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林天恆說得那麼一本正經,我這邊聽得也輕鬆不起來了。

以最快的速度把天書上此時此刻可能會給出的答案回顧了一番,與其等對方來刺激筋疲力盡的自己,我倒不如自己抓住主動權,好歹心裡也有個準備。咬了咬下唇,我邊儘可能的鬆懈繃緊的神經,邊小心翼翼地揣測著前者的神情,緩緩吐出凍結自己呼吸的答案……

“等等……天恆,讓朕先猜猜。你要殺瑜王,該不會是因為四弟看上了朕,與母后達成協議,事成之後江山歸太后管轄,他攜朕挑個山清水秀的地方早奸三次,晚上五回,不玩到他馬上風,朕過勞死,誓不罷休吧?!”臉色慘白的構思著上述場面,我越說越覺得可能性很大。畢竟瑜王從小與我就不對盤,可謂是見面冷嘲熱諷,背地月復誹中傷……完全符合天書上“愛他就要欺負他,疼他就要虐待他”的至理名言!背脊發寒地哆唆著,回憶起四弟在天牢中對待佘風吟的“疼愛”方式,我眼前發黑,很想就此昏過去省得被自己的想象活活嚇到心臟驟停!至於母后方面……兒子可以再生,機會實在難得……為了權勢,那個女人什麼都做的出來……林天恆不也是她送給我的賄賂嗎?!

“……臣等倒沒看出來瑜王有此野心……”沉著俊顏,目冷如冰地瞪了猶自顫抖的我一眼,林天恆皮笑肉不笑的翻了個白眼,咬牙切齒的譏諷道:“早知他想染指我的人,我就不是一刀殺了他那麼便宜了……哼哼!”

沒有注意自己什麼時候變成林天恆的禁臠了,我在他神子般絢爛的笑容,羅剎般陰狠的視線洗禮下,只接收到自己猜錯的訊息,柳眉輕舒,轉而立刻開始了下一個伏案。

“那麼……就是母后她並不是朕的親生母親,其實當初她生的是女孩,為了奪嫡爭位,便令人將公主與幾乎差不多時期出生的朕調換了過來!而瑜王在二十多年後查出了這個秘密,以此要挾,為了繼續做高高在上的太后,母后就策劃與四弟殺我而代之對不對?!”其實天書上被拿來調包的一般是男孩,但眼見林天恆的表情越來越難看,我很聰明的換了個比較通俗的設定,可惜……聽完之後,對方的嘴角明顯抽搐了起來!

“皇、上!您野史軼聞看太多了吧!就憑您和幾個王爺的相似程度也不可能是真的——您能不能免開尊口,先聽我說……”

“啊!朕想出來了!”靈光一現,我驚呼著打斷後者從牙縫裡擠出的請求,緊張地反扣住他窄削纖滑的香肩,方寸大亂的拼命搖晃:“不……這不是真的對不對?!天恆……你該不是要告訴朕,其實……四弟他看上的……是朕身邊的你?!”懷璧其罪的血案在天書中太普通了,往往是甲看上了乙身邊的丙,為了得到丙且讓他對自己死心塌地而決定幹掉很可能死都不知道該怎麼向閻王告狀的乙,以便順利接收心死如灰,身若浮萍的丙。所以甲不擇手段的陷害掉處理完乙後,對於無力迴天的丙則採取——“敞開胸懷給他靠,打入大牢陪他鬧,殺人受傷害他哭,下藥薰香等他要!”的配套策略,最後再深情地丟下“千錯萬錯,誰叫我愛你愛得不怕錯”這句足以一錘定音的話,徹底將死不瞑目的乙從丙的腦海裡抹殺掉。再後來……舉個例子,就是西門慶與武松從此冰釋前嫌,雙宿雙飛,成了人人羨慕的神仙眷屬。根本不必擔心會有不識相的傢伙跑來問武大郎和潘金蓮是不是死得冤枉,因為老天爺安排那對苦命鴛鴦出場就是跑龍套的,唯一任務是增加感情道路上的曲折,教育大家珍惜你死我活,皮開肉綻後得來不易的幸福——啊啊啊啊——那麼按慣例,我是不是就要被老天犧牲掉,成為四弟與天恆虐愛之旅上的一塊墊腳石了?!

