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意識似乎遊離在了軀殼之外,模模糊糊地,我聽清了周圍的喧雜,可眼皮卻彷彿有千斤的重量,努力撐了幾次依然沒有睜開。不著痕跡的暗歎一聲,我放棄抵抗,乖乖地凝神聚魄,想要弄明白那些嗡嗡的嗓音都在討論些什麼——

“嗚嗚~皇上那麼好的人,老天真是不長眼啊~~~~”

“唉……二十幾歲正當年呢,難道本朝的皇帝都月兌不了英年早逝的命嗎……”

“……”一柱香後,我暗暗咬牙的從太監宮女們的八卦裡總結出目前的狀況,得出了本朝的御醫全部都是廢物的結論!居然說我吐血是五臟六腑皆損,脈虛心弱,回天乏術?!開什麼玩笑!天書說過,冰釋前嫌之後,我和林天恆還有從此以後大把的幸福日子要過……要死也不會死在塵埃落定,水落石出的今天!

拼命地掙扎著,我很想瞪圓眼睛,大聲叱責圍在我龍床前開始商量陵寢問題的諸官們,但無論我怎麼折騰,力氣就像渙散在了體外似的,怎麼也聚集不起來!越著急越沒辦法,胸口又不識時務的引發了抽痛,嘴角一熱,好像逸出了什麼濃稠的液體,不等我咋舌品出味道,一聲驚呼就刺耳的響徹雲霄:“天啊!皇上又吐血了——”

“難道是大限將至?!快來人啊!通知太后和王爺們——”

“皇上啊~~您要棄我們而去前,至少也該回光反照一下吧……嗚嗚……”

剎時,安靜了沒一會兒的寢宮又亂了套!一陣虛浮的腳步聲後,我被一雙冰涼的手抓握住了肩膀,接著,一輪猛晃,耳邊炸開了二哥方寸大亂的悲嘶:“皇上!三弟!雲舟——不可以!你怎麼可以說走就走!你怎麼可以狠心的拋下頤國、拋下二哥……咳咳——”

“……”誰來幫我阻止他一下?!我活得還不夠本,絲毫沒有要死的意思啊!再繼續被二哥這樣往死裡晃下去……就真的要魂飛魄散了!唉~~

可惜,我的小小祈禱沒有上達天聽,瑾王搖得更加用力,夾雜著瘋狂的悲嘶,哪裡還有往日冷酷無情的模樣:“雲舟!雲舟!不要死!二哥求你……不要死不要死不要死——”一口氣那麼多個死字……二哥,你咒我啊……

“雲舟——”瑾王搖得賣力,我這邊也不好不做回應,於是又有幾口濃血嗆出了唇外,滴在了龍榻耀眼的明黃錦緞上!值得慶幸的是,我這幾口血吐得不冤,因為二哥終於渾身一震停止了他狂亂的弒君舉動……他昏過去了……

“二王爺!節哀啊~~”

“瑾王爺……現在非常時期,不能連您也倒下去了啊!”

“快來人把瑾王爺扶到一邊休息去!叫太醫們過來給看看……別悲得傷了身子!”

心頭稍寬,正當我輕舒一口氣,胸口痛得趨於麻木,以為自己的酷刑已經告一段落的時候,五弟頊王再接再厲的撲了上來,掐得我胳膊一片青紫!鬱悶地在心中翻了翻白眼,暗罵老天不公平……他們那邊可以換人~我卻只得一具身體輪番應付……

“皇兄!可惡!您睜開眼睛啊!求求您——睜開眼睛吧!嗚……”我那從九歲起似乎就沒再掉過眼淚的倔強五弟,竟掐著我的胳膊語帶哭腔?!好奇地想要看看他那張硬氣的小臉哭花的狼狽相,可我就是無法睜眼,只能挺屍般躺在床上暗暗焦急!

“皇兄……睜開眼睛好不好……只要您醒過來,臣弟什麼都聽您的!您要我娶那隻狐狸都成!只要您醒過來……嗚嗚……我不要你走……別走……”

“……”誰說我要死了?好不容易五弟決定正視直面他自己的感情,我高興還來不及,哪捨得翹掉?!不停的在腦中向自己灌輸天書有云,我沒可能會死的道理,我邊琢磨著按照慣例自己什麼時候有能力睜眼,邊考慮繼續睡下去還能拐到多少好糠。

天書說的對,這些傢伙需要適時的給予一定的刺激,否則他們不會明白人生苦斷,要愛須趁早的重要!呃……但身為教材,我私認為教訓已經足夠到位了,再躺下去……萬一人人都給我來照本宣科的“摧醒”一頓的話……天書啊~估計我就要打破你“梅花香自苦寒來”的有情人終成眷屬法則了——

你不會那麼殘忍……要他們踏著我的屍骨邁向兩情相悅的彼岸吧——

我可不希望自己的命運是多少年後,別人吃飽喝足,閒來無事的時候,摟著心愛的人,望著夜空上隨便中獎的某顆星星,不痛不癢的感慨:“要不是XX的死,我還發現不了你對我是那麼的不可替代~~~”

第十七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