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就在五弟吼到聲嘶力竭,暫時還我耳根清靜的時候,突然,一聲驚呼在不遠處響起,提醒我苦難還沒有過去,並且有愈演愈烈的趨勢:“天啊!昭羽侯被一個白髮青年抱進來了!”

什麼?!我醒來後就一直被吵得頭昏腦漲,差點忘了去追問最應該哭天搶地的人為什麼會缺席!沒料到……好啊你林天恆,我昏迷了四、五天這還沒死絕呢,你就迫不及待的琵琶別抱,還怕我死得不徹底的攜新人來給我這舊人上演你濃我濃的戲碼?!想把我氣得駕鶴西歸後好方便你們柳暗花明對不對?!哼哼~~天書中千算萬算……卻尚未算出會有像你如此無情寡恩的薄倖受!

“咳——”氣火燒心,我胸口劇烈的抽痛著,一口接一口的鮮血不受控制的湧出體外,意識漸漸模糊,靈台一片清澄,似乎要解月兌自這凡胎了般輕飄飄的……

“雲舟——”完了!必鍵時刻誰來幫忙將好死不死醒得不是時候的瑾王再敲昏回去,我這邊可經不起他雪上加霜的猛晃了啊~~~

“皇兄——”順便幫忙把五弟也拉得能有多遠是多遠……我鼓勵他習武是期待他可以領軍佈陣,衛我頤國江山!不是要他把蠻力用在欺壓我病體這方面~~~~

“皇上——”拜託~~寒凌寒大侍衛,知道你忠心耿耿,救主心切啦~~但別挑眼下多事之秋來攙和行不行?!省省你的內力吧,手掌從我背後灌進來的內息攪得我五內俱焚,到時候我一不小心嚥了氣,你替我向閻王喊冤去——

“皇兒~~~~”老天爺,你玩我啊!怎麼連母后都跑來湊熱鬧了?!那接下來我不死是不是就對不起天下蒼生,辜負了全朝期待?!可惡……

“笨蛋……”淡淡地,一聲低沉清雅卻無比清晰的嗓音穿透層層阻隔盪漾在我耳際。似熟悉又似陌生,像是在記憶中隔霧觀花,臨水賞月,總是在快要想起來的剎那歸於模糊……我是否曾幾何時聽聞過這抹玩世不恭的戲謔?我是否很久以前懷念過這抹雲淡風清的灑月兌?我應該認識那說話的人嗎?我不知道……

此時此刻,我好想匯聚全身最後的力量,就算真的會違背天律,氣絕當場也無所謂!我想睜開眼睛!我想用自己的眸子去確認!蒼天在上——請讓我看看吧……我是真的真的想弄清楚……是誰這麼大膽子敢欺君犯上把朕當病貓趁火打劫在我爬不起來罵不出口的時候落井下石張口罵得那麼不留情面——

天書說的對,憤怒確實可以激發人體內前所未有的潛力啊~~~

來不及感慨這句至理名言的貼切,聞言,我不知從哪裡榨出了力氣,居然憑著一股死都要知道是被誰氣死的執著,奮力撐開了眼皮,睜大了氤氳迷濛的杏目,狠狠地瞪向在生離死別的關口還有心冷嘲熱諷的閒人——

“瞧~這不就醒了嗎?哭有何用,哼……”尋聲轉眸,入眼的,是一片雪霜覆蓋的長髮。在那無瑕的滄桑掩映下,來者文俊的容顏上浮起一如七年前那日離別時的淺笑,不慍不火,只是凝視著我的那雙修長眸子,卻在兩千多個日升日落的沉積下,更為深不可測了。

若不是他的容顏依舊年輕,那頭老去的太早的華髮下,我已不敢認他了……

七年了,你這惟恐天下不亂的傢伙啊~~又來打我悉心栽培的小受的主意了嗎?呵……真是不能對你掉以輕心,上次是盛楓,這回準備染指我的林天恆?你這傢伙……你這傢伙……不過是七個年頭罷了,是誰把你的青絲染滿了霜雪……

