尾聲

“英昂,你真的要和那個大女人主義者去討伐叛軍嗎?”饒有興趣的倚在太師椅上,學生會長把皇夫的架勢擺得惟妙惟肖,只差長出一條狐狸尾巴來襯托了!見狀,費英昂壓抑著想要扁人的衝動,咬牙切齒的反問道:“廢話!還不都是你給女帝吹枕邊風?!叫她派我們家洛冰帥三軍討伐王爺餘黨的?!現在還好意思來問我!”

“……哎呀呀~我也是看你閒得發慌嘛~好心幫你解悶,你還來怪我?”無辜地眨眨眼睛,學生會長接過秘書長遞上的香茗,一臉死是死道友,不死貧道的幸災樂禍模樣。懶得和他周旋了,費英昂氣沖沖的擰身,頭也不回的準備昂首闊步離開這個讓自己血壓升高的地方,卻被藺寒敲打著算盤攔住了去路:“喂,你這次出征要路過姜鄴城吧?那裡盛產的絲綢很有名,幫我捎五千匹,可以轉手賣個好價錢……”

“喂——你有沒有搞清楚,我是去打仗,不是去替你拉貨——”頭痛地白了對方面無表情的臉龐一眼,費英昂不滿地提醒後者,可惜……

“對啊!我怎麼忘了!姜鄴的胭脂可好用啦,不亞於咱們那邊的深層滋養面膜,你去給我捎二十斤,我備用。”譚夕月在藺寒的提醒下想到了什麼,雀躍的蹭了上來,完全不顧費英昂的僵硬。

“我再重申一遍!我是去打仗的、打仗——你們明不明白!”

“那個……不麻煩你的話,能不能順便捎幾斤奎草?那個只有姜鄴才種得出來。”猶豫不決地,秘書長溫柔地詢問道。

“連你也來湊熱鬧——”費英昂吐血。

“好吧!既然如此,我也不能讓你白跑一趟嘛~皇宮裡什麼都不缺,英昂啊~你就給我帶些土產回來吧!”笑眯眯的擺擺手,學生會長氣死人不償命的補充道。

“我是去打仗的——不是去趕集——你們幾個——”理智終於燒短路了,費英昂顧不得這群夥伴們夫憑妻貴的身份,乾脆利落的一拳一個修理了起來……

剎時,清雅貴氣的小樓被幾個大男孩打鬧的歡笑聲充斥了,聽得在外面負責守衛的女兵個個蹙起眉頭,無可奈何的嘆息著,淡淡地苦笑道:“唉……男人啊……”

“英昂?”倚在皇宮外等候了幾個時辰,見費英昂捂著被打出的熊貓眼圈走出來,曲洛冰驚愕地瞪大眼睛,快步迎了上去:“怎麼搞的?”

“……聯絡感情後的戰利品……”鐵青著臉,費英昂不置可否的回答道。

“男人怎麼可以那麼粗暴……”本能的教訓了一句,曲洛冰發現費英昂有生氣的前兆,立刻心領神會的改變了話題:“對了,你們都說什麼了?”

“沒什麼,他們祝你我此次出征,武運昌隆。”休想他給他們當送貨郎!

“我們?”皺起眉,曲洛冰捕捉到對方輕描淡寫間透露出的重要訊息。

“對,是我們。”毫不遲疑的點點頭,費英昂加重語氣,不容反駁的牽起曲洛冰的手,大步走向並立在一起的俊馬。呆了呆,掌心傳遞來的溫度融化了曲洛冰的堅持。她早就明白了,這個男人,這個古怪的男人,這個總想比女人強的男人,才是自己愛的男人。所以,她收攏五指,迎著前者的回眸,淡淡一笑……

“是的……我們……”

(全書完)

同系列小說閱讀:

鏡花傳:美人關