“皇上你胡說八道些——”怒髮衝冠地咆哮如雷,林天恆吃人般的眼神射過來,忘乎所以地抬手似乎想扇我一巴掌滅口,但在看到我說完之後搖搖欲墜的虛弱模樣又馬上改變了主意,想也不想地抱過我,玉手撫模著我的胸膛,替險些窒息的我順氣。

候我恢復了一些後,林天恒大嘆一聲垮下肩膀,哀怨地瞥了我一眼,重整旗鼓:“皇上,臣與瑜王絕對是清白的,事情不是那麼簡單……”

“不那麼簡單?!懊不會是……天恆!瑜王愛上的是母后——”而我是替身。

“怎麼可能——”翻白眼。

“那、那難不成……難不成……你和母后分別是敵國安插的奸細,瑜王戳破了你們的身份,你們想彼此陷害的同時兼殺人滅口?!”眨眨眼,這個夠複雜了吧~!

“放、放——咳咳咳咳——”憋紅了俊顏把髒話咽回去,林天恆咳得上氣不接下氣。

“呃……或者說,你想告訴朕,其實你有個自幼失散的孿生兄弟最近致力於顛覆我朝,分崩離析皇族內部……”那麼在被困期間吻我的又是哪個?!渾身一震,我的胸膛又裂痛起來,喉嚨裡血氣上衝!

“這種事連臣自己都不知道,皇上又是聽誰說的——”好脾氣用盡,林天恆若是貓,現在肯定炸開了毛,張牙舞爪的只想撲上來咬死眼前的獵物!

“天恆……該不會是你有救命恩人什麼的逼你殺瑜王害太后來補償吧?!”

“該死的——當年救我於水火的那個人不正是皇上你自己嗎————”

“……你被人下蠱控制了?”皺起眉頭沉吟了片刻,我憐惜憂傷地捧起林天恆血色全無的俊顏。真可憐~~要是早點對我說明,我也好幫他一起想辦法啊~~這孩子怎麼總是自己默默承擔傷痛呢?好心疼~~~~

“不好意思!臣目前非常清醒!只是皇上您真的知道自己在說什麼嗎?!”

“不是吧……這些都達不到真相的要求啊……”那實際情況會變態到天書都預測不到的程度嘍?!呼吸一滯,我已經不敢推測下去了,生怕會被前無古人後無來者的答案嚇到吐血陣亡……太可怕了~比上述結論更誇張的結論……想都不敢想……

倒抽了好幾口涼氣,林天恆總算壓下扁人的衝動,眼觀鼻鼻觀心的垂下頭,彷彿打輸了一場惡戰般粗喘著,許久,才積蓄起開口的力量,抬頭木然地凝視了我半晌,底氣不足的囁嚅著紅唇坦白道:“臣等隱瞞真相,是不想皇上知道後悲憤傷身……瑜王早有反意,而今羽翼漸豐,太后有意涉政,權心未死……所以為了根除後患,保住您的位置,臣與瑾王、寒侍衛以及幾個心月復股肱商議,趁四王爺向您下手前斬草除根。即便……”掃了一眼我顫慄的身形,林天恆輕嘆一聲,擁我入懷,憐愛有加的柔聲勸慰:“即便瑜王是您同父異母的手足,太后是您的生母……但帝王寡恩,天家無情,這是自古的道理……皇上齋心仁厚,臣不忍髒了您的手,寧可自己來背這曠世罵名。”

言罷,他意味深長地吻了吻我的頸子,印下一個虔誠熾熱的痕跡。

但我卻渾身僵硬,只覺得被他的答案推入萬丈深淵,並且灌入冰水,浸透四肢百匯!

