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半個時辰之後,笑雲舒所率的兵馬輕而易舉的收復了不予抵抗的易水寨。

摒退了閒雜人等,渾身透著書卷文秀的笑大青天單手支腮,百無聊賴的斜做在山大王的太師椅上,身為八府巡按卻兩眼冒光的緊盯著手中的帳薄,一邊感慨做山賊原來那么有的賺,一邊唇邊帶笑的順便關心一下令楚懷風坐立不安的問題:“那個玉脂龍杯嘛~據可靠的線報,在你盜出武陽侯府的第三天就被人從官道上劫走了。因為你的身份特殊,本府懷疑是有了內奸,所以請畢大人盤查負責與你聯繫的幾名密探,結果是化名‘王五’的那個小子吃裡扒外,殺害了自己人,偷藏起龍杯想要賺取西夏人的黑錢。不過……好消息是我們已經抓到了王五,壞消息是我們抓到王五的時候他已經提前一天把玉杯賣給了西夏人。”

“……你真的沒有從中分過紅嗎!?”全神貫注的聽完前者的話後,楚懷風翻了個白眼,有氣無力的撫額倚在牆上,沒什么好氣的諷刺道:“怎么我覺得你對玉脂龍杯被盜很有樂見其成的味道?”

“因為玉脂龍杯不能歸還朝廷的話,武陽侯就要負大部分責任。”涼涼地抿起紅唇,鳳舞陽警告地瞪了想把帳薄收進懷裡的笑雲舒一眼,毫不猶豫的將本子劈手奪了過來,斬釘截鐵的替後者回答了楚懷風的疑問:“所以皇上很可能會下旨抄掉武陽侯府,而領了抄家的美差就一定可以有得貪……就這么簡單。”在場的諸人誰不知道,笑大青天想作貪官想到人神共憤的地步,不過居然連朋友的主意都敢打……也實在是……

“我、我什么時候說過希望小風被抄家啊!別那么看我好不好……”敏銳的覺察到鳳舞陽的臉色不對勁,笑雲舒識時務者為俊傑的陪起笑臉,正襟危坐的直起腰板,嗆咳一聲端出八府巡按的架式,刻意忽略大家鄙視的白眼,乖乖把知道的內幕補充出來:“所幸的是,西夏人雖然得到了龍杯,但他們旨在當著各國特使的面羞辱我朝,目前只是奏請皇上在十五日後的國宴上出示龍杯而已,還沒有什么其它舉動。何況西夏離我朝有千里之遙,他們得到龍杯後應該來不及把它運送回國,我們若可以搶在國宴前奪回龍杯,武陽侯府的事也可以大事化小,小事化無……”

“既然如此,那么就由屬下去西夏來使的行館一探究竟吧!”淡淡地接過話頭,一直保持著沉默的方天宇突然開口,上前一步抱住縱慾了整晚又經歷了大半天的變故,已經乏力體軟的楚懷風,溫柔的伸出手,毫無預警地一指點向了對方的黑甜穴!及時的阻止了對方還未出口的勸告。

“天宇你——”剛感覺出不對勁,楚懷風連喊冤的時間都沒有就應聲倒在了前者展開的臂彎裡,憐惜的將他攙扶到椅子上靠好,後者轉身向目瞪口呆的笑雲舒漠然一笑,拱手為禮,好象經過了深思熟慮,又好象不假思索的大步走出了議事堂,頭也不回的牽過大寨主栓在外面的好馬,縱身躍上。

“等等!”以為方天宇會解釋,卻見對方二話沒說就要策馬動身,笑雲舒連忙由堂內追了出來,螳臂當車的攔住了前者的馬前,緊緊地皺起雙眉:“天宇,你已經受傷了……西夏使者志在必得,要豆龍杯必定兇險異常,我不能派你去送死!若你是擔心秋娘母子的安危,那么大可放心,她的罪於情可憫,本府不會為難她們的。”

“我倒看不出來~~明知玉脂龍杯不可能在武陽侯府,還故意派人去空跑一趟的笑大青天~也會如此的體恤下屬?”諷刺的笑了笑,緊隨其後踱出議事堂的季凱,路見不平的替沉默寡言的方天宇控訴道。要不是有楚懷風從中周旋,深入虎穴的前者早就成了侯府地牢裡的一記怨魂了!