“呦……好久不見了,皇上。”揚眉含笑,來者尊卑不分的臭脾氣半點長進也無。呆呆地望著他排開眾人步步走近,我心亂如麻地審視了半晌他懷裡毫無知覺的林天恆,在抬頭回視對方時,心湖竟出乎意料的平靜!明明在腦海裡構思過無數個重逢時的畫面……但當他真的站在我面前,對我微笑著輕鬆地打起招呼的這一刻……

我卻只想由衷的牽動唇角,眯起杏眸,舒展柳眉,釋然一笑。輕聲地回答他:“……好久不見了呢~~尹冰肅尹大神醫~~呵……”

快七年了吧,無事不登三寶殿,又是哪陣不開眼的邪風把你吹到了我身邊呢?是不是你懷裡那個累癱的痴兒?明明單程就要七天的路途,他卻僅花了五天把你帶到……為什麼他就不怕我和你舊情復燃呢?為什麼他就不擔心我六年多後對你還不能忘情呢?

林天恆啊~我本來以為你是個深藏不露的大醋缸,卻未料,你比我還要幼稚,還要情深無怨,痴迷不悟。這些年來,你活在眼前這個人的陰影下,是何種心情?這些年來,你決口不提他的名字,甚至暗令全宮上下誰都不可再做談論時,安得是何居心?

那年的那天,昏迷中的我把你當成了他呼喊著時,你落了淚,落淚時的你,心裡在作何感想?那年的那天,你聽到我要丟下朝政,隻身去尋他再續前塵時,默默接過繁冗的奏摺公文的你,抱得是什麼想法?你啊你……究竟是用什麼心情去親自出馬,迎回自己最大的情敵的呢?你啊你……究竟是用什麼樣的一種決然敲響那個人的門扉,用什麼樣的語調對他說,請這個你最大的威脅重回我的面前的呢?

“天恆他……怎麼了?”啞啞地笑著,我問。

“哼,一個傻子。八百多里的路,日夜兼程,馬跑死了就施展輕功硬衝,大半夜的踹開我家門,把話交代完就月兌力倒下了。我用金針替他疏通脈絡,怕他再不知死活的逞能,叫他乖乖的先睡幾天……”不以為然地聳肩,他答。

“你說的沒錯……真是個傻子。”眸中寒霜化春水,溫柔盈盈,我痴痴地望過來,聚焦點再不是那個白髮飄逸的男子,從今往後,我的目光,我的心,都會先去追逐對方懷裡那個憔悴的青年了。不為他的傾國絕色,不為他的稀世功勳,只為那不輸於任何人的痴狂……已如潮水,淹沒我這孤舟一葉……從此以後,再無解月兌……再也……不求解月兌了………

林天恆,我知道這近七年來,你一直怕朕再次見到尹冰肅。你怕他會取代你千辛萬苦換得的心上之人……但你錯了。而今,正是在尹冰肅的面前,我才能理直氣壯的對你重新說出那一字一許諾,三字了平生的誓言。這一次我說了,你要仔細的聽,認真的給我記到腦子裡,烙到靈魂上去:“冰肅啊~~介紹一下,你懷裡的這個傻子……就是朕今生今世,所愛之人。”

“是嗎?”瞭如指掌地挑眉,尹冰肅笑得像狐狸:“我早就看出來了~~哼哼~~~”

“既然已經看出來了……”輸人不輸陣地半眯起杏眼,我戲謔地沉下臉,語氣急轉,厲聲吩咐:“還不快給朕放到床上來!你到底要抱他抱到什麼時候啊?!哼~~~”該不會是我的痛從胸轉移到胃了吧?不然嘴裡湧上來的滋味,怎麼甜裡帶了一絲無傷大雅的微酸……

第十八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