“天、天恆……這就是你要說的真相嗎?”顫抖著反問道,我的胸口彷彿壓了塊巨石,越來越重,勢不可擋的要從這具纖瘦的軀殼裡擠出什麼似的:“你行刺瑜王是因他要造反,嫁禍太后是因為她想亂政?!”就為了這種俗到掉渣,每朝每代都在發生的小插曲——

“是啊……還是傷了皇上的心吧?我本不想說的……”不安的摟住面色慘淡的我,林天恆安撫地拍著我的背:“如果可以……我寧願你恨我,也不願你對親人失望。”

“就為了這理由……這理由……”

林天恆!你當我皇帝做假的啊!母后利用我,四弟敵視我,都是心理上早有準備的了!雖說無情,但為了穩固江山,盛世昇平,我也不會心軟,該軟禁的,該罷黜的,我自有公斷!然而……我在天書中浮沉了那麼久,為你背叛的理由想破了頭!你卻只是為了如此微不足道的平常事……害我與你一起跳懸崖,躺谷底,受傷得病,膽戰心驚,甚至還要在絕望與信賴裡掙扎遊移——你你你你簡直是氣得我要吐血了————

“皇上……請節哀。”憐憫的摟著我,林天恆撫模了一番我的面頰,深隧的眸中溢滿了無奈和緊張。生怕我會為真相受刺激,傷了龍體:“佘風吟失手被抓,我那日聽說瑜王嚴刑逼供,本是趕去救人……沒想到您突然出現在天牢裡,寒凌攔又沒攔住,讓我們的計劃徹底亂了套!後來風吟他將計就計,挾持您逃離,二王爺設法拖住闢兵,寒凌和我則追上去打消眾人的疑惑。但又沒算到您會在馬上發難,亂扯韁繩奔向了懸崖……無可奈何地,我就和佘風吟使眼色,演出了跳崖的一幕給太后的眼線看……誰知您又好死不死的也衝了下來——險些嚇得我心臟停滯!我會跳……自然是對武功有信心,可您……對不起,是我算清了一切,卻漏算了您的寵愛深情!再後來……你在崖下昏厥,我再顧不得什麼,立刻用與佘風吟他們的暗號招來了手下,把您帶到密宅裡養傷。至於嫁禍太后則是將計就計,想要一石二鳥的把這個隱患也警告一下……”頓了頓,我這邊快崩潰了,林天恆還在哭笑不得的搖頭:“果然是人算不如天算啊~~天衣無縫的安排,有了您,就亂了陣腳……呵呵……”

“……就為了這個理由……”沒有仔細聽他的剖晰,我腦中反覆迴盪著所有我信賴的人都為了一個平淡無奇的笨理由折磨了我這麼久的事實,沉默良久,終於鬱悶到雙眸一翻,猛噴一口鮮血,虛月兌的軟倒在驚慌失措的林天恆臂彎中——

“皇、皇上——皇上您振作點!您答應過我會挺住的不是嗎?!皇……可惡!來人啊!人都死哪去了!傳御醫!叫御醫們都給我滾進來!快啊!皇上——”宛如捧著離體的心臟般捧著我斷線風箏似的身軀,林天恆的吼聲像帶了哭腔,一陣急過一陣讓人心碎。

但我卻越努力越聽不清楚,神智渙散在一片血紅裡,我無力地閉上了眼睛,氣得實在不想繼續清醒下去了,索性倒入黑暗的召喚,落個清靜……

有沒有搞錯啊……就為那點史冊裡寫到爛的事情兜了這麼大一個圈子!我不被你們氣到吐血,也肯定會內傷~~哼——吐兩口血嚇嚇你們也好,省得你們總是自以為是,把我這皇帝當成易碎的擺設!

況且……天書裡噴血的場面比我壯觀的多得是~~我也不過是應景灑幾口疏通疏通肺裡鬱積而已,堂堂殺敵不眨眼,泰山崩塌亦談笑自若的昭羽侯……至於叫得像招魂似的嗎?!

“不——皇上——天啊!不、不要————”

第十六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