“本府當然是相信小風不會眼睜睜看著朝廷派去的人被武陽侯迫害,才叫天宇以身犯險的嘛。”見狀,笑雲舒理虧的乾笑了兩聲,向不遠處作壁上觀,顯然不打算幫忙的鳳舞陽投去求助的眼神:“再說了……小方可是我的得力護衛,工錢低,幹活多,一個人可以頂三個人用~我說什么都不會犧牲他的啦!之所以叫他冒充御史又放出西夏人懸賞龍杯的假消息給易水寨,為的就是要鬧的天下皆知龍杯流落民間的事情。如此一來,江湖人人都對龍杯起了歹念,西夏人想要秘密把龍杯運回國就難上加難了,我們也好搶在前面奪回龍杯以保顏面。”

“那你又為何不直接告訴他小風就是御史,龍杯不在府內……叫他點到為止,不要將事情弄得一發不可收拾!?”害得他為了幾壇酒出賣自己,陪楚懷風大演風月戲碼來救人。

“呃……”在季凱咄咄逼人的怒視下,笑雲舒心虛的挪動了幾步,扯起個息事寧人的奸笑,沒什么誠意的辯解道:“那個啊~不是有句俗話說——要想騙過敵人,就要先騙過自己人嗎……”

“你——”還想罵兩句什么來消消氣,季凱正準備開口,練武人的敏銳讓他驟然轉頭!丙然不出所料,只見含笑聽著他們為自己的命運爭吵的方天宇突然瀟灑的揚鞭,趁著笑雲舒被季凱分散了注意力,一夾馬月復,身形如箭的消失在二人的面前。

“等等——天宇你的傷——”懊惱的用力跺了季凱一腳,笑雲舒想要追趕,卻被不知何時走出議事堂的鳳舞陽拉住了胳膊。焦急的抬起頭,前者在看清對方背後的身影時,忘記了要說的內容:“小、小風!?你不是被天宇點昏了嘛!?”

“是啊~還被你們晾在議事堂裡不聞不問……”扯了扯嘴角,楚懷風繞過進入石化狀態的笑雲舒,蹙起劍眉走到季凱的身邊,默契地拍了拍後者的肩膀:“天宇還是出發了?”

“嗯,不過不是為了他的妻兒。”別有深意的望著絕塵而去的那騎人馬,頓了頓,季凱回頭白了一眼跟不上事態發展速度的笑雲舒,冷冰冰的笑道:“笑大人已經法外留情,饒了姓方那罪不致死的妻兒了。”

“那他還要去以身犯險?”意外的瞪圓眼珠,楚懷風拍在季凱肩上的手僵硬了一下,心中一動,他想出了答案,可卻想掩飾自己的激動:“他沒有必要這么做……玉脂龍杯的事已經和他沒有關係了!”

“玉脂龍杯的事確實和天宇沒有關係了,不過卻依然關係著武陽侯府的命運……”桃花眼輕轉,鳳舞陽曖昧地舌忝了舌忝下唇,目光灼灼地盯住渾身巨震的楚懷風:“他為誰而去,我想你心裡應該明白。”早在方天宇轉身出門的時候,鳳舞陽就發現季凱偷偷拍開了楚懷風受制的穴道,只不過對方想要裝睡,他也沒興趣點破這其中的玄機。

“我以為天宇點昏我……是因為怕我阻止他為了妻兒拋下我去冒險的……”尷尬的咬住薄唇,楚懷風的俊顏微紅了一下後又再度變得蒼白。不可否認,當方天宇不顧自己的意願點昏自己的時候,他確實心有不滿。他恨那個人把自己想得太過不堪,為什么他就一定會阻止方天宇呢?難道沒人想過……他當時準備說的不過是“我也來幫忙”罷了。

