的人滿意。但現在,我卻有一種近乎崩潰的勇氣,要報復這個我以為到死自己都不會懷疑的人!

天書上說,虐了你的身形同於虐了我的心……

既然如此,那麼虐了我的身,你的心呢?會不會滴血?

林天恆,你呢?你是不是也會為我,痛徹心扉——

“朕只記得說過,與其被你上,不如去死。”冷冷一笑,我展臂勾住林天恆僵硬的身子,欠扁地眨了眨眼睛:“可沒說……不能被其他男人上吧?”

“為什麼?!為什麼只有我你不答應——”

“……誰叫你一看就是更適合在下面被男人做的那種人,叫你上了簡直是笑話!”

“……”

“你這是什麼眼神?不服嗎?別忘了,你不過是個男孌出身的——嗚——”見林天恆陰著臉壓上來,沉默不語,我焦急地下了狠話,生怕再慢一拍,就沒有勇氣沉淪了。雙唇被後者狠狠地吻上,呼吸幾乎要被對方掠奪了!他毫不憐惜地咬了我的唇,血的腥氣中,我不著痕跡的笑逐顏開。沒錯,林天恆,我給你機會,我推波助瀾,我讓你在這個陰冷的地方強暴自己——因為天書上說得明白,你現在所做的一切,都是將來你痛不欲生的源泉!

林天恆……我恨你……恨得不忍在你身上再施加任何酷刑……

林天恆……我愛你……愛得怎麼也說服不了自己……原諒你…………

也許,天書說得對,人心真的是個很矛盾的存在。

殺父殺母的仇,愛了都可以不管不顧……

只就這情人的欺瞞背叛錐心刺骨,最愛的……反而變成了……最無法釋懷的…………

我記得天書裡最慘無人道的,便是被受做掉的攻了,對不對?就比如……被林天恆發狠撕裂了錦衣的自己……

第十三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