虧他還顧忌到方天宇的心情,在裡面裝睡了那么久……

“小風,若是天宇真是為了妻兒才去奪龍杯的話?你又會怎么做呢?”好奇的眨眨眼,鳳舞陽高深莫測的掩唇輕呵,若有所指的打量了一番似嗔怒又似苦笑的楚懷風,與從失敗感中走出來的笑雲舒心照不宣的彼此一笑。

朝天翻了個白眼,楚懷風實在不明白這些人期待自己怎么表示?與方天宇大吵大鬧?還是索性黯然神傷的躲起來舌忝傷口?他很可能如其所願,但在這之前,他要讓方天宇安然無恙的回到這裡向自己解釋個明白。本來龍陽之愛就多有顧忌,平白無故的冒出“妻兒”這么沉重的字眼,楚懷風當然很想抓狂,只是心亂之餘他也清楚,怨也好,恨也好,都得要兩個人留得命在才能細細說開!

彷彿是要說服自己般地輕輕揚眉,楚懷風苦笑著鼓起勇氣直視眾人的目光,他接下來的回答是給看熱鬧的朋友們的,也是給不在場的方天宇的,更是給走出躊躇的自己的!

“為什么我就必須要處心積慮的害死天宇的妻兒呢!?”全副心思都沉浸在自己翻湧澎湃的思緒中,時而懊惱,時而釋然,但無論過程如何起伏,楚懷風的答案都是在第一個瞬間就無比清晰了:“首先,我相信自己看人的水準,天宇不是言而無信的人,他既然說過不會負我,就算真有妻兒也一定有可以說服我的理由。我為什么要斤斤計較?其次,就算天宇真的負了我,我也曾經發過誓給他一次機會解釋。解釋的清楚便是瀟灑的分開,也不枉彼此相識一場。即便解釋的不能令我滿意的話……”

長身而起,楚懷風回眸堅定地看向面無表情的鳳舞陽,把結論丟給提問的對方:“不論最後落得何種地步,我也曾幾何時,有一刻為他動了情。不可以相愛固然遺憾,反目成仇卻也沒必要吧?我愛他不是為了他的臉,真正讓鐵我動心的,是他的人。無論愛不愛我,負未負我……他方天宇還是方天宇,足以讓我動情的品行他依然具備,只是那其中有了不得不傷害我的理由罷了。我到現在也沒有從心裡懷疑過他,也不想去懷疑他。可是……”咬緊牙關,很想帥氣的把話說完,但哽在咽喉處的委屈,讓他的聲音變了調:“可是就算我怨他……也還是期望他可以幸福。大概是他太像我了吧……他的無奈,我想我是可以明白的。”

記憶打開了閘門,難以忘卻的故事緩緩在腦海裡重新浮起,六年前,武陽侯策動禁軍逼宮,被早有防備的畢大人一舉剿滅時,他跪在年僅適宜歲的堂弟面前立下約定的情景這么歷歷在目,只是痛的感覺已被歲月和一次談不上浪漫的相逢漸漸抹平——

“臣願做朝廷的臥底監視我爹的行動,並從中破壞他東山再起的預謀。只求皇上在我朝血脈微薄的份上,套武陽侯一命。”

“……你是說,你要作朕監守自盜的一枚險棋嗎?”

“正是如此。從今往後,臣可以保證,我爹他……再也不可能危害到皇上了。”因為他會把罪惡扼殺在搖籃裡。

“皇上一定會同意我的,因為您是比聰明人還要聰明的人。”

“……怎么說?”

“您若殺了武陽王,雖然可以暫時免除危害,但卻落了個處決親叔的無情之名。而且歷朝歷代,壞人是斬不盡殺不絕的。武陽王目前是圖謀不軌的人首要投靠的對象,若他倒台,自然會有新勢力生成。不如將他這面大旗繼續豎給反賊們,令他們飛蛾撲火,主動聚集在我爹那邊。一來可以阻礙新勢力的壯大,二來,也可以集中精力,制約住武陽王以平定天下。”

“……哦?我到沒有看出來,堂哥你胸懷蒼生,願意為了天下太平揹負不孝的罵名?”

“臣並非為了蒼生,臣之所以背叛自己的爹,正是為了保住他老人家得享天年。這份不孝……也是臣唯一可以一盡孝道的苦心了……”

“……傳旨吧,朕不追究武陽王逼宮之事,將他貶為武陽侯,發配屬地。至於堂哥你……我便密定你為四大御史之一,留守武陽侯身邊,專司破壞其謀反一事,如何?呵呵……”

“……臣、叩謝天恩……”

六年前,楚懷風給自己選擇了一天左右為難的路。他既要承擔天下人“為虎作倀”的謾罵,又要揹負欺騙親爹吃裡扒外的惡名。

六年間,每一次當他破壞了武陽侯千辛萬苦,絞盡腦汁策劃好的謀反大計,看著前一刻還興高采烈,彷若年輕了好幾歲的爹,由雄心勃勃轉為灰心喪氣時,他的良知都會啃噬他以為不會再痛的心口。六年間,每一次執行完“監守自盜”的任務,他都會整夜整夜的失去睡眠,眼睜睜看著窗外空洞的夜色,茫然的思索自己存在的理由。

縱使他是真心的為了爹好,可一旦對方知道自己的所作所為,還是會後悔生他這么一個兒子在世的吧!他的無奈……從來沒有期待過有人會憐惜,他也不需要同情,因為從來沒有後悔過自己的決定。只是再堅強的人,也期待有個人來懂。微笑的面具做的再精緻再完美,也希望有個人能識破……

“總之,在方天宇承認負我之前,我都不打算懷疑他。”垂下眼簾,所有的溫柔脈脈地在眸中流轉而過,楚懷風給了方天宇一個機會,也給了自己一個期待幸福的理由!

“……”聞言,鳳舞陽聳了聳窄肩,不再阻攔對方逞強上馬的舉動,感慨良多的搖了搖頭,在目送季凱擔心地大吼著追向楚懷風之後,埋怨地瞪了身邊偷笑的人一眼:“……喂,我記得某人說過,要高價賣消息給小風,告訴他天宇口中的‘妻兒’其實根本就不是真正的血親的……”

“……我改變主意了。”毫不猶豫的推翻自己不久前的決定,笑雲舒在聽完楚懷風慷慨激昂的告白後,笑容就沒有從唇邊褪去過:“清官不斷家務事,天宇的秘密……懷風會聽天宇親口去說的。”

“那我們扮了半晌的黑臉又是為了什么?”

“這個嘛~~等我想到理由,一定第一個告訴你……”

“……”

氣喘噓噓地追上前面的楚懷風,季凱輕功一展攔住了對方的馬前,嫉恨地瞪了一眼四蹄著力的駿馬,他一邊可憐自己跑到欲斷的雙腿,一邊謹慎的扯緊前者的韁繩:“等、咳咳、你給我等一下!”抹去額際滲出的汗水,顧不上內息紊亂,他只想弄清楚毫無武功的對方哪來的胸有成竹的微笑:“就算你趕去西夏使者的行館又能如何?你又不會武功,怎么幫那姓方的傢伙盜玉脂龍杯啊?”

“誰說我是去幫天宇盜龍杯的?”氣定神閒的端坐在馬背上,楚懷風狡猾地玩弄著手裡的馬鞭,隱隱約約地還能感覺到的痠痛,但思及自己接下來的計劃,後者壞心眼的笑眯了眼:“我趕去西夏使者那裡,是要做我身為武陽侯世子最該做的事情。”

“……什么事情?”本能地嗅到了陰謀的味道,季凱自嘆苦命的繃緊神經,準備接收下一秒很可能會遭受的刺激。每當平易近人的前者祭出武陽侯這張擋箭牌時,準沒有好事!而楚懷風果然沒有令他失望,在答案響起的剎那,季凱很清晰的分辨出自己的理智斷線的聲音——

“賣主求榮,與西夏人聯手推翻當今聖上……”

“你說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